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捉弄

张小凡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来,轻揽过她的肩膀,丝丝熟悉的温暖自那张宽厚的手掌隔着雪白的纱衣传到陆雪琪稍显凉意的肌肤之上。半晌,张小凡的目光似是在这望月台上流转了一番,眼中带着一丝不明的情绪,似是穿透了岁月轮回与沧桑,又似是挣脱某种沉重而释然,缓缓地,他低头向身边的女子道:“夜凉了,回去吧……”

陆雪琪微微抬头,又转而看了看正在她怀中拉扯衣襟的小鼎,点头道:“好。”

竹声涛涛,月光如水,一抹蓝色的微光在望月台前霍然亮起,如秋水一般划过白色的月华,渐渐远去。

一时间,这个不知载着多少人间往事的悬崖之边,又如往常一般,孤寂的伫立着,对望着那似是在光泽世间众生却又稍显疏离的一轮圆月,静默无声。

如此静默,是在回首往事么?

只是,往事之中,又有多少是不堪回首的。

既然不堪回首,又何必再回头追挽呢?

不管是一时心有所触,抑或是一直念念不忘,那如云烟一般的往事,还是悄悄散于岁月的脚步之中了。

今日这白衣飘飘的女子,在这僻静的所在,回首的,又是怎样纷乱的过往?

那纷乱过往之中一丝倔强的坚持与守候,是这个还不谙世事的小小孩童永不会知晓的吧!

大竹峰。

炊烟袅袅的厨房之内,一股股香气自似乎已经沸腾的大锅之中飘溢开来,熏香了厨房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大黄和小灰似是也受到了这还不曾出锅的美食的诱惑,在厨房门口不耐的一圈圈的转着身子,还不时地探着脑袋往里面瞧上几下。

屋里的男子坐于灶台之前,熟练地将一根根劈好的竹片塞入灶膛之内,跳曳的火光映在他淡然温和的脸上,隐隐透着一种不易察觉的坚毅。

“小鼎,我们来打个赌,赌你爹今日煮的肉骨头是单数还是双数……”屋外,不时传来杜必书与小鼎的声音。

“才不呢,我娘说,小孩子家要学好……”

张小凡欲要填柴的手停了一下,嘴角微扬,淡然的脸上似有欣慰之色。

自小鼎会开口叫爹娘以后,大竹峰上的众位师伯,尤其是那好赌的六师伯,便整日更加不肯罢休的教他喊这喊那,这才两月的时间,这小家伙就如得师伯真传似的,能流利的说很多话了。

大竹峰一贯安静甚至有些沉闷的气氛,便因小鼎的能言而淡去不少。

“小鼎乖,六师伯这没有教你什么不好,咱们只是玩玩而已……”大竹峰厨房外的院落里,杜必书拉着小鼎刚刚会跑的身子,低声道。然后,他又将嘴巴更靠近小鼎的耳朵,眼角闪着一丝狡黠,用更低的声音悄悄道:“放心,你娘不会知道的……”

小鼎圆胖的身子愣了一下,胖乎乎的小手挠了挠自己的额头,小小思考了一番,然后,眼睛也渐渐亮了起来,小孩子爱玩的心性此刻一时大涨,道:“好,六师伯,那咱们怎么玩呀?”

“这个很简单,若是我输了,师伯就把我的法宝骰子给你玩上半月,但若是你输了------”杜必书脸上渐渐泛起一丝狡猾又得意的笑容,“你便要每天喊我二十遍师伯!”

“老六,你怎么好意思欺负一个小孩子呢!”郑大礼在一旁终于看不下去了。

“我看还不一定,六师弟打赌什么时候赢过……”

“哼,当初我和小师弟第一次打赌便输了,这么多年了,我就不能在他儿子身上重新赢回来……”杜必书站起身子来慷概激昂了两句,又低下头去,对着小鼎的坏坏的笑道:“小鼎,你是小辈,师伯让你先选,你选单数还是双数?”

