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②

  这篇字有点多,但情节很精彩,还请大家耐心看下去。           

                          (四)沿途

    车窗外的风景如动画放映机般一幕幕流逝,远山如黛,流云似水。

    汽车告别了A省,沿江西行。当一排后轮越过了S县的地界,一行人已然到了H省。一路开到了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华中要塞--武汉。

    12:26.

    车上的五个少年研究了一个上午的《汉书》,里面让人似懂非懂却又透着志异气息的文字颇有意思,虽然没看出什么明堂,但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天叔叔仿佛猜到了少年们的心思,靠路边停下车,说:“武汉市的高速服务区到了,就在前方150米,我们下车去吃牛排!”

    “耶!!”五个少年欢呼雀跃地跳下车,朝服务区的必胜客餐厅跑去。武汉依然没有完全脱离新冠疫情的恐怖,餐馆里的人依然很少,独立的空调在偌大的餐厅里很是凉快。五个少年围坐一桌,嚼着蜜汁牛排,大口吸着冰橙汁,看着餐馆里大屏幕上的南方新闻:

    “前日00:48,湖南衡阳山区居民常在深夜听到铃铛声,次日早在山脚发现五具深山居猎人的尸体,[注:居猎人,山区居民常在猎物丰盛期派几名猎人携带干粮在山中露宿,居山狩猎数日]尸体上出现奇异咬痕,尺寸大小类似人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本报记者:×××。”

    话音刚落,镜头就切到了案发地点。一位浓妆艳抹的女记者手拿话筒说:“现在我身后的就是衡阳金家村五起命案的案发地点,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场并没有过多的打斗痕迹,却有大片繁杂的脚印,可见凶手是成队作案并有很丰富的作案经验。”女记者身后有许多看热闹的村民,警戒线拉着的空地内盖着一张白布,里面有五个人形尸体。死者的家属被众人挡在了人群外,哭的肝肠寸断。场外,几名穿着白大褂的法医正围着不远处的地上某死者的残肢,化验血迹。

    “又有命案发生了?”涛看完新闻,随口一问。

    “你说的轻松,看这个作案手段,肯定是一群恐怖分子,而不仅仅是那种简单的谋杀了,你就不怕他们找上你家?”翔说。

    “你们难道对侦破这个案子没有一点兴趣吗,你们忘了我们可是协助警察干这事的。”鸿说,“当初我们五个在全国青少年政法案件侦破赛上还是拿过奖的呢。”

    “害,那只是一个模拟的比赛,真实的案件远比这个可怕的多,也复杂的多。”天说

    “这事还要看我,我当时比赛时进入模拟案发现场后只用了3个小时就知道是谁偷了原告的手机!拿了第一名呢!”涛骄傲的说。

    “那次还不是你运气好,开局就胡乱抓一个人,歪打正着,现实中是没有那么破案的,抓人要讲证据。再说了,你就追那个人硬是追了3个小时呢。”昊说。

    “是是是,你最讲证据了。你们还记不记得去年,昊自告奋勇帮警察解决什么幼儿园儿童丢失案,说幼儿园后面的草丛里惊现血迹。结果消失的儿童玩够了自己就从外面回来了,血迹不就是因为幼儿园的老师中午为改善伙食杀了一只鸡。”涛开始搬出这件昊此生最不愿提及的事,人们全都大笑起来。

    五个少年并没有在意刚才的新闻,吃完牛排,打包几杯橙汁,继续上车赶路了。天叔叔和天阿姨早已在车上等候多时了。省会的繁华并没有淹没人们对湘西的向往。

    车子离开武汉,下一站该是去岳阳。整整一中午,五个少年都在车里玩扑克牌,车里已经有了打包好的食物,到了岳阳无需下车。

    汽车驶过烟波浩渺的洞庭湖,远处岳阳楼的虚影若隐若现。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范希文在此留下的千古绝唱,你们还会背吗?”开车的天叔叔有意考考大家的语文学的是否扎实。

    “当然会背,不过你们看那边是什么?”昊定定地望着车窗外。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湖边起了浓浓大雾。

    “那不就是湖堤吗,这么大一个洞庭湖,中国第二大淡水湖,北接长江支流,南汇湘、资、沅、澧四水以及汩罗江大小支流,由岳阳市城陵矶注入长江……”鸿又忍不住卖弄起了自己的地理知识。

