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洲芳文•F】乡情系九洲,稻香飘万里

(一)乡情系九洲,浓情归何处?
九洲芳文第二届征文大赛《乡情》主题征文活动历时一个多月,于2020年11月29日晚成功举办,在群英会的颁奖盛典晚会终于缓缓落下帷幕。
关于征文,我不想去评论60多篇参赛作品,对于60个不同的乡情的表达;关于颁奖盛典的精彩瞬间,我不想去评论,我非常感谢专题编委会的每一位编辑,感谢芳水、倾城、小隐等等在台前幕后默默做出的努力。关于盛况的报道,大家可以到九洲芳文的专题里面去了解。
年底,一直忙,一阵狂乱的忙。只恨自己没有多一双手,只恨时间和精力怎么那么少。
颁奖盛典结束半个月了,我为本届征文大赛准备的获奖荣誉证书和奖品一直都还没有准备。
我只能一再给各位获奖的小伙伴们致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拖延如我,真是患来了巨拖症了!
时间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我真还没有想好,这一届颁奖晚会,应该给所有的参赛选手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礼品?什么样的礼品,能够代表沉甸甸的乡情?能不能给到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惊喜?
重庆的火锅底料,在前面的征文比赛中已经给大家送过了;
重庆的特色小吃礼盒装,在上一届的征文活动中也给大家送过了;
而这一届,什么样的礼品,能够代表着九洲芳文浓浓的乡情和的爱意呢?
(二)东北凤阳村,文字关乡情


凤阳村.jpg

刚好这时候,群里的文友红海儿找我。
红海儿是远在吉林省辽源市的一个叫凤阳小村的姑娘,质朴而单纯。但她其实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对于她的了解,源于2020年春节,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一帮写作的朋友有更多的时间在群英会的文友交流群进行写作交流。她写的文章不多。但是每一次提交在群里交流的文章,她都很认真地参与,并带着小村泥土的芳香与浓浓的乡土气息。
她说她写不了别人的文字,她写不了外面的世界,她只能写村里身边的事情。
因为她独特的文字,我关注了她。
因为交流文字,不知道是她加了我,还是我加了她微信。然后,通过聊天,断断续续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
她是一个耳朵有听力障碍的姑娘,因为这个原因,她中专辍学。我在想,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捉弄人,如果当初她不辍学,完成中专学业,怎么也可以在老家的县城或者市里就近找到一份工作,不至于回到老家去耕种田地。
我一直没有问她什么原因辍学。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也有自己的选择。过去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去挽回。我们只能尊重别人,我也尊重别人的隐私。
她的文字只关乎她身边的乡土人情,还有小村一年四季的轮回。
红海儿每天都打田间地里劳动。她拍了很多很美的小村照片。她说她手机内存太小,没有地方放。
“可否委托你帮我代为保存一下?如果以后我需要找照片了,再来找你要。”
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我答应了。
我的电脑有足够的空间,可以保存她在小村拍下的所有美丽画面。
我写作的时候,我打卡的时候,缺少图片,我立马可以在她发过来的照片里找到合适的照片作为配图。每天打卡的口令,没有写的内容了,看看她在村里发来的生活照片,一副关于小村的打卡小诗就可以挂在西墙了。
“看见我的照片,刚好能够配上你写的小诗,我就满足了。”她带着羡慕的语气给我说。
(三)文字汇爱心,能否照梦想?


稻田景色风景秀,春夏秋冬各不同.png

她的照片,很美丽。东北的稻田,很平坦也很宽广,不像我老家的田地,是一层层、一块块的小梯田。
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在同一个角度,拍下小村的四季?
我想看看小村,春夏秋冬不同的景色。
她欣然应允。
春天到了,小村村头的稻田铺上了绚丽的霞光。一颗颗瘦弱的秧苗星星点点地铺满了浅浅的稻田。
夏天到了,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在小村的尽头,铺天盖地般地疯狂拔节生长;每一次照片,都有不一样的感觉,仿佛可以听见秧苗拔节的声音;
秋天,稻田一片金黄,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散发着稻子的清香;每一串沉甸甸的稻子,都是红海儿小小的梦想。
现在已经是冬天,稻田已经一片苍凉。曾经充满了生气的稻田,在冬天的霜雪下,又是另一番景象。
不种田的人,看稻田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对种田的人,看稻田,是为了心中那一点希望。
红海儿的梦想很小。她说她只想把自己种出来的大米能够让更多的人品尝。
红海儿的梦想很傻。她说她要把自己种的稻子卖出去,因为老爸老妈的老房子,窗户和门坏了,她要攒钱给他们换一扇门和窗。她要靠自己的劳动,不要别人的赞助。
而她的劳动,能够换成钱的,只有家里收获的稻米。
我为她的傻和执着一声叹息,内心却不得不对她的孝心所感动。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孝心的确是一件珍贵的东西。
我说:“那你发动你的朋友圈,让大家来买你家的稻米?”
“我的朋友圈很小。除了你们,就只有村里的乡亲。他们怎么可能找我买米呢?”
“那你写一篇文章,让大家知道你家有稻米。得宣传!”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宣传。”
唉,这可咋办?
我知道,在农村种地的艰辛;我知道,在农村,生活的不易。种出来的稻米,品质再好,不一定能够卖出去;就算能够卖出去,也不一定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
更要命的是,在那个边远的东北小村,在物流如此发达的时代,也只能到小镇去发货。冬天的小村,天寒地冻,道路结冰,到小镇的几十里路,真不是一个小距离。
我是来自农村的孩子。我知道,稻子即便种出来了,要卖出去,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知道,那一粒粒汗水浇灌的大米,能够带来什么。
我曾经看见一个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女孩写的《卖米》,真实地写出了农村家庭,要把一筐米卖出去的不易。那一篇文章,竟然看得我掉下了泪水。
生活的不易,竟然来至于卖不出的大米。
红海儿面临同样的问题。

