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冬至

    年年冬至,快又冬至。这是去年写的一篇《冬至》文章,稍微修改了一下。 老家的清明和冬至都是祭祖的日子,相比起春节只是时间短点,仪式其实还要隆重些。...

  • 绵绵细雨纠缠着我不肯离去,从上海一直跟到安徽,几天了天气仍旧湿湿答答的。有经验的老人便说,不下场雪天是晴不了的。 果然昨天(12.7号大雪日)上...

  • 母亲这一年(草稿)

    昨天是父亲去世一周年的祭日,我们是在雨中去墓地为他送饭送钱的。今天我们和弟弟一家又去了横埠的谋道、老家东边的坟地给几位先祖上了坟,也算是做了今年...

  • 冬雨(草稿)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还没到回家的时间,雪也还在路上,冬雨有点等不及了,在我家的院子里缠绵了一天。傍晚时我走出大门,看看...

  • 小群人物之七《小贝壳》――(草稿)

    小贝壳是黄兄拾到群里的,初次见到这名字便联想到大海,或者无尽的海岸线,海水一次又一次撞击在嶙峋的岩石上……小贝壳就应该出自那里,与海有关的地方。...

  • 120
    温馨小群十一月写作任务完成情况小结(任务:每月三篇文章)

    一晃又是一个月,一晃又是一年,时节已是冬季,已近年尾。遥远的北方雪飘过几次,河面结冰,池塘结冰,似乎以天寒地冻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 小群没有寒冷...

  • 《冬天的风铃》开篇语

    风铃的声音像是空谷中的鸟鸣,山涧里欢快的溪流声,清纯而不嘈杂。 四季都有它的声音,日夜都有它的声音,风撕雨鸣雷吼里有它的声音。 现在是冬季,当然...

  • 冬天的风铃

    坐在母亲的(父亲去年走了以后,我在老家的座标就换成母亲为中心点了。)家里,透过大门向南望去,尽管门前还有一栋两层小楼房,但越过屋顶依然能看到那棵...

  • 120
    纪鹤路边的水杉树

    熬过了秋风敌不过冬霜,季节在不缓不急地行走着,跟在冬后面扬武扬威的寒风,鞭子沾着水似的,抽到哪里都有痕迹。纪鹤路两边的行道树――水杉的叶子终于像...

个人介绍
林建明(笔名愚人)原籍安徽铜陵老洲镇,现定居上海青浦,从事建筑行业。业余时间爱文学,爱读书,爱码字。在《光明日报》,《长白山日报》,《铜都文学》,《枞阳杂志》刊物及省内外多家微信平台发表文章六十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