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佛缘(28)

江南水乡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富庶,就算是在这灾荒年代,这里的人们依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站在租赁小船的船头,看着即将到达的新吴,水面波光粼粼,太阳的余晖照在水面上,一艘艘的货船从身边经过,引得水面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新吴快到了,经过这一段水域,到达码头就可以上岸,可看着自己前面排满了等候上岸的货船和客船,沁娘决定还是看看就好。

夜幕降临,熙熙攘攘的船满满的只剩下两三只,终于轮到沁娘的船了,上岸后,刀叔背着包袱在前面开路,一步一回头的带着沁娘往前走。

离开了码头,来到新吴县上,夜色已深,然而到处都是人声鼎沸,四处都是红彤彤的灯笼,一片灯火辉煌。

从一片闹市经过,来来往往着许多头戴巾冠书生模样的人,不过这里的人却是跟边塞不一样,这里的人哪怕是男人皮肤都是白皙的,没有日晒风吹的痕迹,大部分人都是身形苗条且高挑的,很少有长的奇形怪状的人。

不得不感叹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啊。


“小二,来两间上房。”方叔带着沁娘来到祥和客栈,进门就朝在柜台算账的小二说道。

“哟,方公子呀,可好一阵没见了。”小二抬头一看是刀叔,立即满脸堆满了笑。

“方公子,这两天人多,只剩最后一间上房了,您看?”小二面带为难的看着方叔。

“那 下房呢?”

小二摇摇头。

“柴房?货房?”刀叔不死心的问道。

“真没,您是知道的,我们这每天来来往往的客商太多,这么多家客栈还不够住呢。”

刀叔转头看着沁娘,沁娘轻轻的点下头。

刀叔转身从身上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那就要一间。”

“好咧,您稍等,我带您上去。”

小二收拾了下东西,叫来大堂伙计看着柜台,自己领着客人去看房。

“客人这边请。”小二在前面边走边带路。

刀叔看了沁娘一眼,退在身后,沁娘跟着小二率先向客房走去。

上了长长的楼梯,走过长长的廊道,小二在一间客房门前停下,掏出钥匙将门打开,然后侧身恭请客人进门。

待沁娘和刀叔都入内以后,店小二将手中钥匙递交给刀叔。

“您二位稍事休息,小的去打点热水来。”将钥匙递交出去,店小二躬身说道。

“吱呀”随着小二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刀叔和沁娘两人面对面坐着,愣愣的看着对方。

刀叔看着沁娘略显苍白的小脸,经过这一路水路越显羸弱,好在江南这边如沁娘这般的男人也不在少数,否则刀叔都担心这样的沁娘一来就会被拆穿。

双手撑着小巧的下巴,两只眼睛已经迷迷瞪瞪的沁娘,努力的想要把眼睛睁大,刚刚看到外面一片繁华热闹时还没什么困意,现在突然安静下来人一下子就困的不行了。

加之又在最让她放心的刀叔身边,她连防备心都丢了,只想快快找个地方躺下。

好在她还记着自己女儿身的事情,就这样硬挺着头一点一点的最后完全垂到桌面上了。

“笃笃笃”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爷,水来了。”不待刀叔问是谁,外面便主动说道。


刀叔悄悄的走到门口,将门轻轻的拉开,看着门口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拎着茶壶的店小二,后面还跟着一个拎着满桶热水的小伙计,刀叔看了他们一眼,又偏头示意了一下屋内已经进入梦乡的沁娘。

外面两人会意的点点头,刀叔接过店小二手中的茶盘和茶壶,转身自己毫无声息的放在桌上。

店小二转身帮着小伙计一起将那一大桶水拎进来,然后轻轻的只发出一点声音的放在地上。

然后朝刀叔拱拱手,指指水桶,“还需要吗?”

