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倾城》第二十六章 生命中总会遇到一些人,对我们来说根本不值得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我上楼的时候,脚步有点轻飘飘的。黎明宣的话不停在我脑海中回旋。

回到房子后,我脱掉鞋子,突然不想双脚有束缚,就这样赤脚跑到卧室里面的阳台站着。

上海入秋后气温就下降了,双脚踏在地板上面感觉有点微凉。我并不是故意想看黎明宣是否已经离开,只是有一种无来由的心之澎湃。

我还是看到了黎明宣的车身背影,正缓缓地走向前方路口处。他应该也是等我上楼了才开走的。

秋风过境,微微吹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原来吹来的不止有凉意,还有小区里的阵阵桂花香。

那些淡黄又夹杂着些许乳白色的桂花随风飘荡,香味就这样轻轻沁入人的嗅觉神经,淡淡的清香让我头脑清醒。

突然听到被我丢在床上的手机在响,我折回房内去取。看到是林哲发来的消息,眉头就是一皱。

我滑动手机屏幕,进入微信页面详细查看。他竟然给我发来了结婚请帖,还特意留下文字,“希望你来参加婚礼,见证我们幸福的时刻。”

“神经病。”我忍不住脱口骂道。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还有脸面邀请我参加婚礼,除了脑子进水了之外,还能有什么?

我正在恼火之际,林哲又发来一条信息。“抱歉,刚才消息不是我发的,但是你能来,我肯定会很开心,婚礼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看到这样的一字一句,我的火瞬间极速涌起。既然不是自己亲手发的,来道歉就好了,还说什么我出席就开心没有遗憾,这是一个正常人说的话吗?我真不知道一个人的脑子怎么会突然就退化成这样的。

我想发消息怼回去,编辑完了一句又觉得不好,删除继续编辑,莫名其妙地浪费了我15分钟。最终我还是选择沉默。

一片落叶吹进阳台里,慢慢地落在地面上,突然觉得这个秋天有些萧瑟。

我点了一个美团外卖,身子虚弱也懒得去折腾。饭吃过后,就慵懒地半躺在床上看书。

还在看上次在书店跟黎明宣“借”来的书。我是被《人来人往》这么个书名吸引,这是一本故事合集书。

里面有一个青年女作家叫乐从心的,我刚看到她写的《天涯路远,你就不要再想起我》,莫名被戳中泪点。有时候能够感动人的并非那几千个文字,是那些存藏在文字中流露的情绪。仿佛我们的经历被作者了然于心。读出的不是文字,而是经历。

第二天早上回到公司,刚坐下来就看到前台妹妹捧着一束花走进办公室。

大家随即喧哗起来,七嘴八舌说着是谁的花。我瞧李黄笑笑,轻声说:“你的观音兵又来了。”

李黄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却又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够我烦的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迎接鲜花。

可是前台妹妹突然朝我走过来,“翎姐,你的花。”她对着我笑了笑,好像是她自己收花一样。

“啊,不会吧,谁会给我送花?”我忍不住说,内心充满疑问。我连忙去翻卡片,可是根本没有,除了花还是花。

“应该是你认识的人吧,你看连个卡片都没有。”前台妹妹说完后,就把花递到我手上。

“翎姐,你有情况啊。以我驰骋情场多年的经验,肯定是昨天那个帅哥医生送的。”李黄凑到我跟前说。

李黄说的话我觉得还是有点可能。毕竟最近走得近的男生并没有几个,来来去去也就黎明宣一个。可能是看到我身体不适,特意送花安慰一下吧。我让自己不要想象太多。

我终于都明白,为什么女生都喜欢收花,收花真的能让一个人变得开心。

我正忙着键盘敲打一份文案时,就收到了黎明宣的微信。“收到花了吧?早上跑步路过一家花店,想着这太阳花特别适合你,就随手买来送你,好像忘了备注,没什么意思。”

我只瞧了一眼“没什么意思”。简单回了两个字“谢谢”,连表情都没有。这似乎也是被他所影响,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我感觉自己内心好像有一块铅一样,不停地往下沉。

但是没过一会,手机又响了,我一看突然触发记忆,这是万雪的电话号码。我犹豫了两秒,在手机铃声即将停下来的时候,还是按了接听。

“你终于接我的电话了。”万雪在电话里头说。

从我手机里听到很大很大的风声,把她的声音掩盖了不少,她正在室外的地方。

在我疑惑的当下,办公室就有人紧张兮兮地大声喧嚷,“我们公司之前的万雪正坐在天台边上,穿了一条鲜红色的裙子,准备跳楼……”

