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工生涯二十六(久病床前有孝子)

       转眼间来宁波整整一年了,在过去的一年护工生涯里我感受到了世态的炎凉,品味到了人情的冷暖,虽有至深的爱情,友情,母子情和兄妹情,却始终未见撼动灵魂的至孝,很多儿女虽给了老人最好的医疗,购买了最佳的补品,却未能给予老人最需要的关怀——陪伴。每天由于繁重的工作只能抽空来看老人一眼,来不及倾听老人的心声又匆匆离去,更有甚者还给老人带来一肚子闷气,我曾为急诊那位88岁老爷爷心痛,也为金老的无奈而忧心。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过去的经历让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然而,就在我感慨都市人无情的时候,身边却上演着令人敬佩,让人感动的至孝。前不久我在朋友圈发表过这样一首打油诗:

 病痛折磨实难忍,辗转难眠直呻吟,

 八十余载风雨路,何时劫满谢天恩!

 一双儿女情义真,朝夕相伴不离身,

 久病床前有孝子,正是徐家好儿孙!

 很多朋友为我的文采点赞,却无人知晓这徐家子女究竟是怎样的为人,鄙人不才,愿用我平实的文字来叙述一下这感人的情怀。

 故事的发生总是在必然中伴随着些许偶然,徐老这一家人并不是生客,而是熟人,在去年的6月份,也就是在二院急诊“实习基地”时(详见护工生涯第六章),徐老住在病房的门口位置,那个房间有五个病床,其他四个都是请了护工在照顾,唯独照顾徐老的是他的一双儿女,当时干家老爷子病情十分严重,我跟我徒弟忙得不可开交,后来公司又相继派了多个实习人员到我那儿学习,我们的尽心服务徐老的儿女都看在眼里,当干老转入ICU后的第二天,徐老的儿子找到了我,想让我去照顾老爷子,可惜当时我已经接了新单,我去看了一下老爷子,对他做了初步的评估,由于老爷子胖乎乎的,我怕其他人挪不动他,就给把萍姐介绍了过来,起初我还担心萍姐会吃不消,后来才知道,萍姐来后,他的儿女也依然没有离开。

 十天后,徐老出院了,我为他的康复而喜悦,我跟萍姐一起送他出院,却没有说再见,我们的工作不希望跟客户再见。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半年以后我们还是再见了!这次相见十分偶然,却冥冥中又有着些许必然。

 徐老这次住在江北康养医院,起先由我的师姐在照顾,我能来照顾徐老也是由于师姐的无意举荐。事情是这样的:师姐喜欢看我的日志,是我的忠实读者,有天跟徐老的女儿聊天过程中无意间把我以“才子”的身份推荐给了她,徐姐打开我的头像后,看着面熟,很快就想到了我是曾经临床的小伙子,于是就成了我的好友,经常给我点赞,却不曾聊过,而我一直以为她是师姐的另一个号。后来徐老病人渐重,徐姐考虑师姐一个人太累,想给她找个帮手,在我的朋友圈看到我在休息,于是便给我下了订单。

 那天早上我在睡梦中接到领导的电话,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出发,由于上一个单疲劳过度,脑子一直迷迷糊糊,导致连续做错两班车,到了康养医院门口时内心极为忐忑,我在想家属既然请了两个护工,这病人病情一定十分严重,而且出了双份钱肯定要求特别苛刻,而此时此刻的我完全不在状态!然而,等我踏入病房后,所有顾虑瞬间烟消云散了。

 我看到病床上躺着的老爷子十分面熟,思索片刻方想起是徐老,经师姐告知我才知道微信上那个默默关注我许久的人竟然是徐姐!不一会儿徐姐来了,跟徐姐的再次相见犹如久别重逢的故人,经过一番畅谈后,方知道徐老一年来不幸的遭遇,一年来几乎没在家呆,周转于二院、三院、郢州医院等等,各种病情各种痛,最严重的是帕金森晚期,不但两只胳膊蜷缩抖动,还导致其他内脏器官逐渐衰退!

 兄妹俩为了给老人营造一个安静的环境,也为了更好的陪伴老人,包下了整个病房,这个房间有阳台,有电视,他们从家里又带来锅碗瓢盆,在这里吃饭、居住,就像在家里一样。也正因为如此,我的朋友圈才有机会出现几道自己做的饭菜。两个护工,加他们一家三口我们朝夕相处,像是一家人。

 兄妹二人为了陪伴老人,不但停止了工作,还断绝了任何社交活动,怕自己护理不好又请了我们专业的护工,都市里做到这样的能有几人?这正是我期待已久的至孝!护工再好终是外人,谁不渴望亲人的陪伴,尤其在生病的状态,尤其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陪伴,不只是对恋人最长情的告白,还是对亲人最好的关爱!

 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一种无奈,而看着亲人一步步离开是一种莫大的痛苦!徐老已是病入膏肓无力回天,而且他是过敏体质,任何血液性的药物均不可使用,输血和人血白蛋白都会引起全身的湿疹,看着就让人心疼!

 在此时此刻是该想办法延长老人的生命长度,还是该提高老人的生活质量?这是一个人人都知道答案却又会选错答案的问题!当医生告知对病人的治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候,你会放弃吗?你会拔掉氧气让老人提前结束痛苦吗?这是一个极为矛盾的问题!继续治疗除了让病人更痛苦外没有任何意义,而放弃治疗又仿佛自己成了结束亲人生命的刽子手!

 在这个矛盾的问题面前,徐家兄妹没有给出答案,而是选择了等待。在最后的几天里,老人日夜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兄妹俩朝夕相伴,寸步不离,他们知道此时此刻陪伴才是最佳的良药!

 徐老走了,兄妹俩哭了,而我却笑了,我为徐老有这样的儿女而高兴,他是幸福的!

 这份工作就像在读大学,而我的专业就是爱,每一段经历都是一次爱的教育,每一个故事都是爱的演绎。这正是我匆匆走过青春所缺席的功课,老天在帮我补习,感谢上苍的恩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The habit of getting up early, as usual, is to get up at ...
    伏晶之心阅读 57评论 0 0
  • 我站在人生的渡口,此岸的边缘。满眼是彼岸山水的静谧,浸渍在风吹草低的呼吸;丝丝缕缕的梦幻,凄凄诉诉的百花留香;泠泠...
    吴琴we阅读 94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