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


            斩蔡阳兄弟释疑

            会古城主臣聚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却说关羽和孙乾保护两位嫂嫂向汝南进发,不料夏侯惇率领三百骑兵从后面追来。孙乾保护车辆先行,关羽回身勒马按刀说道:“你来追赶于我,有失丞相大度。”夏侯惇说:“丞相没有明文传报让你过关。你沿路杀人,又刚斩我部将,真是无礼之极!我特地前来擒你,献给丞相发落!”说完后便拍马挺枪想要争斗。

只见后面有一骑飞来,大叫道:“夏侯将军不可与关羽交战!”关羽按辔不动。来使从怀中取出公文,对夏侯惇说:“丞相敬重关将军忠义,恐怕沿路关隘拦截,所以特地送来公文,遍行各处。”夏侯惇问:“关羽在路上杀了很多守关将士,丞相知道吗?”来使说:“这事丞相倒不知晓。”夏侯惇说:“我现在就活捉他去见丞相,等到丞相那儿再去放他。”关羽怒道:“我难道怕你不成!”拍马舞刀直取夏侯惇。

夏侯惇挺枪来迎,两马相交,战了不到十个回合,忽然又有一骑飞到,大叫道:“两位将军稍歇!”夏侯惇停枪问来使:“丞相是命我擒拿关羽吗?”使者说:“不是。丞相恐怕守关众将阻挡关将军,所以又派人送公文前来放行。”夏侯惇又问:“丞相知道他在沿路杀我守将吗?”使者说:“不知。”夏侯惇说:“既然丞相不知道他杀人,所以就绝对不能放走。”指挥手下军士,将关羽团团围住。关羽大怒,舞刀迎战。

两个正想再次交锋,阵后又有一人飞马而来,大叫:“云长、元让,不得争战!”众人一看,原来是张辽。两人各自勒住战马。张辽近前说道:“我奉丞相钧旨:因为听说云长斩关杀将,恐怕沿路有将阻拦,特地派我传谕各处关隘,任其放行。”夏侯惇说:“秦琪是蔡阳的外甥。他将秦琪托付给我,现在被关羽所杀,我怎么向蔡将军交待?”张辽说:“我见到蔡将军后自有分解。既然是丞相大度,放云长走,你们不能违背丞相好心好意。”

张辽问:“云长兄现在要去哪里?”关羽说:“我听说兄长不在袁绍那里,现在正走遍天下寻找。”张辽问:“既然还不知道刘备下落,暂且再回去见曹丞相,怎么样?”关羽笑道:“哪里有这个道理!文远回去见过丞相,烦劳为我谢罪。”说完和张辽拱手道别,张辽和夏侯惇领军退回。

关羽赶上车辆,和孙乾说起此事,两人并马而行。走了数日,忽然间大雨滂沱,行装全部被淋湿。远望前面山岗有一所庄院,关羽领着车辆去那里借宿。庄内有一老人出来迎接,关羽说明来意。老人说:“我姓郭名常,世代居住在这里。久闻关将军大名,有幸得以瞻拜。”郭常命人宰羊置酒相待,请两位夫人去后堂暂歇。郭常陪关羽、孙乾在草堂中饮酒,从人们一边烘焙行李,一边喂养马匹。

到黄昏时候,忽然见一少年领数人进入庄中,直上草堂。郭常召唤道:“我儿快来拜见关将军。”他对关羽说:“这是愚男。”关羽问他从哪里回来,郭常说:“刚刚射猎回来。”少年见过关羽,立即下堂去了。

郭常流泪说道:“老夫我耕读传家,只生下这么一个儿子。却是不务正业,只以游猎为乐,真是家门不幸!”关羽说:“当今乱世中如果武艺精熟,也可以求取功名,怎么能说是不幸?”郭常说:“他如果肯学习武艺,那便是有志之人了。他是专务游荡,无所不为,老夫为此天天发愁!”关羽也只是叹息。

到了夜深,郭常辞别而出。关羽和孙乾正要就寝,忽然听到后院中马嘶人叫。关羽急忙召唤从人,却都不答应,于是和孙乾提剑前去察看。只见郭常的儿子倒在地上痛苦叫唤,从人正在和庄客们厮打。关羽询问原因,从人们说:“这人来偷盗赤兔马,却被马踢倒。我们听到马嘶声后起来巡看,庄客们反过来厮闹。”关羽怒道:“鼠贼焉敢盗我战马!”正要发作,郭常跑来求告:“不肖子做此歹事,罪该万死!怎奈我老婆最疼爱这个儿子,乞求将军仁慈宽恕!”关羽说:“这小子果然不肖。刚才老翁所说不假,真是知子莫如父。我看在老翁面上,暂且姑恕了你。”吩咐从人看好了马匹,喝退庄客,和孙乾回草堂中歇息。

