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进废退--学习能力是可以进化的

用进废退--学习能力是可以进化的

好久不学习,你再想像以往那样坐下来一学就是几个小时,难了。

就像不恋爱久了,长时间一个人过,再想和人建立亲密就感受到了难,难以适应,难以忍受……

这一切都是ability啊。

原来,你今天能轻轻松松学习几个小时的能力,是多年来连续学习的习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不要不懂得珍惜,不要率性地就放弃。

有人工作了以后才发现学习的好,不是真的因为工作完全剥夺了他们的学习时间,他们也有周末,也有夜晚。

而是就算有时间,他们也不能像学生时代那样安心下来了,这个“安心”不是靠几个“冥想”就能够找回来的!

用进废退,坐下来一学就是几个小时的这种能力,不用也会退化。

今天你能坐下来学几个小时,这种能力,要知道珍惜,在拥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争取学习更多,更多地学习。

重新建立这种学习能力,需要比你所想象的更多的努力。不是能像现在一样,有时间就能学,而是就算有时间,也只能是看着时间溜走,却学不进去。成年人的学习越来越偏向于边角余料的修补,偏向于碎片肤浅信息的索取,一方面有学习的极度渴望和需要,一方面又是对深度的恐惧。学的东西一难,就没耐心了;一深,就放弃了。他们只能无奈都去向短、平、快贪婪索取,有时候某些东西被包装成貌似深刻就感激涕零。所以,成年以后,如果还能保持这种学习能力,那真是难能可贵。

这是空间里面我给自己写的话,完全原味的内心感受,不是为了回答这个题目才发的一通牢骚。(我很希望还具备这种学习能力的人不要过早荒废,切记。)

回到问题,你真正想学习的时候,不会到处去挖各种方法。说句刺痛你的话,如果学习真有什么实质上“有趣”的方式,真的难以想象,你是要有多愚蠢才在这长达十几年的学习过程中没有自己发现!?

逃避,一切都在逃避。监控,你要监控你自己。不怕各位笑话,近段时间我极为不安心,学习的时候我能监视到自己各种逃避的幌子。比如我学像以前那样难的东西,我就立刻能够“发现”----其实不学习的生活多么美妙,有好多闲书没看呢,于是我去看书,看得很入迷,因为我告诉自己,看书(是很正式的书)——不也是学习吗?我会发现亲自手洗衣服触感更好,于是我热爱上了劳动,热爱打扫卫生……洋溢在另一派与学习无关的成就感当中……我在逃避!

我说我心要安静下来,于是试了各种方法,冥想、柳歇耶夫时间记录管理法,唯独在学习这件事上进展寥寥。

我意识到这是逃避行为!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我开始学习了。一学发现学习原来也没有那么难,我还写收获日记,“哇,原来这看似困难的东西,只要真学了其实也不难啊!怎么样,今天是不是应该奖励自己?应该!”,于是,我裹着衣服去超市买提子、香蕉“犒劳”自己……后来享受着食物,接着“不能这样浪费了食物”,于是享受里配上了电影……学习的意识就这样被带跑了----这又是另外一种逃避----潜意识惧怕学习而变相出来的逃避!

真他妈我发现那什么“犒劳自己”的一套说辞简直就没什么狗屁用处。没发现吗,那些从小一天坐在教室里面学习的小孩,哪里想得到“学完了要犒劳自己”?没有,你自己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我也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坐在教室里学习,该上课上课,该写作业写作业,从小学坐到初中、高中,不是也照样学了十几年吗?哪里有想过学到了一点之后,要建立“犒劳机制”?

很明显,当你长时间不再从事像高中初中那样成天学习得活动,你的学习能力就退化了。所以,成年人想要学习的时候,会急不可耐地询问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方法,有没有什么高效的方法——很讽刺,这些问题都是成年人问的。

一种学习模式是这样的,认为我学不进去一定是方法不当、学习方式不高效……有诸多的理由来让我们责怪,当我们看到这么多边边角角的理由,于是我们会真的相信是自己方法不对,无奈接受自己真的学不好的“事实”。再深挖一点,其实你不是不相信自己学不好,是真的害怕学习、知道要吃很多苦,于是我们就“心甘情愿”的宁愿停留在“我学不好”的层面。

我们宁愿相信自己“学不好”是事实,也不敢于面对“其实我内在里还是有一丝信念相信自己学得好,只是我害怕吃苦,只是我不努力”的真实事实。

说到底,他妈的不就是学习吗,别人搞出来的知识只是等着我们去学,难道这学习比创造其本身更难吗?难道我们几曾相信自己真的学不好?!没有!

