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與旋轉屋

一一與旋轉屋

徐空文

(這是十幾年前創作的第一個劇本,雖然幼稚,但現在看來竟是我最喜歡的劇本之一,雖然之後曾以寫劇本為生,但那些商業的東西未必能施展的順暢)

主要人物

一一: 小女孩。

賈: 一一朋友。

施玉: 一一朋友。

空文: 以拍照片為職業,供養一個免費治療失眠項目的催眠師。

警察: 想開個花店的警察,賈的父親。

俄國人: 俄國人,童話作家。

曹: 空文朋友,殺手,即將洗手退休。

林老師: 一一小學的女班主任。

考古: 空文朋友,大學考古系老師。


1 郊外 日

大片的綠地,遠處有些零散孤立的樹木

一個小女孩站在這片景色前,只有她一個人

她走來走去,不知道這裡的出口

她從小書包里拿出一頂兔帽子

好像有點冷

她向左面什麼地方看著

邊看邊帶帽子

她撿起地上的小石頭往鏡頭一側打過來,邊打邊笑

另外一個人聲音:

別弄了,別瞎弄了!

她狂笑

一個人聲音:

哎呦,別弄!

她還不忘了說話:

你說,我們這是在哪?

另一個不見蹤影的聲音:

我們?

女孩帶好了帽子,縷了縷帽子可愛的護耳, 此時她儼然像一隻直立行走的兔子

一一:現在是幾點了?

聲音:不清楚,我沒戴手錶。

繼續說道:你覺得我的帽子好看嗎?

聲音回答道:嗯,看上去不錯,誰給你買的?

一一:媽媽呀,還能有誰?我舅舅才不會給我買帽子呢,就算買,也決不會給我買這麼可愛的兔帽子,你覺得可愛嗎。

聲音:真不得了。

一一:什麼了不得了?

聲音:你和帽子,了不得了。

一一:哈哈,你說話還怪腔乖調的,你從哪兒來的?我看不像是這兒的人。

聲音:這兒是哪兒?我今天怎麼糊裡糊塗的?

一一:呵呵,這兒嘛。。。

女孩撿起一個枯樹枝,

一一:讓我瞧瞧,我看,這兒未必就在這兒的吧,你說呢?

聲音:未必不是,不過也有可能,誰曉得呢?

一一:我倒是有些印象來的,但又不那麼確定,唉!真是有點麻煩;分明有那麼一點兒,似乎是以後曾經在哪兒看見過這裡的樣子。

聲音:你越說越糊塗了,哎呀,我們管這兒是哪兒呢?我看這兒是不錯的地方,你瞧,有點像什麼畫兒,尤其是我看你在哪走來走去的,更加像了!

女孩:讓我看看,我看看你!

聲音:如何?

女孩:哈哈,你舉起手來!

聲音:舉手?

一一:對,高舉雙手。

聲音:這樣如何?

一一:哈哈,多奇怪的一副畫呀,你要是能看見就好了!我以後一定要畫下來!

聲音:哎,象是下雨了。

一一:恩?

聲音:你站那兒等等,一會兒就能感到。

一一停住了不動,仰頭看

一一:真是呢,我想也該下雨的,空氣這麼潮濕。

一一的身後遠處一顆小樹開始著火

聲音:老天爺。。。

一一:恩?

聲音:我猜想,你是從上面掉下來的。

一一:你是飛行員嗎?

聲音:你看我樣子像嗎?別開玩笑了。我也有個舅舅,他的表弟就是個飛行員,還是空軍里的飛行員,不過他好像從來沒有開過戰鬥機,我倒是作過一次他開的很大很大的運輸機,也算不了是他開的,他從頭到尾都陪著我喝普洱茶,我猜想他是運了一飛機茶葉去某個軍團的農場。

一一:阿,軍團阿!那裡的農場有很多牛嗎?

聲音:何止牛呢,我曾經在那裡騎馬。

一一:什麼樣的馬?是大白馬吧!

