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晴天阴天雨天(5)

96
李北生
2017.06.08 00:20* 字数 307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我和晴商量好了,先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说别的,办公室爱情的定位,只能是地下情。 

  “对,连曾凡也不能说。”晴肯定地说。  

  “她也不能说?”我有点不解。  

  “你想下,我才来公司几天,你不会觉得……我抢走了你吗?”  

  我后脑勺一阵凉意,缓过神来才问道: 

  她·又·不·喜·欢·我。  

  “你好烦诶!你想想,我才来几天,就和你在一起了,她会不会觉得……我有点那个啊……”  

  女人的“那个”和“这个”都是火星语言,让男人摸不着头脑,好比卧底用的摩斯密码,只有他自己才懂。  

  “不会吧。”男人不懂问题,也可先回答问题。 

  晴去厦门的几天里,我照常上下班,复制粘贴,端午节那几天,公司安排我到车展值班,也是复制粘贴,当然,还多了一个任务——派传单。  

  是非经过不知难,以前总以为路上,天桥或商场里面的传单派发员工作真是轻松,站着伸伸手就可以有钱拿,但当自己经历了才知道过中的艰辛。  

  几天时间,我把派单技术发挥到了极致,如果把派传单的技巧记录在案用于出售,说不定还能畅销,为广大的派单从业员造福。  

  以下是派传单的五大秘诀(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一,区域支撑;这是物业投资的理论知识之一,但作为一个资深派单员在这里同样有效,瞄准对的地方,做对的事情,那么机会就自然会来。比如说公司卖的是化妆品,除了商场内的摊位以外,类似电影院,西餐厅,服装店的门口同样符合条件,因为这些商铺的主要消费人群都是年轻一代。  

  二,眼光独到;作为一个时间胜过一切的行业,用最短的时间把最多的资料派发完,才称得上是一个资深派发员。要把握好时间,为了每一次伸手都有所收获(有人接),必须要眼光独到,自动筛选可能不会接的人群,然后就不用浪费时间给他们派发。比如说你派发的是楼盘资料,你要在鱼龙混杂的大街上挑选最“优质”的人,这些人是当仁不让的大叔大婶,年龄在50岁以上为佳,先不说他们会不会买房,这是售楼人员的事,你的工作只负责发,这一部分人接收的几率会比其他年龄段的人大,因为资料用不着,他们也会拿去卖。  

  三,手脚麻利;选对了人,但不代表人家就会买你的帐,这时候就要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硬把资料塞到对方手中,方位上策。  

  四,脸皮要厚;很多年轻人,总吃不了苦,热脸贴了冷屁股面就伤心得喊爹叫妈,如果把路人想象成一个个精神病院出来的病人,这样自己就会舒服很多。这跟求爱是同一道理,向女神表白如果收到了一句经典的“我们是好朋友”的话,我们可以把她想象成笔盖,笔没了笔盖还能书写,但笔盖没了笔,充其量只是一只傻帽。 

  五,面带微笑,笑而不淫;固然微笑不会带来直接的收获,但如果做到这点,起码会让人家觉得你是个人畜无害的绿色生物。  

  掌握这五大技巧,相信你很快会成为一个资深派单员。  

  每一对刚牵手的恋人,男的都像是汹涌澎湃的巨浪,既激昂又猛烈,而女人是一只还窝在鸟巢里没有开眼的幼崽,小心翼翼。  

  我的汹涌巨浪死在了离岸数百公里的防洪墙上,不得不艰难前进,而又前进不了多少,因为我和岸的距离,还隔了一道高速公路。  

  于是微信,成了我和晴唯一能看见彼此最新动态的工具。  

  “hi!早安。”

  是晴的照片,可能昨晚没有睡好,黑眼圈,眼睛眯成一条线。

  “早啦,你起的可真早!”  

  “哎,早班车啊!不早点怎么行呢!我昨晚都快疯掉了,我那两个朋友只管捣乱!” 

  “哈,不是三个吗?加上你啊。”  

  “没有!就他们瞎搞了一晚上。”  

  ……  

  我们从办公室恋情转为异地恋。  

  加班,7点,我和诗萤一起走,天已经被染黄了。  

  诗萤,她是我在公司里最要好的朋友,她比我才大3岁,可孩子已经1岁多了(这年头的女孩,都急着要成为女人)。 

  “诶,跟你说个事。”  

  “啥?”  

  “我21号就不干了。”

  “为什么。”她很镇定,原先以为她会震惊。  

  “有点压抑,尤其是在车展工作那几天。” 

  “傻孩子!”  

