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诗和远方,离家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高晓松


2008年,在我蜗居一个北方小城市,工作满一年的日子,我终于积攒了一搏的勇气,决心去上海。

临走那天,我坚持不让父母送,手里是简单的行李箱,背上是一包我精选出来要带走的书。书很多,有在学的网络编程,有《汪国真诗集》,甚至还有一本英文字典......还记得那沉甸甸的感觉,让我的双肩有一些吃力,如同当时的难以言说的心绪。

我转过头,身后的故乡已经一片白茫茫,那熟悉的村口路上,两个黑点在纷纷的雪花中久久矗立。我停下脚步,使劲的挥挥手,不知道他们布满血丝的双眼是否能清晰的看见。这是第一次,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人了。

后来,辗转3个多小时,从县城到省城,再到朋友住处,拿回那张打折的车票。一切安顿妥当,拥挤的候车大厅,我坐在一个角落,稍稍的裹紧衣服,抱着行李,在四周一片喧嚣中竟然熟睡,没有丝毫的防备,因为眼中所见,就如同心中净土,无需色彩。

当我朦胧中醒来,看着绚丽的灯光,柔和的照在每个匆忙的脸上,久违的理智猛然恢复,匆忙的检索,从口袋中着急掏出的车票。时间已过,我要坐的车,就如同生活中许多的人和事,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悄然离去,只留下自己茫然若失的身姿,不愿相信。

那天,我重新买了一张车票,花掉了原本计划充当生活费的钱。而估摸着错过的那班车,到达上海的时间,着急的摁下了,浏览了无数次的发送键,那是我当天给父母的第二条短信:

爸妈:我已经到上海 ,路上一切均好,有朋友接,会妥善安排住处,放心,勿念!

那是第一个我离家的晚上,睡不着,心中反复的默念一首诗,因为总感觉,那是为我量身定做:

我背起行囊默默去远方

转过头身后的城市已是一片雪茫茫

我不想再过那种单调的日子

我像是一条鱼生活像鱼缸

我不知道远方有什么等着我

只知道不会是地狱  也不是天堂

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自己的命运就握在自己的手掌

我不希望远方像一个梦

让我活的舒适  也活的迷茫

我希望远方像一片海

活也活得明白

死也死得悲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