聲音:那只馬還真有點怪,跑起路來簡直就像一隻兔子。

一一:哈哈!唉,我渴死了!

一一打開書包,拿出一個水瓶,還沒打開

一一:你渴嗎?

聲音:不渴。

一一:那我喝啦。

一一剛喝完:你笑什麼?

一一也跟著笑起來

忽然來了一陣大風,吹的一一的兔帽子飛走了

一一跑起來,只見一一逆著風向一個大飛機翅膀方向跑去,風大了,把她的小兔帽子吹掉了滾了好遠,一一跑回去揀帽子,正彎下腰的時候看到遠處似乎有一個穿大衣的人跳的老高向這裡揮手,一一揀起帽子,在大風中慢慢帶好,邊帶邊看那遠處的身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一一:人呢?

一一:哎?

一一帶好帽子繼續向飛機翅膀走去,一看之下是一具小飛機殘骸,沒有屍體只有一件很顯眼的白色婚紗,旁邊還有沒熄滅的小火苗。

一一:誰在今天結婚呢?

一一:怎麼一個人也沒有?

一一:餵————有人嗎?

一一穿過大霧就高興的跑起來,因為她看到不遠處有一個孤立的大衣櫃,她跑到衣櫃前,鑽進去了,再也沒有出來。

2 洗衣店 日

一個不大的洗衣店裡,

一個大滾筒洗衣機旁邊守著一個老太太,她顫顫巍巍的打開洗衣機的門,剛才的一一就從裡面鑽出來

仍舊帶著兔帽子,和自己的小書包

一一跑出了洗衣店,而那個老太太不可思議的向洗衣機里張望著。

3 體檢房 日

很多男孩女孩穿著白色衣服查體

這些白色孩子們被大人生硬的拉來拉去,就像木偶一樣

一會拉開嘴巴,一會伸直了胳膊

可是有幾個男孩卻作著鬼臉,哪怕大人的手在捏著他們的臉的時候,就算捏變形了,也不忘了作鬼臉

而其他孩子就沒有任何表情,任大人擺布

這時候一個男孩的眼神似乎在看著門外什麼人

正是一一跑過去,在女生查體的房間里,醫生說:來晚了還不快點,換好衣服先去填體檢表。

4 城市 夜

黑夜裡,輕軌橋下,一片孤立草地正中間有一個小手機在不停的響著,響了半天也沒有人理它,這時候在旁邊的座椅上座了一個穿黑色大衣的俄國人,他爬到了地上,並用鼻子聞土地的氣味,他把手機揀起來,上來也不問是誰,也不打招呼就說:「不要預言未來,也別告訴我過去。」

5 查體房 日

回到查體室,老師指著紙上的表格,說:這裡填名字

幾歲?

以前有什麼大病?

住過院嗎?

。。。等等很專業的醫生詢問的問題。

很多孩子被這樣詢問。

6 教室 日

賈慢慢向一個睡著的學生頭上澆水。

孩子們打鬧,升格。

林老師進來,一句話也不說,抬起手指向教室外。

賈像英雄一樣深深鞠了一躬,林老師一下子把門關上了,這下班裡徹底安靜了。

林老師站在講台上,擦了黑板上一個沒有被擦掉的痕跡,坐在一個角落,托著腦袋向外看,直到看這賈在操場上出現,頭還沒有轉過來便很小聲的說:上課。

一一突然站起來輕輕的喊道:起立!

林老師輕聲:同學們好。

學生輕聲:老師您好。

施玉站起來了,但是什麼也沒有說。

男孩插著兜一路晃悠到樓下,看到操場上正有一個班級在上體育課,

兩個女孩因為例假站在樹下,一個靠在一個身上,

道生過去對兩女孩笑眯眯,問道:你們又病啦!

