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有毒,孝顺有错,久病床前难尽孝。

大姐一大早在群里发来微信,说老爷子手抖、嘴抖、浑身抖,喝不了水、吃不了东西,问大家要不要送他去医院?

我跟公司领导打了声招呼,开了小电驴急急赶往父亲家。

老爷子果然脸色不好,上牙打下牙,喂点温开水,全都从嘴里哆嗦出来了。

听到我的说话声,老爷子慢慢扭侧了脸,一双浊眼斜瞟着我,我一看这状态,便估摸到几分了。老爷子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嘟囔着,大姐疑惑地望着我,我看着李爷子脸上扭曲的表情,长叹一声,对大姐说:“他是说我昨晚的鸡汤害他这样的,赖我了。”

我转头对老爷子说,你喝了有没有两茶匙呢?没有吧?

大姐连忙打圆场,鸡汤怎么会吃坏人呢?不可能啊,带你去医院瞧瞧好吗?

老爷子摇头,口齿不清地说,不去,不去,就是鸡汤害的,鸡汤害的。

我肠都悔青了,这回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天天伺候你不落好也算了,一口咬定我

害你了。

我把事情跟大姐撸了一遍。亲友给我送来一份礼,其中有羊肚菌。这东西挺贵的,每斤

要八百多,我从没买过也没吃过,既然是送来的礼,那就开开荤啰。于是我上网略搜了一个烹饪视频,排骨红枣枸杞炖羊肚菌,佐料两片薄姜片。

昨天我就按视频的方法炖汤,因为冰箱里有半只鸡,我做的是红枣枸杞炖羊肚菌鸡汤,佐料两片薄姜片,炖了一大盅作午餐和晚餐食用。

我和孩子都喝了,汤有股淡淡的香菇味,但姜味有点不协调,不放可能更好。我惦记着给老爷子试试新鲜,于是下午四时把汤温热了,用保温杯装了一杯,连同晚饭一起送过来,然后我就回单位去了。傍晚我回到老爷子屋里,老爷子已回到床上了,饭菜差不多吃完,唯独保温杯里的汤没怎么动过,桌上也有汤渍。

我当时还问老爷子,怎么没喝汤啊?没成想老爷子直接咆哮起来,辣的,怎么喝!顺带还爆几句粗口,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我火气嚯嚯地飙起来,怼了回去,我也是第一次炖,就两片薄姜味道浓了点,那也是好东西孝敬你啊,怎么又是我错了呢?

没想到隔了一夜,这事还没完。

我对老爷子说,那汤我一家子午饭晚饭都喝过了,能有毒吗?你到嘴都没有两口!越是掏心掏肺对您越是不落好,越是不管你死活的人就啥错都没有,你反而越记挂他。

大姐打圆场说,老爸,那么一口两口别说是鸡汤,即使是砒霜也喝不坏人,咱还是去医院瞧瞧吧。

于是我俩就就商量着叫120,老爷子坚决不去,然后拄着助行器去厕所办了个大解,脸色也缓一些了。大姐说既然不去,她就多留一会吧,打发我回去上班了。末了,姐又说羊肚菌汤不需放姜片,如果不是姜,估计他喝了也以为是冬菇炖鸡。

中午下班,我又来看老爷子,发现他还在抖,没有改善的样子,我突然脑光一闪,不会是中风吧?于是,我急忙在群里求助,老爷子会不会是中风前兆呐?

大姐刚好送午饭过来了,我拉开大姐说,不会是中风吧?大姐一怔,赶紧仔细观察老爷子,然后就开始劝他去医院。老爷子嘤嘤地哭起来,抵死不肯去。我们赌誓会一直在医院陪着他的,必定带他回家的,还是说不动。我们再赌誓说,只看门诊不住院,开点药挂个针就回来。他还是不肯。

大姐越劝越激动,说到动情处,也跟着哭起来,我呆呆地不知所措,两匙鸡汤就成了毒药?

我说,不如让他吃饭吧。于是喂饭、喂汤,老爷子慢慢吞咽下去了,没有哆嗦出来,好像也不抖得那么频密了。我们当下心安了下来,饭后,老爷子面色缓和,睡觉去了,我和大姐便各自回家吃饭。

下午临近四点,我送了晚饭过来,大姐和四妹已经候在屋里了,四妹说,不怕,不是中风症状。

我进屋一看,老爷子坐在床上,已然不抖了,只是口齿不清地嘟嚷着,我问,是不是坐床上开饭?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我说,以后我再也不敢给您吃什么好东西了。俺折腾不起,天天就是瘦肉番薯饭,瘦肉滚菜汤了,清淡。老爷子嘟嚷着,菜汤好,瘦肉饭好。

咳,各位看官,久病床前难伺候啊。年轻时舍不得吃,年老时啥都吃不得,人啊,还是别太刻薄自己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