第二天,郭常夫妇出来跪拜在堂前,说:“犬子冒渎虎威,深深感激将军恩恕。”关羽让唤出小子:“让我来用正理来教育教育他。”郭常说:“他在夜里四更时分,又领着数个地痞无赖,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关羽谢别郭常后,保护两位嫂嫂上车,出了庄院后,和孙乾并马沿山路前行。

不到三十里,只见山背后拥出百余人,为首两人骑马:前面那人头裹黄巾,身穿战袍,后面那人正是郭常之子。黄巾军大叫:“我是天公将军张角的部将!来人快快留下赤兔马,放你们过去!”关羽大笑道:“你们这帮无知的狂贼!你们既然跟随张角,也知道刘、关、张兄弟三人的名字吗?”黄巾军说:“我只听说过赤面长髯者名叫关云长,却从没有谋面。你是何人?”关羽于是停刀立马,解开须囊,露出长髯让他观看。

那人赶紧滚鞍下马,揪住郭常之子拜倒在关羽马前。关羽问他姓名,那人说:“我姓裴名元绍。自从张角死后没有谋主,所以啸聚山林,权且在这里藏伏。今天早上这家伙来报告:有一客人骑一匹千里马,在他家中投宿。特邀我劫夺这匹宝马,不料却遇到了关将军。”郭常之子也拜伏乞求饶命。关羽说:“我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饶你性命!”郭常之子抱头鼠窜而逃。

关羽对裴元绍说:“你没有和我谋面,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裴元绍说:“离这里二十里有一山叫做卧牛山,山上有一关西人,姓周名仓,两臂一晃有千斤之力,身材高大,板肋虬髯。他原来在黄巾张宝部下为将,张宝死后啸聚山林。他多年前曾经和我说起过将军威名,只恨没有机会相见。”关羽说:“绿林中终究不是豪杰托身之地,你们今后要改邪归正,千万不要再自陷其身。”裴元绍听完忙拜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正说话间,遥望一彪人马来到。裴元绍说:“这人必定是周仓。”关羽于是立马等待,果见那人黑面长身,乘马持枪,众人赶到。看到了关羽后惊喜地说:“这就是关将军!”急忙下马,拜伏在道旁说:“周仓大礼参拜关将军。”关羽说:“壮士在哪里曾经认识了关某?”周仓说:“我原来追随黄巾军张宝时,曾经得以见识尊颜。只恨失身贼党,不得相随将军。今日幸得拜见将军,愿将军不嫌弃于我,收我为步卒,我早晚为将军执鞭随镫,死也甘心!”关羽见他出于赤诚,就对他说:“你如果跟随了我,你手下的伙伴怎么办?”周仓说:“愿意跟从的跟从,不愿意跟从的任他们去留。”众人都说:“我们愿意跟从关将军。”关羽于是下马到车前回禀两位嫂嫂。

甘夫人说:“叔叔自从离开许昌后,一路独行到这里,其中历经了多少艰难困苦,也没有军马相随。前者廖化想要投奔,叔叔已经谢绝,现在为什么要接纳周仓等众人了?我辈是女流,见识短浅,请叔叔自己斟酌决定。”关羽说:“嫂嫂说得极有道理。”于是对周仓说:“不是我关某寡情薄意,而是两位嫂嫂不允许。你们暂且回到山中,等我找到兄长以后,一定前来相招。”周仓顿首说:“周仓是一莽夫,失身为盗贼。现在幸遇将军如重见天日,怎么能够就此错过机会!如果认为众人相随不方便,可让他们跟随裴元绍回去。周仓我只身步行跟随将军,虽然万里之遥也不辞!”关羽再把这话禀报了两位嫂嫂。甘夫人说:“一两人相随不碍事。”关羽于是让周仓手下跟随裴元绍离去。

裴元绍说:“我也愿意跟随关将军。”周仓说:“你如果也走了,那么这帮人就全散了,就当你暂时统领他们。我跟随关将军去了后,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立刻来召唤于你。”裴元绍怏怏而别。