一個女生立即追去打,道生趕快跑。

7 學校外圍 日

男孩出了校門,用樹枝縷著一綹鐵欄桿,一直走到那面大歷史牆,從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始向後一直到北京原始人。

正說著,突然從牆那一面走出來一隊帶著外星人面具的幼兒園小孩,邊走還邊打鬧。

8 冷飲店 日

賈轉到一面橘黃色的牆這裡,牆上開了一個小窗戶,

窗戶上面有個小金鈴鐺,裡面似乎沒有人,只能看見一個黑白小電視,裡面有分辨不出的模糊畫面。

在那橘黃色牆的對面,有個舊綠色的長椅,上面有個俄國人靠在那裡邊打電話邊喝汽水,打著打著他就躺在長椅上了

俄國人:

在兩座山的後面

有一個小水池,或者是個小湖

我在湖邊上有一個小木屋

裡面有一個通向天的小洞,我經常搖晃我的麵包機和小鈴鐺

這樣,就有一些非常美妙的噪音發射升空了【賈搖晃那小鈴鐺,小窗戶里露出頭來,說要三瓶汽水,老闆很嚴肅的說:你能喝的了三瓶嗎?賈說:誰說我一個人喝了?老闆伸頭向外面四周看了看,拿出三瓶汽水,打開其中一瓶,賈拿著瓶子繼續站在那裡和老闆一起看著那俄國人】

在木屋子里還有通向地下的管道

一個來自冰島的女孩給它起了個名字,叫綠色草

你能相信嗎?

我能順著這個管道一直爬到兩座山後面的小湖里

這個小湖里還有一些氣泡【俄國人舉起汽水向賈致意,賈也回敬】

我就經常看到這些氣泡里竟然包圍著一些小魚

你猜後來發生了什麼?

天哪,那些小魚和氣泡都飄到天上去了,而且一直飛向南極。

9 教室 日

林老師滿含著眼淚望著窗外,舉起手錶看了看,

林老師突然叫一一過去

林老師:一一,來!

一一:林老師。

林老師:賈道生真的一去不回來了。

一一:林老師,也許是他賭氣,一會兒就回來了。

林老師:他是不會回來了。

林老師:一一,去幫林老師把他找回來。

一一:嗯!林老師,我能再叫上一個人嗎?

林老師:去吧!

10 操場 日

在操場上又是那兩個沒有上體育課的女孩

一個坐著,一個站著

她們都分別靠著一顆大樹

開始說話:

女孩A:我昨天晚上又作了一個夢

女孩B:大夢痴,又是哪一個?

你猜我夢見什麼了?我呀,夢見一個人在一個大林子裡面,手裡拿著照相機,轉呀轉的,突然看見一個好美的池子,或者就是小湖,簡直美的無法形容,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地方,當時就哭了,還沒來得及擦乾眼淚,就趕緊拿起相機,可是按了半天按鈕結果一張也沒照下來,這下我急得,當時就覺得比世界末日還可怕,是我這輩子遇到的最可怕的一件事兒,最後直到把我給急醒了,我爬下床趕緊打開抽屜拿出我的相機來,打開一看果然一張照片也沒有,正要哭的時候看見我媽媽披頭散髮的站在我面前,那叫一個恐怖啊,一下子我就醒了!

女孩B:哇!你夢見你做夢啦!真有這樣的事兒啊!我從來沒夢見過我做夢呢!轉過頭,突然見另一個女孩披頭散髮的

女孩A:誰說你現在不是在夢里呢?

把女孩B嚇得趕緊跑,遠處,只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孩伸著胳膊在追另一個女孩,同時有一一拉著楚跑過去。

11 冷飲店 日

俄國人繼續打著手機:

你問我第一次洗溫泉的時候是多大?

