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晴天阴天雨天(3)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第二章

     到站,后海,我喜欢这个名字,简单明了。

  我俩并肩搭乘扶梯,因为后面人不多,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抓住了她的手。 

  摸到手心有汗,分不清是我的还是她的。 

  既然已经知道她也是喜欢我的,第一次牵着她的手,我还是会紧张。

  5秒,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 

  时间就像停止了5秒,听过樱花掉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而那时我的心每秒跳动了大约有500次。

  自动扶梯的好处,在于人们无需浪费一点儿力气,便可把你送到上/下一层,但它的缺点,就是太快了,可以……再慢一点。 

  巨型海报张贴在迎面而来的那堵墙上,一个笑容灿烂的少女,眯着眼睛吹散了一株蒲公英,散落在夕阳下的每一处。

  我们从E出口出来,之所以会挑E,而不是其它字母,原因是在E的旁边,有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巨蛋”迎接我们——一个椭圆形建筑。对于任何一对刚成为恋人的情侣来说,这都是一份值得珍藏的礼物,嗯,我是这样想的。

  被探照灯胡乱窥视过的夜白了一片,路边的吉他歌手在唱着《Swear It Again》,“巨蛋”的玻璃幕墙上能反射着被拉长了的我和晴。

  她电话响起,是那首《Coming home》。

  她一边拿手机,另一只手给我牵着,饭盒掉在地上,我才注意到原来我没有帮她去拎。 

  海岸城作为一个大型综合体它前几年才落成,用专业一点的词来说,真可谓配套完善规划合理,投资自住两相宜,只是价格有点……不太相宜。由于我外公家离这边还算比较近,以前也常和姨妈姑姐过来这边玩,对这里也算熟悉了,吃的,喝的,买的,玩的,一应俱全,商业味道很浓,人文情怀更浓,因为来这边瞎逛的人都比东门高级,算得上是高级屌丝一类。一句话——海岸城是一个你值得拥有的地方。

  以前来海岸城除了陪家人购物以外,就是来这看电影了,这里一共有两家影院,但我只去过保利影院,我家住得比较远,为什么要跑两条地铁线来这边看,第一,除非电影院就开就在我家,否则我依然会跑来这里,这是对“习惯了”的执着;二,因为我喜欢保利的干净舒适——我指的是环境方面,以前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干净不干净的,但当我去过上下九的平安大戏院,见识过那里的“真面目”后,才真心喜欢上保利这里的环境,这就好比一只常年困在井底的青蛙,当真正见识到比枯井还要邋遢窄小的沟渠后,方才会无比享受现在的状况,Not bad。  

  保利和其他戏院都有一个相同的诟病——观众普遍都是吃货,因为他们像牛一样不停地反咀,所发出的声音,都会影响了我观影的情绪。所谓环境影响着人,平时在家看电影时人们不会找来可乐和爆米花,但当到了戏院以后,好像不吃点什么就有点对不起那张价值几十块的票似的,坑爹的价格也阻挡不了人们要坑爹的心,这好比坊间习俗寺庙里人们争着要上头炷香的信念一样,明知道第一个上香的人不代表会更加受到神灵的庇佑,但如果依然要坚持这种做法,这就叫做入乡随俗。 

  白天的海岸城没有晚上美,树上挂着的灯饰,餐厅门口的招牌,还有商业街外墙的LED巨幕显示屏,都在天黑下来后才发挥出它们自身的价值。 

  晴终于讲完电话了。 

  原来她要去旅游,公事上,作为一个新人是不应该才上了几天班就请假的,私事上,作为一个新的女友是不应该才在一起就向我请假的,但从她话中得知,似乎旅游是早就计划好的,我也不便多说什么。 

  “诶,我们去哪里吃饭?” 

  “不是说好了必胜客吗?” 

  必胜客吃披萨,麦当劳吃菠萝派,肯德基吃蛋挞,星巴克用来装逼,这些品牌餐厅在我心中早已有了定位,最近有点上火,不想吃披萨。 

  “其实我也不是很饿啦,先逛一下吧。” 

  转了几圈,转到了必胜客的门前。 

  必胜客门前排了长长的一队,平时就没看到这么多人过。 

  服务生问:“要排号吗?现在人有点多。”就餐人数的多少和餐厅服务员的态度成反比,人数越多,员工的态度就越差,连“请问”都难于启齿。

  “要等多久?”