    “打住,你跑题了,拣重点的说。”天说。

    “我的意思就是说,洞庭湖水量这么大,肯定要修建湖堤用来防汛啊。”鸿说。

    “关键是那不仅仅是湖堤啊,你看绵延至少十几里的堤上都站满了人啊!”涛大叫起来。

    众人的目光又望向了湖堤。果然,长长的湖堤,同等间隔地站满了一排灰色的柱子,一直延伸到大雾深处。乍一看,还以为是匪帮团伙围湖打劫。

    “那不是人吧,就是防堤的护栏,你看柱子和柱子之间间隔都一样,怎么可能是人。”翔说,大家都表示认同。远远望去,一排灰色的柱子一动不动,排列有序,外形像人,却让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们想象成人。

    “动了!动了!!”

    涛再一次大叫起来。果然,绵延十几里的湖堤上,离高速几千米处,一排“柱子”伸臂抬膝,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动作整齐异常,就像训练有素的军队。

    “见鬼,还真是人,不过也正常,岳阳楼的游客每天都有好几千。”昊说。

    “不像是游客,那个游客会有那么强的号召力,能聚集这么多人跳舞。”天说,坐在前面的两位大人也很奇怪。车子停在了路边,好奇心强烈的一车人想一看究竟。

    浓雾愈来愈浓,遮蔽了视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揉了揉眼睛,朝雾里望去--

    这一次,大家又震惊得瞠目结舌--原本站满了长堤的人群,眨眼睛竟消失得无影无踪,平静的洞庭湖面出现了一圈圈涟漪,只剩下了一道光溜溜的长堤。

    “这……都……跳湖了?”鸿看了这不可思议景象,惊诧的合不拢嘴。

    “集体自杀?”涛猜测道。

    “绝不是普通游客,估计是大规模的行为艺术。”只有天叔叔的解释还算合情合理。

    “没想到国内也有这样的行为艺术……唉不对啊,就算他们恰好都会游泳,怎么五分钟了还没上来?”天又发现了可疑的地方。

    “行为艺术当然要尽量做的像一点,可能水下有通道吧。已经15:00了,还是快赶路吧,如果真是行为艺术,今晚在某音短视频上应该能看到的,还是快赶路吧。”天阿姨打断了大家的讨论,汽车的轮子又缓慢滚动起来。

    “下一站该是省会,然后就是去Z市,到时候可以在服务区休息一下。”天叔叔说。

    高速两侧的群山绵延起伏,蔚为壮观。下午天气很热,五个少年的兴致却丝毫未减,又开始兴趣高涨地谈论起了湘西。车过了岳阳,沿G0421高速驶往省会。

                            (五)奇闻

    00:13.

    高速上夜色如墨,昏黄的路灯在路边投下一片片惨淡的光,高速两侧的夹竹桃林在目光下摇曳,发出悉率的摩擦声,仿佛幽邃的树林深处随时都会伸出一双鬼手,将车子掠出高速,然后吞噬得无影无踪。整个世界此时仿佛只剩下车轮在路面滚动的声音。

仿佛幽邃的树林深处随时都会伸出一双鬼手,将车子掠出高速,然后吞噬得无影无踪。

    经过一下午的车马劳顿,大家的身心都很疲惫,车内挂钟的指针已指向午夜。

    为了防止疲劳驾驶,晚上开往Z市的这几个小时将由天阿姨开车。

    高速两侧都是绵延的南方丘陵,一望无际,时不时传出一阵阵渺远的、瘆人的犬吠.……座座造型怪异山峰像站立的巨人,审视这寂静的人间。山上时不时有灯光闪烁,不知道是墓地守夜人的烛灯,还是百姓人家的灯光。

    高速上几乎没有其他车辆了,车里除了天阿姨,其余的六个人都靠在椅背上睡熟了。整个世界对天阿姨来说都静得出奇,天阿姨的心里不禁毛毛的,周围任何一点细微的响动都会让她虚惊一场。

    倏地,黑暗的车厢里突然闪出一块正方形的白光,那样刺眼,就像暗黑的天幕中猛然出现了一道白光。天阿姨吓了一跳,一不小心没捏住方向盘,车子在高速上猛一转弯,前轮急刹,车的后半部分却直直地甩向了前面,赛车漂移一般在路面擦出了火星。若不是天阿姨反应快踩住了刹车,车子怕是要飞出高速了。

    车里的人被这剧烈的摇晃惊醒了,人人都被九十多码的惯性牢牢地按在了前排的座椅后背上,动弹不得,吓出了一身冷汗,天阿姨惊惶地指着面前这块白色的光,惊魂未定地说:“它……它自己亮的!”