小鼎晃着圆圆的脑袋,抬头认真道:“六师伯,不行,我爹说要敬爱长辈的,还是你来选吧……”

“小小年纪,还挺懂礼数……”杜必书笑着说着,全然无视周围几位师兄传来的怪异目光,继续道:“好吧,念你一番心意,师伯我就选双数了!”

“放心吧,小师弟锅里的肉骨头一定是单数了……”

“肯定是了……”

“…………”

何大智、郑大礼等人笑道。

“呸呸,师兄你们这些乌鸦嘴,这次我一定会赢的……”杜必书对众人不屑道。心里却早就暗暗得意开来,今日的肉骨头,是他一大早下山一根根精挑细选买回来的,至于多少数目,他自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意更是深了几分。

小鼎看着此刻兀自笑着的杜必书,晃着还有些不稳的步子,找小灰和大黄玩去了。

厨房门口,这一狗一猴仍在不耐地守候着,屋里飘出的香气让大黄一直伸着的舌头口水不断,小灰似是也受到了感染一般,挠着毛毛的脑袋时而跳到大黄的身上,时而又去扒挠厨房的竹门,嘴里还“吱吱吱”地不停叫着。此刻这两只嘴馋至极的活物一门心思只在那冒着热气的大锅之上,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小鼎晃着圆胖的小身子走到了它们身后。

“喂喂,馋狗馋猴子,你们让让,挡住我的道啦……”小鼎一只小手手扯着大黄的尾巴,另一只胳膊同时不停的拨开小灰的身子,嘟着小嘴,圆圆的小脸上带着不耐烦的表情。

“吱吱吱……”

“汪汪汪……”

这一狗一猴似也是被后面的小小孩童打扰到了,回头颇有些哀怨的叫了几声,但还是稍稍移开身子,给小鼎让开了一些。

“乖,待会我让爹多给你们几根肉骨头哈……”小鼎咧嘴笑道。

然后,他正准备走进厨房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眼珠快速一转,又转过身来,笑嘻嘻地跑到小灰身前,拉过它毛茸茸的脑袋,在它的耳边轻轻嘀咕了一通,还时不时向旁边不知所以的大黄诡异的笑上两下。

只见这猴子的眼中慢慢泛出一丝精光出来,还往厨房里正冒着热气的锅台看了几眼,连连点头,两只前爪不停地在胸前抓挠两下,做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哈哈……你别急嘛!”小鼎拍拍猴子的脑袋,作安抚状。

小灰似是听懂了这孩童的话,将视线从锅台处收回,又转过身来,向大黄雀跃地“吱吱吱”叫了几声,好不自在。

小鼎满意地看着猴子的反应,脸上带着明快的笑意,往厨房内走去。

“爹……”还未进屋,小鼎便忍不住喊了起来,脚下的步子也愈发快了一些。

张小凡刚刚把火熄了,就看见儿子呼喊着跑了过来。

“小鼎,慢点……”张小凡看着眼前这孩子还不甚稳当的步子,佯怒道。

小鼎似是对自己父亲这样的脸色并不畏惧,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减,他快走两步,一下扑到张小凡的怀里。

“爹,我想去找娘……”一个貌似有些委屈的声音从小鼎的口中发出,“我都快一天没见娘了……”小鼎微撅着小嘴,在张小凡怀里撒娇道。

张小凡微微皱眉,不知这孩子怎么今日突然闹着找雪琪了,他拍拍小鼎的后背,道:“小鼎乖,你娘待会儿就会过来和咱们一起吃饭了……”

“不嘛,刚才大智师伯教我背了一些口诀,我现在就要回屋背给娘听……”小鼎拉着张小凡的衣襟,不依道。

“那你背给爹听也一样啊……”

“才不呢,我就要给娘听……”

“……”

“好,好,我带你回去!”

