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31)不眠

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目录)

璇子完全是和着泪吧陈辰帮她点的粥喝完的——因为她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完全是在强迫自己吃饭,因为她知道她必须得吃,不然体力没有补充,再吊水,身体也不能好的。

袁晓帮她取完外卖之后,璇子就逼她回家了,也正因为周遭没有人,璇子才可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哭出来。

孤身一人在寝室的她好像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她受伤或生病陈辰都会变身话痨,原来左一句右一句真的可以转移注意力,让人没那么down,对痛苦的耐受度似乎都会提高。

她现在真是哪里哪里都痛,肚子痛,胸口痛,头也痛,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哪怕严严实实地盖着被子,还是从内而外感受到一阵阵的寒意。

璇子知道,她一定又在发烧了,打了一天吊针,到了晚间竟然还能烧起来,哪怕璇子烧到迷迷糊糊,她也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她现在只后悔为什么不把退烧药放在手边,现在的沈青璇感觉下个床去左手边的第二个柜子里的第三个格拿出自己的退烧药都是难以支撑的跋涉。

陈辰一早告诉她,有什么事情一定以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但她自忖现在还不至于怎样,只要她吃了药,不持续高烧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她上吐下泻的症状已经没有了,这说明身体里的炎症已经去了大半。不得不说,璇子在这方面真是久病成医了。

可她现在的问题在于,下床的气力不够,她以为自己攒够气力去吃药,但大脑却渐渐随着体温的升高不再清晰。璇子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又是在医院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们寝室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她生病的也不过是袁晓和陈辰,袁晓已经回家了,陈辰怎么可能进得来?

可陈辰就是进来了,原来,袁晓到家第一时间就给璇子发信息报平安,而且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但她一短信微信各种统统不回,电话都打不通。

袁晓走时就看她状况不好,这下直接失联了,她哪儿还放得下心呢。但大学四年级还留在学校住在寝室的人本来就不多,况且又是假期前夕,她们一栋楼都没几个人,相熟的更是没有,袁晓想了半天,一个人都想不起来,百般无奈,只能给陈辰打电话了。

陈辰接到隋悦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零点了,他们寝室倒是谁都没睡,所以可以大剌剌地接电话。听到袁晓说联系不到璇子的时候,陈辰的脑子都要炸掉,他只顾纠结以后怎么从容自然地面对当着全年级“撕了”他的室友,还有那些热心八卦的吃瓜群众,竟然把病中的璇子完全抛在脑后!

周有南眼看着陈辰直愣愣的从床上起来,随便换了身衣服就夺门而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至于他不问陈辰,倒不是因为他不想问,只是插不进去嘴。

谭凯当然也没睡,他也是看着陈辰一溜烟出去的,不过不像有南的关切那样明显,但也因为他这份避嫌的理智,让他对陈辰这么晚又出门的动机有比有南更准确的判断。

“肯定是沈青璇出事了……”谭凯从床上坐起来,对着电脑前依然一副迷茫模样的周有南讲。他实在是看不下去周有南这副蠢样子了,明明陈辰回来的时候还说沈青璇生病了,怎么会有这样听话不听音的人!

这也不能怪有南,他一天的心思都用在谭凯在会议厅搞的那个“大事情”上,什么沈青璇,他真的没在意陈辰进寝室时说了些什么扯淡的话。

“啊?”周有南还在揣测陈辰到底是发什么疯的时候,忽地听到斜前方头顶悠悠响起谭凯的声音,完全是“他在说什么”,“他怎么知道?”这样的脑回路。

“不放心的话就去校医院陪他吧,这呆子出去的时候钱包校园卡身份证啥啥啥都没带。”谭凯说完这句话就躺下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讲这些,也许只是觉得周有南太脑残了,也许是觉得亏欠陈辰?毕竟背后说人是非,算什么大丈夫行径?

周有南听了这话,又愣了几十秒,才反应过来谭凯这几句话里的意思,这不,拿着自己的超大的背包,把陈辰桌上有的没的可能用到的东西收了一大兜,就直奔校医院了,当然,出门前还不忘调戏一下他们寝室的学霸谭:“我就说嘛,我周有南是不会看错人的!”

谭凯面朝墙,装作已经睡着不去理他,但心头还是陡然紧了一秒。

这天晚上,陈辰和璇子的宿管老师注定是睡不好了,陈辰那边还好,好像全国各地,大中小学的宿管大妈都是偏心男孩子。况且陈辰是去陪生病的女朋友,这么暖的男孩子,当然要支持!当然了,各种登记还是少不了咯,毕竟,安全最重要。

可有南出来的时候就没那么顺利,毕竟,他是去陪他室友(咳咳,谁让宿管阿姨没有一颗腐女心)。有南软磨硬泡,老师却坚持一边摇头一边对着他打哈欠。有南这会真是后悔为什么平时不像陈辰一样嘴甜一点,跟阿姨打好关系,搞得现在阿姨这么不信任他,总觉得他是要借机出去浪。

那边陈辰进女寝倒是很顺利,因为袁晓已经跟宿管阿姨打过电话,阿姨已经开了扇门披着衣服在门口等他。

陈辰心里急得什么似的,却也只敢跟在阿姨后面蹑手蹑脚一层一层地往上走。许是吹过了夜风,脑子清楚了些,他已经明白,为了璇子他也得镇定,欲速则不达。得罪了阿姨,那才真是误事。

这边阿姨没什么话,也许是还不甚清醒,也许是觉得大半夜这样折腾矫揉造作。但她倒也不至于露出鄙夷,毕竟如果学生出了事也是她的责任。所以她还是记得轻声问陈辰,如果门从里面锁了,他一个人可不可以撞的开。

陈辰没说话,他心跳得超快,他知道,这会儿就算是千军万马挡在他面前,他也会不顾一切杀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