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巷》| 3.真正的离开都无声

字数 2300阅读 76

简书接文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文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文/素沙


炎热的夏天,树上的知了在热浪中一声一声有气无力的叫着,树叶被烤的蔫蔫的耷拉着,似乎要准备随时飘落一样,马路上的人们行色匆匆,每走一步都咧一次牙。深处的那个上了年纪的小巷子,算是凉快的地方了,所以,到了中午以后,也是人聚集最多的地方。

在躺椅上打盹的老爷爷旁边,两个小孩手捧着一本书,摇头晃脑地朗读着,在他们的旁边,两个半西瓜散发着浓浓的甜味,在偶尔照射下来斑斑点点的的阳光下,熠熠发光。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噗嗤,噗嗤…每读完一遍,他们就吃几口西瓜来犒劳下自己。

“董帅,你为什么要选择这首诗来作为我们参赛的诗句了?

“嘿嘿,这你都不知道,还当三好学生了。”噗嗤,噗嗤,“哇塞,这西瓜好甜啊。”

“快说,别卖关子了,又想挨打是不是?”

“依一,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老是动手动脚的好不好,我表哥说了,女孩子要温柔、简惠,要不然嫁不去的,哈哈哈。”

啪,“叫你多嘴,嫁不出去关你什么事?还好意思买关子,那是贤惠,好不好,不懂就不要乱说。快回答我的问题,要不然再给你一巴掌。”

董帅捂着被打的左胳膊,嚼着满嘴的西瓜,汁液从嘴边留下来,急忙挪开手用手背擦了擦,“你这左撇子手劲倒是不小,诺,你看都留下印了。那也是我表哥说的,他说咱们诗词大会的那天正好是七夕,而这首词就是完全关于七夕的,所以,在诗词大会上背诵这首词,那是很应景的,肯定能拿到第一名。”

“七夕?什么是七夕啊?”

“牛郎织女的故事你听过吗,不知道了回家问你姐去,七夕的故事就是根据牛郎织女来的。我已经和木平约好傍晚骑车去玩了,我先走了。”董帅呼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也不顾旁边睡觉的老爷爷和地上吃西瓜的依一,抱起他的半个西瓜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依一也跟着站了起来,一手抱着西瓜,一手擦着嘴。“你不背诗句了吗?是不是又想拖后腿?”

“实话给你说吧,这首词我早就跟我表哥学会了,今天也就是陪你背诵背诵,别忘了,我虽然不是三好学生,但至少语文成绩可是次次优秀噢。”董帅扬起眉毛,得意洋洋的说。“你自己再朗读几遍,然后问问你姐关于七夕的故事,了解故事后会对背诵很有帮助的,我明后天再和你背诵几次,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我也想去玩。”依一瞪着眼睛嘟哝着。

“你别忘了你是女孩子,要---贤惠 ,哈哈哈,这是你说的啊。”说完董帅就坏笑着噔噔地跑开了。

被树叶切割成斑斑点点的阳光下,依一的大眼睛瞪得的更大了,撅着嘴,看着那个少年消失在巷子的转角处。

董帅和依一是邻居,从生下来就住在这个巷子里了,因两家离的较近且只有依一是女孩,所以,自然地,依一就和董帅天天在一起玩了。这依一虽是个女孩子,但是性格却和男孩子很合得来。孩子之间玩经常会有小孩欺负小孩的情况出现。在这个巷子里,董帅经常欺负别的小孩,而依一,则经常欺负董帅。

他们都上小学二年级,还是同班同学。因为有润五月的关系,所以,这年学校组织的诗词背诵大会就恰好安排到了七夕这天。两人一组为单位进行比赛,于是,他俩就自然而然的成了一组。

在比赛的前几天的每天晚饭过后,董帅都会和依一准时的在一起朗读背诵秦观的那首《鹊桥仙·纤云弄巧》,他们的爸爸妈妈也很诧异,两个平时都是在《新闻联播》开始之前,抱着遥控器不肯撒手看动画片的人,最近怎么了?他们更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会背诵这首词。他们懂吗?

比赛的前的最后一天,董帅和依一练习背诵完后。依一对乐呵呵的董帅说:“我问我姐了,关于那个七夕的故事。”

“啊,这样呀,她怎么给你说的。”董帅楞了一两秒,显然,对于依一说这样的话,他没有预料到。但他问完后就后悔了,因为他知道,依一是不会给他说的,因为他太了解依一。

“和你知道的一样啊。”依一看着木讷的董帅,举起手来便要打他,“你是不是一直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想套我话了?嗯?是不是,说!”

“切,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董帅拨开依一的手。“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是展现我们成果的时候了,好好加油噢。我走了。”

看着低头匆匆离开的董帅,依一什么也没说。

若干年以后,董帅经常会梦到这个晚上,梦里他对依一说了很多很多的话。那只是他想出来的一个场景吧,那是一场梦,却告诉了自己对于依一的真真切切的感觉。

第二天的比赛,完全是他们预期的那样,进行的异常顺利,他们真的拿到了第一名,以至于,当他们被带到领奖台上时,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第一名。

拿着手里的奖品,董帅擦了擦脸,揉了揉眼睛,对着欣喜若狂的依一说,“看吧,我就说吧,现在相信我了吧。”

“哼,看把你厉害的,这也是我预期的事情。”依一依然是不依不饶的,只是涨红的脸认真的看董帅时,眼里多了坚毅的神色。

成绩优异的依一又拿了第一名,爸爸妈妈自然是高兴的。特意为她买了她之前想要很久的玩具,但这次依一却很兴奋,所以,到了很晚才睡着,嘴里叫着董帅的名字。

所以第二天依一起的很迟,快中午的时候,她蹦蹦跳跳地去找董帅玩,可是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回应。

“哎哟,这不是依一吗?”王奶奶提着菜上来,看到正在敲门的依一,“你不知道吗,董帅他们搬家了,今天一大早就走的,一个大货车停到巷子外面,下来了很多人,没几次,就搬完了,我也是早上起来溜达,看到的,董家人看见我,也没打个招呼就走了,哎,我还想问问咋回事了。车就一溜烟不见了。”

依一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神呆呆的,王奶奶还在说着什么,但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慢慢的,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那首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未完待续。

《巷》成员:红缨  默默喜欢你  素沙

《巷》目录:目录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