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30)谈资

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目录)

“诶,快进来,我还说呢,你再不回来我就不等着了,干嘛去了这?夜不归宿的电话也打不通?”璇子刚进门,就看见袁晓东西都收好了堆在门口。

“嗨,别提了,我这刚从校医院回来的,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一大早吐的昏天黑地的,直接挂了一天水,饭也不能吃,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璇子扶着桌子坐下,说话的声音还透着虚。

“守着个养生堂一样的小男票,竟然还能吃错东西?不用说,肯定又是你自己管不住嘴才‘造的孽’!你是吃货的心,食品安全部的命,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真是作死。”袁晓跟璇子住了快四年,她的毛病,没有不清楚的。

“哎你这人真是,人家都病成这样了,你不安慰就算了,还要生怼!得,您还是赶紧回家吧,我还图个耳根清静。”璇子本来是想要上床躺下的,可一想,一会儿还要下去取快递,就只趴到桌上,想要暂时休息一下,璇子怎么不知道,袁晓就这个说话方式,她还不是因为关心她。

“您都病成林黛玉了,我这会儿走,那也太不仗义了,想吃什么说吧,我去给你买回来,反正我地铁转个线就能回家,也不赶火车赶飞机的。”袁晓看她趴在桌上皱着眉直叹气的样子,心就软了,走到她身后,拿手试试她额头,看她烧不烧。

“倒是不烧了,不然医生也不能让我回来呀,你回去呗,陈辰说又帮我订外卖,一会儿来了我自己下去拿就行了,你再不走,可就要赶不上家里的晚饭了。”

明天就是假期了,地铁上路上肯定哪儿哪儿人都多,璇子怎么能影响人美心善就嘴毒的“晓姐姐”回家呢。

“这你不用担心,那是我亲爸妈,早的晚的,肯定也是等着我呢……外卖顶多也就三十分钟,说话就到了,你就乖乖上去躺着吧,一会儿我取了拿给你,你就在床上撑小桌吃,到吃完我再给你受了就走了~”

袁晓说着,已经下手准备扶璇子上床了。跟陈辰在一起璇子本来还好,可给她这么一说,不知怎么,忽然就很想哭。

“你别,你跟我这儿哭什么呢,这种柔弱相你等到你家小男朋友在的时候你再拿出来呀,我不吃这一套~”

此时的璇子觉得晓姐姐简直就是小天使,她深吸一口气,把眼泪咽回去,踩着身旁的台阶,终于爬回了自己久违的床——但到了床上之后,沈青璇还是哭了。

璇子在这边被“晓天使”感动得躺在床上默默飙泪,陈辰那边却只有整个寝室的尴尬和死寂,有南说出事实之后,谭凯还是一句话都不说,陈辰则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考虑的倒不是说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之类——毕竟,这会儿又不是八十年代,陈辰自忖被人家说“小白脸”、“倒贴”、甚至包括“同居”这样的字眼,哪怕是当着几百号人,那也算不得是什么很难接受的“诋毁”。

说白了,这次意外里,其实受影响最大的可能还是谭凯自己——本来是一个学霸形象,这次陡然成了背后讲同学兼室友的坏话的心机boy,他又该怎么自处?

“那个……嗨,这算什么,不就是个意外嘛,这有什么呀,看吧你们两个僵得这副死逼脸,至于的嘛~”大概又过了三十几秒,这是陈辰说的第一句话,他说着,还过去拍下谭凯和有南的肩。

“陈辰你……”谭凯没想到,陈辰会是这种反应,他以为他会跟他大吵,抑或冷战,他就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平和的调侃,以至于他完全失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哎,别提了,我在医院的待了一天,我们家璇儿肠胃炎,吐得脸都绿了,真是吓死我了。”

陈辰显然是故意宕开话题的,大家都住在一个寝室里,他不希望因为一次意外就跟谭凯产生怎么样的芥蒂。虽然他也会好奇,为什么谭凯会突然这样恶语相向,但他知道,现在绝对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

“不是,这么严重啊……现在没事儿了吧?”陈辰给周有南疯狂递眼色,眼皮都要瞟飞了,这根呆木头才终于反应过来,结果也就讲了这么两句不咸不淡的话,可以说配合的相当僵硬。

“废话,要还有事儿我能回来吗?明天再输一天液就得了~”陈辰这会儿怼有南,三分假倒有七分真——这演技也太拙劣了!

可以说,陈辰是用自己的隐忍,换取了寝室表面上的平静。但寝室外的风波就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了。现在是不是八十年代了,但人们对于身边人的八卦并非完全没有好奇心,何况是这样学霸撕学神的谈资。

“诶,你听没听说,你家陈大神被自己是室友爆料倒贴还同居诶!!!”吕思柔高铁上,隔着断续的电波都能听得出隋悦这句话尾里的三个感叹号,以及爆棚的八卦心。

“跟我有什么关系?”吕思柔还记得被秀一脸恩爱的感觉,她是有些心灰意冷了,关于陈辰的事情,她暂时拿不出更多的热情。

“你别着急说没关系,听我说呀,据说是在他们大二的年级大会上极具戏剧性地用扩音器播到三百多人耳朵里的哦!可以说是戏非常非常多了吧!”这会儿的隋悦真的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嘴脸。

“那就有意思了~”吕思柔咬牙切齿地讲完这句话之后,信号就断了,隋悦的略显尖锐的声音不再响起,吕思柔的心情却渐渐失去平衡——

“我还以为沈青璇你手段多高明呢!凭什么陈大神偏要倒贴你?“同居”?呵,原来还是那套欲擒故纵扮猪吃老虎的绿茶婊伎俩!陈辰你是脑残嘛!上这种人的当。”

这几乎就是吕思柔所有的心理活动了,对现在的她来讲,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内心只能接受这样的情节。人们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那些所谓的“真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