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灵传说 (27)

                                                          殊死的恶斗

血灵传说目录
血灵传说(26)

07_副本.jpg

站在浊溪的岸边,大风颤颤,连附近的石头都在东躲西闪。远处的竹筏行进得缓缓。朝阳已经出现,而对方的火把仍在闪。浊溪的水让死人帮感觉到了艰难,浆划得跟屎壳郎推粪球一样的慢。
“神经病啊,天都亮了,举着火把干嘛!”王野遥遥地望着。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队伍,确定他们没有举着火把,没有发神经。确实没有举,这支队伍一路赶过来都没有举火把。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啊,大哥!天都亮了,举着火把是干嘛啊,照他们的猴屁股吗!!”冯冰在一旁说,声音也不小,甚至想死人帮的人也听见。
众兄弟一阵阵地笑。
“闭嘴,冯冰!杀人还要笑!你是不是吃饭的时候,还想着玩女人啊!”王野有些怒了,不过敌方的样子,确实让他搞不懂。
冯冰立刻把嘴巴闭得紧紧的,跟两块叠在一起的岩石似的。
众兄弟也都缄默了,不过还是有几个人在偷笑,没有发出声音,但是表情有些忍不住了。因为王野刚刚的话的提示。
“大哥,笑笑也无妨,是不是从疯人院抓来的一群疯子啊,充数的。或许是吃饭都用手抓,手脚都分不清楚的那种。”冯冰说,也看着远处。
两军都在视野范围之内,王野的队伍当然没有退缩,而死人帮的队伍也莫名其妙地当然没有退缩。
“确实,今天的死人帮让人搞不懂。登陆地点,登录时间,还有这支神经质的队伍,莫名其妙出了变化。是不是查钟的馊主意。或者真的是,因为今天的天气,有点变了??”王野抬起头看天,没有云朵,风很大,朝阳慢慢升起,也没有其他的变化,也就只有这点变化。
“这个就不知道了。查钟砍人不行,战略不行,硬是成了他们的头头。连搞女人都不行。”冯冰说。
对方的竹筏只有一里左右的距离了。
众兄弟又是一阵笑,不过没人管了。
“他娘的,谁给我报的人数!”王野转过去,冲着所有兄弟大吼。
“我啊!”冯冰在旁边讷讷地说,然后看过去。
对方的竹筏排得很密,前方只有五支,而后面密密的全是。过了一秒钟,冯冰才看清楚,有五层,一共二十五支竹筏。而且一直都保持这个阵形。浊溪一路曲折,游个泳洗个澡还好,要保持这样的阵形逆流而上,是相当难的。
“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冯冰说。
接着,众兄弟才看清楚了对方的阵形,不禁引起一阵小小的慌张。
“你是怎么报告人数的,冯冰!”王野瞪着冯冰,眼神就像一把砍刀。
“估计一共有两百人,大哥!”冯冰只能在此时再次报告人数,补了句:“应该是全部,没有后援,没有增员,没有伏击,没有游击。”
全乱了,王野在心里大叫。
血灵山这边只有四十个人,而对方有两百人左右,一打五,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左脚一个,右脚一个,还多一个。
“他娘的!”王野恨不得把冯冰的皮剥了。可是他现在只能想办法把死人帮的皮给剥了。
众兄弟里面有小声的交谈声,冯冰只能沉默。
“马上给山顶的看守发信号。”王野吼,似乎是对渐渐靠近的死人帮吼的。
“是,大哥!”
冯冰拿起自己的半圆钝刀,借着朝阳的光芒,朝山顶连续晃了五下,动作做了三遍。
然后山顶摇了一下黄旗。
“大哥,三弟应该马上就到。”冯冰说。
对方的竹筏只有三百米不到了。
“所有人准备!!”王野大吼。
“是!!!”众兄弟吼道,气壮山河。
“血战到底!!!!”
死人帮的竹筏离岸边还有五十米左右,相对位置停住了。而桨的还在用力划,为了相对静止,样子看上去颇为神经。
“查钟,有什么遗言尽管说吧!”王野说。
两军头头阵前对话。
不知道什么原因,死人帮从来不用弓箭,也不用投枪。而血灵山不用,是因为老四刚来的时候,说那是女人用的,后来就不用了。而胖墩也因此不用了。
“王野,我死不死还不一定呢。可是你今天死定了。”查钟说,站到最前面。一身白色的衣服,颇像个拿柳叶刀的医生,或者拿手术刀的刽子手。眼大眉粗,使一把剑,剑身和他的臂展一样长,宽三指余,剑身一晃,能让人白天就看见月光。剑身上有很多镂空的花纹,各种奇兽。而王野只是认为那是为了减轻剑身的重量,这么重的剑,拿着都费事,何况还要舞来舞去。除了查钟自己,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
那把剑,一般称为“昼月剑”。
“大哥,还有四分钟不到。要不拖拖??”冯冰贴近王野耳边说。
“大白天的,举什么火把,照你屁眼啊!”王野又吼道。
“照你的白骨!!”查钟阴险一笑,然后剑一提,说:“冲!”
“血战!!到底!!”王野也发命令了。
竹筏刚刚搁浅,死人帮的人统统跳下竹筏。而血灵山的兄弟选择了留在岸上。因为他们从来只在浊溪里洗澡和游泳,就算血流进了浊溪里,也从未在战斗的过程中脚踏进浊溪的水。