    天叔叔定睛一看,说:“不就是屏幕吗,用得着这样害怕吗,你差点儿送掉了七个人的命!”

    天阿姨辩解道:“我本来开车开好好的,屏幕自己亮了,所以我才……”话音未落,原本白屏的屏幕突然有了变化,全车人来不及再说什么,纷纷凑到了屏幕旁,五个少年瞬间清醒地瞪大了眼睛,朝屏幕凑去。

    屏幕里出现了一些模糊的虚影,还有一道笔直的黑影,应该是江堤或城墙之类的建筑。直影上时不时有蝙蝠的影子飞过,渐渐地,一排人影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上江堤,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索牵着一样,脚步迈得十分整齐,每个人影都是长衫长发,看起来怪骇人的,与岛国鬼片里的人物别无两样。

    “害,谁下载的这些鬼视频,快关掉!”天叔叔咽了咽口水,一根手指靠近屏幕,上下乱划,可视频却毫无反应,根本退不出去,一行形貌恐怖的人影依然在走着。

    “怎么感觉和下午洞庭湖边看到了人群有点相似。”翔回忆起下午难忘的情形,喃喃地说道。

    “算了,不看它就是了,人和车子没事就行了。”天叔叔说着,盖上了屏幕。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就在盖子盖上的那一刻,屏幕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定住了众人的视线。七个人面面相觑 ,都有点惊愕。

    “肯定是哪个人做的视频故意吓唬人的,别管它,你开你的车。”天叔叔对天阿姨说。车后的五位少年并没有就此忘掉了这个插曲,翔拿出iPhone 平板,全网寻找这段视频的来源,五人一下子变得睡意全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坐在后排的昊疑惑地问,语气中还没有平复惊吓。

    “可能是这一带的磁场有问题,使附近的电子产品出现异常。”鸿说。

    “这绝对不仅仅是问题啊,有这么明显的视频和文字,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所为。”天反驳道,“这绝对有情况,即使有人意在恐吓我们,他又是怎么做到控制汽车屏幕的呢?”

    “先别管这事了,还有30分钟就下高速,下了高速就是岭南这边的乡村了,路不平,汽车等会儿还要翻几个山头,那时候就算你们想休息,路况也不允许。”天阿姨说。五个少年这才不情愿地把iPad交给了天阿姨。

    “前面就要到Z市了,等会还是在服务区停一下吧。”天叔叔建议道。果然,前方高速上方的提示牌上写到“前方距离Z市3km”。

    不一会儿,灯火通明的Z市服务区出现在了黑暗的高速路边,天叔叔减速停车,七个人开门站在了Z市的地盘上。

    “前方路段为事故高发地带,请减速慢行。”毫无感情的提示女音不合时宜地在车内响起,可一行人已经下车,谁也没有注意。

    晚上的服务区餐厅人挺多,甚至有远途的自驾游旅行者在开着空调的便利店里打了地铺呼呼大睡。岭南深夜的风很凉,使人神清气爽,近乎沸腾的虫鸣四下里响在山林间。推开餐厅的门,却别是一番充满烟火气的人间。

    五个少年一排坐在吧台前,一人面前摆着一盘盒饭。热爱文学的天和鸿吃饭还不忘打开手机上的小说APP,翻看关注作者的每日更新。

    “唉你看,那个ID叫 ‘纸叙南巷’ 的作者又更了。”鸿兴奋地把手机推到天的面前,两人停下筷子,兴致勃勃地读起来,“我下午就搜了几篇关于湘西的小说,大数据结果就出来了,立马就给我推了这篇,这个作者产量很高啊,先点赞。”