张小凡抱起小鼎,脸上的宠溺表情之中似是有些无奈。

小鼎大喜,揽过张小凡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着道:“爹对我最好了……”然后,他将圆圆的脑袋转到张小凡的背后,眼睛朝门口趴着的猴子笑着眨了眨,脸上泛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夕阳西沉,渐渐坠落到山峰之下,只留片片灰红色的晚霞映照着半边的天空,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青云山也慢慢被这蔓延着的傍晚笼罩其中。远处,山色渐深,白日里的繁华逐一归于沉寂,晚风渐凉,一点点地传送着黑夜的气息。

尘世万家,也渐渐燃起了屋内的烛火。

大竹峰的厨房里,在一团跳曳着的烛火之下,杜必书正认真的数着锅里的肉骨头:“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

旁边的何大智实在忍不住,笑道:“老六,你都数了快十遍了,每次都是二十三根的!”

“就是,你就认输吧……”

“…………”

“奇了怪了,我分明就是买了二十四根的!”杜必书抬头不解道,带着一丝明显的沮丧和疑问,“难道是小师弟偷吃了?”

“呸!小师弟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你就不该打赌,输了还怪别人!”

“六师伯……”

众人正讨论间,小鼎的声音从厨房外面传了进来,似乎很是高兴的样子。只见这孩子此刻正在张小凡怀里挣着要下来,笑嘻嘻的喊着杜必书。陆雪琪跟在他们两个身后,平日清冷的绝美容颜看着此刻正闹着的小鼎,隐隐泛出一丝柔和之色,似是傲然的白色花朵染上了粉色的温度,少了一份疏离,多了一份尘世的温柔。大黄和小灰也随即闹着跟了过来,似乎比平时更要活跃一些,不停地在张小凡身边窜来窜去。

“呃……小鼎啊!”杜必书正数着骨头的手顿了一下,在脸上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回应道。

“六师伯,爹煮的肉骨头是单数还是双数啊?”小鼎见杜必书正在数着骨头,迫不及待道。

“啊?这个啊……师伯我还没数好……”杜必书吞吐道。

“老六,你都数了十遍了!”

“是啊,单数就是单数了,你就认输吧……”

“去去去,我杜必书还不至于输不起的,不用你们说……”杜必书有些懊恼着抬起头来,看向小鼎:“来,小鼎,六师伯的法宝骰子就由你玩半个月了!”

说罢,从怀里掏出一颗白色的东西,在手里不舍地掂量了几下,然后放到小鼎胖乎乎的手中,道:“说好的,只玩半个月哈,不要给师伯弄丢了……”

小鼎转过胖乎乎的脑袋,看了陆雪琪一眼,见娘亲似乎没有别的异样脸色,就得意的回过头来,笑嘻嘻的对杜必书道:“师伯,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保管的!”

“哈哈哈……老六,你以后还是长个记**!”

一番喧闹过后,大家皆靠长桌坐下,却迟迟不见宋大仁和文敏过来。

“大师伯怎么还没来啊,我都饿了……”到底是孩子心性,小鼎歪着脑袋忍不住嘀咕道。

“小精灵鬼,还以为你是想我了,却是想吃饭了啊……”一个敦厚的男子声音恰是在外面传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位身着浅红的文静女子,眉目清秀,微微带着笑容,正是宋大仁和文敏走了进来。

“大师伯,小鼎都饿了嘛!你们怎么那么慢……”小鼎见是宋大仁和文敏,不悦道。

陆雪琪轻轻拉过小鼎的胳膊,低声道:“小鼎,不得无礼……”

小鼎看着陆雪琪稍显严肃的脸色,小脸上顿时显出几分乖巧来,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悻悻的低下头去。

文敏见状,笑着走到陆雪琪身旁坐下,伸手摸了摸小鼎圆圆的脑袋,对陆雪琪笑道:“师妹,无妨,小鼎这孩子很是乖巧的……”

陆雪琪看了文敏一眼,淡淡笑了一下,不再多言。

文敏知她素日的性子,也不再多说。转而向桌上的其他人笑道:“今日我和大仁来的迟了,却是给大家带了个好消息呢!”

