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未曾识面的初恋

    这一篇写完,这一章也就翻过了 初见 并不是多么深刻的遇见,就那么突然的开始了 彼时还是一个刚玩天香的小萌新,沉迷天刀,等带我打本的室友们都睡了之...

  • 只是一个开始

    坐在图书馆的角落,总有种自己已不在人世的错觉。并非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事,只是好像遗忘了自己。 这只是一个开始,生而为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的开始,没...

  • 120
    二十几岁的惶恐

    不知道别人的二十几岁是怎样的,现在的我似乎有一点点惶恐。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或者说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我可以安静的选择去上上班,但似乎心...

  • 第十二年

    第十二年的小年夜。 刚刚登上来才发现原来去年这个时间我也上来写了东西。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导致我一直觉得这是我十八岁以来过得最漫长的一年,但...

  • 又是一年

    第十一年的小年夜,没有母亲没有家的小年夜。 我第一次开始悲伤,不是以前不悲伤,是第一次不像个孩子一样的悲伤。 我终于长大到知道失去母亲失去家的意...

  • 《白夜行》 东野圭吾

    “枪虾会挖洞,住在洞里。可有个家伙却要去住在它的洞里,那就是虾虎鱼。不过虾虎鱼也不白术,它会在洞口巡视,要是有外敌靠近,就摆动尾鳍通知洞里的枪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