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噬魂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巍峨的青云山虽常年青葱翠绿,高耸入云,似乎不见季节之变换交替,却仍是在这时候显出浓浓暖意。

大竹峰,一小片嫩绿的低矮草坪之上,些许不知名的黄白小花在微风中柔柔摇曳,引来几只蜂蝶翩翩绕旋,旁边的青竹似是微笑一般静静守着脚下的融融春意,粗细不一的竹影在绿坪之上缓缓晃动,迷离着青草的眼睛。

灿烂阳光,熠熠春晖,竟是大竹峰上难得的好天气了。

在这草坪之上,一个圆胖的小身子在上面有力地爬动着,似乎刚刚五六个月大的样子,穿着开衫的淡蓝色小褂,精致的小扣别在衣襟之上,堪堪露出雪白的脖颈和脑袋;下面是一条白色包腿长裤,将他的小小身子覆盖住了大半个,脚下却是光着的,粉嫩的小脚丫在草丛之上微微蜷缩着,五个脚趾紧紧并拢,似乎划过的草叶将他弄痒了一般,时不时还伸开挠搓两下。

这孩子,无疑便是现今大竹峰上唯一的活宝张小鼎了。

不远处,陆雪琪清冷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温柔,默默注视着此刻在草坪之上奋力爬动扭转的小身子,明眸中的目光随着小鼎的身形缓缓移动,绝世的风姿在微风中更显得飘逸出尘。

小鼎这几个月来慢慢长大,也逐渐开始不满于屋内的小小空间,经常要挣脱父母的怀抱闹着出来,有几次甚至还向小灰张开两只肉肉的小胳膊,脸上带着少见的乖巧期待的表情,竟是要让猴子带他出去玩耍。今日早上听到外面莺鸣燕舞,竹林沙沙的声音,更是忍耐不住,一直在他美丽的娘亲身上挣来挣去。陆雪琪实在招架不住小鼎这等不罢休的劲头,只好轻拍了两下那个小小的脸蛋,将他带了出来。

绿坪之上,小灰和大黄不知何时也跑了过来,围着小鼎转来转去,大黄还用毛茸茸尾巴在小鼎身上扫来扫去,直惹得那本来兴致就已很高的孩子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小灰见状,眼中忽然闪出一丝狡黠之色,慢慢地将毛茸茸的爪子伸向怀里,似是要拿出什么宝贝一般。

陆雪琪远远的看着草地上的一人一狗一猴,淡然的脸上温和之意渐浓。近日,小灰和大黄不知怎么想出那么一个主意,经常跑到外面搞一些奇怪的东西回来带给小鼎,有时是怪异的树叶,有时是漂亮的小花,有时是青云上上很少见到的小动物……似乎是觉得小鼎的玩具不够多一般。幸而小鼎对那些物什并不十分感兴趣,往往看过两眼之后就仍在一边了,否则,青云山上不知有多少花草动物都要被这猴子弄到大竹峰上来。看现在小灰这情形,不知又要拿出什么稀罕东西了。

白衣女子静静望着不远之处,迎风伫立。丝丝秀发吹散开来,落在她的脸颊和肩膀之上,绝美的容颜显得愈发清丽动人。

只是,她的眼神随着猴子的动作渐渐聚集凝重,后来甚至有些肃然了。

只见小灰似是小心翼翼,又带着一丝犹豫不定,将手中的东西慢慢伸向小鼎,脸上还有一些期待,似乎很是希望能博得这小孩子的兴趣。

而它手中抓着的,赫然就是张小凡的“烧火棍”——噬魂!

张小凡自在大竹峰归隐以来,很少将这个曾经与他风雨相伴的贴身法宝带在身上了。一来他已放下尘世俗物,早已厌倦打打杀杀,且噬魂的凶煞之气太重,难免会反噬心智。二来,在大竹峰上的这种平和生活之下,也无动用法宝的必要。

噬魂乃是张小凡曾经无意之中造就的血炼之物,此刻似乎在小鼎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许久不曾活跃施展过的灵物此时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竟幽幽地发出一丝诡异的青光,带着一丝不为人觉的冲动和期待,自主地向小鼎靠去。

正在和大黄纠缠玩闹的小鼎也似乎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却发现小灰手中竟是握着一根正在泛着微光的黑色棍棒,比之前的花草虫鱼不知要怪异多少倍,一时玩心大起,眼中精光大闪,伸出手去。