  答案是15分钟。

  “要等吗?”我问。 

  “唔……我不想等。”

  “好吧。”

  离开必胜客,我们没有目的地荡着,没有想吃饭的冲动。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太快了?”她忽然问起。

  诚然是太快了,但要和我的堂姐——3个月就有了相比,我觉得我是龟速爬行中。

  “但我们不急。”

  不晓得她能否听懂我说的话,只是……对于这场恋爱,我真的不急。

  “嗯!我以前也常常跟师弟师妹说,做事不要心浮气躁,不然将一事无成。”这是答非所问的节奏吗?

  “那……属于我们的路我们慢慢走吧!”

  问起关于旅游的事情,原来,她早就和旧同事定好了日期,定好了线路,说这次旅游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一下曾经的友谊,而这份友谊,仅仅是同事了十多天而已。

  行程的目的地,是蓝天白云妹子成群的鼓浪屿。

  “你去过几次啦?”

  “这次是第二次了。”

  “我还没有去过啊,我们什么时候去?”我特意打了个眼色,就看她怎么说。

  “那,我以后带你去——”她看着我,单眼皮的小眼睛,看起来像是偷吃了糖果还装无辜的小孩。

  如果这个瞬间可以用相机定格下来,将会是本年度最美丽的画面。

  我们站在人行天桥的护栏边,下面是缓慢使过商业街的小车,照亮他们的,依然是那熟悉的昏黄。

  “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我期待会有不一样的问。

  “为什么?”没有。

  “你知道吗?我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她是什么,而是因为她就是她,我不在乎她是否比别人聪明,比别人美丽,我不也奢求她能为我带来什么……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而已。”

  她没回,像是在想着些什么。

  我紧紧把她抱住,感受她思维上残留的余温。

  多希望,希望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我和她,是世界的主角。

  “我们去吃饭吧,饿了。”她说。

  我们在保利影院对面的美食坊转了一圈又一圈,迟迟拿不定主意,后来,以“人少幽静”为由,在仙踪林坐了下来。

  “你喜欢吃什么?”

  “呃……我看一下,这里好像有几个蛮好吃的,对了,我们吃饭还是意粉?”

  “饭吧。”

  我对意粉没有信心,每次点都不好吃。

  我们纠结了一轮,最终选定了黑椒肥牛饭和芝士焗鸡排饭,我以为只有我是重口味之人,原来她也是。

  我们聊些有的没的,她喜欢幻想着未来的生活,她想到的距离,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她说她将来想生2个小孩,并暗示我和她都是独生子女,这个愿望可以轻而易举地实现,她说她不喜欢做家务,要我去做,她说她经常坏脾气,要哄着她但不能宠着她,她说她妈妈说过,将来找老公不要找广东人……

  WTF……

  我问为什么,原来她妈说了广东男人对岳父岳母不好。

  这……

  这哪是理由!难道广东男人就注定要终身自撸吗!广东仔容易吗!

  那些一味要别人对自己好,而从没想过先主动对别人好的人,终将是自私的魔鬼,得不到真爱的果实,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自己怎么对别人,别人就怎么对自己,几十岁的人,居然搞地域歧视,这和那些认为上海男人必定小气,东北人必须粗鲁,白羊座的都是贱人是一个道理。

  我当然没说出来。

  ……

  她还指出了一个重点,就是她要在25岁前结婚,并强调了我和她的不同——28岁后“才”结婚,这是一个严重的意见分岔。

  如果你曾遇到过一个哪怕仅有片刻时间愿意为之转动的太阳,那么你就能体会到我想放弃一切的初衷和原则,追随光和热。

  我在公司聚餐桌上就和她说过,我要在25岁娶她,尽管这是个看起来十分艰巨的任务,因为我不知道那时的自己,能否肩负起,这只是个随口而出的玩笑,没想到,这竟成了我那时为之努力的方向,人生匆匆,一眨眼就过了,如果从不曾为某个喜欢的人改变弱小的初衷,抹掉幼稚的原则,这不很滑稽可笑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