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可爱老婆,是个非常会吃的超级美食家!》〈2〉亲爱的,我这一生的胃,只准你来服侍喔~

《我的可爱老婆,是个非常会吃的超级美食家!》〈2〉亲爱的,我这一生的胃,只准你来服侍喔~

  那一天,妳出现在我面前,而我,也鼓起勇气,向妳说出口──

  那麽,为了使妳担负起这份新角色。

  我就有责任,让妳继续成为世界第一可爱的女孩。

  所以──

  ──让老婆

  可爱──

  超可爱──

  无敌可爱──

  世界最可爱──

  宇宙第一可爱──

  是我与妳相遇後,唯一使命────

  亲爱的,请看着吧!!

  我此生的意义,就是为妳煮出,能够让妳露出可爱笑容的美食──

  并且,独占这份,让世人都为之动容的可爱面容────



【07】妳的可爱,是我心中的一道曙光

  妳的一句话,一只眼神丶一个动作,看在我眼里,都可爱的发出光亮────

  眼前出现一位动人又可爱的女孩。

  我竟然没有多想的,用激动的语气说出「妳就是我的老婆吧!」

  只见可爱女孩,以一副藐视的眼神看着自己,随後用冷漠的语气回应。

  「蛤,你是变态吗?」

  「咦!?不是我,我──」不该是这样,怎麽会这样,都是老爷爷一直说什麽奇快的话,害我没多想的就说出来……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女孩的鼻子微微地抖动,并用双眼紧盯住桌面上的味噌汤桶。

  只见她快步地朝向我这里走来。

  身体微微的向前倾,偏着头好奇地问起──

  「欸欸欸,这是什麽啊!该不会~是为味噌汤吧!」

  「──恩。」颔首的回应後,我把盖子掀开,一股浓厚的味噌汤蒸气,直扑鼻而来。

  女孩睁着水润润的双眼,用高三度的语调,对着自己问。

  「欸!欸!欸!我可以喝吗!!」

  「……恩。」

  怎麽回是!不论是好奇的眼神,还是期待的情绪,为什麽!为什麽!都能够这麽的可爱!!

  就算想要拒绝,也会担心自己的一句话,让她显露出失望的神情。

  ────不行!我想让女孩保持着笑容。

  当我将锅内的味噌汤,乘在碗里後,摆放至女孩的面前。

  「那个,请用……」

  「艾多娜!!」

  「!?」

  「这样比好称呼吧~」

  她的可爱微笑,让我感觉到,自己脸部的温度,正在急遽升高。

  「我丶我丶我叫崎川绪琴,叫我绪琴就好了……」

  「嗯~你的脸怎麽这麽红啊~~」

  「要妳管!」我羞涩的撇开与她对视的眼神。

  这还不都是妳,都是妳……

  撇开眼神後,发现窗外已经一片漆黑,忽然想起,先前老爷爷说到小木屋的後方停马车,可是,到现在却还没有回到屋内。

  「对了,你刚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位老爷爷?」

  艾多娜停下动作。

  「没有喔~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没有看到任何人耶。」

  怎麽会!?该不会老爷爷发生什麽事情了?

  「妳在这等等,我先到屋外去看看。」

  语毕,我拿起【精灵火石】的灯具,快速地冲到门外。

  一推开门,强烈的风雪,促使我退後了一步。

  怎麽这风这麽强烈,就像在告诫着我,「不要往外跑了。」

  我用手臂底在头部,望着些许的视线范围,感觉屋外的风雪有愈来愈大的迹象。

  ────刚才的女孩是怎麽来到这里?

