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灵传说(6)

                                                        想喝鸡血了

血灵传说目录
血灵传说(5)

A006_副本.jpg

第二天,朝阳跳上地平线,阳光照射着世间。山中的鸟不停地婉转,这个枝头叫唤,那个枝头叫唤,好像要唤醒血灵山的沉眠。可是血灵山一直都醒着一年又一年,只等有缘的人让它站上新的高点,将云层戳穿,和太阳肩并肩。风呼呼地,却给人的感觉很软,仿佛熟悉的被单,仿佛亲人手掌里的温暖。
冯冰打起了呼噜。冯冰刚刚才睡着,折腾了一晚上,能安静一会儿也不容易。
木森笔直地站在门外。所有的看守中,就他一个人特殊一点,倒不是因为曾经被大王叫过老四的,只是因为他手里没有任何武器。随便哪个看守,手中都有一柄长枪,在这这里呆长久的,还会在腰间别一把匕首,匕首一掌宽左右,别在腰间不容易察觉,而且用起来也顺手,抽出来给人的心口一刀,也就是眨眼的功夫。
但是,血灵山这么多年了,在山里还从未有人因为仇恨而动过手。
冯冰的呼噜声极其刺耳,不是因为声音本身刺耳,而是因为对比。一晚上都没有呼噜的声音,天都亮了,太阳都出来了,这会儿却打起呼噜来了。
木森几次回过头去看房间里面,却被厚实的窗户纸给挡住了,白色的窗户纸像是用一无所有回答他的烦躁和无奈。而窗户的木条更像是竹简,只不过木森在它面前忽然变得不识字了。似乎世上本无字!
周围都渐渐地热闹了。没有任务的时候,山里面干什么的都有,早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散步的,跑动的,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吃早饭的。只不过血灵帮的人有些是不吃早餐的。有的人是吃午餐和晚餐,有的人是吃午餐和夜宵,总之,这里的进餐是按点的,但不是有规律的。而八个厨子总是忙绿着,分成两个班,确保血灵山的人只要饿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饿了,到大厅就有吃的。
“啊——!”木森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燕艳爬下床,木森耳朵灵,但只听见了掀被子的声音,然后一切都是无声的,穿衣服穿鞋都是没有声音的。木森侧耳细听,连脚步声都没有。
门忽然一下开了。
木森吓了一跳,人蹦了一下。
“干嘛!”燕艳瞪着他,不知道这个看门的搞什么名堂,开个门都这么大惊小怪的,难道还没有见过女人开门?!或者只是因为胆子太小,被吓着了。这么小的胆子,进血灵帮干嘛?!干脆喂野狗得了。
“啊——!”木森继续打了个哈欠,装腔作势的,说:“有点困了,被吓醒了。”
“哦,那就好!”燕艳说。不管木森说的是实话还是谎话,至少说明这个看守还是有点脑子,不至于真的被野狗给叼走了。
燕艳没说其他的,从木森面前晃过。
这一晃,木森才觉得冯冰真是有艳福,居然找到了燕艳这样一个女人,何况冯冰都有些岁数了,而燕艳才二十岁,最美的年纪。
燕艳最突出的就是她那两条长腿,白白的,没有肥肉,走路有点蹦蹦跳跳,跑起来更似一阵风。而且燕艳的腿和一般女人的腿不一样,女人一般都是内八字,而燕艳是稍微有点外八字,所以加上她腿长,稍加训练,跑起来就非常快。何况在血灵山这样的地方,血灵山没有人是有她跑得快的,一片树叶落地的功夫,燕艳就可从你跟前到你找不到她的位置。
但是燕艳不喜欢穿裙子,再说了,在山里,穿裙子存心是给自己找事,男人会找你,男人的女人会找你,野花野草会找你,树蒺藜会找你,连大风也会找你。所以燕艳从来不穿裙子。
其实燕艳挺喜欢穿旗袍的,她觉得自己穿上特美,特有气质。可是被冯冰骂过几次以后,她就不敢穿了,冯冰说她要把自己绑了送给山猫吃。
此时木森只看见了燕艳的小腿和脚踝。一双棉鞋,看上去比绣花鞋还精致。
燕艳从他眼前掠过,并没有理会木森的眼神。在侧过脸的最后一瞬间,木森发现她美中不足的地方。燕艳的那双眼睛太小了,脸虽不大,但是眼睛小得过了头。不过木森正这样觉得,看见她眼里闪烁的光芒,才忽然意识到那是一双多么迷人的眼睛。美中不足的地方,瞬间成了她身上最美的地方。
燕艳走远了,木森还在发愣。
又过了一阵子,吃早餐的碗都洗完了,何况大厅都是有人洗碗的。太阳的光芒也很清晰,不像清晨刚刚来临时候的那样模糊。
冯冰从床上爬起来。木森刚听到下床的声音,他就站在木森的眼前了。
两人眼睛对眼睛。
“你这个蠢货,木森,你简直是个蠢货!”冯冰骂他,但是丝毫没有动手的意图,眼神里的怒火也不嚣张。
木森感到很高兴,二大王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虽然被绑进山里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只是他不知道这个事情而已。
“我有点饿了,二大王!”木森捂着肚子说,似乎胃疼。
“饿你个头!”冯冰扯着他的头发,似乎他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吼道:“燕艳走了,你居然都不跟我说。”
“我真饿了,二大王!不是头,是胃,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光喝空气又喝不饱。”不知道怎么的,虽然木森并不惧怕这山里的任何人,但是他是相当尊敬这里的任何人,此时感觉是在和一个远方亲戚聊天。
