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晴天阴天雨天(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我没想什么,他抱住我的那的一霎,感觉就像陈奕迅唱的“忘记了世界这分钟/跌进了这爱的裂缝”,我就像没有了想法的生物,对的,连幻想的动力也没有,晕醉在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里,我感觉不到压力,感觉不到……世界在转动。

  

  各自回家后,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你知道吗?我感觉这一切都不太真实,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希望,这一切都不会消失。 

  是的,我很怕失去我已经得到的东西,不论是物,还是人。

  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启程,旧同事都来了我家打地铺。 

  收拾行囊,明天一早就要上路,小玲和维琪烦得很,问我关于他的事,还吵着要看他的照片——女人之间,是不存在任何秘密的。 

  “好啦好啦,明早再问他要相片啦,我都没有他的,现在那么晚了,难不成打电话吵醒他然后跟他说,诶,发个睡相过来呗,这样?”  

  “嘿嘿,好主意哦!谁叫你让我们等你那么久啊,你跑去和人家约会了,就不管我们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唯有不言,以表我愧疚之情。  

  方才平息了一场风波,另一场“疯暴”又刮了起来。  

  小玲和维琪像发现了新大陆的疯子一样,对我房间的每一个摆设都感到十分好奇,她们一会要偷看我的日记本,一会要看我儿时的照片,我曾看过无数遍的《围城》和《金锁记》被遗弃在床头一角,张爱玲正鄙夷着我。 

  “喂!ladys!叫你们当自己家里一样也不用那么不客气吧!你们两个禽兽!”  

  “哈哈!明天去玩哦!当然要提前预热啊!”  

  小玲是我以前公司的office girl,平时没什么话,看起来很文静,多次被老总点名应该要多跟同事接触,学习当一个行政人员。  

  维琪,跟我一样都是做记者的,可她离开公司的原因跟我不一样,我是看不到未来而辞职,公司是看到未来没有她就把她炒了鱿鱼。  

  两个平时看起来都颇为文静的妞,来到我家,竟是这样变态!女人?  

  女人,在外面和在家,简直是同一个星球上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  

  在外面的女人,说不上落落大方的也好歹是个正常一点的人,老板安排事情时候会说好,会主动讨好哪天穿得性感一点的女同事,和异性去吃饭也会装请客;但在家里的女人,是个粗枝大叶大手大脚头发往后一夹双腿椅上一蹲的懒颓累。  

  翌日8点我们就出了门,阳光十分灿烂,就像迎接我们的到来。  

  出门前,我给他发了一张稍稍自恋的大头照,我没有戴眼镜,甚至隐形眼镜也没有,眼睛看起来好小。  

  他给我回复道:“哈哈!我家的单眼皮眼睛是一条线的。”  

  擦,不解风情。  

  9点,前往厦门的大巴终于开出了,可恶的是,车子竟然把整个深圳都绕了一圈,直到中午时分,我们才离开深圳。 

  两个臭丫头在呼呼大睡,他发来的照片我偷偷地看了一眼,看起来好像个白痴——我说的是他。  

  “怎么样?帅吧?”这是他说的。  

  “好烦诶你,上班玩手机!我要揭发你!”  

  “你妹的,信不信我和主任说你去玩。”  

  切。  

  话说这次出行,是骗了老板,瞒着主任,蒙了同事的一次滔天罪行,请假的原因是——回学校评选“优秀毕业生”。嘿嘿,一定要偷偷的。

  正午的阳光实在是太耀眼了,窗帘都遮不住折射进来的光线,弄得我眼疼。  

  我又给他发了一张清纯可爱的照片。 

  “靠!晒黑了!” 

  太夸张了吧,我都还没有下车呢!  

  “你眼瞎了!我还在车上呢!” 

  “那么久还没到吗?都一点多了。” 

  “拜托,哪有那么快啊!是去厦门耶!” 

  “你不是坐高铁吗?”  

  ……  

  高,高高高铁……还还还,没有建好。 

  全公司只有他和曾凡知道我去了厦门,昨晚曾凡还给过我电话,她还正儿八经地说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碰见陌生人问路一定要保持警惕,在人多的景点要保管好自己的财物,还有回来的时候要给她买最爱吃的猪肉……曾凡,真烦!  

  曾凡是我大学四年的好朋友,很会体恤关心别人,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居然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说到曾凡,不得不提到她那一次难忘的表白——对象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师兄。  

  毕业联欢晚会的后台,曾凡,师兄。 

  “我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师兄从容不迫,像是边疆线上的站岗战士,站久了,不知是全神贯注看前方的坚强意志还是腿麻掉了走不了,师兄冷静同时也冷淡地轻描淡写了一句:“你只是仰慕,不是喜欢,你还小。” 

  曾凡笑着说那我们还会是朋友吧,晚会结束后,她一个人默默地流泪。 

  爱情,是不能强求的,爱情,也是残酷的。 

  折腾了大半天,终于挤进了厦门市,其时天已经黑下来了,窗外传来轮胎与公路摩擦的声音,显得车内很安静。 

  小玲终于睡醒了,还顾不上擦去嘴角边那一层薄薄的口水迹,就一直吵着要让我给她看照片,哎,有啥好看的,不就是一个长得非常帅的小男生吗?他自己说的。  

  小玲看过照片,先是来了一段像演讲比赛般无中生有的赞美,什么“哇!太帅了”,什么“哎哟,妞,你也蛮会挑嫩口的来吃哦”,什么“长得很可爱哦,比你还可爱”,好浮夸。然后,她才发表了一些看似真实又耐人寻味的个人看法,“嗯,我喜欢比较胖点的男人,看起来有安全感,这个,太年轻啦。”,“就算不能打也能看啊有木有?”,“壮实的男人才能保护自己。” 

  ……  

  维琪也插话说道:“他家里好有钱吧?”  