    “G60国道灵异事件……”天望着文章标题喃喃地读道,“一听这名字就很恐怖,好像是说什么学校的。”文章不长,两人不一会儿就读完了。

    “大概是写什么的?”坐在一旁大口干饭的涛含糊不清地问道。

  “就是说G60国道附近曾经是一座村寨,有一所学校,然后其中一个班的师生有一次集体到沅江的一条支流边秋游,在河堤上留下一张合影之后就集体失踪,疑似溺水。”天说。

    “这也不恐怖嘛,还不如去看看《十宗罪》。”涛说。

    “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纸叙南巷’ 这位作者写的恐怖小说通常并没有什么鬼神色彩,可却都是本人亲自去故事发生地点考察撰写出来的,能经起现实的考验。如果你看一部鬼片却转念又想这都是演出来的,那也就不会觉得恐怖了,但他会让你感觉这些看似灵异的事件都是现实发生在你身边的,这不就很可怕吗。”鸿说。

    “这也就是这位作者写恐怖的胜人之处。”昊补充道。

    “那你查下高德,看看是不是确实有这个地方。”涛说。

    “别查了,你们看那不就是--”一直沉默的翔发话了,右手食指指向了快餐店外约一百米处的高速路段上方。众人透过窗子望去,只见黑暗中有一块横在路上空的标牌,在摄像头一次次的闪光下,众人看清了--标牌上,赫然写着“G60”!!

    “原来事件就发生在我们边上……”昊喃喃地说。

    只见鸿一拍桌子,起身说:“竟有此等好事,我已决意前去探索一番,有谁愿同去?”热爱冒险的鸿已经按捺不住了。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再说黑灯瞎火的,G60范围又那么大,你去哪儿找那个估计是真实存在的学校?”昊不屑地说。

    “我的iPad里存了一个十几年没更新的地图APP,还是我那个学考古的舅舅送我的。小说里所说的学校按事件发生时间推算下来已经过去了13年,普通APP上应该查不到了。”翔说。

    “不是 ‘应该’ ,你看我们这周边都是服务区,哪有什么小说里说的村寨,肯定早就拆迁改造了,更过的地图一定查不到。”涛说。

    “我的那个软件可是下载了全国300多市级行政区的地图,肯定包括Z市……”翔又开始得意地吹嘘,殊不知,鸿早已拿了iPad,朝门外走去。

    “鸿!”

    “要走一起!”

    四个少年大叫着追上了鸿,连饭都没顾上吃。

    午夜的山区挺冷,即使天已将近七月,四个少年都拉紧了卫衣帽子,只有翔例外,他认为这样会保持头脑的清醒,毕竟半夜去国道边的山上探访一所废弃的学校还是存在一定危险系数的。

    “这软件还真灵,确实能搜到学校,就在那边430米处。”鸿说。五人拧亮手电,小心翼翼地翻过国道的护栏,进了一片荒芜的野地。

    “这以前估计真是有村寨,你看这地下打了木桩唉。”天说,“可以想象这里以前会是多么热闹。”

    “快到了,就在左边50米。”低头摆弄iPad的鸿说道,众人不约而同地朝左边望去,只见几株高大的榕树后,有一座建筑物的剪影。

    “人迹罕至的,真要进去?”昊动摇了。

    “既然来了,就进吧。”翔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涛从榕树上折下来一根粗大的树枝,瞻前顾后地与众人走在一起。

    校门是土砌成的,十分简陋,门上“土家族自治乡民办中心学校”几个毛笔写成的大字依稀可见。木栅栏门上缠满了爬山虎,一把大铜锁锈迹斑斑,墙上的清漆掉了几大块,外形斑驳。门打不开,但学校的木围栏已然破破烂烂,想进去轻而易举。校园里四处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第一排有一栋三层的教学楼,样式极其落后,类似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区居民楼。

    “这个楼有点《流星花园》的风格啊。”涛又开起了不合时宜的玩笑。

    楼锁住了,每一层的门窗都是残破不堪,黑洞洞的,可五个少年总觉得楼后面有一丝细微的光透出来。大家这才看清,这栋楼的后面,还有至少一栋教学楼,看来这座民办学校当初的规模还不小,毕竟少数民族办校会有政府的补贴。

  “蹭蹭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众人靠近,原来是鸿。

    “还有班在上课!!”绕过第一排楼去校园深处探路的鸿回来了,带来了这句惊悚的喊叫。

    “你开玩笑吧,不要吓人了,我真的怕了。”涛说,声音有些颤抖,几乎在哭喊,手中的棍子在空中乱舞,其他三位少年像木棍一样杵在地上不敢前进。

    鸿脸色惨白地说:“后面还有一栋差不多的教学楼,楼梯口也是锁的,我当时靠近的时候还没注意,当我退后离开时真的看见三楼最东边的一间教室还亮着灯!”

