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与白骨」3、消失的石棺

文|有狐在沔
第二回、哥哥还是姐姐

第三回、消失的石棺

  龚雅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走出去,眼前秀发飘飘,一个美丽的身影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龚素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说道:“小雅,你在等我一起回家吗?”

  龚雅捂住胸口以使自己保持镇静,然后低头去看龚素的胸口,果然有一串玲珑骷髅头项链。

  龚雅指着那骷颅头说道:“这个项链……”

  龚素一怔,笑着说道:“这是我俩去年去云南游玩时买的呀,你忘了吗?这个项链还是小雅你亲自给我戴上的呢。”

  龚雅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去过云南的记忆。

  “这个骷颅头好精致。”龚雅眼睛盯着那些骷颅头,说道:“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了。”

  龚素说道:“本来就是真的呀。”

  龚雅愣道:“你说什么……”

  龚素掂了掂胸口的骷颅头,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些骷颅头,就是用云南虫谷里一种罕见的小小人的头骨做成的呢,那种小人跟咱们人类简直长得一模一样,但却只有一尺高,而且据说他们十分凶残,嗜血为命,所以才被当地人类赶尽杀绝了呀……”

  “是不是很有趣啊?”龚素舔了舔舌头说道:“小雅,你要不要也弄一串来戴着呀?据说可以辟邪的呢。”

  龚雅紧紧地按在自己胸口上,以免自己忍不住吐出来。她把眼睛移开龚素的胸口,望向远处,忽然意外的发现方才倒在地上的七八个小混混正从地上爬起来,“咕噜噜”的扭着脑袋,“嘎吱吱”的转动胳膊,动作十分古怪。

  “那些人,是怎么回事?”龚雅问道。

  龚素回过头,看到了那些从地上爬起来的小混混。“呵呵,那些人呀,刚才想要调戏姐姐,被姐姐给教训了呢。”

  龚雅深吸一口气,提高声音说道:“可是,我看见你把手指从他们身体里抽出来,还流着血!”

  龚素说道:“小雅,你又忘了我是戏剧社的社长了吗?”

  龚雅怀疑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把血涂在手指上?”

  龚素笑了笑,说道:“小雅,血这种东西有一种神奇的魔性呢,不管是谁,看到了血都会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恐惧感,就好像你现在一样。姐姐将血涂在手指上,当然是为了震慑那些小混混了。还有你看见我把手从他们身上拿起来,那是因为我的包包被他们抢走了呀,我要拿回来。”

  龚雅说:“真的是这样吗?”

  龚素说道:“难道姐姐还会骗你吗?”

  龚雅无言以对了,心里却暗暗想着,我可没有你这么个变态的姐姐呢。

  下午上课时,龚雅倚靠在窗前,老师讲的什么她一丁点也没有听进去,她的目光落在教学楼背靠着的那座“丹池”山上,远远地看见了施工留下的断壁残垣和孤零零的残缺构造物。黄色的警示带正在风中飘洋,从断壁残垣处一直连绵到山腰上,就像一个微型的万里长城,龚雅望着望着,却觉得那更像一条传说中的往生路,路的尽头就是生命的尽头。

  龚雅想起了哥哥龚骕,想起了那个晚上,想起了石室,想起了那具石棺。

  到底那天晚上龚骕哥哥走进山洞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自从那之后一切都变了?为什么那个女人明明掐住了我的脖子但我却没有死呢?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真实但却让人浑身难受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龚雅紧锁眉头,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山洞,也许所有事情的答案,全都在那个洞里!

  无论如何,龚雅已决定一定要去那石洞里看一看。

  “小雅,你想要去学校后山那个石洞里看看吗?”放学时,龚素突然对龚雅说道。

  龚雅很惊讶,但是却说道:“那个地方那么阴森,我才不要去呢。”

  “咯咯咯,你想去的对不对?你都看着那个山洞一整天了。”龚素笑着说道:“没事的,有姐姐陪着你,没人敢伤害你。”

  龚雅这才想起来,哥哥龚骕所在的高三年级教学楼正对着自己所在的高一年级教学楼,而哥哥的教室正好跟自己同一楼层,透过玻璃窗户哥哥龚骕可以很轻易的看到妹妹龚雅学习的情况,以前龚骕还开玩笑说,这就是熟语所说的“如芒在背”,我就是你背后那根芒,会一直盯着你哦,所以小雅,一定要认真听课,不要走神哦!

  龚雅从记忆中回过神来:“我才不要去呢!”