嗯~~大約,這時候看到一一和楚和

他們這麼大

嗯,和兩個剛剛過來的小天使這麼大

我在國內的時候似乎顯得更加孤立

這從小就察覺到了,差不多就是這個年齡

我總記得一大堆孩子聚在一起一塊走,我不是一個人走在最前頭就是落在最後面,其實我也不太想這樣,可是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莫名其妙永遠就是這個氣氛

這樣並不是很舒服,可又不願意和他們太親近,或者無法親近

現在倒是舒服多了,沒什麼我熟悉的人,連語言都不通,我反倒看著所有的人都那麼可親

這的人都那麼美,我不想急著找回護照,讓它丟在某個角落腐爛掉吧

難道再回到過去?沒可能,沒可能

順便,您在哪兒學的俄語?

這時候兩個孩子看到店主正撐著腦袋看那個俄國人。

一一指著兩瓶北冰洋汽水說道:這是我們的吧。

店主:da。

說著用開瓶器打開了汽水(da是俄語「是的」的意思)

一一:您知道剛才買汽水的男孩去哪兒了嗎?

店主用眼睛瞧天上,兩個孩子坐到了橘子色牆的牆根,也使勁抬頭看天上,

上面是純藍色的天和純白色的雲。

這會兒還刮點小風,挨著牆的幾棵純綠色的大樹的樹葉慢慢的像水母一樣飄動

這會兒好像什麼聲音也沒有了。

在一個草地處,賈望著天,用手遮著陽光

嘩,從天上降下來兩個小孩,一一和楚手拉手降落下來

俄國人睡眼朦朧躺在椅子上,一隻手快垂到地面,也用手遮著陽光

音樂里,一一和楚手拉手從橘子色牆那裡飛了起來

一一:你跑哪兒去了?害我們好找,不是說好了在冷飲店等嗎?

賈:哎,那有一個奇怪的叔叔,我怪害怕的。

一一:那不是有警察嗎?有什麼好怕的?【這裡,在俄國人視角,那珊珊的陽光下出現了一個警察的身影,警察似乎很美,尤其在這種逆光下,就像一個神仙從天而降】

賈:什麼警察?

一一:你剛才去哪兒了?

賈:我帶你去個超好的地方!保准你沒見識過!來,跟我來!

一一:有什麼好玩的?

賈:那有個小屋子!還會轉呢!

一一:啊?快帶我去!

【俄國人這邊,警察穿得很整齊得慢慢走到冷飲店的窗前,看到沒有人,只見窗前有兩個半空瓶子,警察也看到了躺在椅子上的俄國人;

警察敲了敲玻璃瓶子,問道:老闆,你這裡有北冰洋?

老闆露出腦袋:幾瓶?

警察:我都好久沒有再喝過這種汽水了,只有小時候經常管家長要著喝,現在到處是可樂,百世,雪碧,再也沒見過它了.

老闆:幾瓶?

警察這時候有點出神,他觀察著周圍的景色,也抬頭看到天空和水母綠樹

警察:你這真安靜,多長時間沒這麼安靜了。

老闆:兩瓶?

警察:好,你這是個好地方。

老闆:好地方是不該有警察來的。

警察:。。。不瞞你說。。。。我也不想作警察。

老闆打開兩瓶汽水:那就去開個花店吧。

警察喝了一口汽水,感覺非常過癮:好主意!

我完了這個案子,就去開個花店。

老闆:這附近的案子?

警察看著對面的俄國人:我猜,他這種人才是你這好地方應該來的好人吧。

老闆:神仙?

警察拿著兩瓶北冰洋走過去

【俄國人躺著睜開眼睛,

說:這的警察都這麼漂亮.

美麗的警察過來了。

警察半蹲在俄國人旁邊,晃了晃手裡的汽水。

五 旋轉屋

翻越過了一些小樹叢,小溪流,在其中總看到好像有一個什麼東西在閃光

終於突然出現一處開闊平坦的地方,遠處有一個旋轉的木屋子,外面鑲有一些玻璃,在陽光下就會發出耀眼的光

一一唔住嘴巴,瞪大了眼睛,

三個孩子跑過去

到了跟前,一一圍著屋子轉,看到了一個小洞口,一下子又興奮起來,於是鑽進去

小施玉太慢,鑽不進去,就問:裡面怎麼樣?

