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 | 秉烛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01

腊月刚过,青龙山上开满了明黄色的腊梅,映着皑皑白雪煞是好看。

不过,山道上走来的两人均是眉头紧缩,脚步匆匆,显见并不是来赏花的。

两人一前一后,均运起了轻功,脚下只轻轻一点,身子便纵出老远。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眼看两人距离山顶不远,当前一人缓下了脚步,向后面的人招呼道:“叶老弟,时辰还早,可要歇上一歇?”

后面的人回道:“好”,指着不远处一座凉亭道:“便在此处歇歇吧。”

两人遂一前一后入了凉亭坐下,当前一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生的膀大腰圆,满面虬髯,两眼通红,衣着凌乱,憔悴不堪。

后来的却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身形修长,青衫落拓,面容清俊,却只是微显疲惫,举手投足一副大家子弟风范。

坐下之后,虬髯大汉道:“为了来这秉烛寺,老子已经整整赶了三天的路。据说无论惹了多大的麻烦,只要能进秉烛寺,所有的仇怨就都一笔勾销。叶老弟你说,是真的吗?秉烛寺真有这么厉害?”

被称作叶老弟的年轻人斯文一笑:“既然江湖中人都如此说,那自然是真的。”

见大汉仍然一脸疑惑,年轻人顿了一顿,接着解释道:“苏门兄恐怕有所不知,佛门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度化众生不论前因。秉烛寺住持爱佛僧曾有言,凡是能够入寺出家者,均重为方外新人,与红尘俗事从此一刀两断,故才有一笔勾销之说。”

苏门听了这话,面上神色变换不定,一时喜一时悲,忍不住颤声问道:“难道想要入寺,一定要出家?不能先做个俗家弟子么?”

年轻人点了点头,接道:“当然。秉烛寺能够了结恩怨,前提就是需在寺内出家。只有出家,才能入方外之门,了凡尘俗事。”

苏门低头纠结了一阵,终于有了决断一般,断然挥手道:“那也罢了!男子汉大丈夫,出家便出家!”

他看了一眼年轻人,忽然露出一个猥琐的笑来,挤眉弄眼道:“大哥我偌大年纪,该尝过滋味都尝过了,出家也就算了。十三你这岁数,怕是刚开荤不久吧,就此出家,岂不可惜?”

年轻人叶十三听了这话,急忙伸出手来握住嘴咳嗽了一声,面露尴尬之色。

苏门见他一副恨不得把脸埋在地下的样子,越发得意,哈哈大笑起来。

叶十三让他笑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苏兄,时辰快到了,我们该上路了。”

苏门连忙止住笑意,抬头看了一看,口里胡乱应了一声,拔腿便走。

叶十三摇了摇头,紧跟其后,往山顶秉烛寺而去。

02

两人到得寺前,距离寺院开门还有半个多时辰,门前已有许多人在等候。

叶十三打量几眼,见众人多半皆如苏门一般神情憔悴,狼狈不堪,显见是一路被追杀,特意前来出家避祸的。

叶十三腹内冷笑不已,忽见寺门吱呀打开,三个和尚鱼贯而出,两人分两边站定,当中一人低眉颔首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只见一人忽的窜上前去,抱住中间和尚大腿哭道:“住持啊,我遭小人陷害,被人追杀,求住持大发慈悲,允我出家,救我一命罢!”说着连连叩首。

众人一惊,门前排队来出家的谁不是被人追杀,想求秉烛寺救命的?今见被这人抢了先机,又见他涕泪横流,额头已然磕出血来,生怕住持和尚被他打动,自家便少了一个出家的名额,不由一起哄拥上前,纷纷道:“住持啊,我也冤啊……”“住持啊,我好惨啊……”

叶十三看着眼前这一幕闹剧,嘴角凝起一丝冷笑来。转眼去看苏门,居然也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

那被抱住腿的和尚先是静立不动,默默看着这群哭着喊着要出家的人,看了半晌,见众人嚷的差不多了,方重重咳嗽了一声,朗声道:“众位施主请起。贫僧法号爱清,住持师兄稍后便到。众位要见他的,需的先请在小僧处登记个名录,方便住持单独会见。”

说着示意身边两个和尚,那两人便拿出笔墨来,招呼门前众人前去登记名录。

众人一拥而上,瞬间便将两人团团围住。方才说话的和尚这才得了自由,看着站在外围不动的叶十三等人,笑道:“各位施主既是来出家的,一旦入寺,往日名号等等皆为过眼烟云,请各位如实填写,自此断绝红尘,方享清净。”

叶十三和苏门待得别人登记完了方才上前,如实报了名号,爱清和尚见众人都登记完了,便带着两个和尚捧着名录重入寺而去。

众人皆眼巴巴的看着那两扇红漆木门,恨不得用目光在上面烧出个窟窿来。

约摸再等了半个时辰,一个小和尚推开木门叫道:“无忧!”