    “就亮着灯?里面没坐人?”天问。

    “我当时看见灯光就跑了,如果我逃到一半再回头说不定就能看见里面。”鸿说。

    “有灯光就是人,不要紧,我们一起前去看看。”昊说。于是四个少年肩并着肩,后面跟着畏首畏尾的涛,朝第一栋楼后面绕去。

    众人很快就看见了第二栋楼,它比第一栋还要旧,缠满了爬山虎,一条破破烂烂的条幅在阴冷的夜风中摇曳,透过污渍依稀可以辨认条幅的颜色和字迹,大致上就是关于防溺水的警示语。

    果然,三楼东边走廊尽头有一间教室亮着灯,尽管昏暗,还是能看见里面坐着的人影,类似于一位老师在给学生讲课。唯一异常的是,里面的老师和学生都像刚洗过头似的垂着湿淋淋的头发,由于教室里的空气过于潮湿,连紧闭的窗玻璃上都蒙了一层水汽。

    翔围着教学楼看了看,又摸了一把脚下的青草,嘴里喃喃地说:“……没有空调外机……没有露水……”

    “有问题,大家快跑!”翔突然对大家大声发出警告,本来就提心吊胆的众人立即向校外冲去,涛更是巴不得,尖叫着第一个跑在了前面。五人顺着原路,飞也似地一口气跑到了G60国道上。

    “为……为什么要跑?”昊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那间教室和里面的人太可疑了,如此干燥并起风的夏日夜晚,教室里怎么会湿漉漉的,还有那些人,就像刚从浴室里出来。”翔说。

    “何止是浴室,简直就像刚从河里捞出来的好吧。”涛说。

    “等等,你们听--”昊此时正把手拢在耳朵旁,捕捉着什么声音。只听见五个少年刚刚跑来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铃铛声,仿佛是学校里的下课铃,却又没有那么急促,怎么听都像是从那所学校里传出的。

    “学校有问题,那间教室正是小说里集体失踪的那间,我绝对没有记错,还是先回服务区吧。”天说。于是一行人又跑回了服务区,两位大人正在呼喊他们上车。

    “你们跑到哪里去了?”天阿姨嗔怪道。五个少年并不打算将刚才的见闻告诉她,只说是上厕所去了。七个人系上安全带,天叔叔发动了车子,鸿抬腕看了看表,喃喃地说:“00:57了……”

    车子开着远光灯继续行驶着。

    已经进入湘西境内了..…

                              (六)事故

    这条从省会一直通到Z市的高速终于到了尽头,剩下的正如天阿姨所说,全是坎坷的土路。

    “我们此行具体是要去哪里啊?”翔问。

    “目的地H市百丈村。”天回答道。

    “那里就是你老家?”涛问。

    “没错,看见这条山脉了吗,车子要一直翻越到那座山峰底下,这个路程在高速上用不了一个小时,但走山路却要好几个小时呢。”天说。

    “盘山公路修到前面就断了,山那边为了做生意方便,其实在山头上开辟了一条林间小路,沿着山脉能一直到百丈村,宽度刚好够一辆车子,只是不能掉头,但只能这样了。”下车前去探路的天叔叔回来了,无奈地向大家汇报了这个消息。车子只好拐进右侧的树林,上下起伏着前进。

    “这里的山势很奇怪唉,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山。”举着远光望远镜的涛兴奋地说。确实,南方很少有这样的山,仿佛是造物者在这里摔了一跤,这里的山都支离破碎,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有高有低,还有尖尖的像犬牙一样直刺霄汉。有的地方一截断山倒在两座山上,形成“笔架山”的奇观。猿猴与猫头鹰的啼叫在山谷中回响,一轮极弯极细的月牙高高地傲立在远处一座黑色的山峰上。看到此情此景,翔也兴奋地拍了一张照片。

    尽管五个少年很是兴奋,却还是抵不住赶路一天的疲惫,相继沉沉地睡去了,只剩一辆车在林间穿梭……

    时间已到2:27,黎明将至,湘西就在前方招手……




    “哗!”

    “咣啷!”

    “砰!”