打了十秒钟,王野才觉得晦气。真他娘的遇见了从疯人院里面抓出来充数的了。死人帮的人显然没有来全,好几个熟悉的面孔根本没有看见。而且也不可能增员之类的了,应该是在死人帮的山里养伤,再不然就是为了延续后代。
这群人,居然连刀不会用。举火把的依然举着火把,火把就是他们的武器。划桨的依然划桨,船桨就是他们的武器。拿刀的还不足十个。
不过死人帮的人也没有疯到不识人的程度,十五个人把王野团团围住,十个举着火把的,还有五个拿桨的。五根船桨,三根被王野用拳头震碎,一根被打飞,另外一根被王野用尖头棒对穿,木头对木头,却不像是木头对木头。
尖头棒不喝血怎么成??
蛀虫了怎么办!!
不过一不小心,王野的右肩膀后面被烫了一下,衣服没有破,皮肤只觉得暖了一下。然后这十五个人,不到三十五秒的时间,八个被一棒穿喉,五个被攻破牙关,刺穿咽喉,有一个被刺穿后脑勺,另外一个从前额刺进去,脑浆都被挤出来了。
不过王野发现了一个陌生面孔,此人也是使一根木棒,不过准确地说,是木管,中间是空的。那木管来去如风,眼不急的人会以为只是空拳打斗。此人一米七五左右,体格健硕,反应敏捷,只是门牙是龅牙。
那木管一见人血,就发出声音,宛若长笛般的声音,颇为动听。
可此时的王野只觉得那声音刺耳。
难道和尖头棒的材料是一样的??不可能啊!!尖头棒的硬度是不可能钻空的。把尖头棒交给王野的人说,尖头棒是在江心底的巨石下面找到的。
王野得到尖头棒的时候,它就已经是一根木棒了。
为了把木棒磨尖,王野安排了血灵山的八个力士,每个人每天用全力磨三个小时,半年才完成。
这怎么可能呢!!
那人始终缠着冯冰不放。能够削铁如泥的半圆钝刀砍不下那根木管的一点木屑。
王野赶紧过去和冯冰合力拼他。
真是奇怪了,一个人跟一个人打,是一个人跟一个人打。两个人跟一个人打,还是一个人跟一个人打。
这是哪门子功夫?!!
赵一奇、王二大、李三友还有钱四错已经杀狂了,血浆都给他们洗脸了,除了牙齿和眼睛,整个脸都是红色的,衣服也被血浆浸透了。
这是好事,不知道是一群疯子,却原来真的是一群疯子。
那个龅牙的功夫一般,但是王野和冯冰一起,就是斗不下他。招式的漏洞颇多,而且进攻的时候丝毫不去防守,跟没练过的二小子没什么区别。可是当王野瞅准他的漏洞攻过去的时候,他这个时候才慌慌张张防守,看起来真的是慌慌张张的。
可是每次都防守成功。
二十分钟过去了,对方的人已经死了过半。可是王野,冯冰和那个龅牙,三个人都没能让彼此受伤。
王野只感觉龅牙的动作相当快,不是一般的快。但是快只在他出手的后三分之一,开头只是慢慢提速。
王野恍惚间有种错觉,在和一个痴呆打斗。
可是龅牙明明不是痴呆。
而龅牙的发力也奇怪。按照王野的练习习惯,一旦实战,只在最短的时间爆发出最大的力量就行了。
可是龅牙不是。
龅牙只在最后的五分之一才发力。和速度一样的,开始稍稍用力,然后逐渐增大力气。
这是什么功夫??
体格如此健硕,怎么会采用这样的发力方式!!
不应该啊!
三人继续混战。冯冰和王野试过多种战术,两人紧挨在一起,同时进攻,不行!两人在他臂展拳头稍前的位置,两个人组合成为了个摆拳阵,一样的,不行!两人还前后夹攻,龅牙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乎,或者准确地说,是皮肤上面长了眼睛似的,尖头棒一触到他,还没有喝到一滴血,那人一个转身就闪开了,还是不行!!!
死人帮的人已经被杀了大多数了。只剩下查钟,和这个龅牙,被不到二十个死人帮的人挡在前面。
“怎么办啊?”查钟再一次六神无主了,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六神无主了。
“屁!!!”龅牙憋出了一个字。
查钟翻翻白眼。
“杀??”冯冰问王野。
“杀一个留一个。杀两个,留一个。”王野说。
死人帮的人转身就跑了,直线赛车的速度。只是慌张中没有顾上竹筏,而竹筏可以顺流而下。
血灵传说(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血灵传说目录血灵传说 (17) 众兄弟都做自己的事。大伙儿都以为所有的事情已经结束,王野已经颁布命令,而从来没有人...
    李一十八阅读 47评论 0 0
  • 血灵传说目录血灵传说(5) 第二天,朝阳跳上地平线,阳光照射着世间。山中的鸟不停地婉转,这个枝头叫唤,那个枝头叫唤...
    李一十八阅读 48评论 0 0
  • 如果需要原文档(因文体限制,部分表格无法呈现)请联系QQ1769090563 本文由中医仲景协会整理收集 《内经选...
    陶墨阅读 16,337评论 0 26
  • 引子 公元1771年腊月初一。 京城大雪。 城中百姓都沉浸在新春的喜庆气氛中。 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沙漠里的海绵阅读 8,663评论 2 10
  • 早上起来拉筋 午餐是湿炒番茄蛋米粉 晚餐吃了一碗饭和菜 真的好难节食,以前是怎么做到的?! 无氧运动加有氧运动45...
    爱跑步的猪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