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 (12)

剧情回顾:行路难11 造血

第12章:回家

公司到家的距离不算近,好在现在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期,去加州前停在公司里的车也给了些许方便,不多久我便驱车到家了。把车停在小区下面,坐在里面望着高高的楼,却有一丝胆怯,彷徨着令自己陷落在汽车座椅里。

我和妻子是从初中时代认识的,说是青梅竹马也不太为过。一同经历了初中时代和高中时代,大学我选了信息计算科学,她则选择了医学。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年,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我远赴MIT攻读人工智能,她则留在了国内一边工作一边钻研神经医学,从此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异地恋。

幸运的是,在这漫长的时间中,我们的感情非但没有消淡,反而愈见浓郁。我们不断地分享各自的生活,倾诉对彼此的思念,我还在她的帮助下攻读了第二专业脑科学。博士毕业后,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相距千里的爱恋,义无反顾的回国后,很快我们便结婚了。

遗憾的是,即使在一起,因为Project R的缘故,更多的时候我也只能和叶波一起泡在实验室里。

回想这么多年,在挫折面前心灰意冷的时候,是她在耳边轻柔的鼓励;在忙碌到无暇他顾的时候,是她承担起了一切;在留给她没有陪伴的寂寥的时候,是她毫无怨言的守护;如果没有她一如既往的信任、不问缘由的支持、默默无闻的付出,我是绝对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永远记得将若希带到她眼前时,那美丽眸子中的那一抹亮色。曾几何时,我也以为那就是终点。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像一个普通的丈夫那样,送她上下班,做饭给她吃,陪她看电视,一起带孩子,平凡而美好地陪她过完这一生。

但我终究还是做不到,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如鲠在喉隐隐作痛,告诉我那不是终点。只要这个声音还在,内心的悸动还在,那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平静,也无法带给她平静的生活。可是我又怎么能跟她说,告诉她这种寂寥的日子还要熬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一个女人的黄金十年,我都没能陪在她的身边,该是多么的哀凉。

恍恍惚惚间上了楼,掏出的钥匙还才刚插入门锁,门便从里面打开了。

“老公,你回来啦。”苏心侧着身,从半开的门缝间探出头来。身后若希亦步亦趋地跟着,学着妈妈喊道:“daddy,你回来啦。”

看着苏心的笑颜和若希的机巧,我的彷徨一扫而光。一把拉住苏心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若希的头。双手触及之处,一手火热,一手冰凉,缠绕着汇入心底。

“加州之行还顺利吗?”把行李放好后,我坐在沙发上稍事休息。

苏心倒了一杯水给我,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顺利,应该说是非常顺利地融资成功了。”

“可是我刚第一眼看你好像兴致不高,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和叶波说了几句。”现在就要谈论我的顾虑吗,不,还是扯开一个话题吧。

“又是因为若希商业化的事情吗?”

“嗯。”我低下了头,淡淡地回答道。其实我很想告诉她,相较于将若希商业化,我更担心的是将孤寂留给她。但是我不能说,至少前者我还能控制,但后者即使我知道却无能为力。

“现在大家都在推广自家的深度学习系统或机器人,只有你们固步自封。他也是在为实验室考虑,想你们压力小一点,你别想太多了。”

“时代发展太快了,十年前IT界有一句名言: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十年后的今天,人脸识别技术已经知道你是不是一条狗。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图像识别技术,已经引发了关于隐私和信息安全的大讨论。像Uber这样的共享经济,试图以一套未经证明的系统取代一个运行多年并且被证明行之有效的系统,不得不背负破坏式创新的原罪,在赞美和抵制中将一个个行业搅得天翻地覆。实在不敢相信有终结者之称的人工智能,在没有限制的温床上会发展成什么样,人人都这么做不代表我也要这么做,相反我要更谨慎也更超前的进行研究,以图可预期的风险到来之际能有一丝心理准备和反击之力,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的理想。”

苏心静静地听我说完,看着我的脸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她的手。

“所以,接下来我可能……”我握住她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在那些永远都不会拒绝你的人面前提要求,真是难以做到的一件事。

没有等我说完,苏心一把抱住了我:“别说了,我懂,我懂。。。”

她抱得是如此之紧,仿佛要让两颗心相溶在一起。

“陪我,今天。”

我没有说话,只是环过手臂,给予她更热烈的回应。在重力的作用下,我俩缓缓地向后倒下去,在完全平倒之前,我吻上了她的唇。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