为什么不能正视这样的事实,即我们已经不具备像高中初中那样的一坐就是学几个小时的能力?这种能力,有的人到了大学还在继续保持,有的人因为高考“解放”然后迅速地放弃……

于是能力也跟着退化了-----所以,那些目前还具备这种能力的人,我极为心痛地建议你不要过早地放弃。

就算你没有正式内容学习,也尽量每天去学一点有难度的东西,这样就可以把这种能力延续下去,等到有一天你需要学习正式的东西,就不会挣扎。这是我对大学生最敬爱的忠告。

这才是根本原因。这种能力想要找回来,是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比你想象中难得多,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对于长时间不学习的人,一下子让他坐下来学上几个小时是很难的。(这种学习是指真的学习,而不是看书之类的——看书之类的,就算无聊的书像《小逻辑》我一天也能看十几个小时,说实话比太多人强得多,所以,指的不是这种。)

那么第一步,最重要的不是能不能学习东西,能不能学进去东西,能不能有所收获,而是能不能建立起坐下来的能力。

我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

固定时间学习法

真的讨厌非得给这种方法取个这样的名称,这个方法是我在一本有关写作练习的书中看到的,是说如果你想写作,第一步就是训练出一种能力,让你能够毫不费力地就写上几千字,具体做法就是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电脑屏幕上,不管写什么,就算抄写也行,先毫不费力敲出一定的字数。

比如你今天毫不费力就能敲出1000字,那么再在这个基础上多敲上20%,明天再在这个基础上加上20%……每天如此……直到有一天你能毫不费力地就能敲出原来字数的三倍、四倍,比如你一坐下来就能毫不费力地敲出三千字。

这方法让我印象深刻。对急功近利的现代人老说,唯一的难处就在于这个方法一点也不符合现代人急功近利的特点。因为你想一坐下来就希望能学到东西,你想在屏幕上一写东西就要有意义,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凡事“高效”、有效用,做什么都求急切地变现、让它有用。

就上面的这种练习方法,对于我们有什么用呢?每天去抄上千字有什么意义?就难道为了建立一种习惯你要浪费这么多天时间?难道就为了能让自己能在以后毫不费力一坐下来就输出比原来多两三倍的文字?——现代人有太多的疑问,所以我们不会去做。

早上起来就第一件事开始学习,学什么不重要,能不能学进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锻炼你毫不费力地坐下来学习的能力。

先坐下来,然后给自己计时。没关系的,如果你毫不费力第一次学了半个小时就想干别的事情,那么请你再坚持20%的时间。注意一切披着外衣的逃避幌子,比如你要去干“正事”。如果真有“正事”,那么就请你明天早上在这个“正事”之前往前多预留一点练习时间。

学稍微难一点的东西,需要动脑的东西。学那些平时不敢学的、心理上认为有难度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你毫不费力地就能坐下来学上一个小时或者更多。这个方法是可行的,年轻人,不要有那么多疑问。

第二种方法

还是固定时间学习法

稍微简单一些。具体的操作只是一句话:每天有一个专属于学习的时间段,在这个时间里面,你可以不学习,但你也不能做别的事情。

这个方法妙就妙在于「你不能做别的事情」,如果你不学习,那你就坐着好了,不要听音乐(你以为这样可以舒缓压力),不要做运动,不要想花里胡哨的东西来“让你进入学习状态”。只是坐着,你不想学可以不学。没有人逼你学习,但你也不能做别的事情,于是,剩下的自然而然的选择就是学习了。

过去我们错的多么厉害啊。想想看,大学课堂里面,发现教授讲得无聊了,于是我们会去找各种各样的“自我学习”方式来弥补这段时间---让它有用,教授讲得无聊吧?于是你自学,开始的时候上着老师的课私底下自己看书,后来发现看书无聊,放松着就逐渐玩手机……于是你发现课堂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在玩手机。

没有人蠢到以为上课不是去学习知识的,没有人蠢到认为上课就是去睡觉的,所以我讨厌那些说学生不知道珍惜时间的人。恰恰相反,大家都知道时间应该珍惜,都知道上课是为了去学习,可就是不知不觉地演化出来越开越多上课睡觉、玩手机、逃课的想象……是他们不知道珍惜时间吗?

不,恰恰是他们认为时间很值得珍惜,所以一发现教授讲得不好了、听不懂了,于是就开始想方设法去充实、充分利用自己的时间。只是这种做法让他们事与愿违,错的越来越远。做法错误,但动机正确。

错了,我们过去有这种习惯的人错得远了,于是我开始佩服那些上课也不玩手机的学霸,也许他们未必真的一直就是听得懂,也许他们不知道我说的这个方法,但是他们的行为不知不觉地符合了这个方法的实在处。

试着实践上面这个方法的理念吧,学不进去可以不学,不想学也可以不学,完全可以,但是在专属的这段学习时间内,你也不能做别的事情,远离手机、在这段学习时间内,不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于是你发现:不想学可以不学,但是当你想学习的时候,学习就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没人逼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