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承诺

大竹峰。

夕阳渐渐从天边坠落,橘黄色的晚霞在天幕之中连接成片,把大竹峰的竹子房屋也笼罩上一层薄薄的金色,安静而又慵懒。千年不曾消失的晚风将天边的云霞时而吹散,又时而聚集,万物变迁,却是辽远地静默无声。

“吱吱吱……”

守静堂外,大竹峰的一狗一猴正在门外的台阶上嬉闹玩耍。大黄硕大的的身子趴于最下方的台阶之上,伸着长长的舌头,哈哈的喘着粗气,毛色光亮的前胸起起伏伏,一条粗长的尾巴在身后弯曲的盘着,时而扫动两下,同时还抬起头来不断看向远处的天边,似是被这绚丽的晚霞所吸引,又似是等待天上会出现什么东西一般。相较之下,小灰便不像大黄那般安定了,只见这猴子一会儿跳到大黄的背上,吱吱吱地做嘻哈得意状,还不停地挠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一会儿又跳到大黄面前,龇牙咧嘴地做着各种鬼脸,似是在对大黄的无动于衷表示抗议。

这猴子不时发出的低低叫声,打破了大竹峰上一贯的安静。

“汪汪汪……”

大黄的身子却在这时在地上突然站了起来,抬着脑袋指向天空,两只眼睛直直的盯视着天边渐行渐近的两道剑光,嘴里不停地吠着,尾巴也开始不停的随着身子晃动起来,似是期待,又似是兴奋。

小灰正要对大黄做出一个新的鬼脸,却见这大狗不知何故躁动起来,不由也向天上看去。只见天上的两道剑光越来越近,正是文敏和陆雪琪带着小鼎从龙首峰归来了。

猴子眼中也是立刻明亮起来,咧着嘴巴一手指着渐渐昏暗的天空,一手还不停地拍着大黄的脑袋,“吱吱吱”地叫的更欢了。

空中的两道剑光渐渐减弱,盘旋着稳稳落于守静堂外。缓缓收起的剑光之上,两位窈窕女子的衣裳在风中起舞,勾勒出主人谪仙一般的身姿,凌乱的发丝也飘舞着静静散落下来,托衬出两张美丽的脸庞,迷离着隽秀的青山翠竹。

一张清丽温婉,柔和文静,一如轻柔绽放的粉色樱花;一张绝美清冷,不可方物,恰似孤傲绝尘的幽幽百合……

连绵的墨绿青山,似是一时失去了颜色。

陆雪琪轻轻挥开一只胳膊,雪白的纱衣之中露出小鼎的大半个身子,小家伙立马咧开嘴笑着要下地,看着门前不停叫着的一狗一猴,两眼放光,小身子更是不停地闹着要挣开娘亲的怀抱。

“大黄,小灰,我们找爹去!”小鼎的两只脚丫刚刚落地,就迫不及待地唤着一天不见的大狗毛猴往厨房走去。两只小手还不时的抓挠一下猴子或大黄的皮毛,微晃着小身子却迈着快速的步子。

“爹……爹……”小家伙不及进屋,就张嘴喊了起来。

这也难怪,小鼎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离开大竹峰,也是第一次离开张小凡这么久的时间,平时这小家伙是时时都要缠着那个宠溺他的爹爹的,今日将近一天不在,自是有些想念了。

陆雪琪和文敏相视一眼,微微一笑,无声地跟在小鼎的后面。

“爹!”小鼎刚走进守静堂门内,就看见张小凡早已站在厨房门口静静站着。此刻,这个男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束束晚霞的微光从他身后斜斜地洒到地上,柔和了他略显沧桑的脸庞。然后,他张开双臂,等待着小鼎跑进他的怀里。

陆雪琪静静地看着,那个夕阳之中慢慢张开怀抱温和安然的男子,那个欢笑雀跃着奔扑过去稚嫩幼小的小小孩童……

她淡然清冷的脸上,悄悄爬上了一丝隐隐的温柔。

文敏向身边的陆雪琪看了两眼,脸上亦是泛出一丝笑意,道:“师妹,我先回屋了……”

爹……龙首峰和咱们这里好不一样呢!