一个身材修长的蓝衫青年越众而出,拱手道:“无忧在此。”

小和尚伸手示意了一下,转身便往里走。

那无忧向众人得意一笑,微微拱手,便随小和尚进去了。

红漆大门遂又关上了。苏门闷闷道:“十三,你一直不让我说话,可把我憋死了。怎么这个无忧先进去了,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叶十三轻轻道:“这人想来便是单枪匹马连胜五岳剑派八大高手,赢了比武不算,还把人家眼睛都给刺瞎,从而被五岳剑派连手追杀的无忧了。”

苏门想了一想,点头道:“应该是。”

叶十三环视一圈,四周的众人看上去皆是风尘仆仆,衣着简单,毫不惹眼,但是,若是报出名号来,恐怕个个都是曾经在江湖上搅动风云的高手。

秉烛寺莫名招揽如此多高手,必然会有问题。

那爱佛僧,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只怕不是好药。

03

不多时功夫,方才叫人的小和尚又出来叫了一个人进去。众人听见名号,又是个正在被六大门派追杀的高手。

转眼两个时辰过去了,门前的众人已经进去的差不多,因进去的没一个回来过,门前便只剩下了苏门和叶十三两人。

两人又等了半个时辰,那小和尚才姗姗来迟,请两人一同进去。

两人对望一眼,之前的人都是一个一个进去的,许是因只剩了他们俩,所以才让一起进去?

两人跟着小和尚绕了几个圈,终于到了一间干净宽敞的净室。

一个和尚背对两人在蒲团上盘膝而坐,默默转动着手中的数珠。领路的小和尚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苏门和叶十三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齐齐行礼:“见过住持!”

蒲团上的和尚猛的张目,手掌极快地在地上一撑,身子凭空而起,挥手之间,便在半空中对离他较近的苏门连出三掌。

苏门没有防备,只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后面又有无穷后劲,只得连退三步,方才避过。

在他退的时候,和尚已攻向了叶十三。叶十三却已有防备,以攻代守,三招过去,便和和尚缠斗一处。苏门见状,急忙跃上前去帮忙。

那和尚见苏门就要攻到,忽的收手,退了两步。叶十三见和尚主动退走,只得勉强收掌,奈何用力过猛,自己也是退了一步,方才稳稳站住。

和尚收掌而立,双手合十,念了句佛,苏门一愣,见叶十三已经双手合十还礼,只得跟着行了个礼。

和尚微笑道:“小僧爱岚得罪了,住持师兄稍后便到,两位稍侯。”

说罢直接转身去了。苏门抓了抓脑袋,皱眉道:“这个还不是爱佛僧吗?我们又不曾得罪他,做什么上来便打?”

叶十三没有回答,他的心里正在泛起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04

两人又等了一炷香时间,房门一动,一个中等身材,面目普通,身着一身半旧袈裟的和尚走了进来,

两人看了和尚一眼,身形不动,俱往他身后看去。

和尚看着他们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道:“老衲爱佛僧见过两位。”

苏门吓了一跳,转眼去看叶十三,叶十三也愣了一愣,似是也没有想到他们今日等了这许久,历尽多般辛苦才得见的爱佛僧竟然是这么一个看上去不甚起眼的人。

两人反应过来,连忙双手合十,行下礼去。

待得两人直起身子,那爱佛僧已经将房门关上,笑眯眯的站在了他们面前。

“两位也是想在秉烛寺出家的是吗?”

两人点头应是。

爱佛僧朗声道:“苏门,三十五岁,姑苏人士,承业太极门。去年十月十五日在苏州杀了太极门现任门主一家十八口,被太极门通令各大门派追杀,潜逃至今。”

转了转眼看了叶十三一眼:“叶十三,本名不详,二十一岁,籍贯不详,出自天山派。去年十一月被天山派通令勾结外人盗取本门武功秘籍而被追杀。”

苏门听到爱佛僧说出他名字后,脸色便开始晦暗起来,待得说完,苏门嘴唇动了动,似想反驳,却又咽了下去,只恨不得把一颗头颅低到腔子里去。

叶十三却是面色不变,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站着。只是听完爱佛僧一番话,眉头拧的更深了些。

爱佛僧看了两人许久,见两人并不反驳,遂笑道:“我佛慈悲,度化众生。只要两位诚心向佛,可在秉烛寺就此出家,从此前尘旧事一笔勾销,不知两位意愿如何?”