  木屋内,艾多娜看着绪琴关上门後,将双手合十,静静地闭上双眼,嘴里像是在默念着什麽话语。

  「好了!」

  而後,品尝起眼前的味噌汤。

  屋外,冷风不断袭来,并伴随着大量的雪花,已经在地面上积出一层厚厚的雪。

  我用手臂抵挡着风雪,沿着木屋的墙面,缓缓的走到木屋後方的马厩,却发现这里没有任何马车的踪迹。

 「老爷爷呢?跑去哪里了?」

  疑惑时,外头的暴风雪愈来愈强烈。

  好冷──

  就算现在要去找人,仅凭身上的衣物,根本没办法在外面久待,看来,只好先回屋内。

  推开木屋的门,马上听到艾多娜的声音。

  「你回来啦!」

  拨弄着身上的雪,内心却开始有些疑惑。她怎麽会这麽热情的欢迎我,跟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反应完全不同,就像是非常期待我回来一样。

  也许,是我多虑了吧──

  虽然回到屋内有些温暖,却还是感觉到,全身上下都在微微地颤抖。

  总之,先来喝碗味噌汤来暖暖身体吧。

  走到味噌汤桶旁,一打开发现,没有任何一滴汤。

  「诶!?汤?为什麽?不是有一锅汤?」我的眼神盯着空荡荡的桶内,一边呐喊着

  斜眼漂往旁边看去,只见艾多娜露出俏皮的眼神,半吐舌头的对我说:

  「嘻嘻~我~喝~光~嘞~」

  啊啊啊────

  这是什麽!为什麽连道个歉,都能散发出这麽可爱个光线!!

  看来,我完全无法抵挡,因为──

  妳的一句话,一只眼神丶一个动作,看在我眼里──

  都可爱的发出光亮────

  「那个……」

  「怎麽了?」

  艾多娜的双手食指,不断在胸前环绕着。

  「我,我还可以再喝吗?」眼神中摆动不定的漂移着。

  听到这句请求,虽然没有想拒绝,食材也足够,但是,让我意外的是,眼前的女孩,竟然这麽能吃────可是,还是很可爱。

  「……好吧,我再来煮吧。」

  「嘻嘻──谢谢了~我的大厨❤~~」

  看着她的笑容,即使是刚才经历风雪般的体验,内心也早已被她的笑容,温暖了起来────



【08】隐藏在料理的另一层心意:呐,你的料理,已经告诉我了喔~

  把未尽的心意,注入在美食里,只为了让妳知道,「妳的笑容,是我无价的珍宝。」────

  屋外的风雪,猛烈拍打着窗户。

  我在厨房煮味噌汤的时候,好奇的问艾多娜,为什麽会到这里来?她却只是简单的地回了我,刚好看到这里有灯火的光线,所以就找到这里了。

  本打算再继续追问,却从厨房内瞄到坐在大厅的艾多娜,眼神有些迷茫的模样,感觉有什麽心事,而且也没有像刚才那样的朝气感。

  要是再问下去,也许,会让她回想起不好的事情吧。

  回头看着渐渐烧开的热水。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来煮出,让妳再次露出微笑的味噌汤!!」

  屋内的火炉内,散发出淡淡的火光。

  「来。」

  「那我开动搂❤~~」

  坐在艾多娜的对面,看她喝汤的可爱模样,内心的温暖程度,竟然比不上这碗汤的温度。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这样的笑容。

