湘西赶尸 ②(中)

(五)奇闻


仿佛幽邃的树林深处随时都会伸出一双鬼手,将车子掠出高速,然后吞噬得无影无踪。


    00:13.

    高速上夜色如墨,昏黄的路灯在路边投下一片片惨淡的光,高速两侧的夹竹桃林在目光下摇曳,发出悉率的摩擦声,仿佛幽邃的树林深处随时都会伸出一双鬼手,将车子掠出高速,然后吞噬得无影无踪。整个世界此时仿佛只剩下车轮在路面滚动的声音。

    经过一下午的车马劳顿,大家的身心都很疲惫,车内挂钟的指针已指向午夜。

    为了防止疲劳驾驶,晚上开往Z市的这几个小时将由天阿姨开车。

    高速两侧都是绵延的南方丘陵,一望无际,时不时传出一阵阵渺远的、瘆人的犬吠.……座座造型怪异山峰像站立的巨人,审视这寂静的人间。山上时不时有灯光闪烁,不知道是墓地守夜人的烛灯,还是百姓人家的灯光。

    高速上几乎没有其他车辆了,车里除了天阿姨,其余的六个人都靠在椅背上睡熟了。整个世界对天阿姨来说都静得出奇,天阿姨的心里不禁毛毛的,周围任何一点细微的响动都会让她虚惊一场。

    倏地,黑暗的车厢里突然闪出一块正方形的白光,那样刺眼,就像暗黑的天幕中猛然出现了一道白光。天阿姨吓了一跳,一不小心没捏住方向盘,车子在高速上猛一转弯,前轮急刹,车的后半部分却直直地甩向了前面,赛车漂移一般在路面擦出了火星。若不是天阿姨反应快踩住了刹车,车子怕是要飞出高速了。

    车里的人被这剧烈的摇晃惊醒了,人人都被九十多码的惯性牢牢地按在了前排的座椅后背上,动弹不得,吓出了一身冷汗,天阿姨惊惶地指着面前这块白色的光,惊魂未定地说:“它……它自己亮的!”

    天叔叔定睛一看,说:“不就是屏幕吗,用得着这样害怕吗,你差点儿送掉了七个人的命!”

    天阿姨辩解道:“我本来开车开好好的,屏幕自己亮了,所以我才……”话音未落,原本白屏的屏幕突然有了变化,全车人来不及再说什么,纷纷凑到了屏幕旁,五个少年瞬间清醒地瞪大了眼睛,朝屏幕凑去。

    屏幕里出现了一些模糊的虚影,还有一道笔直的黑影,应该是江堤或城墙之类的建筑。直影上时不时有蝙蝠的影子飞过,渐渐地,一排人影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上江堤,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索牵着一样,脚步迈得十分整齐,每个人影都是长衫长发,看起来怪骇人的,与岛国鬼片里的人物别无两样。

    “害,谁下载的这些鬼视频,快关掉!”天叔叔咽了咽口水,一根手指靠近屏幕,上下乱划,可视频却毫无反应,根本退不出去,一行形貌恐怖的人影依然在走着。

    “怎么感觉和下午洞庭湖边看到了人群有点相似。”翔回忆起下午难忘的情形,喃喃地说道。

    “算了,不看它就是了,人和车子没事就行了。”天叔叔说着,盖上了屏幕。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就在盖子盖上的那一刻,屏幕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定住了众人的视线。七个人面面相觑 ,都有点惊愕。

    “肯定是哪个人做的视频故意吓唬人的,别管它,你开你的车。”天叔叔对天阿姨说。车后的五位少年并没有就此忘掉了这个插曲,翔拿出iPhone 平板,全网寻找这段视频的来源,五人一下子变得睡意全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坐在后排的昊疑惑地问,语气中还没有平复惊吓。

    “可能是这一带的磁场有问题,使附近的电子产品出现异常。”鸿说。

    “这绝对不仅仅是问题啊,有这么明显的视频和文字,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所为。”天反驳道,“这绝对有情况,即使有人意在恐吓我们,他又是怎么做到控制汽车屏幕的呢?”

