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花寒,不诉离伤

菩萨蛮·咏梅

宋 · 朱淑真

湿云不渡溪桥冷。娥寒初破东风影。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月夜清寒,沾染潮湿的云彩,凝滞在空中,倾不尽的寒,撩拨一桥清冷,早已数不清回眸的顾盼,早已看不清,轻烟笼罩,穿透东风的身影。一人独立桥头,静听桥下流水,发出长长的声响,河畔的梅,一枝枝正揉和着月光,发出沁人的香。

独爱这清冷卓绝的梅,就好似见了旧友,无不透着令人熟识的气息,花凋有人怜,人瘦为谁伤?早看遍了花谢花开,独自倚靠小小的寂寞栏杆,岁华空去,又有谁知夜深花寒,寂寂了远山。

夜色深,眸色深,微风拂过,清凉的月色,柔柔的灯光,流淌出一地的斑驳,轻摘一朵凝着寒露的花,低首轻嗅,闻到淡淡如风的香。如风般柔,却也如风般清冷,随着深夜的霜露,深深烙在心底,结了一层霜,寒流涌遍全身,触手可及,无不是冰凉的哀愁。

苍白的指尖,微微地颤抖,眼底闪过别离前的一幕一幕,执笔研磨,记下这无可言说的殇,不是为了谁,也不是等待谁,只是为了自己,一颗心的疲累。转眼花落随风,转眼人去楼空,爱恨皆在心中,可朝夕不改,也可瞬间幻灭,犹如隔世相忘,又望魂梦同君,我又该用一种怎样的心情去释然。

就如饮了迷魂汤的魂灵,游荡在无边的黑暗中,不知何处去,亦无法解脱,任凭百般挣扎,也逃不了被黑夜封锁的命运。爱恨别离的纠葛,困住了多少痴情儿女,苦等落日人归。说不清谁错,道不尽缘由,许是前世的债,也许是来世的缘,却错在今生相遇,徒添了一季离殇,一段未了的情。

总把相思掺入酒,爱把别离碾成尘,夜阑灯下,豪饮一杯,不感念,不伤怀,且用无言的沉默,来诠释曾经过往。道是无情不似多情苦,管他无情有情,伤与不伤,终归是会随风淡去,消散殆尽。

恨夜长,人心凉,往事成空,皆如一梦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