  看来圣诞老人,听到我的愿望了──

  虽然,只有在这短暂的时刻,但是,对我来说,也已经是我在圣诞夜的最好礼物了。

  艾多娜注意到我乘了汤却没喝,疑惑着问着,

  「怎麽了?怎麽不喝?」

  她的话语,瞬间把我拉回神来,此刻,惊觉到自己竟然痴痴地看着她。

  「疴疴疴,没有,我,我喝。」

  「嗯────」

  艾多娜发出长长一声,就像在怀疑我说的话。

  「咦?怎麽了,不好喝吗!?」

  「欸,你是不是刚刚经历过什麽伤心的事情啊?」

  听到这麽一说,我的身体顿了一下。

  「……妳,怎麽知道?」

  「哼哼,你的汤已经告诉我了喔~」

  「咦!?」

  「你知道吗~每份食材在煮成料理後,除了食材本身的味道外,更重要的是,煮的人,对这到食材怀着什麽样的心情在料理喔~~」

  艾多娜忽然露出可爱的笑容。

  「就是啊~在这汤里面,还有另一种心情────那就是,想要让人露出微笑的心意。」

  听着她的话,以及那可爱的微笑,一股无形的力量迎面而来,我,被眼前的可爱模样给震撼到。

  我立即撇开眼神,刻意的朝向角落看去,深怕自己现在的情绪被她察觉到。

  啊啊啊────明明只是普通的微笑!但是!!但是!!!在我眼里,就是──超级可爱的────

  随着不断剧烈的跳动心跳,逐渐的平缓後,感觉像是松了口气。

  心意,也真的有传到了──

  眼神再次回到桌面上,发现艾多娜露出满意的表情。

  「谢谢款待~」

  「有喝饱了吗?」

  「嗯────应该还没有喔~」

  「没关系,还有很多,妳可以────」

  正当我准备为她乘另一碗味噌汤时,一翻开汤桶的盖子,却发现桶内已经空荡荡的。

  「──诶!?汤呢?」

  「嘻嘻~刚才我想问你可不可以再继续喝,你就把眼神给避开了,我问你也没听到,所以就自己乘来喝,但是不小心把汤都光了~欸嘿嘿~~」

  艾多娜说完,吐出舌头,闭着一只眼。这副俏皮的模样,就像是在说,「看在我可爱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疴……」

  从鼻子哼出口气,无奈的将空汤桶拿起。

  「好~好~我就再帮妳煮。」

  艾多娜一脸惬意的笑容,内心涌现出一股疑惑感。这女孩超级会吃的,肚子是无底洞吗?到底吃的食物都到哪里去了???

  就在准备前往厨房时────

  「欸欸,你是不是在【御神评鉴】落选了?」

  艾多娜的一句话,突然让我停下了脚步。

  「妳怎麽会知道?」

  「哼哼,你的汤,已经透漏的答案。」

  她俏皮的偏一侧头,却用认真地眼神凝视着自己。



【09】重新拾起,那份对料理的初心

  你手上的那些烙印,以及制作料理的心情,是不会背叛你的────

  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我的情绪,拉回到今天早上在【御神评鉴】上的情绪感。

  「妳怎麽会这麽想?」我以低沉声说着。

  刻意将脸上的情绪隐匿起来,就是不想让她注意到自己失落的情绪,已经浮现在脸上。

  而我却忘了,刚才的语气,早已透露出,此刻的心情。

  但是,她却早已从声听听出来,却还是带着微笑说着。

  「嗯~这次北方帝国,好不容易争取到举办【御神评鉴】当然会有大量的厨师来到嘛──

  加上啊~如果有能力的厨师,此时应该会在城内,准备明天第二轮的竞赛。

  所以哟──

  会出现在这里的厨师,只有一种解释了~」

  艾多娜朝出四十五度仰望。

  我望着那样的锐利的侧眼,像是传递着一句话────「没错吧」。

  拿着空荡荡的汤桶,停顿了一会後。

  「那又怎麽样──」我的声音,再次打破此刻的宁静。

  本以为她会因为我落选的这件事情,嘲笑我没有能力登上【御神厨】料理的资格,却没想到,她竟然这样说────

  「嘿──你就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预想之外的话语,让我重新意识到,好像没去想过这件事──

  ────我,真的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艾多娜缓步走到我身旁,指着空荡荡的汤桶。

  「在你的料理中,还能感受到对料理的热情──」

  「……这是我的事,况且,现在的我……也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什麽了……」

  一声「碰──」的声响,突然打断我的思绪。

  只见艾多娜将双手拍打在木桌上。

  「不对!!你在欺骗自己,如果能做出这种料理,就表示,你还对这件事情──有所期望。」

  期望──

  「你怎麽因为这次的落选,就把未来的可能给放弃了。」

  「我……」当我要说出,「没有」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先前的想法,都沉浸在低迷的想法中……

