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灵传说(28)

                                                               血灵帮逃跑

血灵传说目录
血灵传说 (27)

07(1)_副本.jpg

朝阳已经相当明显,远处山峰上的晨雾渐渐消散,座座大山安静得像夜晚。浊溪疯狂地涌疯狂地翻,血已经混进了水里面。此时的风不再缠绵,所有的石头都学会了默缄。而一个人影冲在查钟之前。
“站住!”那个人横在查钟的队伍前面,一个人就好像一条封锁线。此人身体魁梧,但是看脸,实在是长得太帅了,更适合谈恋爱,而不是在战场上相遇。或者干脆在战场上谈恋爱得了。
手中的风蚀钢刀和朝阳一样耀眼。
“森狼,你好歹是来了!”冯冰说,和王野站在一起。血灵山的人成一个三角形,把死人帮的人夹在中间。
“怎么,我来晚了吗?!”森狼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所有的兄弟,似乎连他自己都受伤了。
但是手中的风蚀钢刀依然紧握。
“不,你来得早了一点点!”王野说,表情像是在向所有人宣布,查钟的死期到了。
“应该是来得刚刚好吧,大哥!说来得早了,其实来晚了一点点。说来晚了,其实是来早了一点点。”冯冰说。
众兄弟朝死人帮的人移动了三步,而死人帮的人朝森狼那边移动了两步。
血灵帮的人并没有急着动手,因为众兄弟有更着急的事情。王野似乎另有打算。
“少废话,你们这些人!”查钟吼道,浑身的肌肉因为紧张而绷紧,把嘴巴张到最大说:“你们也不看看我这边的这位是谁!在他面前,一个人是一个人,一百个人还是一个人。你省省吧,山里人王野,我不会死得这么容易,而你也不会活得那么容易。”
“谁不是山里人啊,杂种!只是因为你的山比我的小了一些,所以你才不敢自称是山里人。就算你自称是山里人,哈哈,谁会承认你是山里人啊。就你这体格,在我们血灵山做个看守,也还差那么一点。”王野说,虽然话是对着查钟说的,但是眼睛却一直看着那个龅牙,尤其是他手里的中空木管。
“少废话,你以为我是喝鸡血长大的吗!!”查钟说,后退半步,夹在龅牙和剩余的死人帮的人中间。
“闭嘴!血灵山的人面前,容不得你对血灵山放肆!!”森狼一声吼,查钟的手抽筋似的抖了一下。
“放心,查钟,你今天是逃不了的,逃得了的是你的尸体。”王野说,却格外注意着龅牙手中的木管。
“我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的。”查钟吼,却没有下令死人帮的人动手。
查钟不叫人动手,很容易理解。而王野不叫人动手,很不容易理解。
难不成要站到半夜,各自的人腿脚都发软了,然后回家睡大觉?!
“何其能呢,森狼??还有其他的人呢!!”冯冰说,看都不看查钟一眼。
而查钟也不看冯冰一眼,因为不敢看。
“哦,三哥脚崴了,几个人正抬着他过来呢,可能有点慢。”森狼说,然后补了一句:“所以我先过来了!”
“神经病啊!难不成出来之前我还要叫他妹妹给他按摩一下脚筋吗?!!”王野颇为不理解,虽然都是自家兄弟,应该早就理解透了。然后王野补了句:“跟这群废物有什么差别!”
剩余的死人帮的人瞬间把火把和船桨举着晃动,而有刀的那几个早就成了刀下鬼。
龅牙只是绷紧了脸。
“慢着!”查钟伸开手臂拦着他们,一个人很容易就把十几个人拦着了,似乎他的手臂是警戒线,查钟说:“我们先慢着,看这个山里人,今天能把我们怎么着!”
“回去再给三弟按摩吧,大哥!”冯冰说,看着查钟。
“干嘛!”查钟后退半步,深深吸了一口气,肚子都快给气撑爆了的感觉。
“还有多久,森狼!”王野问,推迟查钟临刑的时间越来越久,众兄弟的疑惑也越来越深。
“应该七分钟左右,不超过八分钟!”森狼说。
查钟的脚向左移动了半步,却没有继续移动,只是微微弯着上半身,仿佛一只扑出的豹子,脚却给绑住了。
查钟的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如果不是因为浊溪的水已经是红色的,会被人误以为刚刚进浊溪洗了个澡。
“该死,抬头猪都抬到了。还有七分钟!”王野说,细细地揣摩,却不是在揣摩何其能什么时候到。
“大哥,干嘛不动手!此时动手,活得了一个算他们能耐!”冯冰说,眼里闪烁着刀影般的寒光。
“你敢!!”那个龅牙说话了,一直是个沉默者,一说话却口齿清晰,咬字有力,感觉说过相声似的。
可是为什么是个龅牙??
这和他的沉默有什么关系!!
“王野,我们今天必须活着两个的,你知道的。”查钟哈哈大笑。
“对!!!”其余死人帮的人吼道,杂乱地举起火把和船桨。
“他们不会真是……”冯冰说,没有故意压低声音,也没有故意提高声音。
“他们真是!!!”王野说。
“大哥,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还想吃午饭呢,我可不想吃查钟的肉。”赵一奇说。
“是啊,大哥,太阳都快落山了,什么时候啊!”王二大说。
“大哥,走两步,月亮都出来了,到底要等候到什么时候啊!”李三友说。
“大哥……”钱四错准备说。
“闭嘴!!”王野大喝一声,足以让逃命的兔子都停下来,然后说:“你是不是说太阳都快要出来啦!!”
钱四错望望东方的天空,说:“太阳确实出来了,此时此刻。大哥!”
“你个蠢货!”冯冰挨着钱四错,给钱四错头顶一巴掌,说:“都出来好一会儿了,你这个时候才看到。”
“哦,没有感觉。”钱四错微微低着头,却看着死人帮的人。