  但是吃完晚饭,龚素却硬拉着龚雅走上了那条警戒线指引着的不归路。龚雅半推半就的居然跟着她再一次来到了那个巨大的洞口。龚雅停在洞口,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但是眼前的人却变了,心里不由得涌出一阵酸楚。

  “小雅,咱们一起进去吧。”龚素拉着龚雅的手,说道。

  “可是……”龚雅犹豫了,“据说走进这个洞口的人没有一个活着的。”

  “哈哈哈,那些毫无根据的流言你也信啊?”龚素笑了笑:“小雅,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咱们作为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要用唯物辩证理论看待事物,要用科学戳破迷信的假面具。”

  龚雅终于跟着龚素走进了那个山洞。

  走过长长的阴森的洞口,龚雅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是哥哥走过的路。

  石室里面居然什么也没有。

  “咦,那具石头棺材呢?”龚雅感到很诧异。

  “这里面有棺材吗?”龚素说着慢慢走过作为内壁的八块石板,上面刻满了现代人看不懂的古怪符号。

  “大家都说有的!”龚雅争辩道。

  “所以说眼见为实,流言并不可信的。”龚素说道。龚雅抬起头,看到龚素的手从其中一块石板上刚刚拿下来。

  “你在做什么?”龚雅怀疑的问道。

  “我要感受一下这些符号的质感,这可是古文字啊!”龚素兴奋地说道:“可能是古人辛辛苦苦刻上去的呢!”

  龚雅注意到龚素的手指上沾了一些白色的灰,可是石壁却是青黑色的。龚雅不由得偷偷看着她,龚素走过另一块石板,看着看着突然将手搭上了石板的某一列文字,等她把手拿下来时,虽然那些文字并没有消失,但是龚雅清楚地看到那些文字符号变了样子。根本就不是先前的符号了!

  难道她认识这些符号?她在掩盖什么?

  “等等。”龚雅走上前去,但是脚下一个趔趄,绊到了什么东西差点摔倒。龚雅低下头看去,石室中央居然有一块凸起的平台,长方形的,就像……就像一具棺材!

  “这里肯定放过一具棺材,没有错的!”龚雅叫道。龚素闻声走了过来,她看了看那个平台,若有所思的说道:“嗯,有可能呢。你看中央还有很深的凹痕,足以看出这上面曾经放过重物,而这凹痕边上参差不齐的划痕却很浅,说明不久前可能有人将那重物给挪走了。”

  “会是谁做的呢?”龚雅问道。

  “不知道。”龚素摊摊手笑道:“可能是盗墓的吧,毕竟是古物,说不定很值钱呢。”

  “可是盗墓的才不会把棺材也搬走呢!那样风险大,而且也是行业禁忌!”龚雅说道:“我看过《鬼吹灯》,上面是这么说的。”

  龚素扶着墙壁笑道:“小雅啊,你怎么呀看那些玄乎其神的小说啊?”

  “可是大家都在看嘛!”龚雅说道。

  “嗯,我猜呀……”龚素说道:“也许是他们打不开那具石棺,所以只好搬走咯。”

  龚雅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打不开?”

  龚素笑道:“我说了是猜的嘛,你干嘛较真呢。”说着她的手又搭上了另一块石板。

  “咔咔——”昏暗的石室里突然现出两道闪光,照的石壁一清二楚。

  “你干什么!!”龚素怒目圆睁,死死地盯着龚雅手中的手机。

  “这些符号很有趣的样子。”龚雅说道:“我把这些符号拍下来,回去慢慢研究。”

  “把手机给我!”龚素突然扑了过来,她突然转变的态度让龚雅猝不及防,龚雅只觉得一双冰冷的手缠上了自己的脖子,身体随之向后倒去。

  龚雅惊愕的抬起头,看到龚素的头发凌乱,眼睛血红血红的。龚雅吓到了,她叫道:“姐姐!”

  龚素突然停住了,问道:“你说什么?”

  龚雅的喉咙总算能够呼吸了,她难受的咳嗽两声,说道:“你不是我亲姐姐吗?”

  龚素惊骇的松开手倒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说道:“小雅,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伤害你,对不起,对不起……”她说着说着居然捂着脸快要哭出来了。

  龚雅连忙走过去扶住她,“没事的,姐姐,我知道不是你的错,这洞里邪乎的很!”

  龚素抬起头看着龚雅,眼角边还残留着泪花:“你终于肯叫我姐姐了,太好了,太好了!”说着她突然抱住了龚雅,龚雅愣在那里,居然不知道要不要反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