周仓跟着关羽往汝南进发。又行了数日,遥见一座山城。关羽问当地人:“这里是何地?”当地人说:“这座小城叫做古城。数月前有一将军,姓张名飞,领数十名骑兵来到这里,将县官赶走后占了古城,招军买马,积草屯粮。现在听说聚集了三五千人马,周围没有谁敢惹这位将军。”关羽喜道:“我的三弟自从徐州失散后,一直不知下落,谁想却在此地!”于是令孙乾先入城中通报情况,让张飞来迎接两位嫂嫂。

却说张飞在芒砀山中住了一月后,出外探听刘备消息时,无意中路过古城。他进入县城借粮,县官却是不给。张飞大怒,打跑了县官夺了县印,占住这个小城暂且安身。当天孙乾领了关羽命令后进城去见飞,施礼完后孙乾说:“主公刘备已经离开袁绍投奔汝南去了。现在关羽从许昌护送两位嫂嫂到了这里,请张将军出城迎接。”张飞听完这话也不搭腔,随即披挂持矛上马,领一千多人直冲出北门。

孙乾见状十分惊讶,又不敢多问,只好随大队出城。关羽远远望见张飞来到后喜不自胜,把刀递给周仓接了,拍马前来迎接。却只见张飞圆睁环眼,倒竖虎须,吼声如雷,挥矛向关羽便搠。关羽大惊失色,连忙闪过,便问:“贤弟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忘记了桃园结义之情?”张飞喝道:“你既然无义,还有什么面目来和我相见!”关羽问:“我哪里无义?”张飞说:“你背叛兄长投降了曹操,被封侯赐爵。现在又想来赚我!我今天就和你拼个你死我活!”关羽说:“你不知道其中情况!我一两句话也难以说清。现在两位嫂嫂就在这里,贤弟你亲自去问就行。”

两位夫人听见动静不对,忙掀起帘子大声问道:“三叔为什么这样?”张飞说:“嫂嫂你们先歇息,等我杀了这负义之人,然后请嫂嫂进城。”甘夫人说:“二叔因为不知道你们下落,所以暂时栖身在曹操那里。现在得知你哥哥在汝南,不避千难万险送我们到这里。三叔你不要错怪了云长。麋糜夫人也说:“二叔身在许昌,确实是出于无奈。”张飞说:“嫂嫂你们肯定是被他瞒哄过了!忠臣宁死而不辱,大丈夫哪里会有侍二主之理!”关羽说:“贤弟你不要屈枉了我。”孙乾说:“云长是特地前来找寻将军的。”张飞喝道:“连你也帮着他说话!他哪里会什么有好心肠,肯定是曹操派他来捉我!”关羽说:“我如果来捉你,那应该带些军马来。”张飞用手指着后面说:“你身后不是大队军马正赶来!”关羽回头一看,果然见身后尘埃起处,一彪人马飞速来到,风吹动旗号,正是曹军无疑。

张飞大怒道:“现在你还敢抵赖吗?”挺丈八蛇矛便搠将过来。关羽急忙制止:“贤弟且慢动手。你等我斩掉来将,以表明我的真心。”张飞说:“你果然有真心,我这里为你敲上三通鼓,你要斩掉来将!”关羽立即应诺。

不一会功夫曹军赶到,为首一将正是蔡阳,挺刀纵马大喝道:“你杀了我的外甥秦琪,却原来逃到了这里!我奉丞相命令,特地前来拿你!”关羽也不搭话,举刀便砍,张飞亲自擂鼓。只听一通鼓未停,关羽刀起处,蔡阳人头已落地。众军士全都逃走。

关羽活捉了打旗的小卒过来,问他们来由。小卒报告说:“蔡阳听说将军杀了他外甥后十分恼怒,要去河北和将军交战。丞相不肯,派他去汝南征讨刘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着了关将军。”关羽听完后,让小卒去张飞那儿报告一番。张飞将关羽在许昌时的事情详细询问小卒,小卒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张飞这才相信。

正说话间,忽然城中军士来报告:“城南门外有十多名骑兵飞速赶来,不知是什么情况。”张飞心中疑虑,便转到南门观看,果然见十多名骑兵背弓搭箭而来。这些人见了张飞后立即滚鞍下马。张飞一看,不是旁人,正是麋竺、麋芳兄弟,赶紧也下马相见。