“老子跟你说话呢,你没有听见我的话吗?!”冯冰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木森才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呆头呆脑的,然而没有两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聪明人,是个精细人。怎么这个时候又傻乎乎的了!
“报告!燕艳刚刚才走,没有五分钟。”木森立刻站得笔直,接近僵硬的状态。
“妈的,都走了五分钟了,你叫我骑马去追啊!”冯冰骂骂咧咧,但是木森搞不清楚是在骂他还是在骂燕艳,或许都不是。
“你先和我一起吃早饭……今天做我的保镖,我上厕所你也要跟着去。听明白没有?”冯冰说,并不看着木森的眼睛。
两人于是到大厅吃早餐。
早餐有昨晚剩下的鸡汤。冯冰喝了半碗,怎么喝都觉得变质了。而木森喝了三碗,都没有说一句不好的。
“又想喝鸡血了!”冯冰对着木森说,看他的眼神专注。
“杀就是了。”木森放下碗筷。
“只是今天不是时候……”
“怎么了,二大王?!”
“老大有规定,只有庆功宴上才能喝公鸡血。平时如果想喝,只能喝母鸡血。有的喝也不错了,不过母鸡血的味道确实差了些。公鸡血口感都要舒服些。”冯冰说,看着大厅门外。
“这也能喝出差别来??……那也可以啊,反正是鸡血,都是鸡血。”
“走,去屠宰场那边碰碰运气,或许可能有公鸡血喝。”冯冰手一指,两人就出去了。
木森纳闷,这样的事情和碰运气有什么关系?!
还没有看到鸡的影子,不管公鸡母鸡,木森和冯冰就踩了一脚的鸡粪、猪粪、牛粪。
“这是什么地方啊!”
“当然是屠宰场了,老四。”
木森不想说话了,因为他无话可说,因为畜粪,因为“老四”。
屠宰场的老赵告诉冯冰,今天只宰一只母鸡。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大赏给了森狼一只母鸡。刚刚才过了庆功宴,而森狼也不可能做其他事情的,王野究竟是为什么要赏一只母鸡给森狼,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搞得明白,不在场的也没有一个人搞得明白。
冯冰要求喝那只母鸡的血。老赵一口就拒绝了,说没有王野的命令,鸡血不能随便给。何况这只母鸡血本来就给森狼的。
木森又纳闷了。在山里平时大鱼大肉没少吃,赏一只母鸡算什么,仅仅是因为母鸡血吗?!木森向冯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冯冰才告诉他,大厅做的菜,都是讲究吃了,主要是因为有好酒的缘故,大家才吃得高兴。而赏的东西,制作过程相当复杂。就算是一盘炒青菜,从开始弄到结束,一个小时完成算是快的。而要弄一只鸡,无论什么弄法,少了三四个小时是不行的。当然了,味道也是格外的好。
老赵说他正要杀那只母鸡。木森和冯冰就边看边聊。
老赵一把就揪出一只母鸡,母鸡挣扎着,爪子不停地想去抓老赵的手,但是伤不到老赵的手。挣扎了一会儿,按照老赵的说法,先让母鸡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然后老赵一刀割向母鸡喉咙,鸡血一下子就喷涌出来,接了满满的一碗。
母鸡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再挣扎了。
冯冰看得两眼放光,眼里似乎只剩下那碗母鸡血。旁边的木森形同虚设,存在不存在是一个样。
“二大王,我觉得我们有些东西必须改改了。”木森说,纯粹是没话找话。
“什么东西??”冯冰的注意力这才一下子被拉回来。
“我觉得啊,这个山里,无论什么人,都称呼大王,二大王,三大王的,我觉得这样一点都不尊敬。我觉得应该叫大哥,二哥,三哥。平时的兄弟之间也应该兄弟相称,这样才觉都有感情。不然,别人真的以为我们是土匪或者强盗。”木森看着那碗鸡血,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
“只有大哥,有人叫他王爷的。”冯冰说,“不过我会跟大哥说的。这样就定了,这以后就是规矩了。你就叫我二哥了。而我应给称呼你……还是木森吧,反正你比我小。不过现在要我叫你老四,那是不可能的。”
“我可从来没有认为过我是老四。我只是个看门的。”
两人继续看杀鸡。去毛,开膛破肚,清理内脏,然后是切块,最后才被老赵叫人送到了大厅那里。大厅旁边有个小灶。
一地的凌乱,不过看不怎么出来,到处都是粪,鸡的一大堆东西下去,无异于雨点落在了湖水里。
“这里,还真的有点恶心。”木森说,这一次他意识到自己的没话找话了。
“还好吧,只不过死了一只鸡。”冯冰说的时候,有点发愣,双眼都出神了。
“是啊,可惜喝不了鸡血。”木森以为冯冰为这个觉得可惜的。
“还好吧,只不过死了一只鸡。”
“要不,二哥,我们一起去找森狼吧,或许中午,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可以和他一起吃鸡肉呢!如果他愿意的话。”
“还好吧,只不过死了一只鸡。”
“死了一只鸡??”木森重复一遍。
“好吧……走!”

血灵传说(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