“出来快一个小时了,二弟!”王野说,看着朝阳。
“差不多了,杀人不缺少这两三千秒。大哥!!”冯冰说。
“少他妈废话!!”查钟吼:“要杀你们来,要剐你们过来,你以为你们多么强大啊,不过是一群成精的野兽。”
“这是你自己给自己开的路,查钟!”冯冰说。
“不急,不急,二弟!等等三弟!!”王野说,望着远处,一头牛都抬到了,何况一头猪,或者一头何其能。
“干嘛非得等三弟啊,大哥!杀这几个人,还不是半分钟的事情。干嘛非得等他,大哥!我不明白!”冯冰说,但是没有人怀疑查钟跟一群人是逃得了的,包括查钟自己。
“有事情要找他商量商量!”王野说,远远地,透过乱石的浊溪岸,王野看见了一群人,果真是抬着一头猪。
“商量个屁!!”冯冰爆粗口。
王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冯冰闭嘴了,王野也沉默了。
“大哥,还有两分四十秒到两分五十秒左右。”龅牙对旁边的查钟说。
血灵山后面的人一片哈哈大笑,不为别的,只为了那个称呼——“大哥”。
“冲!!”查钟下令。
拿火把的和拿船桨的人全都朝着王野冲过来。走了七八步,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大部分才回过来朝森狼冲去。又觉得有什么不对,中间的人朝两边的人踹屁股,然后分成两队均匀地向森狼和王野的人冲。
而刚刚抬腿的龅牙,被原地不动的查钟拉住手,示意龅牙和他一起,站在原地。
“头都大了!!”王野摸摸额头,都不抬起眼看这些人了。
森狼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人解决了,风蚀钢刀砍断骨头的声音,活像咬脆骨。冯冰一个人冲上去,脚快手也快,赵王李钱几个还没有靠拢,死人帮的人就被杀干净了。
“可惜了!!”王野这才抬起头,叹口气。
“跑!”查钟说,龅牙却没有动脚,然后查钟回过头来,说:“你掩护我!”
王野拉住冯冰,用眼神暗示他,先让兄弟们去。
冯冰于是立在原地。
赵王李钱几个人迅速追上去。那龅牙倒是跑得颇快,下脚轻,步幅大,频率也快。但是那个查钟老太婆走秀似的,不知道是石头太乱的原因,还是石头已经跳进鞋子里了。
何况,龅牙还要保护查钟。
两个人逃得像私奔的情人似的。
“追吗,大哥?”冯冰说,冷静地站在原地,表情却紧张。
“暂时……等等!!”
何其能姗姗来迟,而且还吹着小曲儿。
“被抬着很舒服吧,三弟!”王野并没有立刻冒火。
“是啊,本来脚崴了,可是抬上了,才发现脚没有崴了。总之,长话短说,脚好了。可是抬着太舒服了,长话短说,所以就让他们抬着来了。”何其能从众人的手上跳下来,捏了捏自己的皮带。
“大哥等你老半天了,三弟!”冯冰有些急,看着越来越远的查钟和龅牙。
“不急,二弟!”
“不急,追得上的,跑不了的。不过死人帮不是一次的奇怪了,而是一次比一次更奇怪,居然向西沿着浊溪逆流而上,为什么,往牛村跑去了?!”王野说,知道有些事情必须三个人一起商量的。
“我知道大哥需要我,所以让他们抬着来了。”何其能说,笑呵呵的,甚至给人一种不知羞耻的感觉。
“那干脆把你抬上山,丢在猪圈里得了,三弟!”王野说。
“抬上山还是可以的,猪圈我就不想住了,太脏了,而且臭烘烘的,关键是不暖和。”何其能说,在碎石上走了几步,确定自己的脚好了。
“三弟,你怎么能够这样子呢!”冯冰说,焦急,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焦急。
“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都是死,谁死都是死,死在谁手里不是死呢!死人帮本来就带有死字,还想借此避邪呢!”何其能说,伸了个懒腰。
“看来我下次该给你下个军令状。”王野说,这才有些气了。
“下次就不必了,一个人只能死一次,不然我都统治世界了。”何其能说,松了松肩膀,又耸了耸肩膀。
“要不要我把火星人介绍给你认识,传你几样先进的武器,三弟!”冯冰说。
“你说怎么办吧,三弟!”王野说。
“是时候追了!!”
于是剩余的这拨人才沿着浊溪逆流而上。
血灵传说(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血灵传说目录血灵传说 (17) 众兄弟都做自己的事。大伙儿都以为所有的事情已经结束,王野已经颁布命令,而从来没有人...
    李一十八阅读 38评论 0 0
  • 如果需要原文档(因文体限制,部分表格无法呈现)请联系QQ1769090563 本文由中医仲景协会整理收集 《内经选...
    陶墨阅读 15,409评论 0 24
  • 血灵传说目录血灵传说(5) 第二天,朝阳跳上地平线,阳光照射着世间。山中的鸟不停地婉转,这个枝头叫唤,那个枝头叫唤...
    李一十八阅读 43评论 0 0
  • 引子 公元1771年腊月初一。 京城大雪。 城中百姓都沉浸在新春的喜庆气氛中。 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沙漠里的海绵阅读 8,281评论 2 8
  • 近在忙着找工作。案例分析或是产品策划类型的群面,都能快速彰显知识水平和认知层面上的差距。学生时代最诧异的是,为什么...
    林幸在阅读 8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