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21——热血沸腾

2022年的第一天,5点50分,我们承包加油站的第2个月。

老公起床去加油了,我说我也起来去帮他吧,老公不让,他说:“一大早的车子不多,这么早起来干嘛?你再躺躺。”

哎哟,我觉得我简直掉到了蜜罐子里。

新的一年除了有新的展望,还要对过去一年进行总结。

我从过去三年的低谷里爬出来,那简直是不堪回忆的几年:2018年12月,休完产假的我回到公司,被各方刁难,职业生涯遇到天花板,更不论我的岗位被挤的只有在办公室打杂的份。

如果只是打杂也好,工资照拿不误,可是居然安排我去做最苦最难的打样工作!我拖着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身体,坚持爬了三个月的楼,膝盖劳损到无法走路——医生跟我说要么换岗位,要么辞职。

我在那家公司待了8年,跟它一起进步一起成长,各个岗位、各个部门都留下了我的喜怒哀乐,从最初的打样员做起,做到项目品保,做到部门主管,临了临了,我又从打样员的岗位上被迫辞职。

不是心里无法承受这种起落,而是身体没法承受,其实不管是中层还是高层,或者是基层,说实在话,爬的越高,所要承担的责任越重,我亦怕摔的越高,能在基层呆着也好,反正工资不少,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但是我的身体报警了。

把我的困难跟副总仔细的聊了一下,他委婉,但是坚定的跟我说:“目前只有打样这个岗位缺少人员,何况你的产假休了三个月,太久了。”

言外之意,就是我只能在打样这个岗位待着,所以没办法,尽管对那份工作很喜欢,也还是要放弃。

事后有人提醒我,那个副总,之前我跟他生产、品管两部门,就不对付,怎么能找他聊?何况,那时候老板患病,在国外半年未曾回来,他这个副总就是临危受命,被迫提拔的,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肯定要铲除异己啦。

我就这样被当成“异己”,铲除了。

然后回到我最初做机械设计的那家公司,做了个技术型销售,完美的来了个无缝衔接,那是2019年的2月。

怎么说呢,每天奔波在路上,车子一年就跑3万多公里。

销售这份工作还是挺锻炼人的,更何况是我这种“陌拜”型的销售呢。有时候一个月都不开单,还是要沉住气,心平气和的做标书,通宵达旦的做标书。

还真的被我中了!180万的单子,保守估计成本在100万,控制的好的话,90万成本都可能。我高兴的快飞起,之前跟老板说好了,利润一家一半,这个标就有40万的收入,放在谁身上,都会很兴奋的。

过不了几天,老板变卦了,频繁找我谈话,跟我说,我能有这么大的成就,都是平台给的,我要回报平台,要与众乐乐,所以他决定只给我合同总价的10%作为提成,我想那也没什么,还有18万呢,何况一下子拿40万,我自己心里也有点害怕,于是就答应了;

第二次,老板又有新主意了,跟我说现在钢材涨价,只能给我保证合同总价的5%,我心里开始有想法了,“他是不是想独吞80万的利润呀?”这一次我默不作声。

直到第三次,因为我在高速上漏接了老板的电话,他发火:“连老板的电话都不接,这是什么工作态度?以后招投标的单子,所有的利润都不给你,包括之前的单子,也包括那个180万的单子!”任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我才知道我的想法太单纯了,面对巨额利润的时候,谁都不会放弃自己嘴边的那块蛋糕,而我是弱势群体。对于那个单子的,以及所有的招投标单子,关于利润分配,我既没有写协议,也没有留下证据。

就算寻找法律的援助,大家也不过相互在扯皮。而我只有一个人,老板能找到人证(所有曾经相亲相爱的同事,最后都成为老板的证人,站在我的对立面)。

我愤而辞职,那已经是2020年的5月了,辞职后所有业务的提成,他都扣下了——我心灰意冷,去交涉吧,这人又太无赖;算了吧,又舍不得白花花的银子。

真是左右为难,同时也深深自责,好歹算在品质部待了这么久,连“事前留下证据”都不记得?

我在等待下一份工作的间隙,在家陪两个孩子。之前忙着跑业务,时间都留给了工作,疏忽了两个孩子,心里特别亏欠:于是认真的带大宝做家庭作业、认真的给小宝做早教,每天变着花样给她们两个做饭。

这时候婆婆摔断腿了,我的新工作也传来好消息,是房管局的房管员,半天在办公室,半天出去“收租”,除了双休,各种福利蛮好的,就是工资不高,我觉得挺适合我的,这时候我还不差钱。

笔试通过了,通知我去做面试,面试的那天刚好婆婆做手术,好巧不巧,居然是同一天。

由于受疫情影响,医院里只允许做了核酸的人陪床,那时候做一次核酸420块钱,我很在乎这点钱,纠结了又纠结,我主动放弃了面试。

婆婆从住院后,就一天无数次地哀求我,“伤筋动骨100天,你就让我养够三个月吧!”不说这3个月面对躺在床上、心情抑郁的婆婆我是怎么艰难度日的,那时候我唯一想的就是她快点好起来,我能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上。

我属于我的事业,我跟她不一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公公胃出血又心脏房颤,本来面对我“低眉顺首”的伺候,婆婆每天趾高气昂、不可一世,这时候又蔫了,她继续求我:“要是你出去工作,公公心脏又不好了,那我一个人怎么办呀?”

