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17《月亮与六便士》

思特里克兰德是一个很有艺术天赋的人。“我”认为他不像首相和将军那般只有短暂的光鲜,在一个艺术家被嘲讽之后总会迎来歌颂,大众连带着他的缺点一起歌颂。

好像大多数的艺术家在作品被关注的同时,与之相关的八卦更加受人欢迎,世人好像非常能够接受艺术家们奇怪的往事和性格,大概是觉得厉害的人在某些地方厉害,但公平的说,某些地方不好或者不一样也是能够理解的,比较常人更能理解,而挖掘一个艺术家的秘密同样是惊险刺激的,知道他人的秘密,谁不想,那些对作品不了解的人,也会因为他的生活个性而关注,产生兴趣。

“平心而论,将艺术看作是只有真正深谙此道的人才能参悟的艺术技巧,这种观点实在是大错特错了。艺术是什么?艺术是人情感的一种宣泄,艺术运用的事一种普遍都可以理解的语言。可是我也坦承,艺术评论家如果在技巧上没有真正实践过,是鲜少可以做出有意义得评论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