  可是──

  此刻,脑海内一片混乱──

  我已经不知道要怎麽回应她,只觉得,明明是一位完全不认识我,不知道我过去的人,竟然会这样对我说──

  「……为什麽,妳会这麽觉得?」

  「汤,这都是你的味噌汤告诉我的喔~」

  「味噌汤?」

  「没错~你想要的那份心情,全部都在汤里,每一滴汤,每一块豆腐,都有着料理者,对食物注入新意义的那份信念。如果不是有热爱料理的心,是不会感受到的。」

  热爱的信念───

  ──她的话语,不断在脑海里扩散。

  我,真的可以嘛────

  「不要轻易的为这点挫败就放弃,如果因为落选,就让你不再往这条路上走,这才是真正的放弃。」

  「妳又懂我什麽,怎麽说的好像妳什麽都知道。」

  「没错,虽然没有你那样的过去,但是,我能体会有巨大期望与努力後,那种坚信不已的结果,到最後,并非自己所想像的那样,竟是一无所获的心境。」

  艾多娜说话的同时,右手轻拍着胸口。

  「你看看你手上的痕迹,不都是你这一路来的努力,他们还再提醒着你,想再做更多的料理。」

  看着自己的双手,一道道为料理付出的刀疤,以及那些被烫伤过的痕迹。

  「来吧,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料理,等着你赋予他们生命,还有很多人,会因为你的料理,对这世界,有不同的生命──」

  艾多娜伸出一只手,摆出邀请的姿态。

  「──而且,在这条路上,你不是一个人。」



【10】悸动:共处同一屋檐下的骚乱之心

  妳不经意的一句「喜欢」,都有可能在一瞬间,夺走我的生命────

  看着艾多娜,对我伸出的手。

  ───内心里渐渐地激动起来,就像是触动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好像找回那个遗忘的信念。

  说得也是,她的话语,让我重新意识到,有时,陷入在沉重的情绪里,会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我怎麽能因为这点事情就停下脚步,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谢谢你,我想,如果没有妳的提醒,我也许还会迷失在牢笼中,找不到自己所要追求的方向。」

  听着我说出的话,艾多娜露出一副慈祥的眼神,绽放出如仙女般的慈爱光芒。

  在这股光芒的照耀下,我开始在意起另一件事情───

  「──我煮的汤,真的会说话吗?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就好像你已经很了解我了。」

  一听到我的话,艾多娜窃窃的笑,紧接着放声大笑。

  「喉────我可是很认真耶!妳怎麽这麽笑我!!」

  「哈哈哈,抱歉,突然听你这麽说,我感觉很高兴嘛──」

  而且,这些汤──也拯救了我──

  艾多娜以嘴型轻声说着。

  「这些汤怎麽了?」我听到一半,只听到「这些汤」後面的话,就没有听得清楚。

  「就是啊~你的这些汤,我很喜欢喔~」艾多娜微笑的偏着头说。

  对於她说「很喜欢」这三个字,就像是对自己射出子弹,整个人突然呆住,感觉自己的脸部又开始发烫。

  「欸欸,你怎麽脸这麽红啊?」

  「没有,我……」要是跟他说,我是因为她说「很喜欢」害羞,不就让她觉得,我对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艾多娜窃笑着,看着我一直躲着她,开始四处看着,就好像等我缓过神来。

  此时,她抬头看着窗外的雪,轻轻的问着。

  「看来,我今晚就只能住在这里了。」

  「住这里!?」眼神惊讶地望着她看去。

  「咦?不是吗,还是说你不欢迎我?」艾多娜表现忧闷的表情,还带着怜悯般的水润眼神注视着我。

  啊啊啊啊啊────太耀眼了!我的眼睛!!完全没办法直视!!!深怕再这样继续看下去,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就要被夺走了────