想想是老公的父母,我又心软了,在家里洗衣服做饭、带孩子、照顾公公婆婆,一晃又是三个月。

转眼到了2020年的12月,我自己毫无征兆的晕倒,把右手掌摔骨折了,歇歇养养又3个月。

那是我最难熬的三个月,我以为之前的日子是最艰难的,没想到跟这三个月比起来,之前的日子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因为伤在手上,什么活都做不了,可是能吃吃、能喝喝、能睡睡,在婆婆看来我就是“偷懒”,缝隙渐起,天天跟公公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连两个孩子也遭了殃,我的日子过得烦闷无比。

我之所以不低头是因为我自己有底气,在家里这10个月,他们吃我的、花我的、用我的,最后居然还敢讲我的不是?

那一年我直接、间接给公公婆婆的钱是51,000,在我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还不包括家里的水、电、煤气、买菜、日常用度。

但还是要找工作不是?看着本来就不多的存款日益减少,心里好愧疚。经过了这么多,我觉得家庭对我挺重要的,所以找工作就侧重于找那些能兼顾家庭的工作,最起码要是双休。

(我心里隐隐有不甘,权衡了很久,要钱还是要家庭?经过这么多变故,我选择了为家庭折断我的翅膀。)

还真被我找到了,上下班不用打卡,各种隐形福利,除了工资真的不高这个缺点,其他堪称完美。

所以在外婆去世后一周,我就入职了,在此悼念我的外婆三分钟。

接下来就开启我的新征程,我入职的是商会,近40岁的高龄,当了一个小秘书。

2021注定是有血有泪,为了评估赶5A资料,不眠不休也是常事,累了就在办公桌上趴一会儿,至今办公室里仍放着我的牙刷和洗脸用品。

不知道为什么,在商会里工作让我即使废寝忘食,依然热血沸腾?

八一建军节前我们去部队里慰问,一天之中连走三个连队,他们说:“你们太辛苦了!”可是我看到的是军民一家亲的大和谐,人民军队为人民,而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重阳节的时候,给结对的村子送了一台戏。那是个联合村,光60岁以上老人就有206位。看到村里老人们看着戏、吃着点心、露出“过年了”的灿烂笑容,我眼眶有点湿润。

后来就是我们会长自掏腰包,给西藏那曲的困境儿童捐赠过冬衣物。会长为人实在,给大家的印象就是话不多,跟那些能说会道的“商人”完全不同。

【有些人,巴拉巴拉特别能说会道,可是你却记不住;有些人,比如会长,他只做,他不会说很多,但他的行动表明了他的正能量。】

那天,事发突然,会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给他拍点照片,我才知道他做的这些善举!更搞笑的是,会长做了这么多,他都没有为自己准备演讲词,还有,事后我也很遗憾,居然没有给他写一篇报道。

2021年11月,浙江省受到疫情波及,我们连夜准备慰问物资,去看望抗疫工作者。

当收到我们的咖啡、自嗨锅、牛奶、面包的时候,抗疫工作者连声夸奖我们想的太周到了,心里的那种满足感,让我当场热泪盈眶。

要我总结现在这份工作,是的,尽管收入不高,但带给我正向的影响太大了——总让我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直到,我老公承包了个加油站,我们全家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加油站里,我期待大家团结一致,努力创造新生活,我又开始连轴转。

孩子要顾、家庭要顾、工作要顾、生活要顾……还有公公婆婆不时怼我,生活太有趣了。

对了,说说感情的事。

这几年,居然还遇到好几波桃花,哈哈,那些男人太不挑食了,居然对我这个两个孩子的妈妈也感兴趣。

商会里的男人,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很优秀,按说只有精英才能事业成就吧,可我就是超级木纳,假装什么也体会不到,或者说,我不屑理会这些烂桃花啊!

我老公对我很信任,我说要加班就加班,我说要通宵就通宵,我说不回家就不回家——我要对得起他的这份信任。

桃花又怎样?还是该早早把它夭折在萌芽状态——在商会里工作之后,我的三观变得异常正向。(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转眼过了一个小时,写了3000多字,老公让我多躺一会儿,嗯,我做到了。现在就起床帮他去加油,因为今天元旦嘛,唯一的员工今天也休息了,活多任务重。

我爱我的家,爱我的生活,爱这美好的一切。

对了对了,我还遇到好几波想挖我的人,开的薪水居然是我过去巅峰薪水的一倍,我好纠结呀。

你若芬芳蝶,蝶自然来,继续加油吧!希望今年,我还能一身正气、无愧于心,依然热血沸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