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罪案谜踪前传:蝶甬杀人案(3)

字数 3946阅读 74

目录

上一章:第二章 改编话剧

下一章:第四章 蝶甬现世


第三章 连环凶案

Sin……

轻云站在刑侦学院学院办公室边的电梯前,看着对面白墙上金灿灿的“凌海大学刑侦学院”中文字下面那三个血红的字母,久久不语。

刑侦学院院办位于教学行政楼大楼的六楼,整层都属于该学院,隔出很多办公室,除了辅导员等处理学生工作的院办外,还有院长、副院长办公室,各个学科的教师办公室,档案室等,最关键的是还有院系社团办公室。

与刑侦学院院办相邻的五楼是经管院院办,七楼是医学院院办。

每层楼的办公室格局几乎都是一样,电梯及安全通道出来,正对着的都是一面有着烫金学院名称的白墙,然后往左手边去的第一间是院办办公室,其他办公室以院办办公室为轴心,衍伸出去。

因为是教学行政楼,所以并没有单独的安保人员,进出人员虽说不可能鱼龙混杂,但是各学院之间也从不会阻止串门的学生,一到院系活动的准备期间,整层楼都是学生的嬉笑声,如果是全校性的大型活动举行期间,那么整栋楼闹腾的可能连院长都要转战别处办公。

今天是周一,又是新学期,刑侦学院整层楼在上午都是一片安静,只有打扫卫生的阿姨和少数老师进出过,据他们所说,上午进出电梯时,并没有看到墙上有这三个字母。

“这么明显的字迹,如果上午就出现了,不可能没看到的。”映水秋月问向第一发现人木子晨,“你几点来院办的?”

“下午13点,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校广播室采访学姐的节目正好结束,我就进了大楼,因为现在这个点没什么人,所以没花时间等电梯,我就上了六楼。电梯门一打开我就惊呆了,我想给学姐打电话,但我是从课堂上直接被老师安排回他办公室取资料的,所以根本没拿手机……我想这个点你们可能在社团,就急急忙忙跑去找你们了,来回不会超过10分钟的。”

“罪孽……”寒若冰低喃白墙上这个词的中文意思,眉头深皱,“轻云……”

上官轻云扬手打断寒若冰的未尽之语:“我如果记得没错,这个位置的监控摄像头似乎上周就坏了?”

“没错。”带着校安保大队的人赶到现场的钟佳杰道,“刚刚在来的路上,我和大队长再次确定了,摄像头返厂修理还没回来。”

“谁?是谁这么没公德心?”安保大队大队长一到场就开始嚷嚷,“这面墙是得罪谁了?落得如此下场!”

众人:“……”

寒若冰扶额:“现在不是这面墙好不好看的问题,而且这更不是公德心的问题……”

“轻云,你怎么看?”术灵蓝艳丽妩媚的脸上写满严肃,她知道,这三个用红色液体刷写的字母触动了上官轻云的某根神经。

山石瞬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们怎么都这么严肃?这三个字母是长得可怖了点,但是你们胆子没那么小吧?”

术灵蓝等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这里也就你这家伙毫无危机感了。”映水秋月叹了口气,刚刚想接着说下去,却被去查看楼内是否还有其他异样的张雨奇给打断了。

张雨奇从电梯出来,看着面前的众人,没有说话,似乎在组织语言。他的面色非常不好看,似乎刚刚看到了什么可怖的画面:“我找到了些非常不好的东西。”他看向轻云,“一楼后面的草丛,发现尸体。”

“什么!”


空气中,漫着一股因毛发燃烧而化不开的丙烯醛气味,混着本碳不完全燃烧的一氧化碳的味道,虽然有些淡了,但掺杂着浓郁的尸臭味,在空气中凝结成一种不祥的预感。

寒若冰放下电话道:“我已经报警了……”

轻云点点头:“阿瞬、灵蓝,说说看,什么情况?”

“如你所见,尸体已经全部烧焦,难以辨认死者身份,而且周围也没有留下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不过从我的初步检验来看,死者应该是女性,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灵蓝带上轻云递过来的手套,对尸体进行了初步的检验。

现场已经被校安保部封锁,教学行政楼一楼背面是一大片草丛,一般很少有人会经过或者进入这里,因为这里已经靠近学校的围墙了,如果不是上官轻云要求张雨奇等人仔细的搜查下周边的异常,很可能都没人发现这里的尸体。

不!不会没人发现,现在他们不是发现了么?

轻云暗暗思索,这一切都是凶手算计好了的。

草丛中一共找出两具尸体,一具被烧焦,一具惨遭分尸。

“我刚刚是首先发现这具被分尸的尸体,然后在它旁边发现了第二具被烧焦的尸体……”张雨奇按按太阳穴,想缓解下尸体给他的震撼。

现场过于惨烈。

首先,烧焦尸体的味道混杂着分尸尸体的尸臭味,味道非常销魂。

其次,烧焦尸体脸部的表情无比的狰狞,此画面能止小儿啼哭,因为小儿都被吓晕了。

最后,分尸的尸体被切成多块,一部分装在蛇皮袋中,一部分散落在草丛上。

众人无不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件至今尚未侦破的分尸案。

“绝对不是二十年前那个人干的。”钟佳杰摇摇头,“当年警方有证据指出凶手有人格障碍,而作为一个有人格障碍的杀人凶手,他是不会改变作案手法的。首先,那种根深蒂固的认知,不可能让他使用焚烧的方式杀人。其次,据我所知,二十年前的分尸是将尸体平整的切成1000多块,分批弃尸的,和现在这种完全不同。当然,有一点是相同的,二十年前的那个凶手是变态,现在这个也是。”

