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东野圭吾

“枪虾会挖洞,住在洞里。可有个家伙却要去住在它的洞里,那就是虾虎鱼。不过虾虎鱼也不白术,它会在洞口巡视,要是有外敌靠近,就摆动尾鳍通知洞里的枪虾。它们合作无间,这好像叫互利共生。”

这本书买了很久,一直没有认真看过,无意中看了第一集电视剧,看到书架上的这本书,便读了一下。

看完的第一反应是雪穗自杀了嘛?还是从此以后一个人在黑夜里行走。

早年间读渡边的书,我还带回家了,我姐看了书之后问我拿来的,我说学校图书馆借的还说我骗她,后来自己读了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后来也一直没有深究过为什么他们这样的书会在图书管里。

现在读完白夜行,大概是懂了一点,和鲁迅、巴金之流并无太多差别,他们只是用更为犀利的方式去揭露人性。

不带任何色彩的看待这本书中的每个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表现出只是作为人本身的丑恶与真善美。

西本雪穗是唯一完全在黑夜里行走的人,但她最后仿佛变成最大的赢家,事业有成、丈夫宠爱,继儿继女也乖巧听话,像是一个反讽,但又不像是一个反讽,她失去了她以为的阳光,但是最后那一个头也不回,大概会伤到所有的读者,但也就恰恰将她的完全黑表现的彻底。大概有很多人会同情她,但是我在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同情,因为正是我们一直去相信所有的事都有其原因,并将原因扩大化,往往忽略了本身,一步步被原因吞噬自己。在时间这个巨人面前,我们必须承认发生过的已发生并且已经回不去了,但是未来的发展是可以把握的,即时遭受过多么不好的事,也只是过去。真的希望有一天每个人都不会因为遇到过的不开心而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

整本书中杀人最多害人最多的桐原亮司是给我震撼最大的一个人,如果不是遇到雪穗而是遇到一个温暖的女孩子,他应该会是一个酷酷的小暖男吧。当然这是不成立的假设,“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千年古训从来不会错太多,但是哪怕没有发生他爸爸这件事,应该也会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冷的小男孩吧。因为即使到最后,他的内心还充满一丝阳光,书的最后写到他送给小女孩的剪纸,我想,一个完全冷酷的杀人机器是不会有这份闲心的。那一刻,他大概记起和雪穗初遇时样子,那大概是他整个无望的人生中唯一开心过的日子,我想直到死他也没有后悔和雪穗相遇。

每个人来到这世上生而独立,我也不知道他们拥有彼此是幸还是不幸。

我还是相信人性生而善良,发生任何事都会过去,时间是最坏的,亦是最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