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来了个霸气护士长(039)

这天,萧丽找到林洋,给林洋看了一个视频。什么视频,让萧丽这么上心,林洋特别好奇。

等到视频看完,林洋明白了,原来萧丽这次成功地和县电视台合作,借助县电视台的美文栏目,给科室做了个宣传,而且是免费的。

恰好小萍写了《急诊这些年》,林洋稍事修改,准备拿去应征县电视台的美文栏目。

2010年,我轮转到急诊科工作,四年,我体会到了要做好这大山深处的守护天使,需要我们付出,再付出….。

某个寒冷的下午,120电话响起,高管人员打来报警电话,在鄂西高速某个隧道往恩施方向发生一起客车连环相撞事故,具体伤亡人数不详…..

那时候我刚到急诊,我在电话里确认了出事地点,内心忐忑不安,手不受控制的发抖,大脑想象着那种混乱的场面,血肉模糊的身体。一个声音在说:“我好害怕,怎么办?“我强自镇定通知加班人员、出诊人员、医生、司机,准备好急救物品。

提起心电监护仪和出诊登记本就向救护车飞奔,在120警笛声中我和医生简单的分了下工,就开始各自准备,离现场还有500米、300米、200米、100米……隧道已经受管制,我们不能进入里面去,只能焦急的在外面等待。有人出来了,旁边突然有人喊着,我们迅速的把担架和急救箱拿过去,是一个脑外伤病人,病人呕吐,头上都是血,家属在一旁哭泣,现场一片混乱!我们忙碌着检查,包扎,询问,测量生命体征,直到确定病人一切都稳定没有生命危险,我们才放下了那颗提着的心,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这时我才发现,害怕被忘记了,手也不抖了,已经把自己彻底的融入到救治中去了!

“五点半了,下班了哦,我们去吃饭吧”。一个朋友打来电话。

“不行,我还在出诊,到乡镇医院接到病人,你自己去吃,我回来了再吃。“

在急诊,加班是家常便饭,和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是很难得的时光。然而我们每个人都习惯了,从即将退休的石老师,到刚转入我科的玲丽妹妹,我们都习惯了让加班电话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随叫随到,24小时电话保持畅通。

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别人躺在柔软的被窝里憨憨的做着美梦时,我亲爱的同事们还不知奔波在哪条公路上,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穿梭在崇山峻岭中。有时要穿越大半个长阳县,从前河到后河,一出诊就是一夜,特别是冬天,雾大,路况不好,天气寒冷,天柱山的雾见证了我们的奔波---时间,就是生命!

有时候碰上外省的长途,需要几天几夜不合眼,有一次田明宇和周主任转诊一个脑外伤的病人到云南,历时3天2夜,奔波将近2000公里。回家后周主任脚都肿了,而田明宇,我们亲爱的帅锅锅,连续几夜守在病人身边,我们问他累吗他说还好,可我明明看见他眼睛都熬红了!吃苦不诉苦,多么好的同事啊!

在危险和身体的疲惫如影相随时,我们手挽手,苦中作乐:瞧,我们又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了噢,可以到山里免费的观光旅游噢,可以坐着别人都坐不到的波波车,还可以听到最动听音律噢,想到这些所有的不悦会立刻云消雾散。

为了做好大山深处的守护天使,娇小文弱的我们都是变成了女汉子。一次行政查房时,领导说:“急诊科大部分都是女同志,身体素质本来就不如男同志,还有家庭要照顾,能承担这么繁重的任务,你们不容易啊。“这句话如春风一般,使我们的心感受到了肯定和关爱。

有人说我们就是搬运工。是啊,我们就是搬运工,我们乐意在别人最无助的时候求助于我们,换位想一下要是我们的父母生病了,我们不在身边,是谁在帮助他们了?要安全做好每一趟转诊,要在身体极限抗争的同时护理好每一个病人,帮助家中无儿女在身边的老爷爷、老奶奶,从没有电梯楼上抬下来。这样的搬运工,我们自豪。

四年中,最直观的感受:在急诊,需要有坚强的心和不怕吃苦的精神。才能做好这绵延不绝的大山的守护天使,把爱传播到这大山的每一个角落。

林洋将文章传给美文信箱,很快,便等到消息,毕竟真情实感的文章总是打动人,接下来,就是拍摄了。

可是,拍摄的任务却遇到了一些阻力,就是司机和医生的配合,不知道是不是传统思想的作祟,林洋试探了下,发现拍摄配合上可能有些不尽如人意,幸好她及早预料到这种情况,提前联系了院办公室,争取了一趟公务用车,然后随机出诊,事情就安排下来了。

接下来,好事情一桩连着一桩,拍摄的文章获得市政府奖二等奖,市电视台一等奖。陶主任获得安南县三八红旗手称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