    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和几声巨响,车里的人纷纷被强震震出自己的座位,七个人都在车里压作一团,叠成了人堆,四肢被压的生疼。除了原本开车的天叔叔,六个人都从睡梦中被惊醒,感觉五脏六腑都快飞出来了。汽车仿佛被卷进了一个强力的漩涡,一股无形的力量似乎把车子托起,甩了几圈,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不比过山车刺激多了。”涛被压在两个人下面,仍旧艰难地说着玩笑话。

    待车子底盘稳定后,七个人艰难地恢复原来的姿势,好不容易收拾好了车内的一片狼藉。

    车窗外晨曦微露,车上的时钟显示5:42——整整一天过去了,车子该到百丈村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一直开的稳稳的,怎么感觉突然被一股力量拉到林子里去了,还有我之前回老家并没有路过这个地方啊。”天叔叔百思不得其解。

    车里的人慢慢调整好了座位纷纷打开各自的车窗,想看个究竟。六扇车窗缓缓拉开,七个人都将头伸出车外,顿时惊呆了--

    一潭与车子差不多大的红褐色的泥浆竟然淹到了车轮以上,车子还在慢慢下陷,踩踩油门,车子竟陷得更快了,泥浆翻滚飞溅,激起朵朵泥花——车子竟然开进了一个大泥坑里!

    “快关窗,从天窗出去!”天叔叔大喊。

    情况之危急已经容不得任何人做任何思考了,六扇沾满泥点的车窗迅速拉起,随即车顶的全景天窗缓缓拉开,随后就有一只手搭出来,用力撑出了半个身子,是翔,只见翔抬起左腿,踏在车顶,站了出来。

    随后就是鸿、天、昊、涛、天阿姨和天叔叔,陆续登上车顶,奋力跳到了泥坑边,脱离了险境,车子在七个人的踩踏之下已然陷到了窗子。

    他们正要思考如何救出车子,却被眼前奇异的景色吸引住了—-

    远山绵延起伏,空濛幽翠,远山掩映下郁郁葱葱的玉米田一直延伸到脚前,戴着红帽子的稻草人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里。大片又厚又密的牧草像海浪一样翻滚,金红的太阳从山后的晨雾中朦胧升出,抹出几圈红晕。晨风微凉,清凉的雾气在身上结出一层水珠,清新的空气透进体内,爽肌涤骨。道路边槐树成阴,风吹过,一啸百吟;云漫开,万千气韵。

    这,这分明是桃花源记里的景色嘛!就算不像,也可以是宫崎骏漫画里的风景。

    七个人站在一块碧绿的草坪上,望着这田园与山野碰撞而成的美景,久久无语。这里的空气充满自然的野性,这是在城市里无论如何也呼吸不到的,五个少年上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空气还是在加拿大森林深处旅游的时候。

    远处模糊的犬吠渐近了,七人定睛一看,四五条高大的湘西猎犬站在离自己约五十步的地方,不进不退,只是一直吠叫,声音粗犷而辽阔。

    “有狗的地方就一定有人家,我们追着它们就可以找到村民,来帮我们弄出车子!”天叔叔说。

    于是,一行七人向狗的方向跑去,受惊的狗儿们拔腿向家跑去,只有一条壮实的老黑狗一直没跑,只在那儿站着,定定地望着天叔叔。

    “老.……老黑!!”天叔叔惊喜地叫道。

    那条名叫老黑的狗受到了召唤,欢快地摇着尾巴,跑过来跳进了天叔叔的怀里。天叔叔紧紧搂着老黑,泪水夺眶而出,一时竟无语凝噎。

    “这不会就是你经常说的那条,闻名方圆八十里苗寨的猎犬老黑?”天阿姨说。

    “对,我上小学时,老黑就住我家隔壁,它是宇轩家的狗。二十年过去了,我以为它早死了,没想到它还活着!”天叔叔说。

    早晨的山里开始起雾,渐渐遮住了大家的视野。“我觉得我们还是让老黑带路,先找人捞出车子要紧!”天阿姨说。于是一行人跟在老黑身后,走进了浓浓的晨雾。

    四周还是一片如梦幻般的山村美景,七个人臂挽着臂,生怕迷失在茫茫大雾中。

    “嘘!”天叔叔突然猛一抬手,停住了脚步,其余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也都止足不前,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十步开外的一根像古树一样粗壮的大柱子上。七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

    “那根柱子,好像.…好像在动!”鸿小声说,七个人全都不由得头皮发麻。

    果然,那根灰黑的柱子越来越清晰,仿佛正渐渐向他们走来。离众人五步远时,竟显出一个人的形状!!