我的心像一个气球突然爆了“磅”的一声响起。

“万雪,你千万不要干傻事啊,有什么我们好好说吧。”我声音都变了,边说边往外面跑,我要以最快速度去到天台上面去。

越着急电梯就是不来,不管我怎么按,电梯还是慢吞吞地缓缓上升。情急之下,我跑到了楼梯间。

“方翎,林哲不要我了,他要结婚,新娘竟然不是我,我接受不了。我做了那么多事情,就是为了跟他在一起,背负着骂名,我不要脸,连工作都丢了。他还是不要我……”

虽说心里对她还是很有抵触,但此时此刻我只能稳住她,不然她真的跳下去了,那就得真的是白费了一条人命。既然一切都成过去,那就放下吧。

“你就当他死了吧,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就因为这么一个男人,这多不值得。你有想过生你养你的父母吗?”

听到我的话,万雪哗哗哗地哭了出来。我走了两层楼梯,又返过来看电梯,没想到电梯即将来到这一层了,我百米冲刺般跑过去,一下子按住了电梯键。电梯门终于为我而开。

“我打电话给你只是想跟你说句对不起,为我们之前的事情。”

“电话里说了不算,你得当面跟我说,你等我。”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电梯里面的红色数字逐层递增。

“滴”电梯门终于在顶层33楼停下来。我连忙跑过去推开一扇门,就看见万雪哭成泪人般坐在天台栏杆上面。不远处传来消防车的声音,看来有人已经报警,随后有两名警察也来到了天台,慢慢靠近万雪,想把她扶下来。

“你们都不要过来,我会跳下去的。”万雪红色的长连衣裙随风飘起,秋风也有寒意,她浑身颤抖了起来。

“我在这里,你有什么想说,就跟我说吧。”我还是想走近她。

“我好没用,就是废人,没人爱我。医生说这次流产,以后很难会再怀孕了,我完蛋了,我还活着干嘛,丢人现眼吗?”她情绪激动起来,开始站了起来手舞足蹈。

警察先生依然是好言相劝,我们都不敢贸然走过去。真怕她一激动,就掉下楼去。就在这时,其中一个警察收到指示,在楼下已经做好充分准备,气垫也安排妥当。

我知道这是最后没办法之中的办法。“你下来吧,我和林哲爱了四年,我真的觉得我们可以走到永远。但永远有多远?十年?还是二十年、或是五十年……这根本没有数字可以证明。也许曾有过最好的时光,就是永远。他结婚了,给我发来请帖,你以为我不气愤吗?那是否我也要去死。我不会,我更要傲娇地活下去,凭什么好的都是别人,我也可以。其实你也可以的。”听完我的话后,万雪的情绪缓和了一些。她满脸泪痕的眼睛看着我。

我朝她伸开双臂,“来,我抱抱你。”她真的要往我这边来了,她已经踏出第一步,但在她踏出第二步的时候脚突然崴了一下,让她整个人失去了平衡。

两名警察眼见危险随即跑过去,但速度还是差了半秒,万雪发出“啊”的咆哮声,整个人失衡,从33楼坠落,她红色的裙子在风中吹得扬起。

楼下的消防员已做了十级戒备,聚集了好些观众,有人在拍照,有人在拍视频,还有人在直播……所有镜头都对准了万雪。

万雪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最终跌落在安全气垫上。我悬着的心松了一口气。

当我来到楼下的时候,万雪刚被抬上救护车。有人从我身边走过,拿着手机在那边直播:“等了半天,人还是没死,我会给大家提供更劲爆的内容,记得点赞关注我啊。”

我瞧那个男生一看,露出不满的神情。可能他看出我刚一直在楼上,直接就把手机对着我拍。

“这位小姐姐,你是那位跳楼女士的什么人,她为什么要跳楼呢?”

听到他的问题,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你没问题吧,人家跳不跳楼关你啥事,你懂不懂尊重生命。”

没想到他竟然还能笑嘻嘻地对着手机镜头说:“失策啊,采访了一位智障,她问我懂不懂得尊重生命,大家觉得是不是好笑极了,这又不是哲学教育课,这年头还有圣母……”

我真的被他气疯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过去就是把他手机抢过来,狠狠地摔地上。他分明有些猝不及防,“你干嘛了,有毛病。”

他连忙蹲在地上把手机捡起,手机屏幕摔碎了。他恶狠狠地拿着手机说“你给我赔,1000块私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笑了出来,只觉得解气,这个画面有很滑稽。但我不可能给他赔1000块。

所以在万雪送去医院后,我被带回了派出所。

【第二十五章】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