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①

                          (一)伊始

    2020年的端午节终于到了!!

    “五月五,是端阳,吃粽子,撒白糖,龙船下水喜洋洋……”随着6月24日下午放学的铃声“叮叮”地敲完了最后一声,学校的同学们纷纷像出笼的小雀”飞”出教室,整个校园充斥着欢声笑语,洋溢着一片幸福。低年级的小同学们甚至还嬉闹着唱起了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端午童谣。

    和煦的暖阳穿过银杏树交错的枝桠透进位于勤学楼二楼的09教室,打在宁静的教室里,一瞬间难有的窗明几净。教室里还剩下4个少年:天、鸿、昊和翔。他们四个从小学开始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碰巧家都住在秋枫街的同一栋楼上,每次放学都会一起回家。这个铁四角般的组合又各自多才多艺,在学校的各大赛事上都拿过大奖,走到哪里都是羡煞人的存在。

    “明天是阳历25号端午节,我们是各自在家联机打游戏呢,还是去外面玩?”鸿靠在自己那倒数第三排好学生专属的座位上懒洋洋地问。阳光照耀在少年的侧脸,永远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都不要,每年端午都是这样,还是换个玩法吧?”昊半身靠在讲台上说。“最好做一些有意义事。”

    “你的意思是去划龙舟呢,还是包粽子?港风烘焙的那家面包店里最近新推辞了一款粽子呢。”一言不发的翔突然放下支撑着脑袋的手,欣喜地说。

    “害,这些都是老掉牙的玩法了,要记住我们的形象,我们从来都是与众不同的。”天擂了翔一拳说。

    突然,教室外的走廊里传来了猛烈的脚步声,搅碎了太阳落山前的安详。由远及近,急促而沉重,肯定是有人跑来了。

    不出意料,果然是涛,涛急匆勿地撞开教室门,迅速反手一锁,然后被靠着教室门大口地喘起气来,从来嬉皮笑脸的涛此刻确实一脸悲壮的神情,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为了出校给你们买…买几个粽子,差点命都豁出去了,那个门卫非说放学出校了就不能进来,结果我翻墙进来后,门卫就拿着电棒追我!我要是慢一步说不定就出人命了!”

    教室里的氛围瞬间活跃起来。涛从来都是班上的笑点承包者,和其他四位少年的关系也很好,主要是他长着一张伶俐的嘴巴,无论哪个家长看了他都会不免喜欢。

    “谁逼你买了,真是。”翔说。

    “不吃白不吃!”说完涛气急败坏地从纸袋里抓起一个棕子朝翔砸去,却被翔扭身灵活地接住,翔体育委员的名号看来也不是白叫的。

    “好好好,开玩笑的,你给个建议,端午节咱五个该玩些什么?要好好说,不许再耍性子。”翔一边吃着粽子,一边问道。

    “这不简单!咱去把屈原从坟墓里揪出来鞭尸吧,那该多好玩!”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全然没有顾及四个人的白眼,仍自规划着他的鞭尸大业。

    “鞭尸个锤子!屈原2000多年前跳汩(lei)罗江了,你去捞啊!”天说,语气中还是身为班长的风范。

    “诶?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屈原跳的汩罗江在哪儿啊?”昊问,这个地理从来不及格的少年一时发懵。

    “湖南啊,湘西。”鸿答道。

    “湘西!?”天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老家就在那儿啊,端午节我正巧要去唉!好几年没回去了啊。”

  “嗯那湖南离这有远啊。”翔问道。

    “我们在皖南,隔个湖北省,大概一千多公里吧,难不成你想去,我可不去……”鸿说。

    生性喜欢动摇西逛的涛一听到这里顿时来了兴趣,立马蹿到鸿身边,摇着鸿的肩膀,激动地说:“有什么不想去的,我觉得行啊!”

