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总有一人会踏着时光来寻你(二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岑岚

全文目录:这世上总有一人踏着时光来寻你——目录

我在寻那阵叫爱情的风—目录

前情回顾:这世上总有一人会踏着时光来寻你(十八)

chapter20

“那你这么快溜走?还不赶紧陪陪那个和你有故事的人?”

我继续着刚刚的话题,语气淡淡的,不知不觉人都已经走出了楼道。

他轻轻拍了下我的背,突然很亲昵地将我拥在了怀里,这一举动让我措手不及。我深深看了他一眼,默许着他的这个举动。

是姗姗的声音从楼道里传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高跟鞋的噔噔声。

“家诺哥,捎我一程。”

我俩同时转身,只见她瘦小的身段儿风似地飘来了,那一头染成栗色的微卷长发全都顺势在脸颊,越发显得那张脸娇小可人。

家诺问她:“怎么不在家多玩会儿?”

姗姗回答:“还有瑜伽课。”

家诺“哦”了一声就去取车了,我和她站在小区的空地上相视一笑都没说话。

车子来了,我等着她先上了后排,我也准备紧跟着挤上去。却不料许家诺发话了。

“喂,你坐前面,我找你方便。”

我还是坐在了后面,不依不饶地,拿他这句话当耳边风。什么找我方便,开个车能有什么事?

“林姐姐,家诺哥是想你离她近一点。”

姗姗说完就笑着瞧了我一眼,她的美瞳让她的那双眼睛格外晶莹剔透,那就是传说中的电眼美女吗?

“坐后面我们还可以聊聊天嘛。”

我笑着附和,也只是附和啦,其实还真没想跟她深聊,不是因为可能是潜在情敌的关系,只是因为感觉我俩聊不到一个频道上。她是那种特别会察言观色的精明女子,而我这人挺不精通人际关系心理学的。

“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谁先追的谁?”

我知道她最终要挑起这个话题,这种话题最八卦,最不会冷场。一说出来就是一个浪漫唯美的感情故事。可是,她知道真相吗?我俩压根还没到那一级别,纯普通朋友好不。

“当然是我追的她,你不知道我第一眼见她就像中了邪似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分开了。不过,她其实挺难追的。”

许家诺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句句戳心,又句句窝心,跟演戏似的,台词都像提前排练过一样。

姗姗听得认真,我却无动于衷,似乎压根与我无关。

“哦,怪不得,在准备婚礼了吗?”

这话问的,我能说这是我第一次到许家诺家吗?

“快了吧,就等逸然一句话了。”

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到时候,筹备婚礼需要我帮忙就说,我认识好几个不错的婚礼策划师。”

姗姗说完就望了一下窗外,然后又补了一句:“瑜伽馆就在附近,你在下一个路口把我放下吧。”

她一会儿就下车了,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涌动的人群中,我不知道她背影下的表情是怎样的。是释然是纠结还是压根当许家诺秀的恩爱是个屁。

“戏演完了吗?许大明星。”

我揶揄他,眼神也顺带着很鄙视的样子。

“全是真心话呀。我对你是认真的,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不想听你瞎掰扯这些,说说姗姗吧,什么来路?是不是你前女友啊?”

“对,是我N个前女友中的一个。你还想了解些什么?”

他还是那副无厘头的样子,从来不介意自己背上一个花心大萝卜的罪名。许家诺这人就这点不好,他从来不介意把自己抹得很黑。

“没个正形儿,不和你说了。”

我一本正经地望向窗外,早早斩断了这一话题。他也没再说话,沉默了好一阵子。

大概觉得这种沉默太难受了,十分钟之后,这一话题也被他给接上了。

“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两家关系很好。仅此而已啦。你不会以为我真对她动过什么心思吧?”

“这可说不准,她挺好看的,瘦瘦的,挺娇小的,而且眼睛特别漂亮。”

“那是现在整容加手术的效果吧。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

他慌忙解释,一点也没和这个姗姗留足面子。连我听了都觉得挺心寒的。

“那现在就是很漂亮啊,有没有动心?”

我偏不饶他,故意将他往那条道上引。

“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知性一点的女孩子。”

他说着就停下了车,然后我猛然发现原来是我家到了。

我仓惶下车,生怕被街坊邻里发现有陌生男子送我回家,这样我那恨嫁的爹妈会不停地刨根问底,让我生不如死。

结果,许家诺倒好,压根就没有要走的意思。还说要上我家坐坐。

我不让,他停好车却拽着我不放,像个耍赖皮的孩子一样。

我没辙,只好拧着他一起上楼了。

进了门,敲了半天,才发现屋里没人,打老妈电话说俩人临时去朋友家吃饭玩牌去了,很晚才回来。我翻了半天包,发现我竟然没带家里的钥匙。

真好,没让他见着我爸妈。可也真怂,我这时候跟个流浪狗差不多了。难道重新折返回学校?

“我陪你回学校吧,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他说着就拉着我往外走,楼道里遇到几个大爷大妈,都跟看外星人似地看着我俩。

上了车,心情沮丧,我一路都没说话。他也配合我一路沉默着。

到了学校,我催他赶紧回家陪爸妈,跟他说再见。然后转身走了。

结果,他停好车,却又追了过来。赶在我开门之前堵在了我的门口。然后有些坏坏地问:“你确定你带钥匙了吗?”

我当然带了,家里的钥匙和学校钥匙一直是分开放的。我拿出钥匙打开门,他倒好乘机在我前面钻了进来。

“你问这话什么意思?知道我可能没带钥匙你还送我回来?”

我承认我是后知后觉,开了门进了屋才悟到他话里的意思。他的不怀好意展露无遗。

“你对面的邻居我一定会留宿你啊。”

他说着就将门轻轻带上,将我紧紧箍了起来,死死地紧紧地,生怕我会逃似地,然后薄唇轻轻逼近我的脸颊,带着挑逗又有些歇斯底里地问:“林逸然,你敢承认你对我没意思吗?”

各位感谢一直以来的催促,让我继续努力更下去。新文又开坑了,我会继续加油。

重磅推荐我的新文 我在寻那阵叫爱情的风—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