麋竺说:“自从徐州失散后,我兄弟二人逃难回了家乡。不时派人远近打听,听说知云长投降了曹操,主公又在河北。又听说简雍也投奔河北去了,真不知道将军会在这里。昨天在路上遇见一伙客人,说有一姓张的将军现在占据了古城。我兄弟猜测肯定是张将军,急忙赶来寻访,万幸相见!”张飞说:“二哥云长和孙乾护送两位嫂嫂刚到这里,我们已经知道了大哥的下落。”两人大喜,一同来见关羽,并参见了两位嫂嫂。

张飞迎请两位嫂嫂进入城中。到县衙中坐定后,两位嫂嫂诉说关羽经历之事,张飞这时才大哭不止,赶紧参拜关羽,麋竺、麋芳也都十分伤感。张飞也说了自己别后之事,摆设宴席贺喜。

第二天,张飞想和关羽一起到汝南去见刘备。关羽说:“贤弟保护好两位嫂嫂暂住此城,等我和孙乾先去探听下兄长消息再说。”张飞一听有理便听从了。

关羽和孙乾领数骑兵直奔汝南而去,刘辟、龚都出城接着,关羽便问:“皇叔在哪里?”刘辟说:“皇叔到这里住了几天,见军马实在太少,又到河北袁绍那里商议去了。”关羽闷闷不乐。孙乾说:“不必太忧虑。大不了再一番驱驰,仍然到河北去报知皇叔,然后一同到古城便是了。”关羽辞别了刘辟和龚都后回到古城,和张飞说起这事。张飞也想一起赶赴河北。关羽说:“有这么一座城池,便是我们安身之处,不要轻易放弃。我再和孙乾一起到袁绍那里寻找兄长,然后来这里相会。贤弟可在这里坚守此城。”张飞说:“兄长你斩他颜良、文丑,如何能够去得?”关羽说:“不妨事。我到那里后随机应变。”关羽问周仓:“卧牛山裴元绍那里,共有多少人马?”周仓说:“约摸有四五百人。”关羽说:“我现在抄近路去寻找兄长,你可去卧牛山招来这支人马,从大路上迎接。”周仓领命而去。

关羽和孙乾只带二十多名骑兵投奔河北而来,将到界首,孙乾说:“关将军不要轻易进入,只在这里暂时歇息。待我先去见过皇叔,再作商议。”关羽先打发孙乾去了,遥望前村有一所庄院,便和从人到庄中投宿。庄内一老翁驻拐杖迎出,向关羽施礼,关羽说了实情。老翁说:“我姓关名定。久闻将军大名,幸得瞻谒。”于是命两个儿子出来相见,热情款待关羽,把他们都留在庄内歇息。

且说孙乾匹马到冀州见到刘备后说了前面情况。刘备说:“简雍也在这里,可请来一起商议。”不一会简雍来到,和孙乾见礼完毕,共同商议脱身之计。简雍说:“主公明日见到袁绍,只是说要去荆州说服刘表共破曹操,便能乘机而走。”刘备说:“此计大妙!但你怎么能随我而去?”简雍说:“我自有脱身之计。”商议已定。

第二天,刘备去见袁绍,说:“刘景升镇守荆襄九郡,兵精粮足,应该和他结盟共伐曹操。”袁绍说:“我曾经派使者相约,但刘表不肯相从。”刘备说:“刘表是我同宗,我愿意前去说服,他和曹操多次交战,肯定会前来结盟。”袁绍说:“如果得到刘表相助,远远强过刘辟。”于是命令刘备前行。袁绍又说:“刚刚听说关羽已经离开了曹操,想来投奔河北。他如果来到我一定杀掉他,以雪颜良、文丑之恨!”刘备说:“明公前番说想用他,我才召他来河北。现在为什么又想杀他?况且颜良、文丑和关羽相比,只不过是两只小鹿,关羽则是一只猛虎。失掉两只小鹿而得到一只猛虎,有什么愤愤不平的?”袁绍笑道:“我实际上十分喜爱关羽,只是开个玩笑。你快快派人召他速来。”刘备说:“我立即派孙乾前往召他到来。”袁绍大喜。

刘备出去后,简雍进来说:“刘备这一去,必定再也不回来了。我愿意和他同去,一是共同说服刘表,二是可以监视刘备。”袁绍没加考虑就答应了,命令简雍陪刘备一同前往。郭图见到后劝谏袁绍说:“刘备前番去说降刘辟,也没有见到什么成效。现在又派他和简雍一起前往荆州,肯定会再不回来了。”袁绍说:“你不要多疑,我已派简雍去时刻监视刘备。”郭图叹息而出。

