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米兰·昆德拉

2021-3-14 天气:晴

l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感的引导下,把偶然的事件变成一个主题,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犹如作曲家谱写奏鸣曲的主旋律,人生的主题也在反复出现、重演、修正、延展。人就是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的乐章,直至深深的绝望时刻的到来,然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l 假若人还年轻,他们的生命乐章不过刚刚开始,那他们就可以同创作旋律,交换动机,但是,当他们在比较成熟的年纪相遇,各自的生命乐章已经差不多完成,那么,在每个人的乐曲中,每个词,每件物所指的意思便各不相同。

2021-3-15 天气:雨

l 人生的悲剧总可以用沉重来比喻。人常说重担落在我们的肩上。我们背负着这个重担,承受得起或是承受不起。我们与之反抗,不是输就是赢。而她的悲剧不是因为重,而是在于轻。压倒她的不是重,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l 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期盼嫁人的年轻女子期盼的是她完全不了解的东西。追逐荣誉的年轻人根本不识荣誉为何物。赋予我们的行为以意义的,我们往往对其全然不知。

2021-4-15 天气:雨

l 我们全都需要有人注视我们。根据我们生活所追求的不同的目光类型,可以将我们分成四类。第一类追求那种被无数不知名的人注视的目光,换句话说,就是公众的目光。德国歌手和美国女明星属此列。第二类是那种离开了众多双熟悉的眼睛注视的目光就活不下去的人。那些不知疲倦地在组织鸡尾酒会和宴会的,就属此类。接下来是第三类,这类人必须活在所爱之人的目光下,他们的境况与第一类人同样危险。一旦所爱的人闭上眼睛,其生命殿堂也将陷入黑暗之中。最后是第四类,也是最少见的一类,他们生活在纯属想象、不在身边的人的目光下。这类人是梦想家。

l 真正的孤独不仅要远离群体,尤其要彻底地分离,由此而断绝一切交流;通过彻底的分离,群体和牧歌之欲望被彻底剥夺其资格。就其根本而言,凡孤独者,即私人的牧歌之英雄,都是一个逃逸者。

l 不期而遇的事情给我们带来的是天真的快乐

l 人类的博爱都只能是建立在媚俗的基础之上

l 社会的基本冲突已不是善与恶的冲突,而是善与最善的冲突

l 媚俗是掩盖死亡的一道屏风

l 问题就像裁开装饰画布的刀让人看到隐藏其后的东西

l 前面是明明白白的谎言,后面则隐现出让人无法理解的真相

l 现实大于梦想,远甚于梦想

l 迷途漫漫,终有一日

l 在被遗忘之前,我们会变为媚俗,媚俗是存在与遗忘之间的中转站

最承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在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那么,到底选择生命?是重还是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