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洲芳文.F】秋天里的第一场编辑部线下交流会

10月,秋高气爽,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大地。

我急匆匆地往回赶。车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行驶,路上车辆不多。我加了一脚油门,车速加快,但是车载语音马上提醒:“村庄道路,您已超速,请控制车速!”我只得又松了一下油门。道路两旁,金黄色的银杏树在道路两旁急速后退。透过银杏树的缝隙,两边金色的稻田出现了倒车镜里,一阵风吹过,稻浪在倒车镜里起伏着,隐隐退去。

“马湖主编,您到哪里了?”车载电话响起,芃芃麦田焦急的声音响起来。

“快了,快了,马上就到!”我回答到。

村庄已经出现在我眼前。

这是我熟悉的村庄。

我无数次在这里往返,这是我无数次魂牵梦萦的地方。

这是重庆,我生活的城市。

这是郊区,是的,我寻找了很久的一个世外桃源。

在我遇见简书后,我一直在寻找一处心灵的世外桃源。

在2020年8月26日,简书《芳文小屋》专题成立;运行一个月之后,10月1日,《九洲芳文》专题在《芳文小屋》基础上正式成立。芳水远在渥太华,没有时间回国。编辑部12人,分别在12个不同的城市,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九洲。我们一直没有时间碰面,但是工作要进行。随着专题的工作量不断加大,工作需要细化。于是,我给大家发出了开一次编辑部线下工作会的提议。

提议马上得到了编辑部所有人员的一致同意。

芳水远隔重洋,加上目前国际上疫情没有得到控制,所以不能回国。但是她极力支持我们这次的线下见面交流。

其他编辑都表示可以,能够前来参加。

于是我们定下了10月8日,在今年长假的最后一天举行编辑部第一次线下工作会议。地点选择重庆,南山,枇杷园金竹村。

这个小村,是我平常工作之余,在这里劳动、种菜、耕种的小村。

也是我们《九洲芳文》编辑部初步选址的地方。

这里背靠悠悠南山,是重庆难得的一座绿色天然氧吧;小村前有一个美丽的人工湖,周围是民宿,还有稻田、菜园。在村子入口处,湖的岸边,有一个四角翘檐的凉亭。因为临湖,又视野开阔,夜晚在此可以歇凉,赏月,观湖景,故曰:望月亭。

车子开过望月亭,前面就是小村广场。广场旁边有一个立体停车库。没错,立体的,可以自动升降,自动停车。这样既节省占地面积,又能快速停车。

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到《九洲芳文》编辑部楼下的时候,一行人已经等候在那里。

大家远远地向我挥手示意。远远的跑过来一个姑娘,一头长发,带着一丝青涩的笑容,气喘吁吁地说:“政委,您终于回来了!”

她是谁呢?听声音,有点熟。对,应该是芃芃。

“你是芃芃吧?”我笑着说到。

“是我,就是我,芃芃麦田。”姑娘腼腆地回答到。

走近了,我给大家一一打招呼。平常大家在线上虽然天天讨论工作,说话随意,可是毕竟没有见过面。

“政委,你这是躲到哪里去了,害我们等你这么久?”果然快人快语,说话做事一点不含糊,一头长发长发飘飘,一笑就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这个肯定是小隐了。

旁边站着的,着一袭红色连衣裙,端庄大方。“政委,您辛苦了!”哈哈,这个,应该是夏菲尔德了。

手上拿一个画板,着一身职业套装,略施粉黛,显得时尚得体,只是笑着,并不答话,这个应该是我们编辑部的圣手画字儿。

一脸平静淡定,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仿佛还沉侵在诗情画意里的,她淡淡一笑,一句诗词脱口而出。

这就是编辑部大名鼎鼎的诗词达人纳兰蕙若吧。

“政委,你这是有多忙啊?没有来接我们也就罢了,还要我们来迎接你?”一个男子不慌不忙地从几个美女身后闪出来,笑嘻嘻地打趣道。这个肯定就是直男群主倾城!

旁边站着两个帅哥,一个一身白色休闲运动装,戴一副黑框眼镜,背着一个时尚运动背包,无疑,这是我们编辑部的帅哥“黎明背包客”;还有一位,一身黑色西装,红色领带,带着一脸书生气,肯定是行者弓藏!

“哈哈哈,不好意思,各位,让你们久等了!”我赶快赔着不是,“今天晚上我自罚三杯,以谢你们远道而来,没有亲自迎接之罪!”

“三杯不行吧!太少了!”小隐毫不含糊。

“好,那就三瓶吧?”我笑道,谁叫我这个东道主没有尽到地主之谊,还迟到了呢?