两人前来便是这个目的,还能如何?苏门和叶十三二话不说,连忙双手合十行礼,口称住持大师,愿祈收留。

爱佛僧颔首道:“既然如此,赐尔法号爱明,爱静,从此便是我秉烛寺僧侣了。”

说着挥了挥手,便有几个小和尚鱼贯而出,捧上了全新的僧侣穿的袈裟鞋袜等物。

苏门喜形于色,连声道谢接过,当场便开始换衣。

叶十三见爱佛僧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见房间一侧有个屏风,便一拉苏门,两人一同隐在屏风后,换了衣物出来。

两个小和尚已经准备好了明晃晃的剃刀站在两旁,见爱佛僧立在一旁含笑看着,两人只好坐了下来,任小和尚给剃了个光头。

两人对视一眼,见对方均是一副和尚模样,登时新奇不已。

苏门似是没想到这次出家在见到爱佛僧后竟然如此顺利,咧了咧嘴,却没笑出来。

叶十三看着苏门怪异的表情,倒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05

待得小和尚们清理干净退下之后,爱佛僧笑眯眯道:“欢迎两位师弟加入秉烛寺。依着我寺的规矩,两位师弟在参加明晚的入寺晚课前,需得度化两人,待他二人重登极乐,你们便可记名在我秉烛寺为僧了。”

说着伸手递过一张薄薄的纸条。

一身僧衣的叶十三伸手接过,看了一眼顺手递给苏门,叹道:“不知这两人犯了什么戒律,却要我们去度化?”

爱佛僧叹道:“万事皆有因果,他们既种下了因,自然要承受今日之果。”

叶十三低眉道:“佛门弟子,既要菩萨心肠,又要有霹雳手段。秉烛寺收纳我们放下屠刀,是为菩萨心肠,度化他们早登极乐便是霹雳手段了。”

爱佛僧点头笑道:“不错,爱明师弟看来对佛道颇有研究。”

叶十三连道不敢,苏门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说不出来,只能跟着叶十三行礼告退。

待得两人出了秉烛寺,来到了上山时休息过的凉亭。两人看着对方光溜溜的头皮和一身的僧衣,相对苦笑。

上山时,他们想要见到爱佛僧,出家秉烛寺。待得下山时,他们的目的均已达成,两人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苏门思忖了一路,这时才犹犹豫豫地问道:“那爱佛僧是让我们去杀人吗?”

叶十三点点头,没有答话。

苏门一掌拍在石桌上,猛地站起来骂道:“他奶奶的!不是说在秉烛寺出家可以避祸吗!这秉烛寺怎么又让我们出去杀人惹祸!”

叶十三正色道:“正因为出家秉烛寺可以避祸,所以才让我们去杀人惹祸!”

苏门愣了一愣,是啊,谁能想到号称佛门清净地的秉烛寺竟是个杀手组织?宣称度化众生,以避祸为诱饵招来许多江湖人士竟是为了招募杀手?

看着面前神色凝重的叶十三,苏门忽然想起,上山时叶十三似乎就对秉烛寺有诸多了解,方才爱佛僧让两人去杀人时,他也殊无异色,加上之前种种,苏门忽然觉得他似乎不认识眼前的叶十三了。

而叶十三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苏门,接着说道:“那爱佛僧之所以等我们剃度换装之后才让我们去杀人,就是要让我们骑虎难下。如今我们出去,已然是秉烛寺的两个低阶僧人,若是我们不去完成任务,我敢肯定,很快就会有秉烛寺的其他人来清理门户,倒到那时……”

苏门眼前一黑,急忙又坐了下去。

他之所以来秉烛寺出家,就是不想再过打打杀杀你追我赶的江湖生活,可是谁想到出了家,还是如此。

可是若是不按照爱佛僧的要求去杀人,叶十三说,便又有人来杀他们,岂不是又回到了以前被追杀的日子?

苏门叹了口气,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叶十三却似早已下了决定,简短向苏门道别,便运起轻功,下山去了。

苏门沉思良久,终于跺了跺脚,顺着叶十三离开的方向极快追去。

预知两人后来如何,何时还俗,请待下回分解。

又一种胡说征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