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好:后院的阳光

家里好

/杨见遇(深山老林)

5:后院的阳光

    抬头望天,望了大半辈子的太阳,从没有今天这般惹人稀罕,像个人一样有着笑咪咪的眉眼,嘴里含个金黄色的烟斗,慢悠悠吐着金黄色的烟圈,徐徐落地,展眼便是金灿灿的小花花,碎金子,也染黄了小菜地周围的杨树叶,棵棵一树锦绣,怪好看的。以前在干什么呢?怎么从没发现?

一院子的阳光,不晒个什么,挺可惜的。

  想到此,冬妮得意自己的智慧,就着小菜地边上的杨树,扯起一根又粗又长的荆子绳,晾上老头子的衣服啦尿片啦 ,被子或褥子,小后门一打开,风吃吃溜溜进来,很快吹跑那些外味,只留阳光的甘香在上面。如果晾在前院,那就有些不雅观了,和儿媳他们香喷喷的衣服混在一个院子,总有些别扭。

  不小心,一块老蓝粗布尿片掉在地上。冬妮慌忙弯腰捡起。目光不经意落到惨淡的菜地里,眼前又闪出隔壁鸡群啄菜的场景,心里顿时有些恼火,疼痛。

    轰轰烈烈松土,花十几块钱买的菠菜籽,白菜籽,勺菜籽,小心翼翼播下,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出芽子,天不下雨,隔个两三天担水过来,逐一淋水,可长出些娇嫩可爱的小样儿,却被隔壁的鸡群摸来,偷吃个精光。怪谁呢?怪儿子懒,没把两家后面这里的界墙补好。咱不操心补,人家只当没看见。反正咱没养鸡,不会往人家院子里跑。

    自家男人一跑就是十年,又没个亲兄弟,自家屋的叔伯兄弟们都是眼皮往上翻,这些年,谁个瞧得起她个外乡人?儿子是自己带来的,说起来非本地种,野苗子,恐受人欺负,哪敢轻易得罪人?凡与邻舍之间以和为贵,不可因小失大。另外,撇开那些原因,她也不会轻易和邻居们生过节的。宰相肚里能撑船。她心里上稍有不快,就想起小时候母亲的口头禅,便会慢慢咽下所有的不快,以微笑面对日常里的风风雨雨。

后来,跟儿媳唠叨,婆媳俩用一架子车砖头堵住了豁口,邻家的鸡再不过来了。她又开始信心十足打理菜地,那些碎绿脑们可又长出些鼻子眼睛来,却有叫不上名字的野鸟来偷香。都啥时候啥天气了,那些鸟儿们也不张罗挪窝,飞去暖和的南方。

儿媳听再次她抱怨后,让她种大葱,洋葱,大蒜,芫荽,芹菜,试试看!

  嗨!还不错!这些有味的东西,鸟们真也不食,现在小菜地里就只有这些小青小绿了,此时都也染上了金色,冲着她点头,浅笑,心花又舒展开来,嘴里只想哼唱几句,也算是逢着喜事,有些压抑不住了。

原来,前天解医生过来给老邱把了脉,听了心跳,量了血压,告诉他们,基本上接近正常,就是有些营养不良,开些中成药和西药结合,慢慢巩固、调理,疗养。饮食方面,加强营养,吃些鸡蛋,肉了,豆腐了,青菜也要吃些,谨防便秘。另外,过一段时间后,天暖和时,让他晒晒太阳,有望过年春天,春暖花开后,带他坚持锻炼,可能会下床来,拄根拐棍到处走。

  她不敢奢望老头能扔掉拐杖,任意走动,只图他有些自理能力,不用一日三餐要人喂,自己可以掌控拉撒就中了。

  快点,来客了!六嫂!

老邱在叔伯兄弟们中排行老六,自然那些叔伯弟弟们喊她六嫂。

听声音便知是老十一的婆娘小名穗儿过来了。

  这几天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拨人过来带礼瞧他。鸡蛋,挂面,白糖,奶粉,藕粉,葡萄糖,饼干,罐头……大都堆在东房的脚地,饼干,果包之类的拿给小孩吃去了。

  穗儿和她的亲妯娌嫂子们都擓来挂面瞧过,今儿又来,引着什么客人?篮子里余剩的几块尿片,先不晾,回前院看看去。

  2022,1,24——2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