  我立即转过身体,以侧身姿态,避开与她的对视。

  「……非常欢迎,而且,我也跟妳一样,刚好到这里休息。」

  「好喔!今晚,就请多指教哟~」

  「请多指教?今晚?」

  环顾周围──

  木屋外一片漆黑的森林──

  风雪轻敲的一扇窗──

  火炉旁的一道光影──

  以及,眼前一位可爱的女孩──艾多娜

  今晚──圣诞夜────只有两人的小木屋──────

  再次回望着艾多娜,露出那可爱的笑容。

  这丶这丶这不就是,共处在同一屋檐下的男女之夜!!!



【11】大危机!两人共处的圣诞夜!!

  只是妳轻轻的呼吸声,我的心,却再不安份的乱跳────

  森林间的树木,被风轻扰着,发出嘶嘶嘶嘶的交响声。

  从林间往外望去,可见一栋小木屋。

  小木屋内的一侧,微微亮起橙色灯火的光影。

  此时,木屋内有间没有任何隔板的寝室,只有一张,高一台阶的木质板,作为睡觉的区块。

  绪琴与艾多娜两人,拿着屋内仅剩一条的双人型棉被盖在身上。

  宁静的寝室内,可听到各种声音────

  树林间的嘶嘶声──

  狂舞飞雪的絮絮声──

  窗户的咚咙声──

  但是,就算这些声音都停止,还是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剧烈的震动着。

  因为──!!

  因为────!!!

  这时耳边,听到女孩轻微的喘息声。

  因为──!只是妳轻轻的呼吸声,竟然让我静不下来!!!

  ────原本还盼望着,载我来这里的老爷爷,会在某个时候回来,好以化解两人共处的尴尬气氛。

  久久的等待下,却不见任何人影的踪迹,彷佛整个人消失了。

  但是,比起这件事情,现在更让我焦躁不安的,是在这个圣诞夜晚,与陌生的可爱女孩──艾多娜,同处在同一间寝室内,盖着同一条棉被。

    完了!我还没跟陌生女孩,同处过一晚的经验!!

  回想起来,当艾多娜对我说出:

  「今晚,就请多指教哟~」

  当下整个人呆愣了一下,随後,我与艾多娜两人进行了──

  我煮汤,她喝汤──

  我烧柴,她沐浴──

  我铺床,她睡觉──

  这段期间,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等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寝室内的木床上。

  身旁躺着一位甜美可爱的女孩,一想到这件事情,心跳又不自觉的加强马力。

  就在脑内的躁动意识,逐渐承受不起渐渐沉重的睡意时。

  我的意识,也慢慢的被睡意给吞噬────

  呼──呼──呼──

  夜晚的飞雪,逐渐停缓──

  厚实的云层,也开始消散,透露出微微的月光──

  积雪堆中,有道黑色的身影走过,留下好几只脚印的痕迹。

  「女仆长!就是这里了吧!」一位黑袍内传来高亢的声音。

  「既然附近的山洞都没有人影,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只剩这里了。」另一名黑袍者说。

  「嗯,今晚,我们一定要把公主大人带回去。」第三位黑袍者,发出女孩的甜美声。

  ────睡梦中

  艾多娜在我的面前,拿着汤匙,对着我说「来啊──」

  「嗯,啊──」

  嗯?怎麽好像咬到硬硬的骨头肉?