  “没有,他说的。”  

  “那你们可努力点才行啦,这年头,在深圳买得起房的,要么是富二代他爸,要么是当官的,要么就是……。”  

  “就是什么?”  

  “房奴。”  

  ……  

  终于到点了,下了车,十来个小时不能伸直的腰板终于得到了完美伸展,我们先把行李拖到酒店,再去找好吃的。  

  酒店大堂,装修得富丽堂皇,但一点儿拘束感也没有,反而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哇!你好会挑哦!”  

  嘿嘿,这可是我半个月前就订下来的酒店呢。  

  洗过澡,已是晚上十点半,平时我估计已经进入晴乡了,而现在,精神着呢!  

  酒店附近,就有一条美食街,虽不是鼓浪屿岛上富有海滩特色那种,只是一条很普通很普通的步行街,也许旅客都在岛上玩着,这条街显得很安静,使身体忘了疲倦。  

  靠近章鱼烧店的那头旁边有家清吧,深蓝色的布景板上用LED灯洒下了一片繁星,没有节奏没有规律地闪烁着,很舒服。  

  我们仨就在它斜对面一家很小的馆子准备要些什么来吃,馆子修葺得好像一家温馨的小酒屋,木装修,日本大和风,感觉很浪漫。馆里仅有一条“L”型小板凳,很高,围着吧台,我们坐在上面,脚悬空着。 

  “老板娘,来点好吃的!”维琪大吼。 

  用得着吼么?破坏气氛。  

  “我这里什么都好吃!你要来点什么吗?”老板娘有所呼应。  

  老板娘看起来颇像童话故事里的老巫婆,末日黄花,脸上全无青春的残留,眼袋折叠了十八层,双眼成了“八”字,岁月把她的脸皮和土地拉近了许多,就算她不做表情,嘴型都是倒过来的不高兴的模样。 

  我们在看挂在墙上的菜牌,犹豫着不知吃哪个才好,她似乎有点不耐烦,又问了一句:“丫头,别磨磨唧唧的,快点好不?”  

  我不能理解为何空无一人的小馆子,她却要装得很忙。  

  “就吃鱼丸汤吧丫头!老街坊都说好吃!”  

  步行街位于市内老城区的一角,与其说是一条街,倒不如说是一块用来乘凉的长廊,旁边住满了居民,老公公老婆婆闲来无事就会在这条长廊散散步,谈谈心。  

  “好吃的吗?”我问。 

  “废话!我做了几十年了!全手工打造!最无添加剂和工业用料!”她反问我。  

  我们都被她的笑话弄乐了,从了她的好意,点了三碗鱼丸汤,还点了一份油炸脆面(不是小浣熊)。  

  借着鱼丸汤还没上来的时间,我四处张望,这里很幽静,静得对面酒吧传来的《I Love You》每一句歌词都能听得清楚,静得风吹过树稍都能听见“沙沙”的声音,静得能听见老夫老妻的甜言蜜语,一点不像旅游景点该有的热闹——不过这里确实不是景点。  

  小玲和维琪两个人不知是不是累坏了,竟没了昨夜疯狂捣乱我房间的精力,安安静静地坐着,像个小孩一样乖乖等吃。  

  东西终于上了,见老板娘端出3碗鱼丸汤来,一阵清香也跟着过来,气味里面有香菜的味道。  

  “老板娘,好香哦!你确定是你做的吗?”我知道我很欠揍,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干三小!不是我做是你做啦!”老板娘夹着闽南话吼了一句。  

  先喝上一口汤,有别于其他馆子汤底是味精加开水的传统,这里的汤竟然是实实在在的鱼汤,老板娘说用了一整条鲫鱼熬制,难怪汤如此清甜好喝,再咬上一口丸子,韧性十足的鱼丸子简直是侵犯了我的味蕾,霸占了我对于鱼丸汤的所有幻想,吃过这一顿,我相信很难再有别的鱼丸汤可以打动我。 

  饭毕,买了单,我们正准备离开小馆子,老板娘又吼了一句:“下次来要带多几个人哦!”然后她从吧台后面拿出一条还没有织完的围巾继续织着。  

  我们都笑着出了馆子,然后看到了对面酒吧招牌用Affair字体写下的一行白色发光字:  

  I'm never gonna say goodbye(我永远不会与你说再见)。  

  Cos I never wanna see you cry(因为我永远不想见到你哭泣)。  

  “走啦!”维琪把我拉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