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尤三姐

尤三姐

文|末安笙

其实很早就想写写关于红楼里的那些个生龙活虎,国色天香的女子,可叹心中墨汁极少,文笔拙劣,生怕我这蹩脚的文字“玷污”了那些极可爱的女子,昨晚又读红楼,一个刚烈、决绝、风姿卓绝、风情万种的女子,为之叹服,望用拙笔记录

尤三姐,乃尤氏继母尤老娘带来的小女儿,尤二姐的妹妹,生的妖娆妩媚,性感风流,然虽有一副好皮囊,却红颜薄命

她的出场虽不多,确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

个性泼辣、大胆、爽快

她的个性泼辣,大胆,爽快,与尤二姐胆小,温柔、多情的性格恰恰相反

当二马同槽,贾珍和贾琏想要玩弄她时,尤三姐开始爆发了:“你别油蒙了心,打量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两个拿着我们姐儿当个权当粉头来取乐,你们就打错了算盘”

在当时的封建礼教社会,三姐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人大快人心,你们想玩弄我与股掌之间,没门

对于这些表面上高贵体面,实则私生活糜烂,玩弄权贵的男人贾珍、贾琏、贾蓉,没有一点好颜色看

反叛的性格

贾珍、贾琏想轻薄她,不料她反雌为雄把他们玩弄了,只是她拿了珍链兄弟嘲笑取乐,骨子里深藏着反叛的个性

这段原文就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他二姊压倒,据珍琏评去,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二人已酥麻如醉,不禁去招他一招,他那淫态风情,反将二人禁住。那尤三姐放出手眼来略试了一试,他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撒落一阵,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87版尤三姐

深藏不可亵渎的尊严

虽身处社会的最基层,骨子里确有着不可亵渎的尊严

她说:“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包玷污了去,也算无能!”在他看来贾珍、贾琏就是现世草包,因为他们肚子里压根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发泄性欲的玩物

很可能其他的红楼迷,要提出批判了,认为尤三姐本就是轻浮之人,何谈尊严二字。愚之见,此尊严是我想和你玩,是我的权利,但你想玩我,门都没有,只有我玩耍你们,你们却不能玩弄我,是对自己生命尊严得主宰,是对主权的宣判

追求爱情的自由

在贾琏和二姐打算将她嫁掉的时候,她就说出了五年前见到柳湘莲的情景,至此她就认定柳湘莲是自己的归宿

她和二姐说:“终生大事,一生至死,非同儿戏。我如今改过守分,只要我拣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了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的,也白过了一世”

在那个指腹为婚的年代,女性是不能讲出她爱恋的对象的,说出来在社会上是会受谴责和羞耻的,她能够有这番自己追求幸福的宣言,可皆可叹,如果这个人不是自己喜欢的,奈何他多富有,多才华,多貌美,与她总无关,她希望她的爱情是自己选择和追求的

之后,贾琏得知,出门办事后偶遇柳湘莲,就偷偷和他说了尤三姐对他的心意,柳湘莲这个人是很有朋友之义的,觉得贾琏如此关心他,他就接受了,取下自己的传家之宝鸳鸯剑作为信物拖贾琏转交三姐。此时的三姐自喜有了依靠,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柳湘莲是可以以生命相托,以性命托付的,便痴痴等待柳湘莲迎娶她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曾想,柳湘莲生疑,后悔将鸳鸯剑交付作为信物,当得知尤三姐在贾府中时,他就说“我不做这剩忘八”之后就去找贾琏,想要回鸳鸯剑,被三姐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是嫌弃自己为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于是她从床上摘下鸳鸯剑走出来说道:“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给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一手把剑递给湘莲,一手把剑往颈上一横。

顿时,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毁灭性

三姐的个性里面也有黛玉的毁灭性,生命如果无法成全,那就毁灭。三姐对自己生命的坚持,这种不让步的干净利落,让我觉得动情

她用自己刚烈的个性来抵制柳湘莲的退婚,用自己的生命换对柳湘莲的痴情,其实她的深情是对自我的一个完成

尤三姐的人生是饱满和丰盈的,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充满人间烟味,一个悲剧之美


2379~丫丫~橙子学院码字岛文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