  这时听到一阵剧烈的惨叫声。

  「啊啊啊───你这小子,竟然咬我的手!!」

  睁开双眼,发现两位身穿黑袍衣服的人,互相说着。

  「疴,他明明还有呼吸为什麽要叫我检查啊!」

  「这可是慎重起见吗。

  突然在两人的後方,还有一位黑袍者。

  「你终於醒了啊!」

  「艾多娜?怎麽这麽吵?还是肚子饿了?」

  听到女孩的声音,当下以为是艾多娜,却没想到,当眼睛逐渐适应灯火的光线後,眼里到映出三位黑袍者的身影。

  「不对!你们是谁!?」

  我的身体反射性的往後退,靠在床头上前,微微颤抖着身体。

  眼神左右张望,发现一旁的床垫上,不见艾多娜的人影,只有眼前三位黑袍着。

  「──你们,你们把,艾多娜怎麽了??」

  「喉喉~竟然这麽直呼公主大人的名字,看来就是这里了~欸,你知道,公主大人现在在哪里吗?」

  还没来得及回答,其中两名黑袍者,从身後甩出一条绳索,并朝我这里靠近。

  「女仆长,这样问太慢了,用这种方式审问最快!」

  「没错!只有用行动才能知道答案。」

  两位黑袍者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我靠近。

  「你你你你们想对我做什麽……」

  当下,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是谁,内心一阵慌乱,只能凭藉本能地不断角落退去。

  「哼哼~我们会好好对待你的。只要你乖乖说出,我们阿尔特烈的公主大人在哪里,就会考虑放过你喔~」站在原地的黑袍者,轻佻地说着。

  「阿尔特烈?公主?」

  当背部底在墙角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在退後了。

  ────糟糕,逃不了了。

  就在两名黑袍者,即将捉住我的时候。

  刹那间,通往二楼的门,突然打开,随後一道黑影,重击在两位黑袍者的身上。

  只见两位黑袍者,趴在木台阶上,上面还站着一个飘逸着长发的身影。

  当月光照进屋内後,那道黑影,显现出熟悉的可爱面容──艾多娜。

  没想到,在月光的侧影下──

  我的眼里,妳,依旧可爱的让我心动────



【12】颤抖之言;身为我的老公,要好好保护好我喔~

  就算只是短暂的谎言,为了妳,我也负责的担负起这角色────

  木屋的寝室内,艾多娜踩在两位黑袍者的身体上,对着还站立在眼前的黑袍者凝视着。

  此时,这名黑袍着见到艾多娜,立即大喊「公主大人!!」

  甩动秀发的艾多娜,一副不满的语气回应。

  「伊毓,我不是说,不要跟过来吗?」

  黑袍者掀起头套,露出稚嫩的脸蛋,以及一双红瞳的双眼,并用双手直立的紧靠在胸前,嘟着嘴型不满地说:

  「可是!可是!我们还是会担心,而且突然刮起大风雪,担心公主会不会……」

  「蛤──就因为这样的理由,半夜把我吵醒吗!!」

  艾多娜对脚下的黑袍者用力踩踏。

  我以为他们会发出求饶的声音,却没想到传来的是──

  「公主大人的践踏~~~

  「啊───太棒了❤~」

  ……额,这两人是怎麽了,怎麽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听到两人愉悦的声音後,艾多娜露出嫌弃的眼神,随即踹开两位黑袍者,并对眼前被称伊毓的女孩说。

  「笨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能耐,这点风雪,我怎麽会有事情。」艾多娜不悦地喊着。

  「讨厌啦~人家就是会担心吗~~」伊毓带着略为羞涩的语气说。

  「额……」艾多娜的眼神,更加空洞看着伊毓。

  忽然间,伊毓从调皮的语调,转为低沉。

  「────好了,我们会在今晚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北方】也在找公主您了。」

  「是吗,那还是谢谢提醒,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况且,母亲大人这样不讲理的决定,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这样女王大人她会……」

  「不管,我就是要这麽做。还是说,妳真的这麽希望我们跟他们联合。」

  「不不不,这些事情,怎麽能由我们来决定的。」

  「哼──我也不是跟你们一样,如果说,要打破现在的情况,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一切的计画给打乱。」

  「公主大人,这次可不是说妳一个人的任性就可以改变了。妳也应该知道会有什麽事情发生,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两位黑袍者缓步地走到伊毓的身旁,而後,三人呈单膝跪姿,面对着艾多娜。