    “你们都这么容易妥协的吗?湖南唉,跨越三个省份,又不是两步就能走到的。”鸿说。

    “说远也不是太远,早上六点开车走高速,次日早上七点之前就能到,当然晚上还需要去服务区,每隔四小时还要休息,下湖南高速之后还要爬山路,前提是不能堵车。鸿,你确定不去我的家乡,湘西可有很多古老的传说哟!”天故意挑逗鸿的兴致。

    “古老的传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鸿这个探险迷听到有古老的传说,立即站了起来,翻脸比翻书还快。

    “嗯,那么我们真去?真是万万没想到这么长的旅行你们居然都能答应。不过这应该不是我们随便说说就能决定的。”昊说。

    “不真去还有假,我带鞭子!”涛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他一脚踩在课桌上,手舞足蹈地跳起来:“你们看,先用铁镐,再上铲子……”

    “我们这次去是要亲身感受传统,开拓视野,实践学习的,还要过个端午节,所以假如你们去的话都要正经点啊。”天说。

    “嗯,好,今晚19:30群里集合,你们都问问家长到底能不能去吧”翔说。

    巨大的夕阳告别了这座小城,在远处的山头留恋地抹下一道余晖,亘古而壮观。天色渐暗,赤红的火烧云热辣辣地燃在天边,像醉酒的画师打翻了五色瓶。小城的街道都陆续亮起了各色的灯,一片霓虹的海,簇拥着不息的车流。五个少年披起一道余晖霞光,离开学校,踏上了回家的路。

                          (二)前夜

    秋枫街249号。

    十一楼的窗前,一位安静的少年点着一盏灯,黑色的侧影从爬山虎重重包裹的窗户里映射出来。墙上的指针指向了23:00,楼下是一片纸醉金迷的闹市。鸿托着腮,手里捏着一支用钝了的铅笔。他回完了了群里的最后一条信息,便轻轻地放下手机,踱步到了房间另一侧的中国地图前,木质书桌上的手机里,各种学习软件里提醒睡眠的零声响个不停。他虽然平日里玩世不恭,可私下里确实一个做事很有计划的人,既然决定要有一场旅行,那就免不得熬夜写一份攻略了。父母房间里穿来了轻微的鼾声,鸿又打开高德地图,笔尖在一张A4纸上沙沙作响。

    五楼向阳处的一间小房间里,光线昏暗。一位穿着睡衣的少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昊睡意全无,最后索性做起来,拉开台灯,打开了手机,发送信息的提示音在房间里不断回荡……

    九楼南面的一扇窗前,窗台上原本黑屏的手机突然亮起来,一个备注为“昊”的好友发来了几条信息。客厅里,正在和家人一起追剧的翔走进房间,拿起手机,点开了对话框。

    “什么事?”

    “翔,我们明天真的要去湖南吗?”

    “都说好了,还能有假?”

    “可我总感觉挺不安的。”

    “你又疑神疑鬼?”

    “不是,我就觉得湘西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你看看某视频上说的恐怖片,十有七八都取景于湘西。而且听说那边山区比较落后,不知道去了会怎样……”

    “那也不是绝对吧,具体你得问天和他父母啊,他们是那边人。”

    “嗯,你说得对,他应该还在线。”

    翔放下手机又回到了客厅里,另一头的昊将对话框切换成了“天”。

    秋枫街249号十五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虽已至深夜,里面却是灯火通明。天一家刚刚去置办远行所需的东西回来,天正从热气腾腾的浴室出来,听见父母正在书房里讨论什么。房间里响起了QQ来信提示音,天披着浴巾拿起手机,却发现备注为“昊”的好友已然发来了十几条信息。

    “不就是回一趟我的老家吗,不至于这样多想啊。”天无奈地对昊说。

    “你和我说说情况嘛,我好准备一下。”

    “很多山,有大片林区,一个小山村,几百号人吧,就是风俗和这边不太一样,注意一下就好了,其他就没什么啦,我很久没去了,记不清。”

    “很久没去了……?”

    “唉,什么事都瞒不住你。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就六岁的时候去过一次,那还是因为那次我奶奶生了大病,其他就没去过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我父母和我爷爷奶奶的关系,好像并没有别人那么深切。”

    …………

    昊那边没有再回消息了,天拉开窗子探头朝下望了望,十一楼的灯依然亮着,他知道鸿还没睡……一丝微凉的晚风吹动少年未干的发稍,夜雾袭上半空,楼下秋枫街大排档的繁华与喧闹仿佛已隔绝世外。窗前栽着一盆长势旺盛的吊兰,在月光下清影摇曳,天上繁星如沸。

    “明天该是个晴天”天喃喃地说。身后房间的门开了,天阿姨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了。

                              (三)启程

    秋枫大道,图书馆。

    晨光微熹,天气不是很热,万里无云,阵阵风吹摇着道路两旁排列整齐的银杏树——这真是个旅游的好天气。马路上跑满了自驾游的车辆,偶尔甚至还会有一两辆房车驶过。C市作为全省旅游城市之一,每年都有大批游客慕名前往秋枫古镇度假。旅游业和餐厅服务业的链条立刻在端午长假的C市飞速远转起来。