“龙首峰没有竹子……“

“爹,小萱妹妹好小啊,她都不会说话……”

小鼎已被张小凡抱了起来,歪着脑袋在爹爹的怀里不停的说着,两只眼睛似是也要抢着说话一般地眨来眨去。

张小凡笑着听着,温厚的手掌将儿子牢牢的托在怀里,时不时还“嗯”上两声,慢慢向陆雪琪走了过来。

天边的晚霞越来越红,带着最后一丝温暖将红黄交映的光线洒向世间,映红了这个美丽女子的脸庞和雪白纱衣,就连黑色的长发之上,也被镀上了一层茜色的光辉。

张小凡渐渐走近,微微一笑,无声拉住了陆雪琪柔滑稍凉的素手。

熟悉的温暖与触感,瞬时传遍了陆雪琪的全身。不知怎的,她忽然想到小鼎今日问她的那句话------“娘,是像爹疼爱你一样疼爱妹妹吗……”

这清丽的女子,反手握住掌间的温暖,长睫低垂,将素日里所有的清冷尽数收敛在氤氲的双眸之中。

“……爹,我今日还遇到一位林师叔呢!”小鼎不停地在张小凡的怀里讲着一天的所见所闻,开口道。

张小凡的身子微微一愣,脸上闪过一种别样的神情,却还是继续等着小鼎说下去。

“可是林叔没有抱小鼎,也不怎么说话……”似是又想到当时林惊羽的复杂表情,小鼎不满道。“娘说林叔是爹的朋友,可他为什么没有来过大竹峰呀?”

张小凡听着小鼎在怀里不断的说着,却是将头转向了身边的陆雪琪,低声问道:“是惊羽么?”

陆雪琪轻轻抬头,眼中倒映着张小凡此刻询问的目光,她微微一笑,道:“是……却不知小鼎与他是怎么遇到的.”

“爹,你认识那位林叔吗?”小鼎歪着脑袋,一只小手贴在张小凡的脸上,问道。

张小凡转过头来,将目光放在怀里的小鼎身上:“爹自然是认识林师叔的,当年我们还是很好的伙伴,也是……一起来到青云的……对了,你是怎么遇到林师叔的?”

“我当时玩的高兴,没看见路,差点摔了,是林叔飞过来托住了我……”小鼎回忆道,“林叔可厉害啦,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我身边的……”

张小凡看着儿子在怀里比划着的样子,笑而不语。

“可小鼎之前为什么没有见过他呢?”小鼎仍旧疑问道。

张小凡一怔,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儿子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这昔日的恩怨情仇,该如何在心底真正抹去,那个骄傲如他的少年,又该如何真正的放怀释然呢?而眼下,又该如何向这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道清其中的原委呢?

一时之间,他似乎又成了昔日那个不善言辞的木讷少年。

“小鼎,林师叔平日事务繁忙,又勤于修行,你见不到他也是自然……”陆雪琪见张小凡似是愣住了,便开口对小鼎道。

或许,这个男子的心间,亦是被触碰到一个敏感的地带吧?

流年往事,不知还有多少是不堪回首的……

“哦……”小鼎见陆雪琪脸上已有些严肃之色,乖乖应道。然后却是话锋一转,道:“爹,我饿了!”

张小凡不想陆雪琪简单的一句话就让这小家伙安定下来,又听到小鼎嚷着饿了,随即也是收回心绪,对小鼎宠溺道:“知道你玩了一天肯定饿了,厨房里饭都备好了,去叫众位师伯来用饭吧!”

“嗯!”小鼎从张小凡的怀里滑脱下来,喊上一直在身旁的大黄小灰,微晃着圆胖的小身子向不远处的一排房屋走去。

繁星点点,不见月光,整个大地全都被揽入黑夜的怀抱,静谧,幽然。

大竹峰守静堂内的弯曲小径,似是迷失在了这样的夜里,难寻踪迹。旁边的片片青竹,亦是静静伫立,不见婆娑的斑驳竹影,只听得沙沙的竹涛声声。

不远的几处房屋之内,隐隐闪着摇曳的烛火,似是点亮了夜的眼睛,为这幽静的漆黑世界凭添了几分远离尘嚣的安详淡然之气。

“大智师伯说话不算数,明明答应给我讲六师伯与爹第一次打赌的事的……”

小鼎的声音穿梭在这幽幽的竹林之中,似是带着一些不满的味道。

“小鼎听话,大智师伯是看你今天玩了一天,让你回去早休息的……”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随后道。

“我才不累呢,有娘带着我呢!是吧,娘?”小家伙依旧不满道。

“小鼎,听爹的话……”

黑暗中,陆雪琪摸了一下小鼎的脑袋,淡淡道。

张小凡无声的笑了一下,轻拍着小鼎的后背,宠溺道:“明天再听师伯讲就是了……”

小鼎在黑暗中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小身子突然在张小凡怀里挣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爹,你会不会飞飞呀?”

