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有余辜,活有余罪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余罪第二季结束很久了,从一开始的无感到最后心里惦念着,终于在上周五晚上把它熬夜追完,张一山的模样在我脑中挥散不去。

这部网剧不同于最好的我们,有点校园,更多社会,有些痞气,更有义气。

狗姐对这样的张一山完全没有抵抗力,他青筋暴起浮夸的模样,他睁眼说瞎话,把黑变成白的演技,他对安嘉璐感情的隐忍,他对大胸姐无底线的调戏,所有演技中的演技,都让狗姐感叹于时间悄然把人变强大的力量。

和其他人一样,我对张一山的印象依旧停留于他在《家有儿女》里刘星的小猴样,不经意间,小猴变大猴,变成有内容的大男孩。

《余罪》这部剧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警校学生逆袭成卧底,和贩毒老傅的种种纠葛,最后成功端掉这个毒窝。

为什么在老傅这面,我用了纠葛一词,因为在剧终,狗姐看到了余罪对傅国生的兄弟情,他劝老傅交底时的真情实意,包括最后他流下来的眼泪都让人感觉太过真实。

如果双方身份不是毒枭和卧底,老傅和余罪会是一生的兄弟吧,可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狗姐很佩服余罪一点,就是他可退可近,可嚣张可软弱,他说他怕死,他想要的生活就是当个片警帮他爸卖水果撑腰,当任务进行到最后,许处劝他结束卧底行动,他拒绝的语气,一件事做起来就要做到底的勇气,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劲儿让这个学渣表现的淋济尽致,让人更想继续看下去。

《余罪》第20集时,他被怀疑是内鬼,一顿暴打后大胸姐出现了,她抱着余罪的头,哭着说:“你要是死了,我陪着你。”那一幕让狗姐的心莫名颤抖,一点也不夸张,眼泪在眼圈,并不言情却很煽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样的爱情才最美吧?

没经历什么大喜大悲,大风大浪的爱情没什么不好,但是经历风风雨雨,生死离别的爱情更让人懂得看不到的真谛,相比于天天跟我口嗨的家伙,狗姐更倾向于踏实做事的人。

因为狗姐不喜欢和人口嗨,光说谁不会啊,长张嘴都会说,说得一本正经,态度诚恳得像金马奖影帝,等你真正需要的时候半天挤不出个屁,有毛用啊?

老娘真想拿个炸药把口嗨的人炸个稀巴烂或者拿包窜天猴把口嗨人1000个捆一起送到月球去。

相比之下,余罪是个只做事的人,他的嘴巴很毒,口无遮拦,说话也不好听,但时刻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任务在身的时候睡觉都不安稳,这样的人才最有魅力。


这部剧到最后,老傅问余小二的全名。

“我真的姓余,单名一个罪字”

余罪,余罪,死有余辜,活有余罪

狗姐想这是剧终最完美的评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