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来了个“霸气”护士长(031)

说起丁力,话就长了,其实这小子对林洋来做急诊科护士长,多少有些不服气。

丁力,1988年生,毕业后就在县医院工作,内外科轮转一年后,就到了急诊科工作,当时的护士长很喜欢我,到急诊科不久,就到市里进修。小县城难得有一个男护,同事们都猜测说不定要提拔他。

就在这时,老护士长忽然调走了,来了一位新护士长。

新护士长就是林洋。

林洋人刚到不久,就私下约丁力及同学强仔吃饭。虽然强仔对她赞不绝口,说她工作能力超强,人品又好,但丁力却不以为然,好好地干嘛从手术室调过来呢,县级医院急诊科看似简单,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干的。

一顿饭下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印象,就是寒喧和客套,林洋肯定感觉到了丁力的淡漠,就是强仔倒是很热情,也许在手术室她们相处地还不错。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丁力强烈地感觉不满。

有几次加班喊到林洋,她居然没有来,并让丁力转叫了别人,这还是个做领导的样子吗?当护士长不是应该亲力亲为,事事当先吗?丁力嗤之以鼻。

在她来之后,尤其是她进修回来之后,科室出诊量爆增,她又干了一件令我们都不爽的事情,她明文规定了三线班由哪个班次带,还严令我们电话必须保持畅通。

这下大家都被管得严严的,上班迟到五分钟要扣钱、玩游戏不允许、电话不通要扣钱。

到处要扣钱,更烦的是,她批评人完全不留余地。

科里的老同志与她冲突了几次,大抵是上班不在岗、迟到什么的。丁力好几次也对她爱理不理。

有一次她坐在丁力对面,丁力都不想看她,直接把椅子转了过去,林洋察觉到丁力对她很不满,但她什么也没说。

她在意的是纪律、制度。谁违背了,谁就要挨批,如果不认错,那就是两人的冲突。

三线出诊提前补位的规定,让科内二线出诊时间缩短。

每到节假日,人员排不过来时,她一样也值班。而加班叫不到人时,她也来。

以前老护士长被大家叫的多,以致补假也多,上白班少,也管纪律管得少,自由惯了。

现在不行了,得一个个巡视病人,认真查车,背后有她盯着呢!

虽然工作质量高了,纪律好了,但丁力仍然不喜欢林洋。

她太强势!

林洋进修回来后,又出了新规定。

规定大家洗胃得按流程来,就是要先上监护、开通静脉通道,然后洗胃。

丁力不按她的要求来,结果她在我洗胃同时,强行去打针,结果没打进去。

谁让她逞能呢,太僵硬死板了!

可其他同事都觉得她做得对,还质疑丁力不对。这种现象在科内成功抱救了两起洗胃过程中心跳呼吸骤停案例后更加突出了。

与此同时,她又将留置针单手送针技巧在科内进行了培训,并推进急救零钢针。一系列举措下来,院前急救静脉通道建立率居然在一年内,从百分之二三十上升到百分之五十,一针穿刺成功率也明显上升。

丁力不得不承认,林洋很聪明,但是丁力还是觉得,她有一点点死板。怎么凡事都非要走流程,制规范呢!

这样过了一年多,林洋与丁力嗑嗑绊绊相处,倒也平安无事。

虽说丁力对她不满,但对于工作,她还是很认真。仅仅是有时候有些小情绪,背后发些牢骚而已。

丁力知道她或多或少听到过这些牢骚,但是,他却没听到林洋对于他的任何看法,其实他的那些牢骚多半是情绪,也没什么针对性。

陶主任说,这一年林洋变了很多,批评人也温和多了,不再当众让人下不了台。也更加包容了,仿佛把锋芒都收了进去。

其实,悄悄地,她更加强调执行力了。

明面上,她分了组,做了层级管理,定期开组务会,授权给了丁力、华妮、杨婷三个组长,自已定期督查。

一个个项目成形推广,从减少救护车上急救物品管理缺陷率,提高院前急救急救留置针建立率,提高仪器设备管理安全性,减少应急演练医护合作缺陷率,一步步地,慢慢实现。

丁力知道,在琐琐碎碎的日常里,她也付出了很多。比如她晕车晕的厉害,长期也担当了白班二三出诊任务,每出一趟她要很长时间才恢复。

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有着坚强意志力、明确目标的女人,尽管有时候,常让人误解为急躁。

丁力也慢慢改变了,其实在不知道的某个时刻,丁力开始心疼护士长,并且不自觉在帮助她。

丁力看到了,为了科室的绩效奖金,她殚精竭虑想办法,为了让急诊护理质量获院内认可,她一夜夜精心谋划,更在同事遭遇困难时,比如疾病,意外时,竭尽全力帮助我们。

她是一个好人,一个真人。

其实她也有很多小缺点,常常吃了苦头又不讨好。比如科内有些老同志,总还是对她颇有微辞,觉得她什么都没做,很轻松。因为老同志们和丁力以前看法类似,仅仅看到了平静的水面,都看不到水流下的暗涡。

她依然不在意,谁做错了,她依然站出来批评,只是温和多了。批评之后,该怎么相处,依然怎么相处。背后,她依然不说恶言。

这就是她,有点强势,有点死板,却不失温度的她。

有一次小聚,她喝了点酒,告诉丁力一个关于她的故事,最后总结,无论工作生活,最幸福最有效的人际交往,就是不要把重心放在他人身上,尤其是上级,一门心思盯着别人短处的人,成不了事。

是啊,是人就有缺点,与其等待他人改变,不如自已掌控主动,改变自已,影响他人。

生命只有一次,全力让生命尽可能绽放最美的光芒,这一点,也许是有缺点的她想了很久想对丁力说的话。

感谢生命,感恩相逢。那些年的恩恩怨怨,就是青葱岁月里成长的年轮,一向理性的丁力在心里默默对林泽说,这一刻,他真正把林洋当成了自已的护士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