一一:哇,好多個我啊!

賈:如何,我何嘗騙了你們?

一一不回答,只顧玩。

賈:你們先在這裡,我去問問這是誰的好玩藝兒,萬一人家不容我們玩呢?

賈向那裡一片屋子走去,裡面漸漸傳出音樂

賈看到:

一些人在擺弄一些樂器,一些女模特走來走去

有些人在喝飲料,有坐著的,還有躺著的

一個人在一處看一朵小花,此人用剪刀把旁邊的東西剪掉,美滋滋的看了一會,又拿出小相機來拍了張照片

這個人起來,看到手上沾滿了泥土,又沒處擦,正好一個女模特在一處和別人說話,催眠師就過去悄悄的把手上的東西擦在了模特的裙子上,而且還若無其事的樣子,模特轉過來

,吸著煙,催眠師用剪刀禮貌的剪掉了模特的煙頭,「這不能吸煙」

這時候催眠師也看到了瞪大眼睛的賈,於是出了一個怪表情,此時有人叫催眠師過去,他進入一間很大的屋子,裡面是個攝影棚,別人問:好了嗎?

催眠:好了。

這時候打開屋子里的燈,發現地上一張大床上躺著一個外國人睡著,手裡拿著一個喝了一半的北冰洋汽水,大家都愣了

催眠:你的朋友?

另一個人搖頭

催眠低著頭歪著腦袋迷著眼睛看了一會,突然出現興奮的表情,突然說:給那個小男孩一杯牛奶如何?

催眠又用手示意:小聲!

催眠把兩個模特拉過來,示意讓他們擺好姿勢,同時示意不要閃光燈,打開窗戶

這樣,就開始拍了起來,模特盡量保持不笑

這樣越拍大家覺得越好玩,都快忍不住笑出來,這時候催眠示意關上窗戶,打開閃光燈,

靜了一會,大家都憋住,卡!閃光燈齊閃,俄國人被驚醒,很多人開始拍手,笑

俄國人醒了,驚訝的以為自己是在天堂:

媽媽?

我不過喝了瓶汽水

轉眼就來到了天堂?

這不是童話?

什麼人?

催眠問一個人「他說的什麼話?好像是俄語?」

「沒錯」

「你會說幾句俄語嗎?」

「就會幾句。哈拉朔」(俄語「好」的意思)

「還有呢?」

「哈拉朔。」

「哈拉朔。。。」

催眠過去用英語問「good day, can I a speak English?」

俄國人像是中了魔一樣,自言自語道:「完了完了,天堂里不但有中國人,他們還說英語!」

催眠「哈拉朔」

賈快速的喝掉了牛奶,驚訝的看著一切,這時候過來一個人,蹲下來問「你是模特,還是來催眠的?「

賈不知該怎麼回答。

又問「或者是他的朋友?我從來不知道他還有這麼小的朋友。」

賈:我只是路過,請問,這裡是作什麼的?

那個人說:這裡?要麼是那個人來拍照的地方,你看,他為雜誌還有書拍照片,另外呢,這裡接待失眠病人,你也失眠?

賈:我?我爸爸總說他失眠?

人:那個人,你看見了嗎?拍照的那個人,他從來就沒有睡過覺。

賈:阿!

人:所以呢,他常常想治好自己的病,自己的病雖然沒治好,卻學會為別人治病。

賈:他能治好別人的病嗎?

人:當然,而且效果不錯,現在不少人來這睡覺。

賈:他怎麼給別人治病?

人:催眠。

賈:像電影里那樣?

施玉已經坐上了旋轉屋的門口,跟著屋子一起旋轉著

裡面一一躺著,顯然是睡著了

屋子轉著轉著,突然停止了,隨著一個震動,一一醒了

一一出小屋子的門,外面拍攝卻是一一從一個衣櫃里鑽出來

还有 77%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