手棍相接之时,一丝冰凉却又似乎焚身的触感霎时传遍了全身。

小鼎一时愕然,不及反应过来,一道白光闪过,生生将其手中的黑色棍棒打到了地上。

只见陆雪琪面容清冷,不知何时已然来到他的身边,带着一丝复杂难辨的表情,深深地看了地上的黑色棍棒一眼,又转而看向小鼎,见他似乎无事,面色才稍稍和缓下来。

小灰也是在当地愣了半晌,后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竟是难得的噤声了,好像已然明白自己做错了事情,只顾玩闹了。它悄悄将头转向此刻已抱起小鼎面色冷然的白衣女子,似是那张绝美的容颜让它望而生畏的一般,悻悻的又低下头去。大黄此刻也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氛,硕大的身子轻轻地在小灰身上蹭着,以示安慰。

“怎么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带着一丝关心和不解。

却是张小凡走了过来,手中还端着一个白瓷小碗。

他本是在厨房为小鼎准备午饭,不想回屋之后却不见人影,后来似乎隐隐听到这边有孩童的笑声,便赶了过来。

青竹蓝天,微风阵阵,淡淡花香,熟悉的一抹白色身影,还有她怀中的小人儿,让他的心里又淡然温煦了许多,甚至开始都没有注意到草坪之中的诡异氛围。

直到看见陆雪琪的清冷容颜和小鼎愕然不知所措的样子,他才脱口问出刚才的三个字。

陆雪琪看着眼前男子脸上略显担忧的探询神色,面上的清冷之色随即淡去几分,她轻轻抚着小鼎的额头,哄慰着此刻还不曾完全回过神来的孩子。开口道:“是小鼎……”

小灰不知什么时候已动作起来,将地上的噬魂捡起,像是要请罪一般,微缩着毛茸茸的脑袋,眼睛一眨一眨,将手中的黑色棍棒递给了它原本的主人。

张小凡听到猴子的动作,将目光从小鼎母子二人身上移到了小灰之处,却见小灰手里拿着自己许久不曾动过的“烧火棍”,心下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当年与田灵儿在幽谷之中发生的异变顿时在他眼前重现。

他连忙走向前去,一手抚向小鼎的身子,带着一丝焦急对陆雪琪道:“他没事吧?”

“只是碰到了,无碍……”

小鼎见是父亲走了过来,却迟迟不肯抱他,心中不悦,也忘记了刚才的怪事,挣扎着要往张小凡的怀里去。

张小凡见小鼎确实无事,稍稍放下心来。他一手接过小鼎胖嘟嘟的身子,一手将小碗递于身旁的白衣女子,对她微微一笑。

然后,握住那只稍显冰凉的柔软手掌,道:“回屋吧……”

陆雪琪的脸上稍稍动了一下,随即浮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映在那清丽绝尘的容颜之上,渐渐散发出一丝隐隐的温柔。

“明日,我便将它封存起来罢!”

不知何时,陆雪琪的耳边幽幽响起了张小凡的声音,竹林之处,一阵阵清风吹过,引来沙沙的竹叶声响,张小凡的这句话似低语一般悠远,但她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白色的清雅身影似是停了一下,但随即却是继续跟张小凡往屋内走去,不再有任何犹豫。

然后,她带着一丝更深的温柔,微微转头看向身旁的男子。

“嗯……”

小灰不知何时又跳到大黄的身上,“吱吱吱……”地叫着,示意大黄快快跟上去。

山峰之上,幽林之处,渐渐归于沉静,只剩满山的青竹在风中缓缓摇动,发出沙沙的声响。湛蓝如清澈湖泊的天空之中,偶尔飘来几朵棉絮一般的云彩,似是与这伫立的山峰捉迷藏一般,时而藏于深深的竹林之后,再不复出现,化为无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巍峨的青云山虽常年青葱翠绿,高耸入云,似乎不见季节之变换交替,却仍是在这时候显出浓浓暖意。 大...
    可可豆子阅读 155评论 0 5
  • 张小凡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来,轻揽过她的肩膀,丝丝熟悉的温暖自那张宽厚的手掌隔着雪白的纱衣传到陆雪琪稍显凉意的肌肤...
    可可豆子阅读 192评论 0 5
  • 最近看了许多的凡瑶文,又再次重温了青云志,越来越心疼碧瑶和小凡,我不喜欢书的结局,也不是很喜欢电视剧的结局,所以就...
    啊璃Fairy阅读 16,915评论 3 8
  • 大竹峰。 夕阳渐渐从天边坠落,橘黄色的晚霞在天幕之中连接成片,把大竹峰的竹子房屋也笼罩上一层薄薄的金色,安静而又慵...
    可可豆子阅读 140评论 0 5
  • 01 小孩喜欢看绘本,尤其是关于恐龙故事的。曾给他读过这样一个故事: 侏罗纪时代,在轰隆隆的火山爆发声中,一只小禽...
    王玬锦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