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摩智:一个被要更成功做控制的孩子(二)

其实如果按社会上通行标准,在人生道路上鸠摩智已算是很成功的了。身份有,财富有,名声有,武功也有。

他有身份。“大轮明王鸠摩智是吐蕃国的护国法王”,连保定帝都听说过他。

他有财富。他去拜见天龙寺,见面的一封信都是黄金做的,两个字,“豪奢”。

本因方丈从怀中取出一封金光灿烂的信来,递在保定帝手中。保定帝接了过来,着手重甸甸地,但见这信奇异之极,竟是用黄金打成极薄的封皮,上用白金嵌出文字,乃是梵文…封套抽开,里面信件也是黄金打造的…笺上梵文也以白金镶嵌而成,镶工极尽精细,显是高手匠人花费了无数心血方始制成。单是一个信封、一张信笺,便是两件弥足珍贵的宝物。

他有名声。

听说他具大智慧,精通佛法,每隔五年,开坛讲经说法,西域天竺各地的高僧大德,云集大雪山大轮寺,执经问难,研讨内典,闻法既毕,无不欢喜赞叹而去。保定帝也曾动过前去听经之念。

他有功夫。

不像木婉清、岳老三和包不同这些角色,出场亮相惊为天人,越到后面武功越烂,鸠摩智则是出场就极厉害,后来也厉害。我们看他最后一战对阵慕容复。

鸠摩智狞笑道:“你怎知我内息走入岔道?当真胡说八道。”说着左手一探,向慕容复面门抓来。慕容复见他五指微颤,但这一抓法度谨严,沉稳老辣,丝毫没有内力不足之象…鸠摩智喝道:“瞧在你父亲面上,十招之内,不使杀手,算是我一点故人的香火之情。”呼的一拳击出,直取慕容复右肩。慕容复飘身闪开,鸠摩智第二招已紧接而至,中间竟无丝毫空隙。慕容复虽擅“斗转星移”的借力打力之法,但对方招数实在太过精妙,每一招都是只使半招,下半招倏生变化,慕容复要待借力,却是无从借起,只得紧紧守住要害,俟敌之隙。但鸠摩智招数奇幻,的是生平从所未见,一拳打到半途,已化为指,手抓拿出,近身时却变为掌。

堪堪十招打完,鸠摩智喝道:“十招已完,你认命罢!”慕容复眼前一花,但见四面八方都是鸠摩智的人影,左边踢来一脚,右边击来一拳,前面拍来一掌,后面戳来一指,诸般招数一时齐至,不知如何招架才是,只得双掌飞舞,凝运功力,只守不攻,自己打自己的拳法。忽听得鸠摩智不住喘气,呼呼声声,越喘越快,慕容复精神一振,心道:“这和尚内息已乱,快透不过气来了。我只须努力支持,不给他击倒,时刻一久,他当会倒地自毙。”可是鸠摩智喘气虽急,招数却也跟着加紧,蓦地里大喝一声,慕容复只觉腰间“脊中穴”、腹部“商曲穴”同时一痛,已被点中穴道,手足麻软,再也动弹不得。

像慕容复这样的高手,鸠摩智真要动手,十来招就能了结,这种实力不下于萧峰。

这位老兄,以我们现在的人来看,三个字,“很成功”。但是问题,看上去一个很成功的人,却干出很多违背道德、良心的事情。

比如,作为一个国师,他能潜到王夫人家里偷小无相功;为得到六脉神剑谱,他先去骗,骗不赢就抢,抢不到就把段誉抢走了,再逼他写剑谱,段誉不从他竟威胁要把他直接烧死;下棋的时候他趁人之危,用心理催眠的手法,险些暗算了慕容复和段延庆;他后来挑战少林寺,与虚竹较艺的时候,最后竟然用刀来暗算,让旁观者直摇头。这种事情干得着实不少。

鸠摩智武功尽失后,他回忆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坐在污泥之中,猛地省起:“如来教导佛子,第一是要去贪、去爱、去取、去缠,方有解脱之望。我却无一能去,名缰利锁,将我紧紧系住。今日武功尽失,焉知不是释尊点化,叫我改邪归正,得以清净解脱?”他回顾数十年来的所作所为,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又是惭愧,又是伤心。

整体看来,鸠摩智为达目标,一直都是不择手段,为什么?

是什么力量在驱使他不停地在追求更高的目标?是什么力量让何无法享受当下的幸福,而把目标建在更高更远更强呢?

由此我们来猜测一下,他可能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童年。

旷智勇老师:身心灵导师、完形心理治疗师、好睡堂道主、长艺资讯联盟董事长。 二十年来,师从数十位顶尖西方心理学大师,印度静心导师、道家内丹师父、佛家禅师及中西医大家。致力于体证及推广以道家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佛家自观自 在、慈悲为怀的生命态度为本,心理学及医学的身心调整方法为手段,帮助自己及有缘人以最当下的方式,经营好家庭、事业,迈向身心灵的健康。

更多家庭教育类资质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华夏上善若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