这时三人已行至屋前,张小凡一边用手打开房门,一边不解地看着怀里的儿子,道:“小鼎,什么飞飞?”

“就像娘和师伯们一样在天上飞呀……”

屋内烛光点燃,小鼎兴奋的小脸立刻闪现在张小凡的眼中,皓动的双眸微眯着,正等待着爹爹的回答。

张小凡了然,却是不急于回答,笑着将小鼎放在了床上。

陆雪琪轻走至床边,看了张小凡一眼,微微拉住他的胳膊,轻声道:“我来吧……”

张小凡“嗯”了一声,微微闪开了身形。

陆雪琪绕过身前的男子,又将小鼎揽在怀里,轻解他身上的小小衣衫。白皙的玉手,柔柔转动,灵巧娴熟。

“爹不说话,那就是会喽?”小鼎舒服地偎在陆雪琪的怀里,看着张小凡道,“……太好啦!那爹明天教我飞飞好不好?”

这小家伙眼睛直直地盯着张小凡,满满都是期待的目光。虽说从小他就经常见到陆雪琪和大竹峰的其他弟子御剑飞驰,但直到今日却才是真正体会到其中的妙处。

陆雪琪整理小鼎衣裳的手停顿了一下,将小鼎光滑的小身子摆正,微嗔道:“胡闹,现在还早……”

小鼎听得此言,小嘴微微撅了起来,似是受了委屈,眼睛巴巴地望着张小凡。

张小凡看着小鼎此刻的模样,知道他又要使出平日里的伎俩,却仍是走到床前,将一只手覆于陆雪琪的手上,微笑着用眼睛稍稍示意,然后对小鼎道:“你娘说的没错,你现在太小,等以后大了,再学不迟……”

“不嘛,我不小了,小萱妹妹才小呢……”小鼎见张小凡开口,胆子顿时大了几分,不依地摇着身子。

张小凡微微锁眉,抓住小鼎晃动的小身子,正色道:“听话,等以后你长大了,爹自然会答应你去学的。”然后,拖着小鼎躺在床上,继续道:“你放心,爹说话算数,别闹了,赶快睡觉……”

小鼎被张小凡按在了床上,又看了一眼陆雪琪,见这美丽的娘亲脸色如常,又见张小凡这次也不帮着自己说话,知道此事暂时是无望了。

但他仍不死心,张开小嘴嘀咕道:“好吧,不过爹不能像大智师伯那样哄我玩……”然后,又稍稍转头,向陆雪琪道:“娘,这是爹答应我的,你到时候不能反对啊……”

陆雪琪看着小鼎一副还不罢休的样子,心中一动。似是这坚持倔强的性子,还是更像他一些的罢!她眼里的清冷,渐渐化为柔情与怜爱,然后,微微弯身,抚着小鼎的额头,温柔道:“嗯,娘听到了,睡吧……”

小鼎这才满意的嘿嘿笑了两声,乖乖闭上了眼睛。

张小凡与陆雪琪皆是轻舒口气,对视一眼,相笑无声。

不想这小家伙却又突然睁开眼来,看着此刻站在床边相视的双亲,脸上狡黠地泛出一丝笑意,然后又开口喊道:“爹……”

张小凡一愣,连忙在陆雪琪身上收回目光,似是微带着几分尴尬,转过头看向小鼎:“又怎么了?”

“摸摸……”

小鼎撒娇道,一边还熟练地翻转过光溜溜的小身子。

张小凡会意,朝着小家伙温和地笑了一下,一边将微带醇厚真气的手掌覆于小鼎身上,沿着几处重要筋络慢慢游走,幽幽开口道:“乖,睡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