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总有一人会踏着时光来寻你(十九)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岑岚

全文目录:这世上总有一人踏着时光来寻你——目录

我在寻那阵叫爱情的风—目录

前情回顾:这世上总有一人会踏着时光来寻你(十八)

chapter19

“是,阿姨。”

那位女孩清甜的声音朝着屋内回应着,身体侧开在一边,像主人一样迎接着另一位主人和我这位不速之客。

屋内有优雅的步态慢慢踱出来,似是觉察到屋外的不寻常。步子到了玄关,眼神才挑到了我身上。不觉一惊,而后又是一个温婉而慈爱的笑容。

许阿姨今天穿得很素雅,尽管身上还系着围裙,但那身羊绒针织衫内搭一件素色旗袍,还是显得很隆重,黑发卷卷的,做了定型,看起来是为生日细心打扮过的。

难道是为了迎接这位叫姗姗的重要客人?

我也对着阿姨笑,嘴巴特别甜地恭维:“呀,阿姨今天好漂亮啊。”

“哎,你可真是稀客。快进来。”

我像贵客一样被迎进来,身后的许家诺很自然地将把手搭在我的肩上。一点也没有避讳那位姗姗和许阿姨。

进了门,到了餐厅,见许叔叔正在忙着摆餐具。

见我们进来,亲和地笑了一下,对许阿姨说:“今年的生日过得热闹啊,我得加套餐具了。”

“你们不是一直都埋怨我不带女朋友回来的吗?”

许家诺说着就抬眼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那位姗姗一眼。她正在沏茶,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看来这个家她绝非第一次来。

许阿姨请咳了一下,带着责备的语气说:“家诺你这孩子也是,带客人来家里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姗姗知道我生日,早早就来帮忙了。”

这样的话听起来总让人感觉那位姗姗是这里的常客,而我倒确实是位外人。

她客气地递给我一杯茶,笑容温婉而妩媚,乍一看和许家诺还挺般配。

“谢谢你哦,你专门过来看我女朋友的吗?”

许家诺接过姗姗递过来的茶杯,笑嘻嘻地问她。

她也笑了一下,眼神停留在了我身上,悠悠开口:“家诺哥眼光真好,这位姐姐好漂亮。”

我回她一个很腼腆的笑容,并不急着开口。倒是许家诺倒迫不及待地要与我拉近乎。

“是啊,你都不知道,她在我们学校,走在人群中,没人觉得她是老师,都以为她是哪个系的系花。”

“家诺哥好福气呀。”

姗姗的声音挺甜腻的,一听让人的心都不由得一阵酥软。男生其实挺吃这一套的,但凡意志力薄弱一点,一般都受不了如此娇滴滴的女子。

“姗姗,你呢?还是忙着相亲吗?有没有遇上合适的。”

许家诺又使坏了,问起了不该问的话,他明知道姗姗今天肯定是许家二老请来的,而且是以准儿媳妇儿的身份相待的。他却依旧哪壶不开提哪壶,问起了女孩儿的终身大事。

“我最近报了一个英语班,没时间考虑这些。”

她垂下眼眸,淡淡地回答。听语气是有一些失落的。

“我们学校还有不少单身男教师,我会帮你留意的。不过,他们的薪水也就那样啦,你别抱太大的期望。”

许家诺还在继续说,压根就没有要转移话题的意思。而且语气也直截了当,最后那句分明是把她往物质女、捞女的方向靠。所以,我能看到她的脸上明显挂不住了,便伸手扯了扯许家诺的手臂。

“开饭了,三个孩子过来吃饭吧。”

许阿姨招呼我们过去吃饭,许家诺旁若无人地牵起我的手往餐厅走,姗姗静静地跟在后面。

今天的菜色很丰盛,许阿姨一定是认真准备过的。毕竟儿子好不容易回来吃饭,家里还有姗姗这位贵客的光临。许叔叔开了红酒,给我们三位女士一人倒了一杯。然后又开了红酒,说和许家诺小酌一下。许家诺将杯子挡了,说晚上要开车。许爸爸对儿子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不错,越来越绅士了。”

席间许阿姨很热情,不停地给姗姗和我夹菜。还问我们吃不吃得惯。也时不时提醒许家诺,要他看着我的口味给我夹菜。其实我不好意思告诉许阿姨,许家诺其实并不太了解我的口味,我们其实也没怎么一起吃过饭。

他还是挺会照顾人的,不知道是真想照顾,还是在家人面前做做样子。他会把鱼刺都一根根剃了,然后把鱼挑到我的碗里。还小声窃语地说:“鱼你应该吃的,味道还不错。”

坐在他另一边的姗姗,看到他这副模样,倒也不生气,淡笑着说:“家诺哥越来越会照顾人了。”

结果,许家诺倒也不避讳,立刻就笑着回了一句:“对她都不照顾了,那我也活得太冷血了吧。”

许阿姨也笑了,随即就对姗姗说:“家诺大概是越大越会疼人了。”

我只是一个劲默默地吃,许家诺看我吃得差不多了,又急着给我盛汤。还十分多嘴地说:“我妈熬的鸡汤你是喝过的, 所以你应该喝的惯啦。”

这时候免不了姗姗又要发表她的高论,酸倒不酸,但还是有点羡慕嫉妒的意味。

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了这顿家宴上的主角。风头赛过了寿星许阿姨和那位贵客姗姗。

最后,许家诺竟然还拉着我一起向寿星敬酒,还嬉皮笑脸地对自己的妈妈说:“天天逼着我找女朋友,现在我把逸然带回来了,她应该算是你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吧。”

我愕然,愕然我突然变化的身份。许阿姨也愕然,因为这个喝过她的鸡汤,吃过她的生煎包,从此就杳无音讯与她无来往的人怎么突然成了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姗姗也愕然,因为她今天来是什么身份明眼人一看就懂,许阿姨也是下了一番功夫撮合的,不巧竟然就碰上了我这个对手。

全场最淡定的人就是许叔叔,他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他压根就不掺合这档子事。

一顿饭总算吃完了,我们把碗筷收拾进厨房,就和许叔叔一起坐在客厅喝茶。姗姗帮着许阿姨在厨房收拾。不时有欢声笑语传出来,听着还挺和谐的。

不一会儿,许阿姨和姗姗从厨房出来,俩人又一起去了阳台,似在讨论阳台上种的花草。许阿姨还算客气,时不时就过来给我们续水,还从冰箱拿了水果削好切片拼成果盘拿给我们。我呆了一会儿,百无聊赖。就跟许家诺说要离开,许家诺知道我在这儿呆的不自在。就起身要送我。

我跟许叔叔和许阿姨告别,姗姗见我们离开,也急着要走。许阿姨却极力挽留,说你住的不远,晚一点再走。我的理解是她应该还有话和姗姗说。

我出了门,下了楼梯,就叹气似地对许家诺说:“哎,办错事了吧,没事干吗把我带到这里呀。”

他耸了耸肩,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也很无奈地说:

“我确实不知道我妈会整这么一出,真给我来个措手不及。”

“你和那位姗姗一定有故事吧?我看阿姨也挺喜欢她的。”

我继续笑着追问。

“这个也被你发现啦?”

他连撒谎就不会,就直接将这个事实和盘托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