  「就拜托妳了,公主大人。」

  艾多娜,看着伊毓仍然不为所动的,坚持要带她回去。内心里,不安的情绪开始发酵着────

  怎麽了,这次伊毓异常地坚定,那双认真的眼神,不像先前的任性就可以说服她。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选择是不是对的,要是再这样下去,我所坚信的事物,都将成为一种幻影。

  不行────

  艾多娜忽然把视线,转向身後的绪琴望去,轻咬了自己的下唇。

  随後,对着三人大喊────

  「我已经决定嫁给他了!!」

  艾多娜一边喊着,一边指着绪琴说。

  「蛤?」伊毓与两位黑袍者,发出同样的声音。

  「诶?」听到艾多娜这麽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跳了好几拍。

  「没错,他他他他就是我的老公,我已经决定嫁给他,所以,你们就直接跟母亲这样说。」

  「这可不行喔~公主大人,怎麽能乱开玩笑,看来我们只好强行把妳带回了。两位,现在就把公主大人带回车上吧。」伊毓话一说完,两位黑袍者起身,朝向艾多娜走去。

  处在艾多娜身後的我,注意到她的双脚,微微的颤抖着。

  ────艾多娜她,是不是在害怕。

  这是为什麽──

  不对,我该怎麽做────

  是该回应她,还是要眼睁睁看着她离去,两种选择,我都────

  此刻,一位黑袍者,正伸手抓住艾多娜的手臂。

  脑海中浮现起老爷爷说的那句话────「小子,你要记住了,要是那女孩出现,你可要好好把握,不然,一但错过了,这辈子就再也遇不到喔,齁齁齁~」────

  绪琴冲向前,将对方的手给拍掉,伸手护在艾多娜的面前。

  「没错!我就是她的老公,而且,是她让我,是她让我重新了解到做料理意义,更是唤醒我该做的事情───

  ────所以,所以,我不准妳们伤害她!!」

  双方沉寂了一会後,绪琴身後的艾多娜,冷淡地说着:

  「欸,你这是在做什麽?他们只是我家的女仆长跟两位执事,不会伤害我的啦。」

  「咦──?什麽?」绪琴疑惑的看着艾多娜。

  啊啊啊啊────好羞耻啊啊啊啊────

  ──这算什麽,我不容易鼓起勇气这样说,竟然会,我太糗了,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乱说话,我还有什麽脸面对他们啊啊啊────

  看我露出慌张的神情後,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艾多娜的嘴角微微扬起。



【13】誓言:让妳成为世界第一可爱的女孩

  亲爱的,我这一生的胃,只准你来服侍喔~────

  站在远处的伊毓,清楚的看到,公主大人在听到对方说「没错,我就是她的老公……」後,非常清楚的看到,公主大人的嘴角,确实是在微笑。

  真是的,还真拿公主大人没办法────

  「嘿──你对公主大人是认真的吗?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谁?」伊毓偏着头,像是有点生气地问着绪琴。

  绪琴慌张的看着艾多娜,脑海中只有可爱丶可爱丶还是可爱的画面。

  我竟然在完全不认识她的情况下,就直接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

  既然说出口了,我也会负起这份责任的────

  「……我丶我不知道,但是,我会负责的。」

  「笨蛋!哪是一句负责的话,就可以解决的。她可是西方六季联合王国中,阿尔特烈的未来皇储──艾多娜,莱布雷,冯,阿尔特烈。」

  「皇储!?」绪琴睁大双眼,视线来回穿梭在伊毓与艾多娜之间。

  ────这小子一脸惊讶的反映,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公主的事情。

  怎麽会有这麽迟钝的人啊。

  可是,既然公主大人会说这是她的老公,也不会是随便乱说的。

  但是,这样看下去,真的能交付给这个人吗?

