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折”

吃过晚餐,照例,勤劳的老蜜蜂洗碗去了,另一只勤劳的老蜜蜂,想躺沙发看看简书。

刚一躺下,嗬!好凉!

不得不吐槽一下家里的沙发:

我认为,沙发是家里最没用的东西,没有之一。除了贵,除了占地方,唯一的作用,就是令人葛优躺,一卧不起的结局,就是腰疼。腰不好了,连锁反应一大串:心情烦躁,抱怨,家务活不好好干,还要浪费人力物力财力去做按摩。所以,我对沙发深恶痛绝,正在酝酿着,把家里这套几年没用过几次的沙发断舍离,还未得逞——毕竟,家也不是咱一个人的不是!

又扯远了,回到正题——

真皮的沙发,夏天热,这个季节,真凉!一躺下,脚丫子冻透了,后背也发冷。这个阴冷的深秋,沙发一躺,令体寒的我顿感雪上加霜。

顿时不淡定了。这样的天气,没有炉火可温,不如,老两口,约个汗蒸去呗!

说走就走。佰乐堡,约起来!

惬意地洗个澡,泡个温泉,周身终于有了热乎气儿。常规项目,俩人约石海,让热乎乎的石头熥熥背,熥熥腰,最舒服。虽然是汗蒸馆,但是,真去蒸房,我是两分钟也坚持不了的。

安静地躺着,热乎乎的,脸上敷个面膜补补水,听着音乐,俩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天,挺美。原来,女人,是最需要温暖的。身体与心灵,都怕冷。

刚进来时,周围人还不少。躺着躺着,嘈杂没有了:孩子们都回家了,不再跑跑跳跳。刷视频的大妈们,大约也需要早回家上床睡觉了。偌大的厅里,似乎就剩我们俩了。美美哒玩自拍,在群里发图,试图把小王勾出来,未果。哼!无所谓!

躺够了,转换战场,去水上乐园。我去鱼疗,王先生去游泳。自诩泳姿优美,还自恋地让我拍视频发给小王,让儿子看看他的“风采”,真心自不量力。人家小王,游泳是科班出身,专业教练的爱徒,各种泳姿,那是如鱼得水般流畅与健美,你这?典型的狗刨式,就别班门弄斧了吧?

泡够了,游累了,准备打道回府。

不行,这个点儿,怎么有点饿?不甘心就这么回家,突然,想出去吃碗野馄饨。

啥是野馄饨?就是那种露天的,一个车子上操作,小桌子、小马扎坐着,眼巴巴看着老板现场包、现场煮,然后热火朝天趁热吃的。冬天的馄饨摊,还会有个简易的棚子,用来防风。外面寒风凛冽,棚子里热气腾腾,要的就是这个味儿!

传说中,西二路有家二十几年的野馄饨,誉满全城。不过,这家野馄饨已经开了店,虽然依旧生意火爆,却不是我想要的那个味道。记得以前市府东一街北头还有一家,不知道多年不见,还有吗?

半夜找食,不能独享,约一下老把两口子,答曰刚吃完大餐,吃不下。那就俩人开车走着!

王先生提议,与其去远处碰运气,不如就近,去看看重拾馄饨还开着门不?我多随和呀,去就去!拐弯吊角,终于停下车,却发现,店打烊了。

王先生又提议,水晶街?不记得水晶街有野馄饨呀,碰碰运气?结果,当然没有。

王先生说,不如,咱俩来个过桥米线?过桥米线,能吃出馄饨味儿?不行!

终于,找到一家,野馄饨,还有快餐小黄车,可我,愣是没相中,不吃。王先生很无奈:不就是一碗馄饨吗,会有多好吃?这现成的,又为什么不吃?你不懂的,感觉不对,不如不吃。回家吧!

快到家了,我说,冰箱还有馄饨吗?你煮一碗来吃?他说,馄饨没有,墨鱼饺子行吗?几乎,异口同声地,我们一起说:墨鱼饺子,能吃出馄饨味儿吗?

至此,我的野馄饨计划,全面夭折。

不行,哪天,必须要安排一顿野馄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