“师姐,什么好消息啊?”杜必书第一个抬头问道,全然不见适才输掉法宝时的沮丧。

就连刚才还低着头的小鼎,也忍不住抬起头来把目光转向了文敏,却又因隔着陆雪琪,不敢造次,只是乖乖的听着。

文敏看了杜必书一眼,笑道:“猜你就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这个好消息嘛,就是……”她微微停顿,看了一圈此刻正等待着的众人,又与宋大仁对视一眼,道:“灵儿师妹前几日生了个女儿,起名叫小萱,听说,可是漂亮乖巧的很呢……!”

“是吗,太好了……”

“师父师娘在天有灵,也会很高兴的!”

大竹峰的几位弟子争先道,就连张小凡和陆雪琪,也微笑着对视了一眼。

“爹,师伯们说的什啊?很好玩吗……”

却是小鼎在中间不知所然了,拉着张小凡的胳膊不满道。

“小鼎,以后有个小妹妹和你一起,当然好玩啦!”杜必书笑着道。

文敏稍稍向小鼎这边探了探身子,摸了摸他圆圆的脑袋,笑道:“是啊,小鼎,想不想去见见你漂亮的小妹妹呢?”

小鼎刚才原本不满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眼睛泛起了精光,伸着脑袋急急对文敏道:“敏姨,我可以吗,我可以出去玩吗?我听大智师伯说青云山可大啦……”

文敏听得小鼎这话,也不由怔了一下,想到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将近一岁了,还从未出过大竹峰,偏又是个贪玩调皮的活泼性子,也是难为他了。

她将目光从小鼎转向身边的白衣女子,低声道:“雪琪,过几日我去龙守峰看望一下灵儿师妹,虽说田师叔和苏师叔都不在了,大竹峰上却还是不能对灵儿师妹不关心的。要不,你也带着小鼎和我走一趟?”然后,她又深深看了一旁正满脸期待着的小鼎,道:“况且,小鼎这孩子,也该出去转转了……”

陆雪琪静静地听着文敏的一番话,又看向身边脸上似是有些委屈的小鼎,淡然的脸上也缓和出了一丝动容之色,她摸摸小鼎圆圆的脑袋,轻声道:“你可是想去?”

小鼎抬起头来,正对上陆雪琪美丽的脸庞,乖巧的眨了眨明亮的双眸,深深地点头道:“是,娘,小鼎想去……”

陆雪琪微微吸了一口气,不急于出言,却是将目光缓缓转向旁边的男子身上。张小凡似是也感受到陆雪琪的目光,与她对视了一下,微微一笑点头表示同意。

陆雪琪会意,嘴角稍微弯起,将目光收回,向已趴于自己身上的小鼎道:“好,过几日,我便带你一起去吧!”

“太好啦!娘最好了……”小鼎扬起脑袋,对着陆雪琪喊道,双目之中精光涌现,粉嫩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然后,他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乖巧地将身子靠在陆雪琪的白衣之上,试探道:“娘,我能带上大黄和小灰吗?”

陆雪琪似是对身边小人儿的反应有些无奈,收起了刚才怜爱表情,稍显严肃道:“这次不行……”

小鼎似是有些失望,悻悻低下了头,拨弄着两手的手指,不再说话。

陆雪琪知他的性子,也不再多言。

“小鼎乖,你娘是要带你去看妹妹,带上小灰和大黄会不方便的,日后,你哪天想出去玩了,再带上他们便是……”张小凡见小鼎一副失落的样子,安慰道。

“就是,小鼎,以后机会多着是,你不是饿了嘛?快快吃饭吧……”小鼎对面的何大智也是连忙哄道。

小鼎抬起头来,看向陆雪琪,像是要确认似的,开口认真道:“娘,可以吗?”

陆雪琪看着此刻满是期待的圆圆小脸,眼中闪过一丝疼惜怜爱之色,她伸手将小鼎往身上搂了搂,道:“好,先吃饭吧,众位师伯都等你了……”

“嘿嘿……恩!”小鼎得到确切回答,脸上重新泛起兴奋之色,转身趴在桌上吃起饭来。小小的脑袋里面却是想着:龙守峰是在什么地方呢?会不会有好玩的东西?妹妹,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