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总有一人会踏着时光来寻你(二十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岑岚

全文目录:这世上总有一人踏着时光来寻你——目录

前情回顾:这世上总有一人会踏着时光来寻你(二十四)

那一声惊叹让我一愣一愣的,我抬眸看,是个胖乎乎的戴眼镜的男生,长得挺喜庆,眼镜倒让他稍显文气一些,但是还是看起来挺不和谐。

我确定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但他好像真的认识我。不然怎么可能一眼就认出是我。自认为我是那种长得很没有特质的人,不太容易被人记住。

许家诺将我拥得紧了一些,温厚的手掌轻轻地在我的肩际拍了拍,然后淡笑着对一众认真审视我们的人说:“嗯,这位就是我女朋友——林逸然。”

“林逸然,我和家诺都是一中的,跟你是实打实的校友。我高中就知道你,你怎么突然跟咱许哥在一块儿了呢?”

这兄台话里有话啊,但碍于这是一个对我来说如此陌生的场合,所以没有不礼貌到在这里去探究我的感情史。算是对我的一种尊重吧。

但随后一个女生一开口,这整个一屋子人的格调就瞬间给降低了。

“哟,私藏了这么久,这个终于肯拉出来遛一遛啦。”

这女声尖酸中带着些许的阴阳怪气,一句话转了无数次音。我不喜欢她这样的说话方式,但也不好评判。但是后面那句话可是赤裸裸的不尊重啊。什么叫拉出来遛一遛,溜什么?遛狗呢?什么人?能不能好好说话呢?

我强忍着心里的怒不可遏,不断提醒自己要注意风度。这可不是菜市场或大马路,我也不是可以随意撒泼的大妈。

“说话的这位是谁?如果我没记错,我好像也是第一次见您吧。”

这句话当然是出自我身边这位帅哥之口,水准太高了,一个脏字与难听的字不带,但却回的精妙无比。大致意思是说你不也是出来溜的吗?

女生瞬间怂了,低下头默不作声了,倒是她旁边的那位男生急急地站了起来,对我和许家诺说:“哎,我也就是换了个女朋友,咱俩也是很久没见了。”

男生个子很高,目测也是一表人才,只是这换女朋友的频率和找女朋友的水准确实让人有些不太认同。只是,他这女朋友也是第一次与我们相见,怎么就能知道许家诺是第一次带女朋友来呢。

“许家诺,咱俩住一个小区你知道吗?我碰到过你好几次,都没见过你周围有女人近身,后天听大培提起你,我还想着给你介绍我一姐妹呢。敢情你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呢。”

这是那个女孩儿的解释,我听了忍不住在心底偷笑。我想即使我现在没和许家诺走到一起,那位女孩儿的姐妹大概也不会成为许家诺的选择吧。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样聒噪又豪放说话还不经大脑的性格,能有多文静淑雅的姐妹呢。许同学会吃得消吗?

“嗯,她太难追了,我也是昨天才转了身份。”

许家诺的回答每一句都是那么给力啊,好像处处都给我这个不速之客留足了面子。我怎么没看出来他追了我很久呢。

“哟喂,那要恭喜你啦。今天的聚餐你可得买单咯。”

女孩子这是在替自己男友省钱吗?如果我没记错,刚刚在来的路上,许家诺接了几个电话都在告诉他今天是那个叫大培的男生请客。

“没问题,应该的。”

这句话圆满结束了这一话茬,我和许家诺终于可以和大家一样安心入座了。

一共七八个人围坐在一起,我这才注意到大家其实都是出双入对的。不觉心里又在想往常这种聚会许家诺都会来吗?如果来了,看着别人秀恩爱,他孤家寡人的会受得了吗?

除了那位伶牙俐齿的,其余两位女士都挺温婉的。他们小鸟依人地靠在男朋友身边,巧笑倩兮的样子也挺美的。特别是那位胖哥的女朋友,那叫一个娇小玲珑,瘦的跟麻杆儿一样,坐胖哥旁边,简直是一个如来佛和一个樱桃小丸子的差别。但是,爱情的荷尔蒙可是不管这些的。从言谈举止便可知,两人挺黏糊的。

菜是大培提前点好的,他叫了一声上菜,服务员就陆陆续续地开始上菜。一个桂花鱼的火锅,一个麻辣牛肉香锅,余下的就是糖醋排骨、白灼虾、肉末蒸蛋、香菇菜心、西芹百合几个荤素搭配的几个菜。

我唏嘘了一声,终于没有羊肉。许家诺突然把嘴巴凑我耳朵跟前小声说:“没有羊肉。”

这话分贝挺小,可还是不偏不倚地传到了坐他旁边的大培的耳朵里。

“呀,家诺一提醒,我才发现忘点羊肉了,冬天吃点羊肉好。”

许家诺这欲解释,他那女朋友倒也开始撺掇起来了。

“对呀,羊肉卖好贵的,我爸想吃,我妈还舍不得买了做。今天得让许哥破费一次。”

这一煽风点火,大伙儿都疾呼加一个羊肉煲。我则一脸苦逼地望着身旁的许家诺。

这顿饭因为加了个羊肉煲,大伙吃得格外尽兴。因为,羊肉一般只会在偏冷的季节才吃,据说吃了很补。所以,男男女女都大快朵颐。只有我,压根碰都不碰。

每次这道菜转到我面前,大家见我无动于衷,都会特别诧异地看我一眼,像看个异类一样。

“家诺,你女朋友不吃羊肉你还开口教唆没有羊肉呢。”

大培忍不住开口。

许家诺十分无辜地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庆幸没有羊肉,因为她闻不了那个味儿。”

“早说嘛,哎,害她没吃好。”

“我吃得挺好的,您点的菜很合我的胃口。”

我说着就看着周围的人笑了笑。

“你俩还挺合拍的,我记得家诺也不吃。”

这位是胖哥的话,对许家诺真的非一般的了解。似乎比我更加了解。难道难得许家诺还有这么一位贴哥们。

“喂,胖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不说和这位林小妹一个高中的吗?你怎么会认识她?是不是许哥那会儿就惦记上她啦?”

还是大培的女朋友,今儿个好像不打算放过许帅哥,是不是对他有朋友而女朋友不是她姐妹儿这件事特别介怀啊?

可是胖哥当然不会对好哥们的隐私暴露太多,一本正经地说:

“那倒没有,家诺那会儿忙学习,没时间谈恋爱。”

“你胡说,我就听大培说有个什么叫言言的,俩人可好了多少年吧。”

就是这句话,可把许家诺的老底全给揭开了。但全场却是一片静默。似乎,这早已就不是什么第一手新闻,而是大家早就知道的陈年往事。

谢谢还在看还在等的人,年底了很忙,所以更的慢。让大家久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