“哈哈哈,马湖,就别说酒的事情了!”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们还是赶快去会议室吧!”。我一转头,心永欢正微笑着站在我身后。永欢我见过,前一阵子,她亲自开车几百里,把我们公益基金会的善款送到我们的第一位帮扶对象“感恩之心”手里。拗不过大家的热情要求,她终于羞答答地发了自己去“感恩之心”家里的实况照片。

这是一个做事干练,做事雷厉风行,说话却温柔婉转的女生。

还是心永欢及时解围。我们于是说说笑笑地向会议室走去。

“还有一个人呢?群主?”我突然想起来。

“你是说翠婷?”

“对的。她没有来?”

“到了,在会议室准备会场。”群主得意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这个大学生,我们群里的实习文书,一直都默默无闻地在后台做工作。

“大家好!我是翠婷!欢迎光临!”正想着,会议室里迎出来一个女孩子,用一口粤语普通话给大家打着招呼。

“翠婷,辛苦了!”“翠婷,你什么时候到的?”“翠婷,我坐哪里?”几个女生呼啦啦地围了上去。

着一件白色衬衣,黑色短裙的翠婷,赶紧引着大家去自己的座位坐下。





大家在会议室里坐下。

我打开手机上的触控面板。窗帘缓缓的拉开。秋天最明媚的阳光,一下子照进了位于三楼的会议室。我按了一下桌上的一键呼叫器。同事阿静走了进来。

“给大家一人来一杯重庆的特色绿茶----永川秀芽。”

“好的!还有重庆的特色水果,我也准备好了。”

大家在位置上坐下,开始东张西望,打量着会议室的装修布局。

“大家是否满意?这是我们九洲芳文的临时会议室!”我笑呵呵地说到。

随手点开了手机上的触控按钮。会议桌前4.5米的地方,一块16:9的高清液晶显示大屏瞬间开启。我把第一届九洲芳文颁奖盛典的视频点开。

大家惊呆了。

这是我们那天颁奖的视频吗?

这是那天颁奖的宣传片吗?

在大屏上看,果然比在手机上观看效果好一百倍。会议室里的环绕声立体音响,把富有立体感的声音,无死角,声场均匀地散布在会议室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再按“启动无纸化会议系统”,每一位编辑的桌上升起了一块21寸的触摸液晶屏。

“一会的会议内容,我们会同步显示在大屏和桌面屏上。大家可以在上面直接修改和添加内容。”

“那我准备的笔记本可以不要了?”翠婷眼巴巴地看着我。

“哈哈,是的。”我笑着说到,“但是大家可以把你准备的笔记本带回去做纪念!”

大家都笑了。

也许,大家很好奇,这些玩意怎么都这样先进了?哈哈,悄悄地说,可能大家不知道,我是专门搞智能化科技信息的。

当阿静把水果和泡好的茶给大家都端到面前的时候,我们的宣传片也播放的差不多了。

今天的编辑见面会暨第一次线下交流工作会正式开始。会议还是由我们的金牌主持、我们专题的副主编尉迟小隐主持。

大屏很快传来了来自我听渥太华的画面。芳水出现了大屏上面。我们是第二次见到芳姐的真容。第一次是在10月5日的颁奖典礼上。

“嗨,大家好,我是芳水。”芳姐带着浅浅的微笑,一双智慧的眼睛在黑色金边眼镜的后面,带着爱意,深情地看着我们。

“芳姐好!”“芳姐,我爱你!”“芳姐......”

真是一群芳姐的铁杆粉丝啊!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我招呼大家坐好。

“首先,请远在加拿大的芳水给我们讲话!”小隐依然用她富有激情的嗓音说到。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最近的辛勤工作,把我们的第一届颁奖晚会搞得非常成功!感谢九洲芳文编辑部的每一位同事的努力付出!”芳姐右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其次,我宣布,从今天开始,由群主倾城正式担任专题的执行总编,负责专题的一切事务。我呢,因为在国外,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以后大家就多费心,多协助倾城吧。”

我们都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群主倾城。

他一脸严肃地听着,没有喜悦,没有表情。就在那里淡定地听着。手里一支签字笔在他手里被来回地转来转去。

“会议进行第二项:由我们的执行总编倾城发言!”小隐宣布。

倾城拍了拍面前的话筒。“嘣嘣嘣......大家听我说啊!既然芳姐任命我出任执行编辑呢,大家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办。我这个人呢,说话直,不转弯抹角,不说好听的,用别人发话来说呢,就是太冲!大家以后要多担待啊!”一口浓郁的湘音从话筒里面飘了出来。

“那你可以不那么冲撒!”蕙若在旁边轻声说到。

“对啊,群主,您也可以温柔一点嘛!每一次说我们,你也留点情面撒!”小隐笑着说到。

“这个嘛,我表示很难改!”群主摇摇头。

“你就不能像政委那样?”芃芃在旁边怯生生地瞟了一眼群主。

“那不成。政委只有一个政委。我如果性格也像政委那样,我就不是我了。”群主果然是直男,斩钉截铁地说到。

哈哈哈,我笑着说到:“大家就别难为群主了。以后大家有什么事情,多商量。群主性子急,说话直,但是出发点是好的,大家不要计较就是。”

“对对对!”小隐生怕大家纠结在群主那里,赶紧宣布,“下面进行第三项:由政委发言!”