  「正是,公主大人就是皇储,如果你只是玩玩得,我们可不会放过你得。」伊毓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脖子边,比出割裂的手势。

  「所以,我想确定,你是因为什麽样的理由,想要跟公主大人在一起。」

  在一起的理由──

  「如果只是因为一些肤浅的理由,我可是不会接受的────

  来吧!说出你跟公主大人在一起真正的理由吧!」

  理由,理由,我对她,明明在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要我说出在一起的理由,到底是什麽样的理由────

  回头看着艾多娜,她却发出「笨蛋,看我干嘛!回答她啦!」

  我无奈地往前看,脑海不断运转着,只为了思索出先前说出那句话的理由。

  如果说,如果说,要有理由的话──

  那就是────

  我深深的吸口气後,大声的喊着。

  「因为───她最可爱了!!

  我想要守护她的可爱!!

  不管只是这一晚;还是永恒的未来──

  只要她是我老婆,我都会为了让她露出可爱的笑容而努力的!!

  因为────我最喜欢我的可爱老婆了!!!」

  大声呐喊後,也让我下定决心,护在她的面前。

  「来吧!如果觉得不好,觉得肤浅,我都无所谓,这丶就是我的心情──

  所以,如果还想要抢走我的可爱老婆,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呵呵,好,既然你都这麽说了,那就────」

  伊毓逐渐朝我走了过来,此时,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发麻,像是没办走动。

  ────明明只是一名厨师,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竟然会这麽胯下海口,说出这样的大话,真是,真是太糟糕了,真的要完了────

  但是,我对於刚才说的那些话语,没有一丝迷茫。

  此时,伊毓走到我麽面前,牵起我的双手,对着我说────

  「公主大人,就交给你了。」

  「诶?」

  「好了,这是【商联黑卡】记得要好好保存。」伊毓将一张黑色的卡片,交到我手上後,随即转身离开。

  正当黑袍三人准备离开时,伊毓从身上拿出一袋背包,放在一旁的台子

  「对了,这背包里,是公主大人的用品,等会就由你转交给公主大人,那我们就走了。」

  「诶?」还没来得及问,三人就已经离开木屋。

  此时的木屋里,只留下绪琴与艾多娜两人。

  为什麽不亲自交给她,还要我来?

  正当我回头看着艾多娜时,发现她背对着我。

  ……该不会我说了什麽让她不高兴的话吧……难怪刚才的女子,也没有跟她说话,这下我该怎麽办……

  我静静地望着她的背影,低声说着。

  「还好吗?」

  「不好!还不都是你!」

  ──糟糕,看来是我刚说错话了,才会惹得她不高兴,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说错话了。

  「对不起,刚才说了那些话,是我太激动了……」

  「嘿,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嗯,都是我内心真正的想法,也许妳会觉得幼稚,或是不满意,但是,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我是真的会守护妳。」

  艾多娜用双手柔了柔眼睛後,嘴里深深的吸了口气。

  随後用眼角馀光,确认着我的位置,

  而後,一个瞬步的转身,轻轻地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

  「你可要对我负起责任喔~」

  听到这句话,我可以感觉得到,此时的脸,已经红了一片。

  眼前的她,则是露出可爱的笑容,以及有如天使与恶魔般捉弄眼神。

  即使如此,在我眼里,她,仍是可爱的让我动容。

  「对了,我现在肚子饿了,你能煮什麽来吃吗?」

  「疴──好!就让我填饱妳的胃吧。」

  「好哟~亲爱的,我这一生的胃,只准你来服侍喔~」

  那一天,妳出现在我面前,而我,也鼓起勇气,向妳说出口──

  那麽,为了使妳担负起这份新角色。

  我就有责任,让妳继续成为世界第一可爱的女孩。

  所以──

  ──让老婆

  可爱──

  超可爱──

  无敌可爱──

  世界最可爱──

  宇宙第一可爱──

  是我与妳相遇後,唯一使命────

  亲爱的,请看着吧!!

  我此生的意义,就是为妳煮出,能够让妳露出可爱笑容的美食──

  并且,独占这份,让世人都为之动容的可爱面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