(四)愿借九洲礼,遥寄稻香情
一袋大米不平常,内聚九洲乡土情

我知道九洲芳文这次的礼品用什么了!
我给红海儿说了我的想法。
我要把她的稻米作为九洲芳文的礼品。
她傻傻地说:“这样你很吃亏的!”
“你不管,九洲芳文平常倡导的事情就是做公益。帮助你把米销售出去,也算是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我尝过了,你家的稻米很香很好吃。每一粒大米,都是你亲自所种。这次征文大赛的主题是乡情,没有什么比这饱含了泪水和汗水的大米更能代表着每一次人心里的乡愁,能够寄托每一个人心中的情谊。”
本来,我想让她自己弄一张漂亮的卡片,把她种稻的照片附上去,写上一首诗,每一个收到大米的人,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打印彩色很贵吧?”她傻傻地问我。
“镇里不知道有没有彩色的打印呢?”
“我家里没有纸,孩子的作业本可以吗?”
我差点晕倒!罢了罢了!我想起,她在那个边远的农村。正如当年我在老家,哪里有时间,哪里有精力,哪里舍得花钱去弄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我说,你的包装一定要弄漂亮。
“我自己缝可以吗?缝布袋子。”
“你以为我买一袋啊?等你一个个缝好袋子了,春节都到了。”我简直要无语了。
“好吧,我想想,怎么弄?”得,这事还得我来给她想办法。
我也算是一个久经商海沉浮的人,结果,我彻底被一个“傻傻”的红海儿打败了。
(五)乡情系九洲,稻香飘万里


冰天雪地路难行,一骑女子寄稻米.png

红海儿骑着三轮车去给大伙发货。
特意给我发来了她全副武装的照片。
天,除了一双眼睛,根本看不出来里面的人是谁了。
东北的气温,零下19度,得有多冷。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今天终于找到一个邮费便宜一点的地儿!”她给我微信留言,“虽然隔壁镇离的远了一点儿,但是邮费每斤要便宜5毛。”
多傻的人啊!一斤少5毛,总共也少不了多少钱啊?我给你加邮费不行吗?
“不行!这邮费也是你出的,不能太贵!况且,以后如果大家找我买米,邮费贵了可不行!”
然后,她把邮寄的单子挨个发了照片给我。
我怎么有时间去挨个确认?我相信她不会弄错的。
这两天,给小伙伴们寄的礼品和获奖证书,荣誉证书陆陆续续到了。他们收到了来自东北的大米,然后,收到了来自重庆的获奖证书。
是的,多了一袋来自重庆的火锅。
因为,有了东北小村的稻米,还需要来一锅来自重庆沸腾的火锅。
在这个冬天,无论温度多低,无论天气多冷,九洲芳文,一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温暖。
信不信由你!
我,在九洲芳文等你!


九洲芳文乡情征文大赛证书和奖品_20201219084219.jpg

(后记:红海儿说,看见大家在群里晒她家的大米,她高兴极了;看见大家写的关于九洲芳文大米的文章,这个执着的东北女汉子哭了......如果你想品尝一下来自凤阳小村,来自红海儿亲自种的大米,请在简书简信联系她,或者联系九洲芳文的编辑们。没有联系电话,因为她听不见;但是,来自你的每一行美丽的文字,每一个温暖的文字,她都看得见......
有人说,我们做公益是假的;有人怀疑,在简书,写文章怎么做公益?你是不是忽悠我们?我和芳水,还有所有的编辑们都一笑而过。你现在看见的,就是我们所做的。
你的爱,我们听得见!你的爱,我们也看得见!
愿这个世界充满爱;
愿您的文字,充满爱的力量!
愿您文字的力量,能够照亮她人的梦想!)
【九洲芳文】投稿二区https://www.jianshu.com/c/9eeb24808f2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