却说刘备命孙乾先行去报告关羽,一面和简雍辞别了袁绍后上马出城。来到界首后孙乾早接着,一起到了关定庄上。关羽迎到门外叩拜,双手紧握大哭不止。关定领两个儿子拜倒在草堂之上,刘备问他们姓名。关羽说:“这老翁和我同姓关,膝下二子:长子关宁学文,次子关平学武。”关定说:“我现在想让我的二儿子跟随关将军,不知道将军能否容纳?”刘备问:“他多大年龄?”关定说:“十八岁。”刘备说:“既然长者有厚意,我二弟现在还没有儿子,现在就把贤郎收为义子,你看怎么样?”关定大喜,便命关平拜关羽为义父,称呼刘备为伯父。刘备怕袁绍回过味来派人追赶,急忙收拾行装出发。关平跟随着关羽一起起身,关定送了一程回家不提。

关羽让大家奔卧牛山方向而去。正行进间,忽然看见周仓领数十人带伤跑来。关羽引荐他拜见刘备后,问他们为什么受伤。周仓说:“我还没到达卧牛山时,早有一将单骑赶到,和裴元绍交锋,只一合就刺死了裴元绍,招降了全部人马后占住了山寨。我去那里召募同伴时,只有几个人投过来,剩下的人全都害怕,不敢离开。我就去和与那将交战,被他连胜数阵,身中三枪,因此赶来报告主公。”刘备问:“这人生的什么模样?姓甚名谁?”周仓说:“模样生得极其俊俏,没有问他姓名。”于是关羽纵马当先,刘备在后,直奔卧牛山而去。

周仓在山下叫骂,只见那将全副披挂,持枪骤马,领众人下得山来。刘备定睛一看,挥鞭出马大叫道:“来将不是赵云赵子龙吗?”那将见了刘备后急忙滚鞍下马,拜伏道旁,原来果然正是赵子龙。刘备、关羽也都下马相见,问他为什么会到这里。赵云说:“我自从别离刘使君后,不想公孙瓒不听别人劝告,以致兵败自焚,袁绍屡次招降我。我想袁绍也不是能用人之人,因此没有前去。后来想到徐州去投使君,又听说徐州失守,关羽也已经归降了曹操,使君又到袁绍那里。我也几次想去相投,又恐怕袁绍见怪。就这样一直四海飘零,没有容身之地。前几日偶然经过这里,遇到裴元绍下山来抢夺我的战马,我在交战中杀了他后借此山安身。现在听说张飞在古城,想去投奔,还没有弄清情况。现在幸得遇到使君!”

刘备大喜,诉说前番经过,关羽也诉说前事。刘备说:“我第一次见到子龙便生留恋不舍之情,今幸得相遇!”赵云说:“我奔走四方,择主而侍,经历几主,还没有比得上使君的。现在能够相随,大慰平生。虽然肝脑涂地,也万死不辞。”当下就烧毁了山寨,率领众人跟随刘备前往古城。

张飞、麋竺、麋芳迎接入城,各相拜礼。两位夫人诉说关羽之事,刘备感叹不已。于是杀牛宰马,先拜谢天地,然后慰劳军士。刘备看到兄弟重聚,又新得了赵云,关羽又得到了关平、周仓两人,都是十分欢喜,接连痛饮了数天。

后人有诗赞之曰:

“当时手足似瓜分,信断音稀杳不闻。今日君臣重聚义,正如龙虎会风云。”


这时刘、关、张、赵云、孙乾、简雍、麋竺、麋芳、关平、周仓部领马步军校共计四五千人。刘备想要放弃古城去占领汝南,恰好刘辟、龚都派人来请。刘备起兵前往汝南驻扎,招军买马,徐图征进,不在话下。

且说袁绍不见刘备回来,冲冲大怒,想要起兵讨伐。郭图说:“刘备不足以虑。曹操才是我们的劲敌,不可不除。刘表虽然占据荆州,也不足称强。江东孙伯符威镇三江,地连六郡,谋臣武士极多,可派人结盟,共同攻伐曹操。”袁绍采纳郭图计谋,立即修书一封派遣陈震为使者,去出使江东。

正是:只因河北英雄去,引出江东豪杰来。未知其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其军

      作于2018年7月12日(古历五月廿九)

    文中照片来源于网络,对作者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期同类文章链接:

白话《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

白话《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

白话《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

白话《三国演义》第二十四回

白话《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