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我的老大姐

文/  珂倩_520

连续更文第47篇,加油!

前两天写小妹的时候竟然想起我和姐姐在一起的很多事情,觉得如果不把姐姐写进文里,好像不太合适,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文字。

记忆中大姐因为长相甜美,再加上人比较爱干净,深得大姨和姑姑们的喜欢,儿时她不是在这家住就是在那家住亲戚,所以至今难以忘怀的场景之一与她走亲戚回家有关。

那年我差不多五六岁的样子,腊月里的一天,她从一个姑姑家回家,没有相思之苦的想念,她回到家就跟我炫耀她那身漂亮的新衣服,说是新衣服其实就是一个套在老式棉袄外面的外套,那是一个红色面前带着一些蕾丝或者花边的衣服,裤子好像也是一条套在老式棉裤外面的深色外裤。

那件红色外衣呈A字形,转圈圈的时候有点像小裙子,就是那样一件衣服让我为此哭了好久,眼泪好像都要哭干了。好开始嚷着要买的时候,母亲不为所动,于是从吵闹直接升级为哭闹,实在是因为哭闹的太厉害了,母亲在做完午饭后带着我去集上买了一套一模一样的。

至于是不是一样的我哪有心思跟她比量,只要颜色大致一样,我都已经乐得心花怒放了,那一年,我的春节过的特别好,看到亲戚就显摆自己的新衣服,亲戚们一夸更是手舞足蹈。小孩子的心思竟然那么单纯,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过年有件新衣实在是件快乐的事。

再后来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和姐姐自然一起上下学,她头脑灵光数学成绩一直很好,五年级的时候,她还代表学校去县里参加过比赛,记得还是个第二名的好成绩。

在那个即是邻居又是同学的学校,谁都知道我们家姊妹俩姐姐比妹妹学习好。好就好吧,这也不影响好学生也有犯错的时候,那个我们一起挨父亲皮鞭打的场景,我还可以在此还原。

那时候我们好像四五年级的样子,晚上有一段时间需要上晚自习,那天晚自习后我们没有回家,而是躲在一个同学家的门市上看起了电视,也许电视节目太过于诱人,我们竟然都忘记回家了,以致于父亲看到点没回家开始疯狂满村寻找我俩,按照老家的说法,就差把村子翻成底朝天了。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我们,气势汹汹把我们带回了家,然后回到家跪在地上,今天我还记得皮带抽到身体的感觉,一下又一下,那种疼似乎抽打在骨髓里,让我们长长记性。也就是这样,我们再也没有因为到别人家看电视迟迟不回家过。

再后来,父亲承诺,如果我和姐姐同时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我们就可以得到一台电视机奖励,那样我们就不再可以跑到别人家凑着看电视了。而且那次我还真就得到了一张奖状,我家也如愿以偿的买了一台电视机,我也有幸记忆中第一次得以去趟县城跟着父亲买电视机。

后来,我们一起上初中,在学校狭小的单人床上一起住了两三年,之后我们分开上高中和大学,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

如果说学生时代陪伴我最多的人,那么这个姐姐当之无愧地是第一人,她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可是我竟然不为所动,大概这就是一个学渣心态,不求上进吧。

我们各嫁他乡,分开已然成为常态,长大成人后的我们个性也变化了许多,我做事依然优柔寡断,姐姐则是做事从不拖泥带水,想做的事情也是说办就办,在她跟前我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唯唯诺诺毫无长进。

前几年的跳槽,我也是犹豫再三,是姐姐的一句话彻底点醒了我~钱多就去,这是一句俗不可耐的话,也让我从根上狠下心来彻底辞职跳槽。虽然说不上现在工作如何如何的好,但是最起码达到我双休的预期。

当然,还有人情世故,虽然我跟她有些分歧,但是我事后回头想想还是觉得蛮有道理的。

千山万水隔不了的永远是情,所以我坚信不管我们在哪里,血浓于水的情分永远是割不断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