    “先别管这事了,还有30分钟就下高速,下了高速就是岭南这边的乡村了,路不平,汽车等会儿还要翻几个山头,那时候就算你们想休息,路况也不允许。”天阿姨说。五个少年这才不情愿地把iPad叫给了天阿姨。

    “前面就要到Z市了,等会还是在服务区停一下吧。”天叔叔建议道。果然,前方高速上方的提示牌上写到“前方距离Z市3km”。

    不一会儿,灯火通明的Z市服务区出现在了黑暗的高速路边,天叔叔减速停车,七个人开门站在了Z市的地盘上。

    “前方路段为事故高发地带,请减速慢行。”毫无感情的提示女音不合时宜地在车内响起,可一行人已经下车,谁也没有注意。

    晚上的服务区餐厅人挺多,甚至有远途的自驾游旅行者在开着空调的便利店里打了地铺呼呼大睡。岭南深夜的风很凉,使人神清气爽,近乎沸腾的虫鸣四下里响在山林间。推开餐厅的门,却别是一番充满烟火气的人间。

    五个少年一排坐在吧台前,一人面前摆着一盘盒饭。热爱文学的天和鸿吃饭还不忘打开手机上的小说APP,翻看关注作者的每日更新。

    “唉你看,那个ID叫 ‘纸叙南巷’ 的作者又更了。”鸿兴奋地把手机推到天的面前,两人停下筷子,兴致勃勃地读起来,“我下午就搜了几篇关于湘西的小说,大数据结果就出来了,立马就给我推了这篇,这个作者产量很高啊,先点赞。”

    “G60国道灵异事件……”天望着文章标题喃喃地读道,“一听这名字就很恐怖,好像是说什么学校的。”文章不长,两人不一会儿就读完了。

    “大概是写什么的?”坐在一旁大口干饭的涛含糊不清地问道。

  “就是说G60国道附近曾经是一座村寨,有一所学校,然后其中一个班的师生有一次集体到沅江的一条支流边秋游,在河堤上留下一张合影之后就集体失踪,疑似溺水。”天说。

    “这也不恐怖嘛,还不如去看看《十宗罪》。”涛说。

    “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纸叙南巷’ 这位作者写的恐怖小说通常并没有什么鬼神色彩,可却都是本人亲自去故事发生地点考察撰写出来的,能经起现实的考验。如果你看一部鬼片却转念又想这都是演出来的,那也就不会觉得恐怖了,但他会让你感觉这些看似灵异的事件都是现实发生在你身边的,这不就很可怕吗。”鸿说。

    “这也就是这位作者写恐怖的胜人之处。”昊补充道。

    “那你查下高德,看看是不是确实有这个地方。”涛说。

    “别查了,你们看那不就是--”一直沉默的翔发话了,右手食指指向了快餐店外约一百米处的高速路段上方。众人透过窗子望去,只见黑暗中有一块横在路上空的标牌,在摄像头一次次的闪光下,众人看清了--标牌上,赫然写着“G60”!!

    “原来事件就发生在我们边上……”昊喃喃地说。

    只见鸿一拍桌子,起身说:“竟有此等好事,我已决意前去探索一番,有谁愿同去?”热爱冒险的鸿已经按捺不住了。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再说黑灯瞎火的,G60范围又那么大,你去哪儿找那个估计是真实存在的学校?”昊不屑地说。

    “我的iPad里存了一个十几年没更新的地图APP,还是我那个学考古的舅舅送我的。小说里所说的学校按事件发生时间推算下来已经过去了13年,普通APP上应该查不到了。”翔说。

    “不是 ‘应该’ ,你看我们这周边都是服务区,哪有什么小说里说的村寨,肯定早就拆迁改造了,更过的地图一定查不到。”涛说。

    “我的那个软件可是下载了全国300多市级行政区的地图,肯定包括Z市……”翔又开始得意地吹嘘,殊不知,鸿早已拿了iPad,朝门外走去。

    “鸿!”

    “要走一起!”

