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槐花飘香时

图片发自简书App

4月份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月份,是春暖花开的时间,是槐花飘香的季节。

    昨天去家附近河边玩耍,偶然抬头发现河边的几株槐树已是繁花盛开,几天前还没有开,没想到几天功夫已是这般茂盛,槐花特有的清香阵阵扑鼻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槐花是刺槐树开的花,这种花每年四五月份盛开,花呈现为洁白的白色,一串一串的,每一串上大概有花20朵左右,有些多一些,有些少一些,花全部盛开时满树都是白色,像是穿上白色婚纱的美丽新娘,美丽动人,还有她特有的清香离老远都能闻到,让人忍不住就想走到她跟前,去抚摸她,亲吻她。

   美丽的槐花不禁勾起了我的回忆。那是我小时候,我们家门前就有一棵大刺槐树,每年槐花盛开的时节,父母都会采摘槐花,拿回去洗干净后拌点面粉放在蒸笼里,大概10分钟后美味的蒸槐花就诞生了,然后在菜地里拔两棵蒜苗,洗净切段后捣碎,再加点辣椒,调料,浇点香油、开水,蒸槐花伴侣蒜泥酱就做成了,用筷子夹一筷头蒸槐花,蘸点蒜泥酱,缓缓送入口中,槐花的清香,蒸菜特有的味道,蒜泥的味道将彻底征服你的味蕾。在记忆中,除了蒸槐花,还有蒸榆钱,蒸枸棒槌,但蒸槐花是最美味的,记忆也是最深刻的,几乎每年槐花开的时候都能吃上几顿,但自从上大学后因常年在外,连续好多年都没有再品尝过这种美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毕业后我来到了南方的一座城市工作,几乎在已经遗忘了蒸槐花这种美味时,让我又发现了这里盛开的槐花,故乡的记忆一股脑全涌现在我的脑海中。人们都说‘故乡是什么,故乡就是你永远回不去的地方’,细算一下,我离开故乡已经有十几年了,一年中只有春节能回去几天,匆匆忙忙的几天,都是在觥筹交错,完事后就又是离开。故乡现在开始变得模糊,变得陌生,村里新增了很多陌生的面孔,长大了的小孩,嫁进村里的小媳妇,都让人感到自己倒像是个外地人。

   伴随着这种陌生感的还有家乡的衰败,村里的年轻人都基本上常年在外打工,留在村里的都是一些老人小孩,家仿佛都变成了客栈,只有过年这几天生意比较好,但过不了多久,又变得冷清起来。村里的主干道上路边散乱的堆放着无人收拾的生活垃圾,污水横流的臭水沟取代了可以随时捕鱼的溪水。光鲜的小洋楼一座座拔地而起,但掩盖不了人们精神上的空虚,过年期间,在外打工一年的人们怀揣着一年赚到的血汗钱回到村里疯狂的赌博,有些人一晚上就输掉了一年的收入,回家后就和家人吵架,一年中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村南边开着小卖部,经营着五六张麻将桌的王家超市,除了打牌赌博,农村确实也没什么休闲娱乐实施。村里的小学招生一年比一年少,两层的教学楼也几近成为危房,优秀的老师也一个一个到镇上或县城发展去了。看到这些,除了心痛只感觉自己的无力。

   一阵微风将我从繁杂的思绪中带回到了现实,我找来一个干净的塑料袋,走到一棵槐花树前采摘了一袋子槐花,拿到家后我们家的大厨妙手将之变成蒸槐花,我负责做蒜泥酱,很快端上桌,吃到正宗的蒸槐花,满嘴的槐花香味满满的家乡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是槐花飘香时 在百花竞相争艳的春天,我唯独钟情于槐花那素雅的美! 也许,属它最能勾起儿时太多美好回忆的...
    丑酷阅读 151评论 1 1
  •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满天飘,暧风轻扬桃花红了,榆钱串上了梢! 北方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花开的时候,...
    子君的快乐阅读 107评论 0 0
  • 文/木棉之秋 清晨,小街菜场的一头,一个男人三轮车上码着高高的洋槐树枝,他一边捋着槐花,一边吆喝叫卖:“槐花,新鲜...
    木棉之秋阅读 353评论 80 57
  • 骑着电车回到娘家时,才上午九点。娘在厨房里应了声,却是鼓捣了老半天才走出来。娘在的东屋采光很不好,总是黑洞洞的。我...
    碧潭止水阅读 106评论 1 2
  • 推开窗,一种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好熟悉却又陌生的味道。满树白花,满院幽香,我寻遍了每一个角落,却始终无法寻到奶奶的...
    剑羽风凌阅读 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