我看了看在座的各位。大家都收起了笑容,端正地坐直了。

“哈哈,大家不要那么严肃。轻松一点,轻松一点。”我一看,大家怎么都那么认真呢。“我其实不是那种很较真的人。工作嘛,大家就是讲一个氛围,大家一起,和谐共处,开开心心最重要。吃水果,吃水果,我们边吃边聊。不要弄成开会的样子!”

哈哈哈,大家都乐了。我平时对大家有那么严肃吗?我在心里问自己。

看来,我以后得和大家多交流,多互动,不能老是板着一副脸孔。

我把我们进期的工作情况给大家做了汇报。对大家在国庆节期间,放弃休息,保质保量地完成了第一届颁奖典礼表示感谢。

“大家辛苦了!”芳水在大屏里面看着我们,“你们继续,我给大家发红包啊,每一个人都有。我一会要去陪三公子了,就不陪大家了。”

大家的微信里面,呼啦啦的就是一阵红包雨。唉,芳姐这性格,和我一样,一高兴就发红包!

大家脸上乐开了花。

“我还有一件事告诉大家。目前我们的编辑部虽然有12人,但是随着我们的专题越做越大,来稿量不断增加,大家的工作量也是与日俱增。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兼职编辑,还需要上班,要处理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所以,我和群主、小隐、芳姐、永欢,我们5个人成立了一个准编辑培训班,在群英会的团队里挖掘有担当、有能力,愿意付出,愿意进入编辑部的优秀成员进行培训,经考核合格,录用到现有的编辑团队,以补充我们的团队。”我把近期我们另外一项人才培养计划给大家公示了一下。

大屏显示,培训班里,目前留下了三个培养的苗子,他们分别是娴雅君、蓝精灵、cabana。大屏上,大数据分析显示,三位的职业、性别,什么时候进入简书、发表了多少篇文章,获得了多少赞,最近阅读了多少篇文章.......大数据分析都摆在大家面前。

“以后,需要大家多帮助、带动一下这些新队员。”群主说到,“还有,我们马上启动的《九洲芳文.乡情》征文活动,准备用他们三个作为初审编辑,锻炼一下他们。”

“好啊好啊!”小隐和画字儿、菲儿高兴坏了,“以后我们的工作量就没有这么大了。”

“我天天看文章,审核校对,眼睛都快看瞎了!”小隐揉揉自己的眼睛。

“下面,我们进行会议的下一项议题!”

小隐右手在触摸屏上划拉一下,大屏显示出来一个巨大的吃火锅画面。

不会吧?就吃火锅了?

大家笑着,看着小隐。

“哈哈,不好意思,划过了!”小隐朗声笑道,这是最后一项议题。

“我们返回上一级!关于我们编辑部的工作,怎么能够让投稿人满意的讨论!”

啊,这个议题,大家一下子情绪激动起来。

“我觉得,我们无论怎么样做,投稿人都不会满意!”

“这个工作太难啦。我们要选优质小白,但是小白的文章就是错别字多,逻辑性差,用词欠妥当,不是这里有问题就是那里有问题,怎么能够满意?”

“我们每天要在海量的来稿里面筛选稿子,认真看,时间不够,严重不够!”......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我这里拟好了编辑部的工作要求和标准,后面大家去执行就可以了。”心永欢对大家说到,“我们做编辑,就是除了责任心,就是细心、耐心、有爱心。文件我发到群里了,大家自己下载了慢慢看。”

大家松了一口气。正要进行下一项议题。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我们都左看看,有看看。

叮铃铃铃铃铃.......电话一直在响!

什么情况?而且电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会议室的大屏突然熄灭了!

怎么回事?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呀!!!什么情况?我居然在自己家里的床上?我的天???

刚才不是正在开会吗?编辑部的同事们呢?他们人呢?

我大脑快速地旋转,寻找刚才所有的画面。

我用手掐了自己一把,疼!现在是真实的,在床上!

那么刚才呢?

原来,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如此真实,如此逼真的梦!

我推开窗,下午的阳光投进了卧室。窗外,秋天暖暖的阳光照了进来。我看看日历,2020年10月10日,时间,下午17:38。

看看闹钟,定时一个小时,我记起来了,16:30分,我回家,补昨天因为投标熬了一个通宵的瞌睡,倒下床就睡着了。

然后在梦里,开完了今年秋天里的第一场编辑部工作会议,虽然还没有开完......

因为简书,我梦里全是你;

因为九洲芳文,我的梦里全是你!

九洲芳文编辑部,我的梦里梦外都是你!


编辑部团队自画像

【九洲芳文】投稿二区 - 专题 - 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