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女儿拿了百万房产,却把我送进养老院

我今年81岁,一套价值1100000的房子给了二女儿,她却将我送进养老院。三个女儿为此差点打起来,外孙说的话让她们羞红了脸。

我叫苗金花,今年81岁了,虽然年纪大了但脑子还算清醒。我的老伴是个木匠,2006年因病去世了,就剩我一个老太婆。

我们一共有三个女儿,她们都已经成家多年了,我们一家人都在广州生活。老伴去世时,几个女儿女婿和我坐在一起商量好了,将我和老伴住的60平 米的房子分给二女儿梁云梅,其余两个女儿则平分20万的存款。

以后我就跟着二女儿生活,由她负责给我养老,另外两个女儿可以时不时过来看看我。于是老二就搬过来和我同住,顺便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当时一家人相处得很和睦,外孙和外孙女也会经常上门来看望我。我感到很幸福。

谁知道前年我这套房子居然被拆 迁了,拆 迁后可以换一套115平 米的大房子,按照现在的房价,差不多有110万了。

房子被征收后,二女儿带着我出来租了房子住,可是没多久,我的身体出了问题——肛 门脱垂。每次排便都非常痛苦,老二想带我去医院看病,可我舍不得花钱总是拒绝。

到后来脱垂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我已经没法坐起来,更别说走路了,一走路就掉出来,只能每天躺着。那段时间老二又很忙,她的儿媳妇生了二胎需要她帮忙照顾,得空还要去小夫妻俩开的水果店里送饭或者搭把手。

我这边离不开人,孩子们又需要帮忙,老二就把我送进了养老院,一个月一千八的那种。养老院里老人多护工少,我只能得到zui基本的照顾,口渴了要等半天才能喝到水。

我每天躺在床上不能动,别的老人腿脚利索还能下楼聚在一起聊聊天,我这个老太婆走不了路,也没人愿意过来陪我聊天。

好在女儿们并没有弃我不顾,她们也经常来这里照看我。老三每次来看我都抹眼泪,拉着我因为常年灰指甲已经发黑的手,痛斥老二的不孝顺,说无论如何都要让老二把我接回家住。

外孙和外孙女也来过,听老三说,每次外孙女看完我回到家都要哭一场,说是心疼我。

老三为了我经常跟老二吵架,有时候她们三个不小心碰到一起了,就会在我面前吵得不可开交。老三责怪老二,既然当初你拿了zui大的好处就应该履行义务。

老二把她的困难一一摆出来,可是老三拒绝接受,她们两个一见面没说几句就开始吵架。其实我也想回家住,住在这里就好像在混吃等死一样。

可是我又不想看到原本和睦的一家人吵着这样,吵多了感情就散了,感情散了家也散了,等我一闭眼,这个家不就四分五裂了吗?

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为了我的养老一事,来调解过五六次,都没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因为老三固执地揪着老二拿了房子不尽义务这件事不放。

我私底下问过老三,是不是觉得当初这么分财产她心里不舒服了,想要把房子拿回来平分。可她却说不是这个原因,就是看不得老二不遵守约定。

吵吵嚷嚷大半年了,我还是躺在冰冷的养老院的床上,日复一日地以同一个角度看着窗外单调的景色。唉,我怎么也想不通,以前那么穷的时候,一家人的心都紧紧地连在一起,吃糠咽菜都是开心的,怎么现在大家条件都好了,反而还生出这么多矛盾呢?

这种情况直到上个月月底才发生转变,一大家人再一次坐在一起商量我的事情。熟悉的一幕再次上演,老二和老三针锋相对,老大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这时候,18岁的外孙突然大吼了一句:“别吵了!你们到底要吵到什么时候?”老二和老三愣住了。

外孙沉痛地指出,三家人在这件事上都有错,错就错在一定要分出个你对我错来,却忘了她们之间的共同目标,那就是让外婆(我)的晚年生活尽可能舒服一点。

听了外孙的话,大家都沉默了,三个女儿的脸都悄悄红了,可能是羞愧的吧。后来大家心平气和地商量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老二照顾我确实有困难,可以让她出钱给我请个专门的护工一对一照顾我,我还是留在养老院。我活着时在村所分配的福利归老二,死后在村所分配的股份、丧葬费和抚恤金归三个女儿平分。

这个方案我挺满意的,年纪大了,也不想过于拖累儿女,毕竟她们也有小辈需要帮衬。只希望经过这件事后,一家人的感情还能回到从前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