    “好像是个人,我们慢慢先退后几步看看是什么东西。湘西土匪成群,不要放松警惕,随时准备逃跑。”天叔叔一边警觉地说,一边掏出了防身的小刀。一行人慢慢向后退去,似乎在躲避一头凶险的猛兽,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口,吞下大家。

    霎时,那根“柱子”好像一步就跨过了五步的距离,突然来到了众人身边。大家都看清楚了,这的确是个人!但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身高远超出了两米,宽阔的肩膀足有两个人并起来那么宽。两条胳膊和腿像公牛一样粗壮健硕,整人都透着一股强大的气场,七个人在他面前都显得弱小无助。再看看他的脸,鼻梁高挺,五官端正,嘴唇敦厚,浓眉大眼,倒也像一个正常人,只是肤色十分黝黑,不像亚洲人。他裹着紧身的皮衣,披散着长发,活像凶险的门神。这时,那人抬起了手臂,手中竟横着一条碗口粗的狼牙棒!那根棒足有一米长,上粗下细,实木的棒身雕刻着苗族狩猎图,整齐地排嵌这一根根铜钉,泛着可怕的光泽。

    来者不善!

    天叔叔抽出小刀,灌篮般一跃而起,直直地把小刀刺向了他的脖子。不料,对方连武器也没用,一只左手就将一百多斤的天叔叔直接推出了两丈之外。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忙去扶天叔叔。他被摔得连话也讲不出来,只是摆摆手,脸色惨白,示意我们快点离开这个力大无穷的巨人。那个巨人并没有要进攻的意思,他仔细看了看大家,竟开口说话了:

    “这不是天旬吗?”他的声音清澈得像个十几岁的少年,与他的身形格格不入。他怎么会知道天叔叔的名字!?众人惊诧,脸色苍白的天叔叔看着这个穿着挂满狼牙的皮袍的巨人,又看看蹲在他身边的老黑,猛地坐了起来:“你……你是……”

    “这不可能!!”

    天叔叔双膝跪地,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

(未完待续……)

突然出现的神秘巨人究竟是谁?

七个人到底到了什么地方?

敬请期待《湘西赶尸》③。


写到这里还没忘记给个目录哈,这里说明一下:

《湘西赶尸》共分为六部,十八节。

《湘西赶尸》①:(一)伊始  (二)前夜  (三)启程

《湘西赶尸》②:(四)沿途  (五)奇闻  (六)事故

《湘西赶尸》③:(七)偶遇  (八)预言  (九)相识

《湘西赶尸》④:(十)传说 (十一)造访

(十二)恐慌

《湘西赶尸》⑤:(十三)动员 (十四)保卫 

(十五)决战

《湘西赶尸》⑥:(十六)屠杀 (十七)死别

(十八)尾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文作者:墨漓 (四)沿途 车窗外的风景放映机般一幕幕流逝,远山如黛,流云似水。 ...
    纸叙南巷阅读 196评论 1 4
  • (一)伊始 2020年的端午节终于到了!! “五月五,是端阳,吃粽子,撒白糖,龙...
    纸叙南巷阅读 246评论 1 5
  • 本文作者:墨漓 “什么!?我的生母还健在!!”天叔叔不何思议地大喊。 “你年方三十有余,老人家也才六十有五,怎么会...
    纸叙南巷阅读 246评论 4 4
  • 本来是不想说那么“灵异”的东西的,可是前几天在老乡群里看到了这么一个笑话,内容如下: A:你是哪里人? B:我是湘...
    柠檬茶汁阅读 1,066评论 3 8
  • 哈里·基恩想和新教练何塞·穆里尼奥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这将有助于托特纳姆更上一层楼。 凯恩在4-2战胜奥林匹亚...
    疯狂SPORTS阅读 6,461评论 0 5
  • Substrate的transaction-payment模块分析 transaction-payment模块提供...
    建怀阅读 2,992评论 0 3
  • 16宿命:用概率思维提高你的胜算 以前的我是风险厌恶者,不喜欢去冒险,但是人生放弃了冒险,也就放弃了无数的可能。 ...
    yichen大刀阅读 846评论 0 0
  • 公元:2019年11月28日19时42分农历:二零一九年 十一月 初三日 戌时干支:己亥乙亥己巳甲戌当月节气:立冬...
    石放阅读 1,89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