  我接着说:“我想过了,如果我在这里混下去,我相信我能成长得很快,但是真的很不开心。”  

  “为什么?”  

  “跟我想的有点不一样,我想写的是小说那种稿子,而这里学到的……是没人看的新闻。”  

  主任跟我说过,新闻的重点在于客观性,只要写得及时,写得透彻,一样会有人看——但房地产新闻的局限性是天生的。  

  “你要想得清楚一点哦,外面工作不好找。”  

  面对史上最难就业季,我必须要做好心理准备。  

  “还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说,别那么闷骚好不。”  

  “我和晴……那个了。”  

  “哎哟!你牛逼啊你。”  

  “那个”在女人眼里看来,十分容易理解。  

  “会不会是你搞错啦?”  

  女人天生多疑。  

  “不会啊。”  

  “才几天你们就一起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不停地搓弄耳垂上那根塑料耳钉。  

  她接着说:“会不会是雾水来的啊?”  

  “啊?”  

  “会不会是雾水情缘?”  

  “当然不会啊!”我十分肯定。  

  模糊视线的雾,要么被晒干,要么抬升成云。 

  走至分岔路,我上了地铁轨道,她去了公交站台。  

  地铁,人很多,每一站都有人上下,擦肩而过,每一张面孔都是新的,你我彼此不相识,却知道今生都不再碰头。  

  我用手机看着《围城》。  

  我看《围城》有大半了,断断续续不快不慢,当初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钱钟书名气,才去下载此书,电子书的弊端,在于它永远都没有实体书本身的魅力那样大。如果在公众场所手握一本《围城》,即便你不用翻开它,人们的眼光也是尊敬的;如果你用手机看书,哪怕你一看数十章,着了迷,过了站,但你在别人眼中和玩“找你妹”那些人并没什么不同。 

  风从车厢交接的地方冲进来,一个5岁不到的小鬼张着嗓子大哭。  

  我有点不耐烦,无奈身边又没有耳机,只好继续看《围城》,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哇众取宠的小鬼身上,在第34章停了许久。

  我很不喜欢小孩子,可能因为我长大了,就看不惯他们的幼稚,或是因为我还没有长大,不想让他们夺去只属于小孩的权利,即便他们不胡闹,但心中常常会生起一把无名火,这好比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连呼吸都是多余的一样。因此70后骂80后,80后骂90后,我是很能理解的。  

  不知小鬼中了什么邪,喊着什么鬼话,像泰国的巫术咒语,又哭又笑的,他妈很无奈,哄他说一会去买糖吃,小鬼依然发了疯地哭。  

  搞笑,如果一颗糖就能止住哭声,那么作为父母的他们就能省下许多越境买香港奶粉的钱了,又如果一颗糖就能满足了小鬼的需求,那么父母又可以让许多补钙补脑补知识的企业倒闭。  

  他妈又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根吸管,正调戏着自己的儿。  

  小鬼哭的更大声了,像是向众人控诉。  

  众人当然只有围观的份。  

  我再也没有心情去看《围城》了,跨过两节车厢,那里比较安静。  

  每天,就是这样上班,下班。  

  到站,吃过“好好味面家”7块钱的猪油捞面,然后跑去南山图书馆。  

  图书馆靠近我外公家,我喜欢那里的静,在繁华的都市里,四处都是摩天大楼和商业废墟,钢筋与水泥的结合,不仅会分割了本属于大自然的空间,还切断了人们之间的心灵距离,所以我喜欢来这一块能让心静下来的地方,虽然想法很装逼。 

  南山图书馆不是很大,藏书没有很多,但对于我这种目的不是来看书的人来讲,是无所谓的,我来图书馆的目的,是到5楼电子阅览室上上网,刷刷微博,写写文章,这让我想起《三重门》主人公林雨翔的爸,爱书,但不是爱读书。  

  我妈总叫我读多点书,书读多了,才有学问,做什么事,都会好一点,整个人都会有素质一点,对此我并不是很认同,因为读书并没有教会知识分子在图书馆一定要把手机调为静音,并没有教会人们去完手间要记得洗手,并没有教会他们看完书就要放回原来的位置。文化可以塑造人,但人选择摈弃文化。  

  每天,就是这样简单的生活节奏。  

  晚上,我给晴打了电话。  

  “喂?到了吗?”  

  “我们才刚刚下车呢,饿死我了。”  

  “那还不赶快去吃东西。”  

  “我知道啦,先放下行李再说。”  

  “你们住在哪?”  

  “市区的酒店啊,早就订好了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的?”  

  “认识你之后啊。”  

  “哈哈哈哈哈哈……”  

  …… 

  如果生活能够如此简简单单,那也会快乐。

短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