    四个少年大叫着追上了鸿,连饭都没顾上吃。

    午夜的山区挺冷,即使天已将近七月,四个少年都拉紧了卫衣帽子,只有翔例外,他认为这样会保持头脑的清醒,毕竟半夜去国道边的山上探访一所废弃的学校还是存在一定危险系数的。

    “这软件还真灵,确实能搜到学校,就在那边430米处。”鸿说。五人拧亮手电,小心翼翼地翻过国道的护栏,进了一片荒芜的野地。

    “这以前估计真是有村寨,你看这地下打了木桩唉。”天说,“可以想象这里以前会是多么热闹。”

    “快到了,就在左边50米。”低头摆弄iPad的鸿说道,众人不约而同地朝左边望去,只见几株高大的榕树后,有一座建筑物的剪影。

    “人迹罕至的,真要进去?”昊动摇了。

    “既然来了,就进吧。”翔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涛从榕树上折下来一根粗大的树枝,瞻前顾后地与众人走在一起。

    校门是土砌成的,十分简陋,门上“土家族自治乡民办中心学校”几个毛笔写成的大字依稀可见。木栅栏门上缠满了爬山虎,一把大铜锁锈迹斑斑,墙上的清漆掉了几大块,外形斑驳。门打不开,但学校的木围栏已然破破烂烂,想进去轻而易举。校园里四处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第一排有一栋三层的教学楼,样式极其落后,类似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区居民楼。

    “这个楼有点《流星花园》的风格啊。”涛又开起了不合时宜的玩笑。

    楼锁住了,每一层的门窗都是残破不堪,黑洞洞的,可五个少年总觉得楼后面有一丝细微的光透出来。大家这才看清,这栋楼的后面,还有至少一栋教学楼,看来这座民办学校当初的规模还不小,毕竟少数民族办校会有政府的补贴。

  “蹭蹭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众人靠近,原来是鸿。

    “还有班在上课!!”绕过第一排楼去校园深处探路的鸿回来了,带来了这句惊悚的喊叫。

    “你开玩笑吧,不要吓人了,我真的怕了。”涛说,声音有些颤抖,几乎在哭喊,手中的棍子在空中乱舞,其他三位少年像木棍一样杵在地上不敢前进。

    鸿脸色惨白地说:“后面还有一栋差不多的教学楼,楼梯口也是锁的,我当时靠近的时候还没注意,当我退后离开时真的看见三楼最东边的一间教室还亮着灯!”

    “就亮着灯?里面没坐人?”天问。

    “我当时看见灯光就跑了,如果我逃到一半再回头说不定就能看见里面。”鸿说。

    “有灯光就是人,不要紧,我们一起前去看看。”昊说。于是四个少年肩并着肩,后面跟着畏首畏尾的涛,朝第一栋楼后面绕去。

    众人很快就看见了第二栋楼,它比第一栋还要旧,缠满了爬山虎,一条破破烂烂的条幅在阴冷的夜风中摇曳,透过污渍依稀可以辨认条幅的颜色和字迹,大致上就是关于防溺水的警示语。

    果然,三楼东边走廊尽头有一间教室亮着灯,尽管昏暗,还是能看见里面坐着的人影,类似于一位老师在给学生讲课。唯一异常的是,里面的老师和学生都像刚洗过头似的垂着湿淋淋的头发,由于教室里的空气过于潮湿,连紧闭的窗玻璃上都蒙了一层水汽。

    翔围着教学楼看了看,又摸了一把脚下的青草,嘴里喃喃地说:“……没有空调外机……没有露水……”

    “有问题,大家快跑!”翔突然对大家大声发出警告,本来就提心吊胆的众人立即向校外冲去,涛更是巴不得,尖叫着第一个跑在了前面。五人顺着原路,飞也似地一口气跑到了G60国道上。

    “为……为什么要跑?”昊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那间教室和里面的人太可疑了,如此干燥并起风的夏日夜晚,教室里怎么会湿漉漉的,还有那些人,就像刚从浴室里出来。”翔说。

    “何止是浴室,简直就像刚从河里捞出来的好吧。”涛说。

    “等等,你们听--”昊此时正把手拢在耳朵旁,捕捉着什么声音。只听见五个少年刚刚跑来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铃铛声,仿佛是学校里的下课铃,却又没有那么急促,怎么听都像是从那所学校里传出的。

    “学校有问题,那间教室正是小说里集体失踪的那间,我绝对没有记错,还是先回服务区吧。”天说。于是一行人又跑回了服务区,两位大人正在呼喊他们上车。

    “你们跑到哪里去了?”天阿姨嗔怪道。五个少年并不打算将刚才的见闻告诉她,只说是上厕所去了。七个人系上安全带,天叔叔发动了车子,鸿抬腕看了看表,喃喃地说:“00:57了……”

    车子开着远光灯继续行驶着。

    已经进入湘西境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