“还有其他发现么?”映水秋月问。

“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两位受害人应该都是死后进行的焚烧和分尸的……所以具体死亡原因,从现在这种情况下,我看不出,得要警局专业的法医和法证来进行分析了。”术灵蓝站起身,让位给山石瞬,“阿瞬,你来看下。”

山石瞬蹲下身子,看向零散的尸身:“死者上身有乳房,虽然只剩下一半,但是从明显生理特征来看,是女性,年龄应该也是在20-25岁之间……看来得排查全校学生了,这个年龄段,死在学校,很大可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照尸体的切口来看,应该是分割成不均匀的10多块,而且还少了尸身的左半部分……佳杰说的没错,这个手法和二十年前的那件案子完全不一样……”

木子晨哭丧着脸:“为什么?为什么!我才进学校不到2个月,居然就经历了两件大案……我们又要上热搜了……”

“还有什么发现没有?”映水秋月半蹲身子站在山石瞬身边问。

“发现到是谈不上,只是有些东西很奇怪而已。”

“哪方面?”

“你们看……”山时瞬翻看装着碎尸的蛇皮袋,“真是很奇怪……”

“唔……”众人全被腐尸味熏得皱起了眉头。

上官用手捂住鼻子和嘴:“未来的山大法医,说重点。”

山时瞬一本正经、有条不紊、不急不缓的开口:“死者十个手指头被连根切断,根本无法追查指纹。”

“可是为什么还把头留下来?如果没有相貌,根本无法追查死者身份。而且,更奇怪的是,凶手为什么不把尸体的手掌整个切下来,还只切手指头这么麻烦?”寒若冰拿起手机,一边拍摄现场照片一边问。

“这个问题,等抓到凶手之后你就可以采访他了。”映水秋月睨了他一眼。

“除了寒若冰刚刚提到的疑点,还有……你们看,这些全部的切口表面很不整齐,我估计是用普通的菜刀或者锯子,而且有些切口还是来回锯几次才断的,所以骨头和肉都黏在一块……这就更加确定和二十年前那起案子不一样了,当年那件案子的分尸手法可是非常专业的……”

“唔……”木子晨冲到墙边开始呕吐。

“轻云!我用实验室带来的材料在这附近做了血迹测试,我认为这里并不是案发第一现场……”灵蓝从另外一具尸体边走了过来,“而且我初步估计死亡时间应该超过三天以上,现在虽然已经入秋,但天气很热,温度很高,尸体早就发臭,还出现很多尸虫,得尽快让警方清理现场。其他具体情况我就看不出了,要等我去实验室进行进一步化验……不过这种案子我们之前没遇到过,实验室的设备很可能不够专业,验不出什么来。”

上官沉默,陷入思考。

术灵蓝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轻云,你不觉得这些场面很熟悉么?太奇怪了……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下面应该是……”

“轻云丫头轻云丫头——”安保队队长气喘吁吁地奔来,“我们在那边发现了其他东西。”


展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具拥有明显女性特征上体的一块零散尸块,只剩一边的高耸乳房、即使有些腐烂但仍见肤色的皮肤,这是一个年轻的女性。配上刚刚那边的头颅,这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性。

可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具上体左心房的位置有一道细细长长的黑线般划痕。

是的,划痕,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真的会以为这是一道划痕。只是这道划痕在这么具躯体上未免有些不协调,尤其是当尸体已经开始趋于腐烂,这道黑线更像是一道蚯蚓般停在躯体上,颜色从黑变褐在树荫下有些毛骨悚然。

“一模一样……”术灵蓝倒吸一口气。

众人沉默。

山石瞬看着大家高深莫测的表情,无比的奇怪:“灵蓝,你在说什么啊?你们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你们看到这些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啊?”他蹲在身子,看向尸块上的黑色划痕,惊叹道,“这是专业手法的解剖,一刀正中左心房,从身上遗留的血迹量与刀口来看,死者被下刀时是活着的。至于是否清醒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这缝线的手法也是一流……”

一边说话,他一边拿过灵蓝递过来的手术刀开始拆尸体上的黑线:“如果这个凶手是我们学校的人,那么从这个手法上看,我就能锁定犯罪嫌疑人……因为在凌海大学内,不会有超过十人的手法在我之上,而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山石瞬熟练的拆完线,术灵蓝蹲下身子:“罪孽……尸体上的缝线……接下来应该是……”她戴上手套,右手深入尸体左胸,在心脏口摸索了一阵,然后在山石瞬惊诧的目光中,从尸体胸口掏出一张染血的扑克牌,即使牌上的血迹已经变得干枯暗红,但是众人还是清晰的看见上头的号码——方块A。

“天哪。”山石瞬惊呼。

轻云只是目光不变的看着术灵蓝手中的那张扑克牌。

“尸体没有心脏,这张扑克牌代替了原本心脏的位置。”寒若冰沉声道。

“等一下,这些场景好熟悉啊。”木子晨惊呼。

术灵蓝没有说话,将扑克牌放入干净塑料袋中,然后起身往烧焦的尸体而去。

轻云紧随其后。

灵蓝摸了下尸体的左心房,然后看向轻云。

轻云紧锁眉头,问道:“是不是没有心脏?”

灵蓝点了点头。

“是黑桃A对不对?”轻云又接着问。

灵蓝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举起在胸口发现、已经烧的只剩下一半的黑桃A……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山石瞬有点抓狂。

“《蝶甬》……”寒若冰缓缓开口,“这是轻云那部小说的杀人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