刀叔朝两人摆摆手,然后轻手轻脚的将两人送出去,轻轻的将门关上,上了门闩。

转身看着已经进入梦乡的沁娘,虽知是自己一厢情愿,但能如此跟她共处一室,亦是心中甜蜜的找不着方向。

刀叔走到睡熟的人儿身侧,慢慢地探出手臂,试探着想将她挪移到床上去,这样趴在桌子上睡着,着凉了可怎么办。

试探的碰了碰她,沁娘完全没有反应,刀叔暗自镇定,快速的将沁娘抱起,转身朝床上走去。

软香温玉在怀,又是自己心中惦记的人,平日素来稳重丝毫不为女色所动的刀叔也不禁身上燥热起来。

可他还是稳稳的将沁娘轻轻的放在床上,小心的摆放好枕头,强忍住转身将店小二送来的水桶提起来往木盆里倒水。

取过架子上的洗脸巾,蘸水,拧干,拿着还冒着热气的洗脸巾,回到床边坐下,盯着那张原本吹弹可破,如今却略显苍白还带着一些污渍的小脸,手中举着的帕子,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待反应过来时手中的帕子已经透着凉气了,赶紧起身重新倒了些热水,重新将洗脸巾恢复热度,这次刀叔毫不犹豫的将带着丝丝热气的洗脸巾小心翼翼的敷在沁娘的脸上,一点一点的轻轻的擦拭着脸上染上的尘埃。

仿若稀世珍宝,百看不厌。

不知不觉的,停下了洗脸巾的动作,修长白皙的手指不自觉的触摸到了那光滑的肌肤。

贪恋的轻轻的蹭了几下。

正打算强行抽离。突然那光滑的脸蛋竟顺着手指的方向自动送入了期待已久的手掌之中。

一阵狂喜霎那自心底涌出,刀叔嘴唇紧抿,仿若要抑制住自己内心即将勃发的喜悦。

“圆空”突然掌中人儿张开殷红小巧的嘴巴低声呢喃了一句。


声音如此的小,却在刀叔的心中瞬间炸开,还没来得及升腾的喜悦被炸的粉碎。

抽回自己变僵硬的手,看着沁娘追寻般的蹭了蹭,一丝苦涩在口中蔓延。

起身将被褥展开为沁娘盖上。

刀叔坐到桌前,拿起之前随水桶一道送来的茶杯,一饮而下,凉,让人清醒。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圆空这两个字从她的嘴里冒出了,平日从未听她提起,而每次在她最无防备的时候总能听到她依恋的叫这个名字。

他是谁?


如同在家时一样,他在桌边饮茶,看着她在屋内入睡,而今是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入睡。

夜色寂寥,而窗外还隐隐有着人声,灯火。

起身站在窗前看着这熟悉的景色,而今仿若又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般。

将窗户关上,一下寂静了。

夜还深,坐在桌边边品茶边看着床上美丽容颜的刀叔此时心中一片安然,只愿时光永留此刻。

[架空历史]佛缘(2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刀叔在家,沁娘就轻松多了,成天躲在屋里继续绣门帘,而刀叔自从回来看过自己打扫的铺子后,又去弄了些石灰回来,将墙重新...
    墨黎初心阅读 128评论 0 0
  • “圆空” 沁娘悄悄从门外溜进圆空禅房,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诵经,总是想逗弄他,让他停下来陪自己。 “圆空?” 清脆的女...
    墨黎初心阅读 158评论 2 0
  • 等到太阳落下余晖,眼见天快黑的时候,坐在开荒地上正休息的人才看到远远的有人影在往这边移动,等走近一看,哇,多出了好...
    墨黎初心阅读 102评论 0 0
  • 有了谷种,很多之前的想法便能得以实施。 但首先要解决的是劳力和土地的问题。 小七曾经在镇上当过乞丐,对那些无家可归...
    墨黎初心阅读 105评论 0 0
  • 今天的产检一切正常~妈妈已经多揣了宝宝好几天了,还是丝毫没有动静,回到家躺在床上,感觉到你在里面拆房子,不知道今天...
    吉臻臻阅读 94评论 0 0
  • ChatOps概念在国内已经有一些文章谈过,但是都处于理论范畴。而本文则是一篇ChatOps实践的文章。 有必要说...
    翟志军阅读 14,000评论 3 17
  •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今天很冷,天阴阴的,我早早地就去上班,进了操作间。 半小时后,她们几个也陆陆续续地来了。...
    雪花一拥抱生活_淡定人生阅读 145评论 6 4
  • 来源:老端的观点 作者:端宏斌 最近,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被爆出篡改质检相关证明,伪造强度和尺寸等数据...
    A苏慕轩阅读 2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