    庄严矗立的图书馆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肃穆而又气派,一个繁体的“書”字正居其中。这户占地几千平米,藏书几十万册的五层大楼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城市知识的存贮中心,市民文化素养的枢纽,城里人绝大多数知识都来源于此,说它是“城市大脑”毫不过分。因此五个少年经常将这里作为户外活动的会和地点。

    四个全副专业旅行装备的少年陆续到了,翔抬腕看了看表,喃喃道“天这时应该到了。”鸿,昊和涛此时正气喘吁吁地从图书馆跑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一本书,说是路上解闷。

    果然,一车辆三排座位的、黑亮亮的汽车从图书馆大门外徐徐驶进,停在了四人面前,天和他的父母戴着墨镜走下了车.

    “四个小兄弟都来了!看来我这车辆七座汽车总算派上了用场。呀,都5:42了,我们必须赶快上高速,否则节日运输高峰期要堵车的。对了,早上那么赶,你们饭还没吃吧,来,车上早点都备好了,都是你们最爱的煎饼果子,快快上车!”天的爸爸热情招口乎道。

    四个少年一个个向叔叔阿姨问了好陆续上车了。天的父母坐前排,天、鸿和涛坐第二排,昊、翔和一些车程中急需的物品坐在了第三排。大小行李塞满了后备箱。于是这样,一辆车满载着七颗期待的心扬帆起航了。

    不一会儿,鸿发话了:“我刚才在图书馆无人售阅处借了一本《汉书》,里面好像有些关于湘西的描写,你们要看看吗?”说着从背包里抽出一本砖头样的大书,样式很古板,一翻开,里头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众人立刻把头凑过来,齐声念道:

    “蛮夷湘西,天杰地灵,人才物丰.……汩罗江环山萦岁,屈魂杲杲(gao)….”

    “我当是什么好东西,还是文言文,十个字有七个字我都不认得,去湖南玩还得带上我这个!”涛边说边从自己包里也抽出一本书,“看!《贝尔野外求生指南》,听这名字就很实用,不信我给你们打开看看……咦?这内容和封面一点不搭啊,怎么全是写的这种古文字?”涛扯下书的封面外壳,这本书原来的封面渐渐显现出来,书上赫然写着六个字:《鬼谷子神魔论》。“我靠!谁把画着贝尔的封面套在了这破书上!?害我白高兴了一阵!!”说着气急败坏地把书摔在车座上。这本书在皮质坐凳上弹了几下,滚到了车厢的角落。

    “呀?《汉书》里还夹着一张纸唉!”一直潜心研究的鸿似乎有了新发现。

    众人将目光重又移回鸿手中的《汉书》,厚厚的书页里果然夹了一张泛黄的纸,近乎透明,薄如蝉翼。纸上的字迹很奇特,像是篆体,但写法却又是简体,“可能是细心的读者做了注解吧,先读读看。”天说。

    于是众人又一次齐声读道:秦未乱世,汉刘楚项,兵尸积山,复一妖道,牵索摇铃,串鬼尸行,一铃一步,抬举同齐,状似傀儡,长可绵延数里,行过湘西,遂入蕃藏,雪峰化尸,终成湘西赶尸大观。尸队至处,村尨[注:村尨意为村犬]不吠,婴咽腹尾……”五个少之年念着念着,心里竟开始有些发毛。这些文字虽然很深奥,但看着一个个可怕的字眼就让人心里不禁发怵。

    天叔叔正聚精会神地开车,天阿姨正低头刷视频,谁也没注意几个少年的对话。

    “来来,别看了,咱一人喝杯奶茶吧”天从包里取出五杯冰镇奶茶,混合着草莓奶昔的碎冰在杯中直冒冷气。天首先打破了车里近乎凝固的氛围,“学校边上秋茗那家店买的,味道可正宗了。”

    虽已是长夏天气,但少年们一杯奶茶下肚,竟感觉到冷冷的。

    骑车一路向西,驶出了少年们熟悉的秋枫大道,又驶出了C市,进入郊区。空气瞬间变得清新,布谷鸟的叫声时时环绕着旅行的一行人。高德地图播报说距离目的地还有1036公里,漫长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

个少年最终到达湘西后,都会看到什么呢?

他们的旅途真的一帆风顺吗?

在湘西赶尸②中都能找到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